「麻豆」黃信國醫生和曾文郡郡役所 ◎王育梅

前言

1997年末,因緣際會認識住在美國洛杉磯的「台灣農民運動女中豪傑」、1926年投身「台灣農民組合」運動的簡娥;後來,我們成為忘年之交。

簡娥1909年出生台南新化鎮南化鄉,2004年3月以95高齡,在美國洛杉磯辭世。

猶記她過世的前幾個月,我到洛杉磯美以美醫院探望她。當時她拉著我的手,凝視我許久,最後輕緩的語調說:「有關我的口述歷史,妳會寫完嗎!」

我點頭。

三年前我自洛杉磯搬到夏威夷歐胡島,不忘簡娥及文壇前輩陳映真之託;我開始靜下心著手整理厚重的訪問稿、與幾位前輩送我的手書稿本等。

重新翻閱抗日鬥士簡娥和郭德金的口述及書稿,我隨著抗日前輩足跡走入「農民運動」、「台灣共產黨史」的時光隧道,當年參加抗日運動人士們身影彷彿再現。

熱心人士捐助農民組合運動

與張玉蘭、葉陶被稱「農運女鬥士」的簡娥,細數塵封往事, 已是90高齡的耆宿,她卻是清晰娓娓道出,從18歲加入農民組合幹部、台灣共產黨組織的經過及是非恩怨等。

當提到當年農組的幹部們,日常生活開銷費用靠誰時?簡娥說:大部分參加農組的人都是被家裡反對,所以不可能向家裡伸手拿錢。農組幹部的一日三餐是不用愁的,因為地方上的農民會主動拿米、菜、衣服等送到農組。一般參加農組的農民是要繳“組合費”,就像台灣的國民黨、民進黨等,入黨是要繳黨費的。若是經濟富裕一點的就捐獻的多一點,若生活貧窮的農民可以不需要繳組合費。」

她又強調說,當時農組運動並不只限農民,還有醫師、商人、地主及知識份子等人士參加該運動。

她舉例不少愛心奉獻支持者的醫生,如麻豆街(鎮)醫生黃信國、下營街(今下營區)施子格醫生,彰化的賴和(原名賴河),石錫勳、楊老居、宜蘭的蔣渭水等。

他們都是學醫、分別是農民組合與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等成員。不僅在金錢上贊助農組,也分別以行動對抗日本殖民政策。

嘉南「柴進」黃信國

簡娥談起麻豆的黃信國時,她以敬重的語調說,「黃信國醫生或許沒有像簡吉、趙港、陳德興等人,在農民運動史、台灣共產黨史具有高知名度,但是他的背景和貢獻,在“農組”幹部中,身份是比其他人特殊些。

出生基督家庭的黃信國,自1918年起,曾連續擔任麻豆

教會四任的長老。在加入農組前,日據時代的政府即延攬他擔任地方官職。1910年在麻豆街的頂街開業行醫,他是幹部中少數具有“在地人”性格的人物。」

信仰虔誠的黃信國,出錢出力、協助農組運動及事奉教會均不落人後。他將基督的精神融入抗日運動,以

基督的愛實踐對社會的關懷與理想。

黃信國不在乎官位,疏財仗義投入農組運動、凡事身體力行。最後他的鞠躬盡瘁事蹟,被農組及麻豆人士讚譽是嘉南「柴進」。

「柴進」是小說《水滸傳》中108位人物之一,這位仗義疏財,接納四方豪傑的特殊人物,被稱「小旋風— 柴大官人」,並在36位天罡星中有「天貴星」之稱。

我好奇地問簡娥,黃信國在日據時代,是位醫生又被殖民政府延攬做官,他怎會被稱是有「惡風」之意的「旋風」呢?

當時在場的另一位抗日鬥士、有文學造詣的郭德金回說:「黃信國和柴進分別在日據時代和宋朝,擁有社會地位,受到官府的重用。依照人之常情,他們享有榮華富貴,不會和擁護賜予他們權貴的官府作對。但是他們關懷庶民、為貧窮庶民爭取權益為要,不想做一位既得利益者。這也是黃信國被稱是“嘉南柴進”的原因。」

簡娥說:「黃信國和農組裡其他出生優渥家庭的少數幹部一樣,本來可以過著舒適安逸的生活,不需要餐與農民社會運動。但是他和農組的其他人士,體恤農民有苦難言的生活,不滿意日本當局對蔗農的施壓,因而挺身對抗日本不公不義的殖民政策。」

1907年左黃信國醫生右施子格醫生   台南市林敬雄提供

畢生貢獻教會和台灣社會運動

在「台灣農民組合」運動,擔任過中央委員長和財務部長的黃信國,1886年出生嘉義大溪厝,是務農的基督教家庭。1934年因病自麻豆搬回故鄉嘉義養病,隔年5月23日病逝;之後,獲入祀桃園市忠烈祠。

1904年台南長老教中學畢業的黃信國,1909年畢業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後,先到台南醫院任職,次年5月30日在麻豆街頂街開設「德安診所」。

1929 (昭和四年)9月29日麻豆丹心會在麻豆大山腳83番地舉辦懇親聯誼會      詹評仁文史工作室提供

熱心公益的黃信國於1920年,被日本政府指派擔任地方公職,曾任麻豆街協議會員(相當於鎮民代表)、麻豆街信用組合理事(相當於農會理事)及安業、大山  公學校校醫,1930年擔任麻豆「丹心會」第二任會長及台南州知事官房所得稅調查委員等,對地方事務頗有豐富的行政經驗。

麻豆「丹心會」1926年至1935年,由一群麻豆青壯菁英為懇親聯誼成立。會址設於黃信國在麻豆頂街的「德安診所」(也是他的自宅)。

該會會員有當時有大山腳保正、公學校準訓導、水利組合書記、明治製糖社社員、麻豆街役場書記、曾文郡役所巡查、保甲書記及開業醫師等知識分子。

後來麻豆下街殷商成立「麻豆同榮會」,和「麻豆丹心會」都成為地方性團體的組織。1926年農民運動成立,並成立曾文郡支部,在地的「丹心會」和「同榮會」從旁給予金錢贊助,日漸成為農組運動後援的強力後盾,慢慢地被貼上「半政治結社」的標籤。

根據中國歷史上記載,「政治結社」俗稱「朋黨」。「黨」與「社」之間的差異是,在朝為「黨」,在野是「社」;朝野上下有互動。

政治結社又分「知識分子結社」和「民間結社」,「丹心會」成員以知識分子居多,偏向前者,活動趨向公開。「同榮會」會員以民間殷商為主要,也有庶民,因此偏向「民間結社」,轉向「地下活動,而帶點神祕或迷信宗教」的色彩。    

當時任職曾文郡役所 (現在的麻豆警察局分局)小笠原正早已發現,該兩會組織在麻豆的活動,已經受到農組及台共的影響,所從事的活動已經地下化,並造成違反的行為。1935年,小笠原正依據解散事由命令兩會解散。

1935年,身兼台灣農民組合的中央委員和農組運動幕後金主黃信國,50歲不到因病離世,許多認識他的人士說:「黃信國一直辛勤操持農組事務,可能因過度勞累導致積勞成疾,英年早逝。」

「農組」和「台灣共產黨 」在日據時期後期,成為左翼重要組織,凝聚各地不少的菁英。當時在麻豆行醫、愛台灣愛家鄉的黃信國,曾鼓勵在地的青年要為保護鄉土,參與地方運動。左翼思想透過他的言行,形成一股運動和政治的力量,影響不少麻豆人。

黃信國與農民組合

農民運動女鬥士簡娥說:「“台灣農民組合”原名“鳳山佃農組合。1925年,畢業於台北工業學校的黃石順,因高雄市大地主陳中和所經營的物產會社與新興製糖會社,要求佃農歸還土地,與佃農有不悅糾紛而心生不滿。

同年,農民為爭取合理的收購價格,嘉義二林蔗農組合率先成立。之後,陸續爆發農民與製糖會社衝突的抗爭事件。因此各地方性「農民組合」如雨後春荀般成立。

5月 23日黃石順號召志同道合同志53人,成立小規模的「鳳山小作人組合」,成為台灣最早的蔗農(佃農)組織。

黃石順後來在一個場合,結識剛離開教職工作、住在鳳山街的簡吉。素受文化協會啟蒙運動而思想左傾的黃石順和簡吉交談之後,發現彼此思想理念相吻合,從而惺惺相惜。

1926年(大正15年)1月4日,簡吉、黃石順、張滄海、陳振賢等,在鳳山郡仁武庄(鄉)仁武廟舉辦「農民演講會」。

簡吉與各地共十人代表,在鳳山召開了「各地方農民組合幹部合同協議會」,討論將各地的農民組合集結起來,成立串連全島的組織,藉此提高團結互助之力。

簡吉、黃石順提議成立「臺灣農民組合」,與會人士無異議通過。因簡吉協助鳳山農民組合的抗爭事件有功,因此被大家推舉擔任組合長。

該年6月,農民運動的活躍份子,如簡吉等人的奔走之下,組成了全島性的「臺灣農民組合」。9月「台灣農民組合」正式成立,由簡吉出任中央委員長,並將會址設於鳳山街縣口350番地(現在的鳳山區);希望藉由團結力量繼續與大地主陳中和抗爭。

之後,簡吉又協助他地成立了「臺中大甲農民組合」、「雲林虎尾農組支部」、「臺南曾文農民組合支部」、「嘉義農組支部」。

曾文農民組合支部的成立

日據時期,麻豆、善化、西港主要是以稻作和蔗作為最大宗。因而這一帶稻農和蔗農的人口密度相當高。

台南州曾文郡的麻豆、北門與下營地區的蔗農,因不滿官商勾結控制農業,實施殖民地式經濟,壓榨農民。故自1925年以來,就和該地區的「明冶製糖會社總爺糖廠」產生爭議鬥爭。

1915 年明治製糖會社麻豆糖廠   提供者善化鎮王世雄

當時在台南曾文郡下營庄(今下營區)協助兄長經營雜貨店的張行,和同庄(鄉)業農的楊順利等人,基於該區民眾對於製糖公司的反感,而帶領當地農民與對方抗爭。

在持續和明治製糖會社進行抗爭的同時,受到文化協會影響的地方領導人士,深感「農民鬥爭」組織的重要性,因為權力的爭取,必透過團體組織才更有力量。

當張行獲悉簡吉、黃石順等人在鳳山成立「農民組合」,積極展開活動立即成效時,他隨即前往鳳山就農民組織事宜,請教簡吉等人。

6月14日簡吉受張行盛邀到下營召開農民演講會,並協助成立曾文組合支部。次日,在張行兄長雜貨店門口掛上迎風飄揚的「曾文農民組合」旗幟,藉此鼓勵更多的當地農民參加該組織。

「台灣農民組合」下營支部的旗幟

6月15日台南州( 轄域為今臺南市嘉義市嘉義縣雲林縣 )「曾文農民組合支部」正式成立,下營庄支部長張行、農民楊順利、下營街開業醫生施貞祥、麻豆街開業醫生黃信國等文化協會會員及不少地方人士支持與參與。該農組的會員並不限於農民,而是廣及醫師、商人、地主等複雜的階級,其組織較其他支部較具特徵性;故該組織成為台灣農民組合最有力量的支部。

被簡娥稱許是農民組合幕後大金主的黃信國醫生, 6 月 15 日加入台南下營農組「曾文支部」後,經常出錢出力、不遺餘力幫助。他和簡吉因有「惺惺惜惺惺,好漢惜好漢」之情,被簡吉推薦擔任台灣農民組合理事,並將會址設在他在麻豆的私人診所「德安 診所」。又因他年紀較長,並受到許多人的尊重,所以被推舉當農組的「組合長」 。

在當時各地農組的23個支部中,黃信國所在地區的「曾文農組支部」為最活躍、最有力的支部。

1927年,農組中常委改選後,因黃信國參與過地方經濟有關的事務,也熟諳官方與地方的運作,故被任命為財務部長;在年底的農組「第一次全島大會」時,從174位代議員中選出16位新的中央委員,黃信國膺任中央委員長。

「台灣農民組合」後來因有外來分子滲透,出現激烈尖銳階級鬥爭,挑戰殖民政權,以致該組織會員出現流失現象。「曾文農民組合」也受波及,並呈現與農組活動背道而馳、破壞地方和諧性,也是農民運動走向衰敗原因之一。

1928年後,原本設在曾文郡麻豆街黃信國自宅的「台灣農民組合」總部,因「曾文農民組合」抗爭活動日漸消極,而遷移到台中;最後轉入地下活動並由台共份子把持。

台灣曾文郡役所–「打赤腳搏感情」

1938年(昭和13年)台南州曾文郡役所全景  麻豆警察分局提供
1938年(昭和13年)台南州曾文郡役所全景

曾文郡為台灣日治時期的行政區劃隸屬台南州,郡役所設於麻豆街,因位處曾文溪畔而得名。

曾文郡管轄麻豆街、下營庄六甲庄官田庄大內庄。轄域即今台南市麻豆區下營區六甲區官田區大內區等地。

曾文郡役所,原為日據時代台南州廳轄下之「地方理事事官 一郡所」。1946年1月改曾文區署,1950年8月,曾文區署撤廢,原署址遷移今「麻豆警察分局」(原曾文郡役所1980拆除改建) 後改名曾文警察分局,1952年才改名為「麻豆警察分局」

這所歷史悠久的警察局,隨著時代的變遷,留下許多軼事記錄。其中最有名的是1926年屏東和鳳山農組分別到台南下營,支持該地支部張行的演講活動舊事。

有「傳統社會新女性」之稱的簡娥,陳述好友張玉蘭的「麻豆街曾文郡役所事件」,笑著說:「伊本是讀書人,雖然最後跛腳走不動,但是為了與農民站在同一條線對抗日警,最後和種田的赤腳漢同行,這攏是為了“打赤腳搏感情”,真不簡單。

當時事由是:

「1926年張玉蘭和幾位農組與文化協會的幹部,從屏東和鳳山等地到台南下營支援張行的演講活動。當晚演講活動地點擠滿了聽演講的人潮,但是在台下有日本通譯官、警官和臨檢官等在現場監視。

最後因聽眾不滿演講者被日警抓走,演講會遭強迫解散,與警方起了衝突。在互不相讓之下,聽說有四位以行為不檢罪名被日警帶到麻豆街曾文郡役所(現在的麻豆分局)。張行與幹部商討之後,決定前往曾文郡聲討救人。

從下營到曾文郡役所的路程不算短,因此張行呼籲老弱者先回家休息。由他帶著近100人到麻豆包圍曾文郡役所。到達目的地時,已是三更半暝。

麻豆農組知影(獲悉)這代誌,不少人從睡夢中驚醒,紛紛離家到現場聲援。大批人潮將曾文郡役所圍住,郡所和警察面對來勢洶洶的農民百姓,只好讓步並釋放被檢訴的四個人。」

曾文郡役所事件,簡娥沒參加。但她知道那一晚從下營走到麻豆街曾文郡不短的路途中,許多人的腳都磨出水泡。張玉蘭和葉陶兩位女鬥士,就和從屏東、鳳山去的農組幹部及文化協會的男士們,一起參加聲援行動。張玉蘭堅持要實踐幫助農民的承諾,跟著大家來回走了幾個小時。她們和幾個比較斯文的幹部,走到腳底磨出水泡,最後,不得不脫下皮鞋繼續走路。」

簡娥最後又說:「玉蘭和葉陶姊妹真的很勇敢。她們把脫下的皮鞋拎在手上,麻豆和下營來回奔波,一點都不叫苦。這叫作“打赤腳搏感情”。」

農組從「二‧一二事件」到瓦解

1929年(昭和4年 )2月12日凌晨,日本當局出動憲警,以「違反出版法」的罪名,對農民組合進行大肆搜捕與逮捕行動,同時檢舉,這就是所謂「二‧一二事件」

簡娥談到「二.一二」事件時,她直言是日本當局從「第二次全島代表大會」決議中,發現有支持「台灣共產黨」的宣言,而看到農組與文化協會的破綻。

她說:「1929年,因抗爭日益激烈,日本政府知道一旦他們剷除共產黨員,農民組合就少了背後支撐的力量,然後像“火燒罟寮—-全無網(望)”(沒有希望)」

1929年2月12日拂曉時刻,日警舉行全島大檢舉,包括台北、新竹、台中、台南及高雄。

將目標鎖定台灣農民組合本部、各支部及有密切關係的台灣文化協會、無產青年等幹部。農組總部和各地支部都被搜索。

當時所押收的有關證件約2000多件,逮捕人數近六十名。簡吉與其他51名以「違反出版法」的罪名被日警起訴由於該次的檢舉範圍頗為廣闊,從台北、新竹、台中、台南到高雄等州。日警大力取締左翼團體,200多位領袖被捕,活動幾乎停止。

雖然已經是90歲的高齡,但是她依然記得「二.一二事件」被捕的農組幹部,她扳著手指頭邊數邊說:「簡吉、張行、楊春松、陳德興、蘇清江、侯朝宗、陳崑崙、林新木、黃信國、江錫金、陳海、譚廷芳、顏石吉等13位。」

接著她以婉惜口吻說:「“二.一二”事件對我們農組打擊很大,因為台灣農民組合的組織遭到徹底破壞,除了少數幾位領導者之外,其餘組合大半動搖,導致農組發展的全面衰落。」

特別是擔任農組的名譽組長黃信國,遭日警指控違反「治安維持法」及「台灣出版規則」而被逮捕;其幹部有 12 人被處刑。他被禁錮一個月、10個月緩刑,同年12月,因遭受日本人強大的壓力,最終辭去在農組所擔任的職務,包括農組的中央委員長。

屬於地方性的抗爭運動的農民組合,和蔣渭水曾參加的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等一樣,先是執政日本政府的強力彈壓,後因派系之爭與路線之爭 ,而遭台灣共產滲透與控制,失去了原有的戰鬥力。

1931年,(昭和六年)1月1日,台共黨第二屆臨時大會,在嘉義郡竹崎庄秘密召開「農民組合」的中央委員會擴大會議,由顏石吉為議長,王萬得、蘇新、顏石吉、劉守鴻、潘欽信為中央委員。達成支持台灣共產黨、組織赤色救援會等決議。

日警對有關農組的台共活動甚囂塵上,殖民政府緊接著對農組不斷地施加壓力,並發動大檢肅,取締台共,逮捕農組幹部與台共人員。

在警方的行動中被捕,最後農組全部瓦解。

儘管如此,黃信國等人已經在台灣的農民運動寫下歷史性的一頁。他被稱許是農組時代一位不可忘卻的諍諍者。

庭院深深

嘉南柴進黃信國醫生位於台南縣麻豆鎮麻豆街的「德安診所」遺址  朱英傑拍攝
嘉南柴進黃信國醫生位於台南縣麻豆鎮麻豆街的「德安診所」遺址  麻豆警察分局胡軒彰拍攝

今年五月返台,特別到台南麻豆走一趟;主要是去尋找「嘉南柴進」黃信國在麻豆的舊居、及1926年100多名農組幹部與組員包圍曾文郡役所(  麻豆1664番地,現在的台南縣麻豆分局)的軼事。

經由在地年輕朋友英傑的陪同,我找到曾文郡役所的新址「麻豆警察分局」。當我向該局值班警員說明拜訪緣由,他很客氣的說:「因為早上正值局裡有重要活動,若要找日據時代的資料,是否可以改成中午時間。」

英傑陪我到學甲品嘗當地的司目魚湯及滷肉飯。當我們用完午餐回到「麻豆警察分局」,服務台值班警員帶我們到二樓會務室。

負責史料室的胡軒彰警官與吳憲聲警官都是優秀的年輕警官。他們對當年曾文郡農民組合黃信國在麻豆街的診所略有所聞。吳憲聲警官還將他收藏的麻豆文獻珍藏書「柚城寫真實話」借我閱讀。

當我問他們從下營區走到麻豆警察分局要花多少時間,胡警官曾聽他父親生前提過,那是一段崎嶇不平的石子路,來回大概要花幾個小時。

後來我問及是否知道麻豆街的黃信國診所,胡警官的 眼睛一亮,他說: 「就在我們麻豆警察分局旁的一條街道,聽說黃信國的後代都出國,只有一位幫忙看房子整理庭院的人。可說是人去樓空、庭院深深…」

英傑與我走出麻豆警察分局,照著熱心警官的提示,找到黃信國醫生舊宅。

當日下著陰雨,走到近百年歷史而今門禁森嚴的黃宅,圍牆與樹林環繞之下的該老屋,呈現荒蕪。

時間歲月在水鴨色Teal Blue的兩層建築樓宇,留下陳舊歷史痕跡。

醒目但不刺眼的色彩,傾向大自然、帶給人們平靜心情,又象徵和平。從古老黃宅,不難看出主人內心對和平的渴望,及所蘊藏的文化氣息、淡定灑脫的情感。

庭院深深的老屋,有嘉南柴進黃信國領導過的丹心會、曾文郡農民組合、曾文郡郡役所等縮影,後代人從而窺知麻豆背後的珍貴人文歷史、與可敬的抗日先輩人物故事。

天色漸暗,煙雨仍濛濛 ,我們佇立在斑駁圍牆外,不捨離去。

麻豆警察分局二樓史料室左一麻豆警察分局胡軒彰警官與右一吳憲聲警官  朱英傑攝影

1 COMMENT

  1. 你好:

    我是麻豆黃信國醫師的後人(黃信國的直系孫子)。我一直在努力找尋、整理及收藏家祖父的史料及遺跡,很高興看到您寫到有關家祖父的文章,如果您還有其他有關家祖父黃信國的史料或資訊,希望能夠提供給我典藏,感激不盡!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