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的偉人-周烒明醫師 ◎ 陳茂雄 08-16-2016

近日應邀在美洲台灣日報十二週年慶專題演講,筆者利用這一趟機會赴北加州拜訪台獨前輩周烒明醫師夫婦,本來是要去探病,結果變成參訪偉人的生活起居。八六高齡(1930年出生)的周醫師罹患巴金森症已二十多年,講話及走路都有一點困難,可是其生活的內容卻比一般人豐富,他將病房變成工作室,本來精通音樂及美術的周醫師現在還是熱衷繪畫及大提琴(因健康問題,由小提琴改為大提琴),筆者到場時,就看到還未完成的許世楷、許世模兄弟畫像,牆壁上掛了很多成品,有職業畫家的氣勢,從任何角度看,他都不像一個病人,護士說,沒見過這麼忙碌的病人。

這一趟拜訪真的抓對了最佳時機,獲贈周醫師七月才出版的一本書,The Foundation of The Public Heath System in Formosa,書中陳述台灣特有的疾病及公衛等珍貴內容,原著係德文,周醫師認為它很重要,但在台灣看懂德文的人不多,因而用了很大的精力將它翻譯為英文。周醫師的行動已經相當不方便,他還是自己用電腦,或許他不熟悉中文輸入,否則也可能將它翻譯為中文。

年輕世代或許對周烒明、吳秀惠夫婦有點陌生,他們是50年代台大醫科的高材生,周醫師原來的興趣在繪畫,建中畢業後很高興的考上師院(目前的台灣師大)藝術系,只是父親不同意他學藝術,第二年再考上台大醫科。周醫師除了繪畫外,還喜歡音樂,拉得一手美妙的小提琴,據他說還是因為小提琴而追上吳秀惠醫師。

周烒明醫師在美國即將拿到博士學位時,因為護照到期,便寄護照到芝加哥的中華民國領事館申請加簽,結果了無回音。後來才知道被中國國民黨的特務列為黑名單,領事館的人要周醫師寫悔過書,保證從此不再參加任何反對政府的活動,周醫師執意不肯,由於護照不能延期,周醫師夫婦過了一段沒有國籍的生活,也面對被遣送回台灣的命運,後來經過多人幫忙,才能留在美國。

學術界評估,周醫師若不是健康出問題,耽誤了研究的時程,應該有機會成為諾貝爾獎得主,可見他在學術上的成就,可惜因為黑名單的緣故,多數台灣留學生不敢拜他為師,他指導的學生大部分是外國人,尤其是日本人,因為周醫師在日本出生,十七歲才回台灣,日語算是他的母語。

一句諺語:成功是靠「一份聰明,九份努力」,事實上「努力」應該改為「毅力」比較恰當。願意花功夫就算「努力」,「毅力」則要對抗壓迫,周醫師到美國要對抗中國國民黨政權的壓迫,目前則面對疾病的壓迫,一生都在對抗中。雖然講話及走路都相當困難,但從周醫師的臉上看不出一點不適的表情,若不是擔心他太疲勞而需要告別,依他的表情還想繼續聊下去。

十年前台獨聯盟在波特蘭開中委會,晚會時周醫師演奏大提琴,他原來的專長是小提琴,因巴金森症而改拉大提琴,當晚有周醫師夫婦在,氣氛顯得特別祥和。有周醫師夫婦成就的人很多,有他們毅力的人也不少,但有成就又像他們夫婦那麼謙虛者則相當少。周醫師夫婦是第一代台獨,與會者多數人算是他的晚輩,照理說應該是晚輩服務長輩才對,可是當年輕世代睡醒時,周醫師夫婦已準備好早餐,變成長輩照顧晚輩。

應該要特別介紹的是周夫人吳秀惠醫師,年輕時不只是美女,還是才女,但為了周醫師的事業及疾病,她由職業婦女轉為家庭主婦,讓周醫師發揮專才及一生的志業,周醫師在生病時還能相當安穩,完全靠吳秀惠醫師燃燒自己,這一次見到吳醫師,仍是春風滿面,笑容燦爛,只是背已微駝。他們夫婦除在醫學及藝術有傑出表現外,將一生奉獻給台灣,且不求自己的名利,堪稱低調的偉人。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6/8/16(民報時事專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