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 痕 @ 鄭炳全

   痕

鄭炳全

身為台灣人實在有够悲傷艱苦。像我兩歲會跑會跳時就要躲空襲,不多久美國軍機丟燒夷彈,將我們的老家豪宅跟嘉義市區燒成廢墟,疏開到農村不到一個月就感染小兒麻痺,發高燒、脊柱側弯、右脚肌肉萎縮,幸能爬、能坐、能站、能走,一路上小學、中學、大學、甚至飛來美國讀博士當教授,不幸中的大幸。又開業社區藥局近三十年,退休後享受木彫藝術家優厚的生活,兩個美國孫兒都比阿公聰明幸福也高壯,還有老妻三餐不離,算是成功的人生,值得感恩了。

2017年3月11日台美人歷史協會在洛杉磯台灣會館,舉辦228事件七十週年真相座談會,鄉親濟濟一堂,分享難忘的回憶,發言踴躍忘掉心中的警總調查局,由於我是共同主持人,所以只講兩分鐘,過後我在電話中和大我十歲的三兄分享記憶。

七十年前我四歲半,有一日近黃昏,十二位阿山阿兵哥,走到華商學校的十字路口停步,在號令下分四方舉槍向上發射,把幾位在圍牆水溝邊玩的孩子們嚇呆了,家人連忙出來叫回去,緊閉門窗,該晚在小油燈中,父親燒香拜公媽,涙流滿面,因為三位大兒子都沒回家。

三兄說好像阿爹從阿兵哥手中釋回一位他認識的居民,過兩天阿兵哥要抓那個人回去,阿爹惶惶終日。阿爹時任嘉義市東區户籍主任,他曾說過228之後他私藏一位阿山的青年在值夜室,每天多帶一份便當去,三四日後國民黨部隊登岸掃射,那位青年跑掉了。有五六位嘉工外省教員,則被保護在大舅的診所樓上將近一個月。三兄又說誠信基督教的表兄表姐隔三年在家舉辦聖誕晚宴,後來竟然被軍法處以試圖不軌而捉去關一年。

舉目世界只有台灣最歹運,被日本軍國主義壓榨之下,數十萬青年逼當軍伕,貧困交迫的六百萬台灣同胞終戰後喜迎國軍,却迎來貪污腐敗通貨膨脹,1947年228之後爆發反殖民爭自由的反抗運動,蔣介石派兵鎮壓,屠殺台灣菁英兩三萬名,清鄉掃蕩之後二百萬政治難民從中國湧進,强制近40年一黨獨裁的戒嚴,蔣家為了王位要傳給兒孫,又發動白色恐怖,整肅異己,美其名為<自由中國>—–。

美國終戰後的出賣加上蔣介石退出聯合國的私心,導致今日台灣二千三百萬居民幾無邦交,被聯合國和各種國際組織排除,是國際孤兒,連世衛組織大會的觀察員身分都被惡鄰中共擋掉。

今年228受難家屬從海外組團回台<傳承之旅>,在八天行程中到各縣市228紀念碑弔念外,還拜會總統府及各相關部門,團長王文宏將於5月27日星期六下午二點在洛杉磯台灣會館演講,分享蔡英文政府的困境及官員們內心的話,並發表新書<刺蔣。鎮山>,講出1970年他和蔡同榮合作,在洛杉磯以鎮山計劃要刺殺蔣經國的始末。歡迎鄉親做伙來講出內心的傷痛並討論台灣的處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