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為千縷輕風-悼念聖東台灣同鄉會創會會長劉富吉 ◎許啟勇 2018-08-22

化為千縷輕風

許啟勇

請不必在我墳前哭泣
因為我不會安眠此地
我將化身為千縷輕風
優遊於廣濶的青空中

謹以此日本歌詞獻給劉富吉兄

8月14日早上,Lucy (劉富吉兄的太太周月裡女士)傳來簡訊說,我的好朋友-劉富吉兄已經離開了我們,優遊於這廣濶的青空之中。一陣悲傷之情湧上心頭,不能自已。

與富吉兄的相識結緣是一段離奇的故事。我們有很多的相似背景,人生際遇,熱愛故鄉,不屈不撓,突破逆境的赤誠之心。

大約在58年前(1960年8月底),我初中畢業考進台北工專五年制,新生入學報到的時候,看到一位與我相同打扮,身穿短褲,個子矮小,好像是鄉下來的同學,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此後的五年期間,偶而會在校園、圖書館、學生餐廳遇見,但因就讀不同科系,沒有深談,也不知他的名字,只覺得此人很特別而已。

1973年春天,我在洛杉磯南加州大學化工系快畢業的前幾個月,收到日本東北大學台灣留學生同學會的朋友們給我的信說,有一位同學叫做劉富吉,也是工專五年制畢業的,準備來洛杉磯留學,請我幫忙照顧等等。

一見面才知道劉富吉就是我進工專入學報到時見面,而且深刻印象的那位身穿短褲,個子矮小,從南部鄉下來的那位同學。經過幾個月的交往後,我們漸漸的相識相惜,互相討論對故鄉的愛與關懷。此後他也開始說他的人生往事,生長於窮苦的鄉下,嘉義阿里山的奮起湖,他年小時父親去世,在讀工專時還要做工賺學費及生活費用。1967年發生的林水泉台獨案件,很多台大的學生都涉案其中,那時我剛到日本的東北大學留學不久,有二位公費留學日本的台灣留學生於暑假期間回台灣省親也被扣押,不准回日本,其中的一位劉家欽就是富吉兄的大哥。

林水泉的台獨案中涉及的每位成員都與富吉兄相識,只是富吉兄涉入不深,才能化險為夷,安然脫身,但也因此看破國民黨的本質,於1971年1月由基隆港乘僑果輪到日本神戶再經由火車到仙台市就讀東北大學工學部礦質工程學系。

劉富吉的太太周月裡(Lucy)及兒子劉永(Peter)也於半年後去日本相聚,在日本居留期間,Lucy也在日本的百貨公司「綠園」打工幫忙維持家庭的開銷。

1973年4月富吉兄隻身先來洛杉磯,二個月後太太及兒子相繼來美,先住在南加大附近的公寓「白宮」內(房東是台灣人,漆白色的老式公寓,很多台灣早期的留學生都曾住過,我們都叫他白宮),此後新的人生由此開始,夫妻兩人胼手胝足,打拼賺錢,生活進入佳境。1979年女兒Susan出世,1981年白手起家獨資創立Poly Tech化學公司,專心事業,一切以服務客戶為目的,本來預定今年年底退休,但天不從人願,二個月前身感不適,就醫療養,不幸於8月14日早上離開人世。

富吉兄生性幽默(Humor),常出驚人之語,引人捧腹大笑,藝術氣質很深,看破人生百態,視生死如芻狗,常自嘆自己命薄如紙,沒幾兩重。

富吉兄,你走了,好好的遊蕩於此廣闊的青空之中吧!我們想念你!

【筆者註:僑果輪是專門載運香蕉的冷凍快速船,除運香蕉外,還有十多個房間給往返日本的客人。本人於1967年6月也是乘坐僑果輪到神戶,然後轉乘火車到東京再轉往仙台市,就讀東北大學工學部化學工程學系,1970年6月來洛杉磯,1973年6月畢業於南加州大學化學工程學系碩士學位】

2000年台美傳統週,劉富吉(右)全力加入「聖東民俗社」的演出。(太平洋時報檔案室)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