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臺灣人聯合基金會(Taiwanese United Fund)的誕生、回顧與展望(1986-1996) ◎林衡哲醫師 2017-07-25

 TUF的誔生經過

1980年芝加哥一群熱心的同郷與醫師們,因受美麗島事件的影響,成立了北美洲第一個台灣人聯合基金會,支持同鄕會的文化活動 ,一時芝加哥的音樂會與戲劇團風起雲湧,幾乎成為海外台灣人的文化活動中心,可惜後來因領導者缺乏新陳代謝而逐漸式微。接著肯薩斯州同鄕成立第二個分會,而南加州也在1985年在我主持的一次台灣出版社的股東會上,由我提議成立南加州分會,然後由股東同仁推選熱情慷慨的吳西面做第一任會長。 成立後的第一個活動,便是在許丕龍同仁主持下為小提琴家Linda Wang姊妹籌茱麗亞音樂院的獎學金,因為那時她們的父親突然病故,他們面臨休學的危機,最後頼TUF(Taiwanese United Fund)的獎學金暫時度過難関,後來Linda Wang就讀南加時曾經獲得日內瓦國際小提琴大賽冠軍。起先三年南加州聯合基金會都是透過芝加哥總會, 獲得免稅資格, 大約是成立後第三年透過會計師理事劉金水的幫忙,才 完全獨立出來。
在南加州TUF成立後頭十年,雖然歷經五位會長:吳西面、林衡哲、吳澧培、楊子清、賴英慧,但最具特色的十年「台灣文化之夜」、十場「台灣名家演奏系列」以及催生蕭泰然的三首不朽的協奏曲,雖然有眾理事的幫助,以及無數熱心同鄉的支持,和蕭泰然的大力協助,但是主要的幕後推手, 還是當時身為小兒科醫師的我。因此我的女兒給我一個綽號叫「Minister of Taiwan Culture」。
 TUF首任會長吳西面開啓了指標性活動《台灣文化之夜》

第一次《台灣文化之夜》是在1986年5月舉行,那時陳永興、謝里法、陳芳明、呂秀蓮正好要來洛杉磯,可謂風雲際會,加上蕭泰然領軍的北美室內樂團的助陣,原先只預計三百人出席,結果來了五百多人,創下了洛城文化講座活動的最高紀錄。在這次台灣文化之夜中,陳永興挑戰海外台灣人,應該共同創辦日報,這場感動了吳西面、陳惠亭、林衡哲等七人,這是太平洋時報的創刊淵源。這場演講會也是呂秀蓮出獄後第一場公開演講,使她重新恢復了公開演講的信心。她在獄中編織的藝術作品,也拍賣到八千元,全部給她做進修哈佛大學的獎學金。由蕭泰然負責的音樂節目也非常精彩。
1987年的「台灣文化之夜」也是在南加大附近的大學希爾頓舉行,將近600位同鄉出席,反應熱烈,有不少重量級政治人物人物如史明、陳水扁等,也來參加此盛會,節目有張良澤《對台灣文化有貢獻的先輩們》,簡上仁的吉他演奏台灣民謠,及鄭炯明的詩歌朗誦,並有原住民詩人莫那能對國民黨的控訴詩歌,加上蕭泰然指導北美室內樂團的助陣,雖然節目在11點半才結束,但似乎吸引了全場聼眾的心靈,幾乎沒有人提前離開。
1988年王古勳建議他的老朋友黃春明過來演講,那時黃春明正好有病,但看在王古勳面上,仍然抱病前來,他不僅是第一流的小說家,也是一流的演說家,他的演講妙趣橫生,充滿了幽默感。年輕作家吳錦發有原住民與客家血統,他是原住民文化與客家文學最好的宣揚者,他的演說也是充滿了風趣與幽默,博得了滿堂彩,更難得的是他的客家山歌也是唱得有板有眼。張恆豪是飽學之士,他在台灣一向用北京話演講,這晚他首次用台語演講,短短20分鐘,就把台灣文學70年的傳統,畫龍點睛式地娓娓道出。他講完後我感動得幾乎落淚。

TUF第二任會長林衡哲三年任內(1988-1990)催生三首不朽的蕭泰然協奏曲

我在美東夏令營聽女高音林淨媺與小提琴家吳上峰演出時,頗為感動,因此立刻邀請他們來西部演出,她以唱西方咏嘆調方式唱出台灣民謠,使台灣民謠聼起來像世界名曲,吳上峰的優美伴奏相得益彰。最後由台北基督教聯合兒童合唱團客串演出,場面熱鬧而感人。這次台灣文化之夜,約有500人出席,因節目內容豐富,所有聽眾都分享了一頓永難忘懷的台灣文化底精神饗宴,那時,TUF總幹事王古勲雖已有重病,仍然任勞任怨,居功厥偉。此次文化之夜地點是在La Mirada的假日旅館舉行。
1989年的台灣文化之夜,因邀請的重量級人物如高俊明、林玉體都不能來,臨時由王古勳與我主講講座,這是他去世前最後一次公開演講,當他講完《吳新榮與鹽分地帶文學》時,他已經用盡了他的生命力,在把台灣文化的香火留傳下去。而我的主題《台灣醫師對台灣文化的貢獻》,主要是介紹蔣渭水和頼和倆位醫師對台灣文化的重大貢獻。音樂節目有茱麗亞的鋼琴博士陳泰成,美國首演馬水龍《漁港素描》等作品,奧克拉荷馬大學音樂碩士黃美星的女高音獨唱,由郭雋律、郭雋音、林俊信、吳昭麗、劉召岑的北美文協室內樂團演奏最後由郭雋音小提琴、郭雋律鋼琴伴奏共同首演蕭泰然小提琴協奏曲時,果然轟全場,全體起立鼓掌,留下聽眾永恆美好的回憶。
1990年台灣文化之夜盛況空前,約有700人參加,隆重揭開了台灣文化國際化的序幕。是場盛會有日裔指揮家大山平一郎、少數美國人及一些中國音樂家來參加,為了肯定第一代台灣人林昭亮與胡因夢對台灣文化界的貢獻,第一次用第四種台語—北京話發音,同時也肯定客家作家對台灣文學的貢獻。
TUF的基本精神便是「雪中送炭」,因此在林俊義這位環保先驅競選立委失敗之後,我們邀請他來主講《環保與台灣文化》,同時也邀請了重視環保,把台灣當作故鄉的胡因夢主講《新時代運動與21世紀台灣與世界的文化趨向》,這是胡因夢第一次向台美人社團演講。我聽說鍾鐵民要來美東夏令營,因此也臨時決定請他過來主講《客家文學與客家精神》,他的父親鍾理和一生貧病交加、窮苦潦倒,因此希望他的兒子千萬不要做作家,但是這天如果鍾理和地下有知,一定會以他的兒子自豪,因為鍾鐵民在台灣文化之夜,站在美國總統雷根、布希、克林頓等經常站立的講臺上,宣揚台灣的客家精神,相信這也是他一生永遠難忘的經驗。
胡因夢在演講中指出,與她同時代的很多外省人,因為不認同臺灣這塊土地,所以過著沒有明天的生活,總覺得這個島上鳥不語、花不香,生活充滿無奈,而且充滿嚴重的崇洋心態,普遍存有無根與滄茫的感嘆。因此她呼籲大家認同這塊美麗島,並好好善待它。
接著林俊義強調文化、政治與環保的密切關係,一個國家的政治愈清明、人民的文化水準愈高,環保就會愈好。因此台灣環境的沉淪,是因為台灣的政治不夠民主化,而臺灣的住民也缺乏文化觀與鄉土觀,因此人文精神的重建與政治倫理的提升,是改善台灣環保刻不容緩的工作。最後鍾鐵民説:他希望客家人與福佬人攜手合作,共創台灣的未來。在林爽文起義時,起初福佬人與
客家人合作,十天就把清朝軍隊趕出台灣,但後來福佬人與客家人分裂,清朝援軍不到十天又收復台灣,由此歷史的教訓,將來臺灣要獨立,一定要四大族群共同合作,共禦外侮。

 1990年《台灣文化之夜》在世紀廣場大飯店舉行,林昭亮首次邂逅蕭泰然

音樂節目,首先由曾獲總統獎的范雅志,演奏聖桑《天鵝》和蕭泰然新作《大提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由作曲家親自伴奏,
這是此曲的非正式首演,蕭教授此曲頗有馬勒後期浪漫派的風格,是一首頗有深度的作品。
最後的高潮是,第一位台灣人成名國際樂壇的小提琴家林昭亮,這是他在美國首次為台灣同鄉演出,在700位同鄕中,大約
90%第一次聽他演出,伴奏是他老友鋼琴家施大偉,他先演奏克萊斯勒的小品《小步舞曲》及《中國花鼔》,接著是馬思聰的
《跳龍燈》,當他生平第一次演出蕭泰然的《台灣頌》時,全場一片寧靜,聽眾如醉如痴,心曠神怡地接受了鄉音的洗禮,最後
林昭亮演奏拉威爾《吉普賽之歌》時,全場鄉親終於親耳聆賞了世界級大師的超凡演出,一奏畢,安可之聲不絕於耳,林昭亮再奏二首安可曲,才結束這場令人終身難忘的1990年「台灣文化之夜」。
就在這場文化之夜,蕭泰然第一次邂逅林昭亮,並把他的小提琴協奏曲送給林昭亮,林昭亮第二天打電話給蕭老師說:「想
不到東方人能寫出這麼美的小提琴協奏曲。」並間接促成了日裔指揮家大山平一郎與林昭亮,在1992年11月13日-15日,與聖地牙哥交響樂團合作世界首演蕭泰然的小提琴協奏曲,而轟動國際樂壇;而大山平一郎參加過這場台灣文化之夜後,也讚嘆台灣人文化水準之高,有些認為台灣人沒有什麼文化的中國音樂家,參加過此次台灣文化之夜以後,再也不敢說台灣人沒有文化,而與會台灣同鄉也都因為欣賞了第一流的台灣文化而以做台灣人為榮

TUF第三任會長吳澧培開始舉辦畫展,並把文化與政治結合在一起

1991年我覺得我的歷史任務—催生三首蕭泰然的協奏曲、與蕭教授巡迴全美十二大城舉辦台灣文化之夜,邀請林昭亮來參加文化之夜等,業已達成,交棒的時候到了,我很感激吳澧培萬通董事長在百忙中,願意接下基金會會長的棒子,但他的唯一條件是 我必須負責每年台灣文化之夜的節目,因為我與吳先生的政治與文化理念很相近,加上他的萬通銀行旗下兵將如雲,加上我的得力助手林上雲也加盟萬通,因此1991年之後在吳澧培領導下,基金會展開了二年多釆多姿的文化活動。
吳先生做會長後最大的貢獻是,擴展了基金會對海外美術文化的重視,在他與新加入基金會理事畫家陳文石的合作下,舉辦二次成功的畫展,一次是陳文石本人的個展;另外一次是海外台灣美術名家的聯合展覽。在吳先生主持下的1991年及1992年臺灣文化之夜,都是盛況空前,每次都席開60桌以上,而且一向對台灣文化並不很関心的洛城商界人士,也開始來參加台
灣文化之夜的節目,開始慢慢地重視台灣文化。
1991年的《台灣文化之夜》可說是台灣文化精神的復活,二位主講者林義雄與東方白都曾經走過死蔭的山谷,他們兩位都從死亡的邊緣復活過來,東方白最近出版了台灣文學史上最長的大河小說《浪淘沙》;林義雄也把他在海外遊學五年的日記
《去國懷鄉》,這兩部書均由南加州台灣出版社出版,分別代表了他們精神復活的象徵,為台灣的文化界與政治界帶來了希望。今年的文化之夜,開啓了文化運動與政治運動互相結合的先聲,文學家的東方白講題是《文化與政治》,而政治人物的
林義雄講題是《文化台灣》,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以台灣文化為主題的演講。東方白不愧是説故事的高手,他以一篇法國小説家的作品,說明要建國只要有勇氣就夠,但是要治國,使台灣成為理想的國家,則一定要有文化的根基;而林義雄則提供了答案:「有第一流文化的台灣人民,才能創造第一流的國度。因此林義雄期待台灣人民要重新恢復純樸的心靈,創造新的台灣文化,一定要從每個人的心靈淨化開始,然後才能漸漸影響社會,才能創建美好的台灣社會。
接著音樂節目是來自台灣的歐秀雄,當他唱出自已創作《勇敢的台灣人》時,引起全場聼眾最熱烈的掌聲,他最大的貢獻是提升了民進黨人士競選歌曲的藝術水準,並與曾道雄合作把西洋歌劇本土化;最後由闊別洛城五年,世界級名鋼琴家陳毓襄演出二首陳泗治作品及西洋名曲,文化之夜在十一點才落幕,但聽眾都意猶未盡,幾乎沒有人提早離開。
這場文化之夜最大的收穫是,讓林義雄深感到文化的重要性及對文化活動產生信心,他日後返台舉辦《慈林之夜》就是
《台灣文化之夜》的延長,同時他也成為綠營中最重視文化的政治人物。
1992年的台灣文化之夜,可以說是台灣名嘴的大會合,島內公認文化界的名嘴李鴻禧與苦苓,第一次在海外同台演出,讓聽眾
大飽耳福。這一年為了讓各地同鄕有機會再度分享台灣文化多采多姿的文化內涵,在聯合基金會贊助下,我組織了海外有史以來陣容最堅強的《台灣文化巡迴演講團》:李鴻禧、苦苓、東方白、陳芳明,陳燁與我六人,到全美十大城市及夏令營舉辦「台灣
文化之夜」,他們這些名嘴所邀起的轟動,超越了當時也正在訪美的所謂「林洋港旋風」。
1992年《台灣文化之夜》於7月11日在台灣人經營的巜Norwalk Sheraton Hotel》舉行,在吳澧培邀請下,彭明敏先生特別從
奧立岡趕來,這是他生平首次以「台灣文化」為主題的演講。他説:「四百年來,台灣文化一直被歷代外來政權當附屬品,無法
建立真正的主體性,現在是我們台灣政治與文化自覺運動的開始,建立政治的主體性並產生自信心,才是建立台灣文化主體性的開始。
接著彭明敏教授的高足李鴻禧上台,他把台灣俚語的純美與精緻表達得淋漓盡致,台灣的俗俚在他幽默詼諧的詮釋之下,使聼眾體會到唯獨台語才有的那種至高風格。李教授説他年輕時代就對各種語言有研究癖,繞了一大圈後,才發現沒有一種語言比得上台語之美,以及台語所表現的謙沖優雅的特質。臺灣人被國民黨長期蹂躙所產生的自卑症,在李教授《台語之美》底多釆多姿的演說中,自卑症一掃而空,同時漲滿了對自己文化的滿足感,最後李鴻禧在大家笑得人翻馬仰的熱潮中結束了他的演講。
接著一身輕鬆自然的苦苓跳上講台,他的講題是《政治與愛情》,他的母親是宜蘭人,父親是滿州旗人的貴族後裔,他以開玩笑的口吻說,要不是孫中山推翻滿清,現在大家都得向他下跪,他腦後留著三寸長的老鼠尾巴頭髦,就是希望將來能《反明復清》。苦苓的演講雖然使大家爆笑連連,也使聼眾感受到幽默所表現的那種詼諧的睿智與超脫的風趣,而且不支不蔓,在看似鬆懈的題目中,道出一篇結構嚴謹的論述,最後以鄭南榕超越愛情的偉大犧牲精神與大家共勉,使臺灣人早日出頭天。苦苓以外省第二代的身分暢述他的台灣獨立的理論更具説服力。
音樂節目由畢業羅馬國立音樂學院的王秋梨與茱麗亞音樂院鋼琴博士陳泰成合作演出,王秋梨的演唱震撼全場的心靈,演唱會高潮是二首普契尼歌劇的詠嘆調《他們叫我咪咪》和《一個美好的日子》,讓全場爆發出感動的掌聲。最後四首台灣民謠《月夜愁》、《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嘸通嫌台灣》、《阿母的頭髮》,不但使在場的作曲家呂泉生與蕭泰然感動,也打動了全場鄕親的心,勾起了大家綿綿的郷情陳泰成的伴奏高超的演出,有畫龍點睛之妙。為了紀念彭明敏教授在美國放逐22年,今年11月底將返回台灣,王秋梨特別在安可時唱出曾道雄改編《我要回去故鄉》,這時彭教授上台與無數聽眾一一握手道別,激起全場觀眾感情的高潮,此刻似乎每一個人都充滿了返國奉獻的熱情,相信這是彭教授一生中永難忘懷的一夜,而吳澧培也在高潮中結束他擔任基金會會長的任務,把棒子交給下一任會長楊子清。

TUF第四任會長楊子清主持二場成功的《台灣文化之夜》

楊子清是基金會理事的後起之秀,我因與他合作辦過美西夏令營而認識他,1993年台灣文化之夜也是在SheratonHotel舉行,
我們很榮幸地邀請到台灣宗教界的精神領袖高俊明牧師,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以台灣文化為主題的演講《新而獨立的台灣文化》,他說他理想中的「新台灣文化」包括三個特質:一、它必須是四合一的文化(融合福佬、客家、原住民、新台灣人四種族之精華而形成之文化),而非國民黨宣揚的大沙文主義的中國文化。二、它必須是真善美的文化,這種文化才能使台灣重新變成美麗島。三、它必須是信、望、愛的文化,以疼愛之心出發,才能使台灣成為有希望、有信仰的社會。高牧師把基督教文化與台灣文化結合在一起,使聽眾覺得高牧師不僅是台灣基督教的領袖,也是全體台灣人的精神領袖。
接著由台灣筆會會長詩人李敏勇主講《形成新的台灣文化運動》,他說新的台灣文化應該是現代化、本土化與人性化的文化。
他也一再強調文化運動是所有政治運動與社會運動的基礎。
最後由代表台灣學術界良心的外省弟子陳師孟主講《統獨、省籍與文化》,他是101行動聯盟的三劍客之一,對破除海外黑名單有重大貢獻,曾擔任過民進黨秘書長。陳師孟表示,臺灣如果被中國統走了,就不可能有台灣文化的存在,因為要保護台灣文化,就要先讓台灣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最後他呼籲海外同鄕為加入聯合國而努力,加入聯合國將會使台灣更安全,並以《與狼共舞》影片,呼籲在台灣的各族群應該跨越自己族群,了解別人,捨棄舊包袱,擁抱新台灣,讓台灣成為族群和諧的幸福、民主、自由獨立的台灣。當陳師孟講完後全場起立鼓掌,他以學者的身段展現群眾魅力。
政治演講後,蕭泰然第一次在台灣文化之夜講話,介紹鋼琴家陳芳玉及她要演奏的八首臺灣作曲家的作品,他的解說非常深入
而精彩。陳芳玉是20世紀鋼琴教學大師雷賓(Levine)的高足,以前專攻西洋名曲,但自從10年前我介紹江文也給她,5年前介紹蕭泰然給她之後,她變成了向美國社區介紹台灣音樂的推廣者,陳芳玉以精湛的琴藝,深入淺出地詮釋江文也「漁夫舷歌」、陳
泗治「龍舞與回憶」、郭芝苑「村舞」、許常惠「展技曲」、馬水龍「迎神」,接著也演奏她自己創作的「民謠鋼琴曲四首」,
這是她改編自「一隻鳥仔啾啾叫」、「恆春調」、「望春風」、「丟丟銅」四首民謠,她在此曲中,發揮了李斯特式的華麗風格,她的演奏使聽眾浸沈在懷鄕的情緒中,最後演出蕭泰然「告別練習曲」,達到演出的最高潮,最後由蕭泰然與陳芳玉合奏「有酒矸通賣嘸」之後,才結束這場難忘底精神饗宴。
1994年台灣文化之夜在楊子清主持下,仍然很成功,主講者都是我的精神上的文化老戰友,李喬以《文化立國新台灣》為題,做了一次叫好又叫座的演講,李喬以創作大河小說《寒夜三部曲》,以及主張《台灣文化獨立》方面的理論大師。李喬表示,台灣人的夢就是建國,但四百年來,台灣人的祖先代代未能圓夢,代代看別人演戲,自己卻站在政治舞台之下當觀眾,直到1970年代開始,才有文化覺醒運動與組織政黨的建國運動。他說:「台灣文化獨立」的意義是,我們不僅要在政治上獨立於中國之外,更要追求更高層次的現代化的文化與生活方式,建立人本主義的國家,為此我們必須「打破中國一元文化為中心的邊陲文化觀」
並重拾台灣自己的文化根源,建立台灣本土文化的主體性,認清台灣的生活空間與熟識台灣歷史,才能對台灣産生認同感。
最後李喬表示:「台獨的阻礙說是因怕中共施壓,而世界上那一個國家不是由另一個國家的壓力而獨立出來?居然台灣人建
國怕別國施壓,這真是豈有此理,壓力愈大,愈可團結臺灣人民建國才對!」李喬演講之後,獲得了三分多鐘綿綿不絕的掌聲。
接著由美麗島事件被關入獄的楊青矗主講《台語教育與台語文字化問題》,他與王拓是台灣作家中,在美麗島事件中受難最
久者。他強烈批評國府提倡北京話,打壓台語的政策,直接影響了台灣本土文化的發展;他與李鴻禧教授一樣都是宣揚台語之美的高手,他說台語雖被國府貶為卑賤的語言,但事實上台語是很文雅而精密的語言,其精密的程度超過北京語系統,他當場舉出許多例子來證明,隨著他的講解聼眾傳出陣陣笑聲。
在兩場嚴肅的文化講座之後,女高音李慧珍以華麗的音色丶生動的表情與穩健的台風唱出二首臺灣民謠《白牡丹》、《望春風》,二首浦契尼歌劇選曲《當我走在街上》、《我親愛的爸爸》,以及蕭泰然的二首藝術歌曲《愛與希望》、《嘸通嫌臺灣》均獲得熱烈的掌聲。
半年前走過死蔭山谷的蕭泰然教授,上台感謝聯合基金會過去對他的贊助,並感激南加州各界對他的関懷,並當場演奏去年才完成的《台灣翠青》,由會長楊子清帶領大家合唱,聽眾激昂的情緒,彷彿法國人在唱他們的馬賽進行曲,這時坐在我旁邊的李喬告訴我説:「如果這首曲子是台灣的國歌多好!」
最後壓軸由南加州一對姊妹花高手郭雋律與郭雋音合作演出五首曲子,她們今晚有超水準的演出,尤其是演奏蕭泰然《夢幻的恆春小調》與沙拉沙第《流浪者之歌》時,全場屏息聆聽,震撼全場聽眾的心靈,最後由郭雋律演出新秀作曲家郭英俊《台灣狂想曲》,才在懷鄉的高潮聲中,結束了1994年的「台灣文化之夜」。

1992年TUF推出國際水準的《臺灣名家演奏系列》

楊子清本行是電腦工程師,但是對歌唱、指揮與做司儀很有興趣, 他對基金會最大的貢獻,是實現了我在1986年在世台會
提出的一個夢想:「舉辦台灣名家演奏系列」。從1992年開始,在基金會支持下,另外成立「名家演奏系列籌備會」,由楊子清做召集人,並有吳澧培主持的萬通銀行,各分行做窗口負責票務, 於是開啟南加州「台灣名家演奏系列」底時代。
1992年1月26日,由胡乃元小提琴獨奏會在洛杉磯日美劇場揭開序幕;接著由第一位台灣人取得茱麗亞音樂院鋼琴博士學位的陳泰成,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做精彩演出;然後1992年11月13-15日,連續三場由林昭亮與日本指揮大山平一郎合作,由聖地牙哥交響樂團世界首演蕭泰然小提琴協奏曲,這場音樂會是台灣文化國際化的先聲,而這首小提琴協奏曲是蕭泰然作曲的新里程碑,使他由民族音樂家銳變為國際級的作曲家,而TUF很榮幸地扮演了催生者的角色。
在把臺灣文化國際化的同時,我們也沒有忘記台灣文化的本土化,於是1992年11月14日在聖地牙哥市中心Marriott 飯店,舉行《建立台灣文化主題性》 ,由賴淑卿女士主持,分別由蕭泰然、謝里法、東方白和林宗義,主講建立台灣「音樂」、「美術」、「文學」、 和「歷史」的主題性,最後由林昭亮生平第一次演講「這是一個歴史性的時刻」高潮結束。
1993年「台灣名家演奏系列」又在南加大推出《陳毓襄鋼琴獨奏會》,以及在UCLA的Joyce Hall舉行《陳麗嬋、曾道雄與蕭泰然聯合演唱會》,二場都是歷史性的演出。
1994年由黃韓淑貞接棒,在日美劇場,舉辦《陳慕融小提琴獨奏會》,目前他是芝加哥交響樂團首席,看到這些優秀的台美人在美國樂壇上做動人的精彩演出時,我們從內心的深處體驗到台灣文化之美,並以做台美人而自豪。
1995年蕭泰然大提琴協奏曲,在TUF主持下,由范雅志與聖地牙哥交響樂團合作世界首演,再次把台灣音樂推上國際樂壇;同年9月29日,在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的Luckman Hall舉辦《台灣民謠之夜》,陣容空前的堅強,演出者都是台灣第一流的音樂家:蘇顯達、葉綠娜、陳建安、黃瑞芬、黃維明以及優秀的台美第二代Joli Wu,因爲節目都是動人的台灣作曲家的作品,很多鄕親
都感動到落涙。1996年4月28日又在同一個音樂廳,由洛杉磯名指揮Jon Robertson,和蕭泰然恩師Milton Stern鋼琴家及Redlands
Symphony Orchestra合作,美國首演蕭泰然鋼琴協奏曲,同時也南加州首演蕭泰然描寫臺灣四百年歷史的《1947序曲》,也是全場爆滿,轟動南加州樂壇。1997年適逢二二八五十週年,在TUF第六任會長陳佳芬以及吳澧培與我合作下,舉行了一場盛大的《二二八紀念音樂會》,因為指揮是日本人大山平一郎以及他的樂團《Asian American Symphon》,他特別以《向台灣致敬》為名,主要是因為金希文《第三交響曲台灣》和蕭泰然《1947序曲》,都是以二二八為主題的偉大創作,除外名鋼琴家吳涵也演出《孟德爾頌第一號鋼琴協奏曲》,1947序曲女高音由劉士華擔任,郭雋律則擔任鋼琴伴奏,這場音樂會有美國人、台灣人、日本人和中國人等,同時蕭泰然和金希文都特別從臺灣趕來參加,並做感人的簡短致詞,可以説是南加州有史以來最令人難忘的《二二八紀念音樂會》。

 TUF第五仼會長頼英慧主持感人的《臺灣民謠之夜》,邀請李遠哲主講

1995年TUF會長由勞苦功高的賴英慧接棒,以《台灣民謠之夜》取代《台灣文化之夜》,1996年《台灣文化之夜》與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聯合主辦,二位主講者,由賴英慧會長親自到西雅圖邀請到沈富雄立委;我也親自返台到中央研究院,邀請到院長李遠哲,並由他自己決定演講題目《回台工作一千零一夜》,這一年的《台灣文化之夜》,因為由兩個重要團體合作主辦,因此盛況空前坐無虛席,那一年剛好有10多位來自臺灣立委訪問團,由王金平率領來參加,陳萬益、呂興昌等台灣文學學者也來參加。沈富雄的演講,幽默風趣但比較沒有實質的內涵;相反的,李遠哲主講《返台工作一千零一夜》,比較有內涵,他說他返台
工作,已經三年了,雖然工作很忙,頭髮白了不少,不過這是他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三年。因此我聽完演講後,深受感動,也決定
在1997年返台服務。這是我最後一次催生的《台灣文化之夜》。1997年之後的《台灣文化之夜》,就由年輕的一輩接棒了。

結語

十年來《台灣文化之夜》帶給洛城台灣同鄉,無數美好的回憶及精神生活的高潮,她不僅是南加州台灣人社團中,公認文化水準最高的盛會,可能也是所有南加州華人所辦的活動中,最具歴史傳統與文化水準的盛會,凡參加文化之夜的同鄉,都會產生對自己文化傳統的自豪,無形中治癒了國民黨在台灣給我們灌輸的「台灣文化自卑症」,提升了聽眾的人文素養,為未來海內外台灣人的人文精神的再生運動打下基礎。因此《台灣文化之夜》與《台灣名家演奏系列》,可以說是我在美國催生的最重要的文化活動。
南加州台灣人聯合基金會,在吳西面、林衡哲、吳澧培、楊子清及頼英慧前後五任會長及理事們,以及萬通銀行、北美醫協、
公民協會、同鄉會與台灣出版社等社團的通力合作下,十年來舉辦了九次《台灣文化之夜》、十場《台灣名家演奏系列》、二次畫展、十多場《台灣文化講座》、五場《家庭音樂會》、催生了蕭泰然教授三首協奏曲、陳芳明的《謝雪紅評傳》、為高雄事件受難者募基金做海外進修、以及其他許多默默中進行的雪中送炭之事。TUF主要目標是促進台美間的文化交流活動,讓海外台灣人、華人甚至美國人知道臺灣人是有優秀文化傳統的民族,同時把文化掛師及文化立國的理念,廣泛地帶回台灣本土,期待21世紀的台灣能創造文化奇蹟。最後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台灣文化之夜》,讓這一年一度代表台灣文化光輝傳統的精神饗宴能延續下去。
特別感激1997年我返台服務門諾醫院時,吳澧培、陳惠亭夫婦、賴英慧、楊子清和吳西面夫人陳信愛女士,聯合替我舉辦一場溫馨感人的歡送會,在那場離別依依的盛會中,吳澧培慷慨地樂捐50萬美金給林義雄 《慈林基金會》,50萬美金給《TUF》,這是TUF能夠延續到現在的最大助力,我在此特別感謝他當年的慷慨。
(林衡哲寫於1996年8月改寫於2017年7月,欣聞TUF將在2017年8月21日恢復舉辦台灣文化之夜,邀請文化部長鄭麗君主講特別感到欣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