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老兵 黃根深教授過世 ◎ 美洲台灣日報 2017-08-21

(美洲台灣日報訊)台獨聯盟美國本部聖地牙哥支部聯絡人黃根深,昨天 (2017年8月20日)下午去世,享夀81歲(1937~2017)。黃根深出生台北萬華,師範大學畢業後,負笈美國愛荷華大學,曾任台美人權會會長、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南加州分會會長。黃根深數十年來,為台灣獨立運動出錢出力貢獻才能 ,並曾為台灣獨立運動與FAPA設計多種圖騰。

台獨聯盟說,7月在洛杉磯王泰和家中聚會時,他還特地由聖地牙哥趕來出席,沒想到這麼快就天人永隔。獨盟除向根深家屬致上慰問之意,並願黃根深在更美好的世界中安息 。0821

~~~~~~~~~~~~~~~~~~~~~~~~~~~

用畫筆搞台獨的黃根深(民報)

文/陳婉真

海外台灣獨立運動的大本營最早是在日本,隨著日本政府屈從於蔣家,打壓台獨運動,以及留美學生日漸增多,運動的重心逐漸轉往美國,並在1956年成立「台灣人的自由台灣」 (Formosans’ Free Formosa),簡稱3F。兩年後,因為受到美國司法部配合國民黨政權在美情治單位的威脅,企圖奪取參與人員的名單,領導者宣布解散3F,而於1958年成立「台灣獨立聯盟(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簡稱UFI」,參加者僅散居在美東及中西部的少數人。
228事件後在日本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廖文毅,因在台家人受到關押及財產沒收等迫害,1965年返台投降。海外台獨運動愈挫愈勇,1966年開始推動全美性的串連,組成「全美台灣獨立聯盟(United Formosans In America For Independence),簡稱UFAI」。並於1970年結合美國、加拿大、日本、歐洲等地台獨團體,成立世界性的台獨組織「台灣獨立聯盟(World 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簡稱WUFI)」。

1966年,台獨聯盟還是一個鬆散的小組織,因為國民黨特務及職業學生無所不在,很多人不敢接觸,曾有一個笑話:留學生在宿舍接到台獨的刊物時,為避免指紋被查到,要用筷子夾起來偷看。它不是笑話,是事實。

在美台獨聯盟的第一份較長命的刊物名為Formosan Gram《福爾摩沙通訊》(UFI時代陳以德曾出版了3期《美麗島》Ilha Formosa),前兩期的主編是黃根深。

「你知道留美學生大多數是讀理工科的,少數人如賴文雄、蔡同榮是政治科班出身,文史專才幾乎沒有。全美大概只有我1個人是學藝術的,畫插畫、做美篇都沒問題,1966年我參加了兩次秘密會議,第二次就被指定負責文書及發行刊物,每月一期的Formosan Gram就在那一年開始出版。」黃根深說。

老家在萬華後驛的黃根深來自工人家庭,讀的卻是台師大藝術系(現改為美術系)。「父親起先也反對我讀藝術系,問我學畫畫能賺什麼錢,所幸師大的公費制幫了我很大的忙,畢業後又可以當老師,家裡也不再反對。」黃根深結業(師大的學制是學業4年結業,外加1年的學校教書算實習後,才能取得畢業證書)後到東勢初中教了一年書,當完兵後就跟隨潮流考留考,到美國愛荷華州,一樣讀美術系。

他在1965年9月赴美,12月父親過世,那時出國留學要繳交2千美元的保證金,全是父親向親友借來的。黃根深聽到父親過世的噩耗,趕緊把2千美元寄回台灣,身上只剩美金2百元,他向學校辦休學,跑到洛杉磯打工,邊賺錢邊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修學分,不讓學業中斷。

在那人生最艱困的時期,他認識來自台中的賴文雄,兩人成為一輩子的好朋友,黃根深也在賴文雄的介紹下加入台獨聯盟。

「當時的組織還很弱,我們雖然開的是秘密會議,卻因其中有一個『抓耙仔』,沒多久我就變成『黑名單』了,家裡來信問我到底在美國做什麼事,我就知道家中已被騷擾,所幸我們家是很普通的散赤人,比較不受特務的矚目。」問他抓耙仔叫什麼名字,他說因為沒有確切證據,組織也無法處理。

他為了繼續打工及完成學業,刊物編了兩期後,就交給王秋森及賴文雄等人負責,要畫插畫或漫畫時才找他。1971年回愛荷華讀書,畢業後到孟菲斯的田納西大學任教,退休後搬到洛杉磯。

從1966年加入台獨聯盟迄今,他的「盟齡」達51年,這超過半世紀的過程當中,台獨聯盟歷經「424刺蔣(經國)事件」及多次的內部鬥爭危機,他都選擇留在聯盟,直到2年前,他還是台獨聯盟的中央委員。「組織內部的紛紛擾擾是正常現象,只要大家獨立建國的大目標一致就好。」

許多人形容台獨聯盟盟員:「每次有什麼烤肉等活動,最辛苦工作的,大概都是盟員沒錯。」他的確是只要聯盟有需求,他都做:提供畫作讓聯盟去義賣、協助各台灣人社團的各項活動、幫台獨聯盟或同鄉會的刊物畫漫畫或設計封面(全美會發行很久的《望春風》雜誌封面也是他設計的)...。他幾乎所有社團都參加:全美台灣人權會、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全美台灣同鄉會等,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搬到洛杉磯後,停擺了十多年的美西台灣人夏令會也在他的努力下「復活」了。

鄭南榕自焚後,台獨聯盟在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的主導下,推動一波波的黑名單返鄉運動,黃根深也捐了一些畫,作為運動基金。「很多同鄉在義賣會場買了我的畫掛在客廳,卻不知道畫的人是我。」都是在黃根深到那位同鄉家中看到畫時,對方才得知的。

他的夫人是228受難家屬,為了離開傷心地,先到巴西再轉往美國,兩人在美國相識結婚,如果在台灣,這個婚姻註定會受到父母的反對。「因為我家窮,1971年家母過世,我也無法回家。」對他的父母而言,送一個最會唸書的孩子出國竟成永別,卻也讓1位228受難家屬得有一段好姻緣。

黑名單解禁後,他也很少回台。「台灣這半世紀的進步太快了,快到我回來找不到回家的路;快到完全失去『台灣味』,回台灣對我而言,彷彿就像到另一個陌生的國家一樣。你現在問我台灣是啥?我真的說不出來,不只是外觀,傳統的價值觀也不見了,在新潮、摩登的台灣,越來越找不到從前的樸實、老實、誠實可靠等特質了。」他說。

對新政府的期待?「台灣現在的局勢很危險,蔡英文很認真做,真希望她可以仿效甲午戰爭後日本接收台灣時的做法,想回中國的人,政府協助他們回去,可惜看來她不敢這麼做。」

「台灣是二戰後留下來唯一沒有獨立的殖民地。事實上它是美國的殖民地,目前全台有90萬人有綠卡;共和黨捐款來源有10%來自台裔人士,很多美國人也知道台灣人想獨立自主的願望,台灣人自己卻從未公開具體表達過這意願,這讓想幫我們的友邦都無法幫忙。這問題一定要面對、要解決,否則什麼時候會變成強國交換的籌碼,也不是不可能。」

老台獨語重心長的建言,當政者可聽得進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