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人之光-農業部農業研究署副署長劉耀經 (Dr. Simon Liu) ◎圖/文 陳如媜/太平洋時報

原載︰太平洋時報 (2015-03-26)

劉耀經過去任農業圖書館館長時留影劉耀經過去任農業圖書館館長時留影。(網路照片)

劉耀經夫婦劉耀經夫婦。(陳如媜攝)

劉耀經全家福劉耀經全家福。(劉耀經提供)

華府台美人社區新春再傳喜訊,原任農業部(USDA)國家農業圖書館館長的劉耀經博士(Dr. Simon Y. Liu)榮升農業研究署(Agriculture Research Service, ARS)副署長,農研署是全世界最大、最重要的農業研究機構,今後他將負責主要的研究管理與營運,掌管全國90多個機構8000多職員,其中2000多人是科學家,他也是在聯邦政府任最高文官職等「資深執行官(Senior Executive Services, SES)第六級」的台美人,堪稱為「台美人之光」,華府鄉親莫不感到與有榮焉。
其實早在幾年前劉耀經出任農業部國家圖書館館長就曾轟動一時,農業部圖書館不僅是全美四大圖書館之最,也是全球最大的農業資料庫及最重要的農業研究中心,與包含台灣在內的10多個國家60所大學有合作關係,他在任內不僅領導完成該館的科技轉型,並建立下一代農業基因譜,完成永續農業經營等重要研究計劃,成果亮麗,現在更上一層樓,顯示他的能力備受肯定,而這一切絕非幸運,全靠自己一步一腳印苦讀得來。
劉耀經的人生道路走得比旁人曲折顛簸,他出生於彰化田中的鄉下農家,從「溪底村」這個名稱就知道是多麼的窮鄉僻壤,在五男三女的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四,雙親務農、沒進過學堂,有兩個哥哥只小學學歷,但父親自修識字,還能幫左右鄰居寫信、回信,到他上學後、這個工作就由他承接下來。他的求學之路同樣艱辛,從小打赤腳走一兩個小時去上學,放學後還要下田幫忙農事,幾乎沒空念書,一方面家裡也沒電、晚上無法看書,一直到上中學家裡才有了電,也因為親身經歷農家的艱苦,自幼立志長大後要幫助農民,甚至想要成立「農民黨」。
雖然環境如此惡劣,但他不肯向命運低頭,小小年紀就覺悟到只有努力才能改變命運,唯有受教育才能夢想成真,從小刻苦耐勞、發憤向上,再苦也絕不放棄學業,當他考上私立中原大學數學系時,是全家和全村唯一念大學的孩子。
從一個鄉下孩子,到擁有三個碩士、兩個博士學位的美國聯邦官員,劉耀經回顧過去,認為最大的原動力來自熱愛讀書的天性,大學畢業後雖回鄉當了幾年國中和高中老師,但這不能滿足他旺盛的求知慾,1983年決定出國念書,這一念竟二十多年不停止,人生也從此大轉彎,從數學改攻電腦,先後拿到印第安納大學電腦、馬里蘭大學企管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府行政三個碩士學位,以及喬治華盛頓大學電腦科學與高等教育兩個博士學位,並獲聘在馬里蘭大學和霍普金斯大學任教,有趣的是,他在馬大企管系時因成績優異提早畢業,隨即被校方留任授課,第一堂「資料庫管理」課,全班四分之三學生是他的同窗,一時傳為佳話。
更特別的是,他的幾個碩士和博士學位,都是在工作之餘進修得來,當別人周末或晚間歡樂休閒的時光,卻是他奔波上課、埋首苦讀的時候,但他卻樂此不疲;至於念書的主要目的,有時是為了工作需要,有時則是為了充實自我,從數學轉電腦、再攻企管與行政,都對日後的職場生涯有實際幫助,傑出的工作表現也使他成為上級重點栽培的對象,經常被選派去學專業知識,曾赴哈佛大學、康乃爾大學 德國海德堡大學、美國國防大學等名校進修課程,總共前後讀過十多所大學。
劉耀經的公職資歷完整,曾在美國聯邦政府各大部門身居要職,曾在太空總署(NASA)十年,也在財政部和司法部擔任過資訊主管,由於工作表現優異,很容易受到上級賞識,職位升遷也快;例如1995 年進入財政部擔任助理部長的科技顧問,進去時是辦公室裡最資淺的菜鳥,三年就跳升為首席顧問,在司法部也從助理處長做到處長,在國家衛生署(NIH)擔任過副館長兼資訊長等職。
2000年出現奇妙的機緣,劉耀經被海巡部提名為少將,並通過嚴格的層層關卡,最後海巡部長親自面試這關也過,預定5月3日赴維州諾福克港上任並授將旗,(他對這個日期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年剛好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阿扁當選總統);不過當時他最大的夢想是要當大學校長,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最後忍痛放棄該職,現在回想起來,倘若那時去就任,或許現在已經當到中將甚至上將了。2003年又有一次難得的機會,他爭取去教育部當助理部長,當時競爭空前激烈,最後淘汰到只剩兩人,本來以為自己很有希望,但最後卻落空,這件事帶給他很大的挫折感,但也從中學到寶貴的經驗,了解許多因素是個人無法掌控的。
劉耀經笑稱,自己「過五關斬六將」的經驗豐富,很願意提供給後進作參考;他認為,少數族裔想要在競爭激烈的美國職場爭取出頭,首先必須具備足夠的語文能力,這也是外來移民必備的第一條件,有些亞裔移民英文不夠好,空有滿腹學問,卻無法充分表達,因而錯失機會,十分可惜;他鼓勵大家多讀書,不斷充實自己,累積並加強個人實力,並妙喻「念書就像漁夫結網,到職場大海才能抓到魚」,當機會叩門時才不會錯過;而且念書要懂得學以致用,念書還要有方法,只要抓到訣竅就無往不利,久了、念書將會變成很簡單的事,自己讀書不是為了文憑,而是為了需要,如今讀書已成為他的終生興趣。
針對職場的無形「玻璃天花板」,劉耀經曾在其他場合表示,要除去玻璃天花板,首先得排除自己感到被歧視的心理障礙,他個人從不認為被歧視,只覺得「每個上司都很看重我」,分析被重用的原因有三:一、當個好的團隊成員,不要老覺得自己被歧視;二、做什麼要像什麼,專業要被肯定;三、不要只做份內的事,不僅要多做一些,也要隨時拉人一把。這也是他的人生哲學:比別人多花點時間,多走一哩路(Go Extra Mile),不要只自掃門前雪,還要多幫別人掃雪;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有今天。
他小時候想為農民服務的願望雖未實現,不過後來的工作都和農業有關,能夠改善農家生活,也算是達成心願了。「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定有個女人」,劉耀經很感謝太太柯淑靜,他說「沒有她、自己也不會有今天」,柯淑靜是個溫柔賢慧的家庭主婦,教養出一對優秀的子女,兒子在國務院,現外派為外交官,女兒仍在唸書;劉耀經因公職受限,過去較少參與社團活動,但一直很關心台灣事務,曾任華府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以及美東夏令會總召,他為人謙虛,行事低調,邀訪多次才勉強接受。感謝他撥空接受本報電話採訪,相信他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也祝福他有朝一日更為台灣爭光。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