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人的未來(上) ◎ 楊遠薰 2017-09-16

台美人的未來(上)

楊遠薰

原載網址︰https://overseas-tw.blogspot.com/2017/09/blog-post_83.html (台美族裔的未來_)

 
第三代台美人

「台美族裔 (Taiwanese Americans)」是台灣人在海外開拓出來的一朵奇葩,也是台灣人離開台灣島外惟一能堂而皇之打出「台灣」名的一個族裔。

根據美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74%的台美人(Taiwanese Americans)擁有大學以上學歷, 而全美僅28%的人有此學歷。至於全職工作的台美人年薪平均為 $68,089,約37%高於全美國的總平均。此外,76% 的台美人擁有自己的住屋。

這些數據顯示台美人在美國屬於一個高教育、中高收入與生活穩定的族群。他們勤奮、優秀、守法的表現已使得「台美族裔」成為美國移民者的典範。

然而,如此一個令人引以為傲的族裔有否傳承的可能?老實說,我自己也不確定,因此作了一系列的訪談,徵詢自八十幾歲至二十幾歲台美人的看法。結果有些答覆頗出我意料之外,有些則深具建設性。整體而言,年長者消極,年輕者積極。在此,特與大家分享這些訪談的內容。

1

首先,我向一位五十年代即留學美國、素為鄉親所敬重的大前輩請益。他一聽完我的問題,即搖搖手道:「沒希望。」

大概看出我的錯愕,他稍後補充說:「我們的人太少,又沒有共同的宗教,無法如猶太人般,經常聚會、凝聚共識、建立自己的社區、扶持自己的人,所以不太可能形成族裔,更遑談延續。」

他接著開始談論猶太人的種種。我後來思索他的話,雖不中聽,卻有幾分道理,然,而覺得台美人的未來不該就此下定論,於是轉而請教一位六十年代留學美國、向來十分活躍於台美人社團的鄉親。

這位鄉親聽後莞爾一笑,道:「Carole,妳要明白關心台灣是咱第一代的事。我們的下一代在美國出生、長大、受教育,如今在這社會順利發展,都已是美國人了。他們哪會像我們這般心心念念著台灣?等我們這一代都走了,下一代不太談台灣,再下一代,或許就沒什麼台美人了。」

他的看法固然務實,但我心想:不見得每個人都如此吧?於是一段時日後,我打電話給一位住中西部、曾長期參予TAF台美青少年夏令營(註1) 理事會的朋友,詢問他對台美人未來的看法。

這位七十年代留學美國的教授朋友回答說,請容他想一想,再回我的電話。
隔日,他打電話給我說,他覺得我們的下一代可能認同會Asian  Americans (亞裔美人)甚於Taiwanese Americans (台美人)。他的這種看法係觀察他兒子的發展而言。

他說,他的兒子John 在台美教會長大,成長時年年參加TAF台美青少年夏令營,現在是一位年輕熱忱的牧師,教會欣欣向榮。他牧會的主要對象是第二代的亞裔,會友裡有台裔,還有華裔、韓裔、…等多族裔,所以John已不再強調他的台美人身分。

「我們的人數少,」這位朋友說:「很難形成自己的教會。倘若將認同的範圍擴大至亞裔,相信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第二、三代的台美人(2017年TANG的輔導員與小學員們

3

他的一席話引起我對在美國成長的台美人的認同好奇,因此訪問一位兩歲時即隨父母到美國的知識女性Grace,詢問她對台美人未來的看法。

Grace 思索片刻說,與其回答我的問題,不如與我分享她的經驗。她說,她的父親是七十年代到美國行醫的台灣醫生,全家住在維吉尼亞州南部的一個白人小鎮。唸小學與初中時,她一直是班上唯一的亞裔學生。同學大抵都對她很好,但也有淘氣的孩子會作弄地喊她「清!清!」

高中時,她就讀新英格蘭的一所寄宿學校,開始有一些來自亞洲的同學,感覺不那麼孤單。大學時,她唸哈佛大學,亞裔學生很多,大家自然聚在一起,十分熱鬧。直到現在,她都有一些親近的亞裔朋友。

至於認同問題,」Grace 說,因為家裡不談政治,直到唸大學前,她都覺得自己是Chinese American。就讀哈佛時,接觸到一些不同的資訊,逐漸明白自己是Taiwanese American。

「但是我唸小學時,」她繼續說:「每年暑假都隨媽媽回台灣,一住就是兩個月,所以我會講台語,也熟悉台灣的許多事情,自然地對台灣有感情。所以我認為經常的接觸是增進認同的最自然方式。」

也因此,Grace 每星期日都帶著一對女兒到台美教會,與孩子一起上主日學,同時與父母及阿嬤相聚。她對高齡的阿嬤噓寒問暖,孺慕之情自然流露,讓人看了,都感溫馨。

4

有一個週末,兒子Steve回家探視我們。我對他說,我最近作了一些有關台美人的訪談,幾個受訪者對台美人的前景都不樂觀,有的甚至直言沒希望。

「What?」他叫了起來,道:「我真不知道你們第一代在想什麼?台美族裔不僅有未來,而且現在比十年前更有希望。」

「這話怎麼說?」我一聽,精神為之一振,連忙問。

 
Steve Hsu (許智恆)

「因為十餘年前,台灣藍綠尖銳對立,」他說:「我們在馬里蘭大學辦「台美學生會(Taiwanese American Student Association,簡稱TASA)時,都被人指稱掛「TA」名就是綠派、台獨的社團,而持抵制的態度。」

他提起大二時發生的一個故事。大一暑假,他回了一趟台灣,對台灣產生熱情,升上大二,遂與同學在馬大合創「台美學生會」,熱心地招兵買馬,但不久即碰到釘子。一位父母同樣來自台灣、在美國成長的同學對他說,他是Chinese American,不是Taiwanese American,故不參加TA的組織。

「我那時第一次聽到這說法,」Steve 說:「覺得很不可思議。後來才知道在台灣特殊的教育下,有人認同台灣,有人認同中國,還有人認同中華民國。」

「但是現在,在台灣的人認同台灣的意識高漲,」他又說:「連帶地,在美國的台灣人認同台美人的意願大為提昇。我們現在華府辦「台美青年專業協會 (Taiwanese American Professionals,簡稱TAP)」,e-mail一發出去,自動報名的人就很多。無論才從台灣來的,或在美國生長的,都能相處融融,因此,台美人的未來是有希望的。」(待續)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