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人第二代風雲人物: 江俊輝(John Chiang) ◎楊文顯

  言

 現任加州主計長江俊輝是台美人第二代。他的父母是50年代中期來美求學創業的臺灣人。1962年江俊輝在紐約出生。1987年從美國東岸搬來南加卅定居尋找新機會。江俊輝從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稅務法律師開始, 經過兩次加州稅務公平委員會(Board of Equalization) 委員競選勝利,繼而更上一層樓競選兩次加州主計長(State Controller) 勝利,到如今加州政壇主流都知道,江俊輝已經是亞裔份量最重的明日之星。

本文主要目的是要記錄一則不平凡的台美人第二代的奮鬥史—如何從充滿種族岐視的環境走出,到為何選擇走上艱莘的政治不歸路。他的一步一腳印的努力過程和成功因素可作為移民子弟之典範。

從種族岐視的環境裡長大

 江俊輝的父親江牧東是台北人,五十年代中期台大化工系畢業後來美留學,在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大學攻修化工博士。 江俊輝的母親沈吟香是台南人,在台灣長大後到日本留學。後來從日本來美國入University of Notre Dame進修時和江牧東認識而結婚。 江牧東獲化工博士學位後就舉家搬到紐約,進入一家科技公司從事研究工作。 1962年長子江俊輝在紐約出生。 隔年江家又添了江俊輝的大弟江俊德(Robert Chiang)。由於江牧東的工作需要,江家先在紐約及新澤西住了幾年,後來搬到離芝加哥開車約三十分鐘的郊區。在芝加哥郊區那裡,江家增添了江俊輝的妹妹江宜玲(Joyce Chiang) 及小弟江俊立(Roger Chiang)。

在1960年代,美國社會尚缺少接受多元化族群的胸懷。江家是搬進這個社區的第一個亞裔家庭。 亞洲人的生活風俗和對曰常問題的思攷方式畢竟和他們有差異。所以即使那裡是一個很好的社區,江家的出現曾帶給社區的鄰居很大的震撼。 雖然成人對江家仍能多少保持禮貌上的善意,但當江俊輝和他弟弟想和社區裡的其他孩童做伴騎車玩樂時,經常被排棄辱罵, 把他們兄弟當作「異類」。江俊輝回憶說,當小他十歲的弟弟江俊立正在學騎腳踏車時,一群大他六、七歲的小孩就圍毆他,江俊輝又比這些打人的小孩大三、四歲,為了保護弟弟,有時候江俊輝也會和他們打架,誰揍江俊輝的弟弟,江俊輝就回揍他們。江俊輝說到這一段往事時說,當然,那是很不好的經驗,但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也只能如此。  江俊輝又說他們家常被扔石頭,在牆壁上寫些侮辱性的字句,玻璃窗及郵箱也常被鄰居小孩惡意破壞等等,層出不窮。

江媽媽回憶說 江俊輝兄弟當時是學校裡僅有的亞裔學生。孩子們上學時帶的台式便當裡面總是米飯、魚或牛肉和花椰菜,而其他同學帶的是三文治。由於這種飲食文化差異,江俊輝兄弟常被其他同學嘲笑戲弄,甚至有人將他弟弟的便當丟在地上再用腳去踩。為了保謢弟弟,江俊輝常和其他同學打架,所以曾被學校列為壞學生。

住在芝加哥郊區的江家 住在芝加哥郊區的江家

 江媽媽說過,看到自己的孩子不斷被其他孩子無理欺侮,做父母的心情感到萬般難受又無奈。可是想一想,這種社區的種族岐視問題到處都會發生,無法逃避。江媽媽是一位很虔誠的天主教徒, 開始想到也許上教堂的人可能比較容易接納不同族裔的教友。所以從那時侯開始她幾乎天天上教堂,希望多用接觸溝通來往化解岐見,促成不同族裔的包容心。除了認真和教友接觸外, 江媽媽也積極參與社區活動。江俊輝說那段日子他母親的服務熱誠贏得了當地民選代表的重視,進而向當地政府替江家說話,使他們家遭受破壞的情形略有改善。

嚴謹家教  影響一生

 江媽媽說她先生不要她出去工作,袛要在家全職管教四個孩子就好。她的家規非常嚴,強調台灣古式的禮儀傳統: 以誠待人、不可以虛偽、不可有虛榮心、不可有嫉妒心、還經常以己為例, 叮嚀孩子們外公如何教她為人要有幫助別人的品德,等等。江媽媽說 四個孩子的名字有兩個是J字起頭(John and Joyce),另兩個是R字起頭(Robert and Roger)。當孩子們在家玩分組遊戲時都是 J&J 對抗 R&R。玩起來幾乎每次都是 R&R 贏。江媽媽說她們家裡管教孩子時總是由她當黑臉,她先生當白臉。有一次,四個孩子在樓上玩遊戲時噪得快要翻天。江媽媽在樓下忙著燒飯,所以告訴沈默寡言的先生上樓去叫小孩安靜一點。 江爸爸就走到樓梯下,調高嗓門朝著樓梯口喊: 「孩子們聽著,媽咪要我告訴你們聲音太噪啦!」

台美人移民都非常重視孩子們的教育。為了來日的生活保障及聲譽,很多父母都極力鼓勵孩子們選擇醫科做為他(她)們的生涯專業。江俊輝的內公江景勤是一位行醫救人的醫生,所以江俊輝的爸媽更有理由希望四個孩子都選擇醫生前途。 但是在美國土生土長的第二代並不一定像古早傳統的台灣大家族裡長大的孩子, 對父母唯命是從。

江俊輝的童年正逢美國社會大轉型的時代。許多人充滿理想、爭取社會正義,期望建構社會與族群和諧及世界大同的將來而奮鬥的偉大年代。先是美國非裔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領導的民權運動在好多大城市愈演愈烈, 西海岸的柏克萊大學學生發動「言論自由」示威學潮…這些社會動蕩的電視鏡頭,加上江俊輝小時後被鄰居小孩欺負侮辱那些不愉快的經驗仍然深刻在他腦中深處,影響到江俊輝的思想發展。江俊輝的人生觀、價值觀就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成型。

江 俊輝回憶說他在小時候和媽媽回台南探望外公沈榮,一位非常有名望的律師。江俊輝說那一次探親給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一些貧窮人家拿東西,甚致提著活生生的雞來答謝外公幫忙他們解決了法律上的問題。他覺得外公當律師幫忙窮人真偉大。從那時刻他就想將來要當律師。

江俊輝與家人的合照

 江俊輝(右一)與家人的合照。他身邊是不幸遇害的妹妹Joyce。父親江牧東(右三) 1995年去世。

 現在回頭想,可能是受到江媽媽的影響, 才有四個孩子之中江俊輝和他的妹妹江宜玲選擇想當民權律師。袛有江俊輝的大弟Bob比較聽爸媽的話當了醫生。江俊輝的小弟江俊立則選擇了工商管理碩士。

進大學唸法律  出校門當律師

 江俊輝在芝加哥郊區的高中畢業後申請到全額會計獎學金,進入芝加哥的DePaul大學就讀,後來轉學到南佛羅里達大學。從南佛州大學財經學系畢業之後,江俊輝轉到喬治城大學唸法學院(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 ,取得法學碩士學位。

從喬治城大學法學院畢業後,江俊輝先到國會山莊的松井國會議員及Norm Mieda的辦公室服務。江俊輝注意到松井和 Mieda從當政治實習生開始就為了日本人的人權而努力。待基礎建立後開始闊大視野,把影響力伸張到其他有關社會安全的重要法案。江俊輝說,正因為這些前輩們開路當前導啟發,使他領悟到不管那一個領域,政府的行政機構也好,社會的每個行業組織也罷,都需要多元化的人才參與才能集思廣益,改善落伍的陋習、惡法。

1987年江俊輝搬到南加州洛杉磯尋找新機會。正好碰到國稅局有缺,隨即報民申請, 經過面談後就獲得錄取採用, 職務是國稅局洛杉磯辦事處的稅務法律師。謙虛的江俊輝說他當時對稅務法很生疏,剛上班那幾個月從頭學習新知識。他強調人的一生學海無涯,有機會時多吸收新知織和新經驗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今天你付代價學到的新知織和新經驗很可能就是來日你勝過別人,獲得發揮的關鍵。

江俊輝回憶說他在國稅局服務時心中並沒有想到要從政。 有一天收到在芝加哥大學實驗中學唸高二的妹妹Joyce打電話來,告訴哥哥她再一個月學期就要結束了,不知那裡有政府機構可以讓她實習一個月。江俊輝很快就打電話到聯邦眾議員伯曼(Howard Berman)的洛杉磯辦公室詢問。伯曼的助理表示願意讓江俊輝的妹妹到他們的辦公室實習。

江俊輝的妹妹在伯曼洛杉磯辦公室實習期間他每天都去接妹妹下班,因而江俊輝常有機會和伯曼的助理們聊天。後來伯曼的助理發現江俊輝不僅懂政治,也熟悉政府機關的運作。所以就鼓勵他考慮參政, 並進一步介紹幾個政治人物給江俊輝。就這樣,因為照顧妹妹的機緣給江俊輝打開一扇門,讓他踏入政治領域。

向從政生涯邁進

 江俊輝後來離開國稅局律師職務,先後進入多名加州政治領袖的辦公室工作–包括當時的主計長(State Controller)後來出任州長的戴維斯(Gray Davis), 參議員鮑克塞(Barbara Boxer), 及國會議員李白音(Mel Levine)等人的法律顧問,最後到當時任加州稅務公平委員會(Board of Equalization) 洛杉磯區委員薛曼(Brad Sherman) 的幕僚長(Chief of Staff)。1997年薛曼當選聯邦眾議員後江俊輝被指派接任遺缺。

加州公平委員會是全美國唯一民選的稅務機構,它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單位。公平會負責每年徵收大約四百億到四百三十億美元的稅款,相當加州政府三分之一的經費。此外,公平委員會的責任是制訂公平化的財產稅規則,讓加州五十八個縣的估價官有規章可循。

接任稅務公平委員遺缺的隔年,即1998年,江俊輝人生第一次參加競選,以將近80萬票獲勝連任稅務委員,成為亞裔最高階的加州民選官員。

1999年元月3日,尚未滿三十六歲的江俊輝正式宣誓就任加州稅務委員,年紀輕輕就在美國政壇嶄露頭角,成為全美國唯一民選的加州稅務委員會四名委員中的一員(第五名委員是州主計長,是當然委員),他代表的第四選區包括了大洛杉磯地區等七十三個城市的選民。

 江俊輝妹妹Joyce

 痛失胞妹江宜玲(Joyce Chiang)

 1999年元月9日,江俊輝就任稅務委員職務才一星期,收到弟弟江俊立打電話來告訴說Joyce已經整整一天沒回家,也聯絡不上。當時江俊輝的妹妹江宜玲是在華府地區的移民局擔任律師,和她弟弟江俊立(Roger Chiang) 一起住在華府。

江俊輝是一個做事很穩重的人。一聽到胞妹失蹤, 他馬上告訴弟弟Roger要去報警, 並留守在華府坐鎮聯詻事件的進展。江俊輝則儘快聯絡所有的人並和專家們討論,求助於治安單位以及任何可能知道事態發展的人。也通知另一個住在德州的弟弟Bob。江俊輝的母親和江俊輝住在加州。

第二天有人在安那科斯峽公園(Anacostia Park)一帶發現江宜玲所穿的綠色皮夾克和政府工作證(江是美國移民局的律師)。由於江宜玲擔任移民局律師的身份,所以她的失蹤案件廣受矚目。雖然媒體大幅報導,但警方四處搜尋多日仍無線索,直到四個月後才在離失蹤地點十九英里外的地方被人發現她已經遇害並陳屍波多馬克河裡。

江宜玲的屍體被人發現時已腐爛變形,警方查不出死因,也沒有找到兇手。令人遺憾的是偵查找不到破案的線索,警方竟然草率朝自殺方向偵辦。 接著兩年後宣布江宜玲可能是自殺身死的。家屬及親友均無法接受警方此一說法,但警方已經結案,將本案列為cold case(沒法破的案子),讓家屬感到萬般無奈。

對江媽媽來說,失去愛女的事實何祗是殘忍和煎熬。江媽媽以淚洗面度過數不盡的漫長心碎日子, 靠的是她心中極為虔誠的天主教徒。母女心連心的江媽媽細訴女兒的一生,從小就懂事傑出,特別喜歡幫助別人。女兒自從高二暑假到聯邦眾議員伯曼(Howard Berman)的洛杉磯辦公室實習後,每年暑假都不斷繼續到伯曼的辦公室實習。女兒高中畢業後去讀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她在擔任史密斯學院學生會會長時決定要走上公共服務的生涯。江宜玲從史密斯學院畢業後進入喬治城大學法學院(即哥哥江俊輝的母校),專修眾議員伯曼推薦的移民法(Immigration Law)。畢業後很快就到柯林頓政府任職。

江媽媽說女兒一生熱愛生命,做事積極,充滿活力,決不可能自殺。她說出事不久就夢見女兒, 向她說:「媽媽,有一天妳就會知道的」。還有一次夢見女兒身穿白衣, 有聖母在旁陪伴。女兒告訴她: 「媽媽不要哭,我很好」。

江俊輝比江宜玲大八歲,大哥照顧妹妹非常週到。兄妹兩人也有很多相同的興趣, 同樣讀法律專長,同樣投身公共服務專業, 所以兄妹兩人的話題很多。 失去摯愛的妹妹對江俊輝的痛苦打擊是不難想像的。 江俊輝認為妹妹Joyce是上帝賜給他的,妹妹是他這個當大哥的最疼愛的手足。現在,雖然失去了她,不過,她生前所做的善美的事,江俊輝決定接手持續地做。江俊輝說,他總是放手去做他所相信的好事,他也總會想妹妹Joyce一定也喜歡這樣做。Joyce生前曾經感動過許許多多的人,她有許多很好的朋友,現在也都成了江俊輝的莫逆之交。

江宜玲的弟弟江俊立(Roger Chiang)原在民主黨競選委員會及柯林頓政府任職。 為了追查姊姊的死因而結識「美國通緝要犯」節目主持人約翰華許(John Walsh)。江俊立後來接受華許之邀,加入節目製作群,希望姊姊的死亡懸案能有水落石出之日。

經過漫長的十二年等待,江宜玲的受害命案終於找到答案。2011年5月13日上午華盛頓警局局長雷妮爾(Cathy Lanier)於市警局總部召開記者會,宣布發生在12年前的移民局台裔律師江宜玲(Joyce Chiang)失蹤、死亡懸案偵破。雷妮爾稱,江宜玲確定是他殺,該案雖確知兩名犯案兇嫌,但因無足夠證據起訴兇嫌,確定不起訴,就此結案。她也說,過去因證據不足或是誤判,偵案過程有缺失,向家屬致歉。

江宜玲之弟江俊立在記者會上代表家人向市警局偵案人員,「美國通緝要犯」(American Most Wanted)節目製作小組致謝。過去12年,他和家人也曾一度對該案的水落石出感到灰心,所幸,人間還有天使,該案膠著多年後起死回生,家人的多年夢魘終於畫下句點。江俊立對於市警局不另外起訴兇嫌,表示尊重,姊姊的死因真相還原,已讓家人如釋重負。

稅務委員任內政績

 從小就有志願為人服務的江俊輝,深深了解很多少數族裔以及低收入的納稅人因為不懂複雜的稅法,又付不起顧用報稅專家而喪失福利, 甚或觸犯法律。所以江俊輝一上任就開始致力于建立公平稅制,推動稅法教育,舉行講座將稅法知識傳播到選區內每個角落,使少數族裔充分了解稅法並得到公平待遇。 他也推動稅務改革,提供免費的稅務協助給低收入納稅人及社會公益團體等等, 在加州選民中樹立了良好的從政形象。

2002年江俊輝再一次競選, 獲勝連任加州稅務公平委員會委員,並任委員會主席。

從政生涯更上一層樓

 經過兩次競選「加州稅務公平委員會」(California State Board of Equalization)順利並當選主席後,八年的歷練使江俊輝的從政經驗更加豐碩。也因此堅定他邁入公職生涯的決心。

在那段時間江俊輝認識女朋友季淳慧(Terry Chi)。她獲有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 的企業管理(MBA)碩士,是一位很傑出的產品市場開發專家。 江俊輝 和 季淳慧相戀交往數年後成婚。 季淳慧 和 江俊輝 一樣是在美國出生的,父母也是來自台灣。

江俊輝伉儷

 江俊輝伉儷

 2006年11月,江俊輝代表民主黨競選加州主計長(State Controller)。當時45歲的江俊輝從競爭激烈的選舉中勝出,獲得3,338,081(51%)的選票打敗共和黨候選人Tony Strickland。 江俊輝就此成為美國歷史上在民選的行政系統中職位最高階的臺美人。

 江俊輝

當選州主計長後, 江俊輝身負重責監督加州的稅收及每年超過一仟億美元公共預算的使用。身為民選官員, 江俊輝非常明白選民的付託。所以他不斷提醒自己,要在主計長的職務上發輝監督功能,替人民看緊加州的荷包。

江俊輝在從政中永遠站在社會公義的一邊,不遺餘力為人民爭福利。最讓人樂道的一件事發生在2008年; 主計長江俊輝抗拒前州長阿諾史瓦辛格「減公僕薪消赤字」 對公務員發放最低工資的行政命令,被州長告上法庭。結果是加州法官駁回州長阿諾聲請下達強制令, 因此台裔州主計長江俊輝不必遵照州長命令,最後並獲得加州高等法院判決勝訴。「洛杉磯時報」專文介紹指出,主計長江俊輝之所以能夠成功挑戰州長,除了他的優秀稅務經歷外,更得力於他一向積極參與勞工團體活動,能了解加州公職人員的狀況。江俊輝任內又因州議會預算協商時曾經無法及時平衡預算的問題,而依法拒絕發薪水給議員,為加州居民爭取權益,而獲得許多人士的讚賞。

江俊輝的支持者來自各個族裔的選民,尤其是中產與勞工階級都是他的死忠支持者。 江俊輝的亮麗政績也受到選民的肯定。所以2010年他又競選順利連任加州主計長。

江俊輝加州主計長第二任任期將在2014年期滿,不能再競選連任,將決定轉戰加州財務長(Treasure),繼續為加州的財政努力。

結   語

 一個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如果想當選,必須取得來自各方面的支援。江俊輝擁有專業知識又兼具服務熱誠、擁有俊朗外表和極有親和力的談吐、更重要的是江俊輝非常明白民選官員要能兌現選民的付託,才能在選民中樹立了良好的從政形象。在歷次的選舉過程中江俊輝的票源來自亞裔、拉丁裔、婦女、猶太人、非洲裔美國人等強大的支持。

江俊輝在從政過程從不間斷對台美人社區的回饋。 他看到台美人在醫學及工程方面成就傑出者比比皆是,但有意願擔任公職的卻很少。他十分樂意與台美人第二代交流相關經驗。 因此他曾經和台美人社區領袖透過台美公民協會(TACL)建立政務實習制度(Political Internship),開放他的辦公室給年輕人實習, 造就不少第二代優秀的台美人。 此外,江俊輝也曾出任過台美律師協會會長及洛杉磯台灣會館理事。

2013年12月19日  臺美人社團在蒙特利公園市為江俊輝舉辦募款餐會, 支持江俊輝選財長。栽培第二代不遺餘力的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長楊信表示,臺美移民要在美國立足生根,一定要栽培、支持優秀的子弟積極參與政治,貢獻主流社會。他讚譽江俊輝誠懇、優秀、盡職,強力呼籲大家全力支持他競選加州財務長。皇佳銀行總裁田詒鴻表示,大家對江俊輝優異表現都非常了解,對他寄予極高的期望,今晚籌款會有那麼多人出錢出力,可見江俊輝魅力無比。臺灣會館董事長王梅鳳、洛杉磯台美商會會長 陳柏宇等社團領袖也同聲盛讚江俊輝是台裔美國人的驕傲。大家預祝江俊輝成功當選,為民服務。

臺美人社團在蒙市為江俊輝舉辦募款餐會 臺美人社團在蒙市為江俊輝舉辦募款餐會。﹙左起)臺灣會館董事長王梅鳳、皇佳銀行總裁田詒鴻、江俊輝、世界臺商會總會長楊信及夫人、洛杉磯臺美商會會長陳柏宇。

 (筆者註: 本文內容大部份取自網路報導刊物)

江俊輝報導稿_update

Download the PDF file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