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澧培、楊黃美幸的電影夢 《林北小舞》台北首映

吳澧培、楊黃美幸的電影夢 《林北小舞》台北首映

朱蒲青/專訪 2017-03-08 10:19

總統府資政吳澧培與紀錄片導演陳玫君合作「林北小舞」電影,片中述說台灣黑道大哥的真摯父女情。圖/郭文宏

過去在美國進行國會外交遊說工作,現任總統府資政也是台獨大老吳澧培以及台灣民主基金會副執行長楊黃美幸兩人投資拍攝電影,讓很多人感到意外,他們兩人投資拍攝《林北小舞》,9日即將在台北首映。事實上這是他們兩人一起投資的第二部片,電影是他們心中的夢想,可以承載探討歷史、在地的文化故事,也可以讓國際快速認識台灣,德國和以色列可以一起探討屠殺猶太人,台灣人為什麼不可以?

吳澧培:國會遊說經驗  萌生拍電影構想

吳澧培說,「我對電影是外行,想當初在海外做獨立運動時,到美國國會山莊進行遊說,用文字說帖佐以圖片,來遊說那些國會議員支持,頂多就是說服4、5個人,當時人家都還會問,台灣人民真的這樣想嗎?你能代表多數人的意見嗎?」

這些話讓他徒生無力感,於是就有拍電影的念頭,想說藉由電影述說臺灣的故事,直接深入美國人心,讓大眾來瞭解台灣人民想什麼?或許這樣的宣傳,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也說不定。

                                               吳澧培電影夢不滅,要把台灣歷史推向國際。圖/郭文宏

於是他和在美國台灣同鄉們商量此事,獲得大家的認同。在一個機緣下,認識了導演亞當·肯恩(Adam Kane),於是開始籌拍名為《被出賣的臺灣》(英語:Formosa Betrayed),這是一部美國電影,劇情以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為背景,改編自江南案、陳文成命案、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以及台灣問題等,是屬於政治驚悚類型的電影。

《被出賣的臺灣》賣座不理想   愧對投資同鄉

當時他負責巡迴美國各地,找同鄉們入股拍片,獲得熱烈支持,每人最少投資美金2萬5千美元,總計募集台幣三億多元,來拍攝《被出賣的臺灣》。

這部片是在2009年上映,沒想到票房沒有預期的好,最後還拿票房去向美國創投基金抵押,連本錢也沒有拿回來,他感到愧對當初支持的同鄉。

不過透過電影來宣傳理念,還是在他的心中不滅,起碼他有生之年,想投資拍攝兩部片,都要與臺灣歷史有關。

                                               在《林北小舞》劇中,黑道父親到機場接女兒的場景。圖/哈士奇電影公司提供

與陳玫君理念契合 成立電影公司開拍《林北小舞》

這次投資拍攝《林北小舞》,也是一個意外。吳澧培說,幾年前,透過在美國的同鄉,認識從台灣赴美留學,並旅居落杉磯的紀錄片導演陳玫君,當初想說商議看看,再來拍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電影。

不過當時陳玫君說,他們手上有一個劇本《林北小舞》,也很有台灣味,是否先用小成本來拍一部劇情片試水溫,這也與台灣歷史有關。如果有賺錢,可以利用這筆錢,繼續拍更大成本的戲,於是他就答應了。

這次投資此片除了他之外、台灣民主基金會副執行長楊黃美幸、前世界台商會會長楊信及中華軟協理事長邱月香、金門縣政府、金門酒廠及財團法人金門酒廠胡璉文化藝術基金會,還有陳玫君等三人,總共集資3000萬元進行拍攝。

吳澧培說,陳玫君曾拍過「李香蘭的世界」、「梅蘭芳的世界」及「少林尤里西斯」、「南管女子」等紀錄片,多次入圍國際影展。她透過擅長的社會寫實觀察,細膩探討父女情感及幫派中的愛恨情仇,取景地點遍及台灣與金門,將台灣獨有的自然人文景觀與黑幫文化,拍成一個本土而精緻的動人故事。

最重要的是,《林北小舞》的編劇花柏容和導演陳玫君、製片劉紀綱是當年台大「視聽社」同學。他們之間合作無間默契十足。這部片的劇本,曾得過林榮三文學獎。

吳澧培表示,他發現臺灣的文創事業,沒有很成功。大家都在看韓劇、中國劇,這樣像話嗎?「林北小舞」也算是講述台灣的現狀,因此決定投資拍攝。

他謙稱自己只是希望在台灣社會拋出一點火苗,引起一些共鳴,讓大家思考我們的過去、現在、未來。

電影可以述說一段歷史、一個國家的故事,讓更多人認識台灣,楊黃美幸呼籲政府投資電影產業,提升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圖/楊黃美幸提供

德國、猶太人都能探討歷史  台灣為何不能?

台灣民主基金會副執行長楊黃美幸說,今年二二八事件70週年,有很多紀念活動,包括追思會、藝文、研討會等,讓她想起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事件中,之後有很多電影從不同的歷史角度來探討描述當時發生的故事和歷史慘案,這些包括辛德勒名單,安妮的日紀、美麗人生,都有助於我們瞭解這段歷史的經過。

從德國的例子,帶給她的啟發就是,台灣也可以透過電影來探討台灣的歷史。她強調,「歷史不能忘記,只有過去的統治者,才會要人民忘記過去向前走,沒有通盤瞭解過去的歷史,如何往前走?」

她還記得在美國看過一齣音樂劇《艾薇塔》(Evita),是由提姆·萊斯與安德魯·洛伊·韋伯共同製作的。劇情內容是描述阿根廷前第一夫人伊娃·裴隆(Eva Perón,即艾薇塔)從一個受盡社會歧視的私生女到權傾阿根廷的主政者的傳奇一生。這齣戲讓她印象深刻,進而想要瞭解阿根廷這個國家。

2004年在美國開始拍攝的《被出賣的臺灣》,當時她也有投資,但賣座不甚理想也賠了錢,不過坦白講,美國好萊塢電影的確很花錢,而事實上也不一定要大投資,才能拍出感人的電影。

台灣從過去到現在,包括二二八事件大屠殺、白色恐怖及彭明敏為了「台灣自救宣言」出逃台灣、台商在東南亞孤軍奮鬥、拿著台灣護照遭到刁難、出席國際會議,因國名問題一再被羞辱等故事,都是很好的題材。像這部「林北小舞」就是一個例子,因此吳澧培成立電影公司要拍這部片時,她也答應繼續投資。

以「世界是平的」一書享譽國際的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曾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除了自己的國家美國之外,他最喜歡的國家就是台灣,因為台灣人在自然資源匱乏的情況下,發展出一套砥礪自我的習慣和文化,造就了世界上最珍貴且日新又新的資源。

「我們在各行各業有極致的發展, 但電影事業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電影事業在提昇台灣的能見度及國際地位,仍具有很大的影響力。」楊黃美幸如是說。

台灣早就解嚴   電影仍不敢觸及政治

她表示,台韓經濟成長率在80年代並無分軒輊。經歷了1997 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兩者開始出現差距,雖然台灣安全渡過金融危機,各產業卻成長趨緩;韓國選擇一次打消金融呆帳,卻是越挫越勇,在倒掉17家國內大企業之後發奮雪恥,在 IT 電子業、寬頻娛樂和影視工業上突飛猛進。特別是電影工業,而台灣在輔導金制度下奄奄一息,韓國從1998 年以後一飛沖天,現在在亞洲娛樂的影響力,甚且超過日本、香港。

現在台灣有2兆的錢放在銀行,不知要如何投資。因此建議政府應該鼓勵投資台灣的電影,「電影是柔性權力soft power」,美國以好萊塢電影創造出來的文化影響全球,這是有共睹的例子。

過去台灣電影在政治上不敢碰觸,僅有《悲情故事》一片,約略提到,現在已經解嚴了,沒有政治禁忌,也未看到類似反思探討過去歷史的題材。她認為,透過電影的探討,讓台灣及國際社會瞭解台灣的歷史,也是一個途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