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爾博物館(Bowers Museum)董事長 施劉秀枝(Anne Shih) ◎台美歷史協會專訪/鄭炳全撰稿 黃樹人攝影 06-04-2014

約定好星期三近午去拜訪,前一晚她 e-mail 通知臨時有開會,要我們午後才去,她三點前趕回博物館。不過她也安排助理導覽,隨時到都歡迎參觀。結果是我們歷史協會五人( 楊嘉猷會長,黃樹人理事,和財務長王耀廷夫婦 ) 分二批到達,助理妥當地接待,先詳細解說特展:古埃及動物木乃伊。要上樓參觀油畫時,Anne Shih 劉秀枝趕來了,毫無倦容地用她的母語河洛話(法老話 註一)介紹寶爾館藏特色,隨後請我們在董事會長桌聊天飲咖啡飲茶。她才剛被董事會選為連三任董事長,兩年一任,2010年為第一任,要到2016年6月才到期。十多年來她得過十幾項大獎,其中一項還是博物館以 Anne Shih 為名的服務獎。

Bowers Museum 我到過幾次,一年前才又跟好友陳元暉夫婦,前後上下仔細參觀拍照,對人類源自東非的特展印象深刻。記得有一次來參觀是看,太平洋島嶼文化和蘭嶼彩色亮麗的漁船。近十餘年來寶爾博物館舉辦多次中國文物特展,包括鴻禧精品展,秦朝兵馬俑,絲路展,西藏展,北京故宫展等,原來背後的推手是來自台灣的施劉秀枝。

076
▲寶爾博物館(Bowers Museum)董事長 施劉秀枝(Anne Shih)(圖中)與台美歷史協會會長楊嘉猷(左二)、副會長鄭炳全(左一)及和財務長王耀廷夫婦(右一、二)在博物館內合影。(黃樹人攝)

秀枝1946年生於嘉義縣民雄鄉,父母親開布莊兼裁縫店,她生性活潑好動好交朋友,父親出門時常帶她,教她如何對應如何講話,每逢過年前,母親就派她出去催帳,因為鄉村一般居民生活貧困,好不容易存錢買布料,裁縫工錢就暫欠了,通常年底前會還清,有時到同窗家收帳,秀枝常難開口明說,有一回去好友家,呆到晚上十點還不回家,大人問,秀枝才臉紅地說沒收到帳,不敢回家。她哥哥姐姐都用功唸書,考上嘉中嘉女又進大學,只有她初中讀大林中學,畢業後考上銘傳商專。沒料到2009年被選為銘傳大學的傑出校友。大哥帶她去台北註冊的前夕,她母親將一大堆顧客積欠帳單,全部焼成灰,母親說,二位哥哥都大學畢業找到好工作,你也上專科,我放心了。据秀枝略算,那些待收帳够當時1961年在台北買兩間屋。

有一回一位叫施隆盛的大學生,双手提著兩打(dozen)彈珠汽水 lemonade 送給她,還特別交待汽水瓶子要還給他,過幾天施隆盛真的去她家收汽水瓶,他解釋說,不是小氣,他家在嘉義市民權路開嘉益汽水廠,汽水不值錢,汽水瓶值錢,要回收。交往一段時間後,秀枝的媽媽跟隆盛講,我這個寶貝女兒很會花錢,你娶她會後悔。隆盛回答說,我會賺錢讓她花用。

080

1978年兩人帶兩位小孩移民來美國,起先住 New Jersey ,1980年遷居Huntington Beach,等孩子都自立了,1992年秀枝開始在Bowers Museum 當義工,竟上癮了,1996年加入董事會,2005年被選為副董事長。並不是她每年捐許多錢,做上千小時義工,而是她有本事幫館長籌劃精品展出。Peter Keller 博士專精寶石,1991年被橙縣的寶爾聘為館長後,就想舉辦世界級的玉石展,飛去台灣兩趟空手而返,在館內他遇見還相當羞赧的義工Anne ,半開玩笑地說:幫我弄個玉器展吧。沒料到秀枝回台北奔走,真的向私藏家(鴻禧美術館)借來一系列清朝玉器精品。接著幾乎每年籌備一兩次東方文物展,十多年來,就是台北的故宮博物院不賞光,她只好往上海,北京,西安,西藏跑,難得借展的珍品,寶爾都慷慨的和五六家美國各地中型博物館分享,其中最令人開心的秦兵馬俑展,替每家博物館赚了五六百萬美元的門票收入。

並非每次展出都順利,有時節外生枝,展覽廣告目錄都印好了,却因其他新聞事件,(例如德國有家博物館竟去買足以乱真的兵馬俑複製品,充原件歸還。) 讓對方不放心,而壓著展品不放,隔天秀枝馬上飛去疏通保證。其實從世界各國引入展覽,每家博物館都買了美國聯邦保險,確保原件歸還。中國陝西省還因施劉秀枝的熱誠可靠,封她為文化大使。2014年10月19日將開展的[三星堆文物展] ,是她為了連繫布達拉宮珍寶展出,去西藏12次,每次在成都轉機,她就去拜會三星堆博物館,費了十年功夫才獲肯首,四五千年前古蜀國有高度文明的青銅文化(註二) ,製作1.38米寬的面具,2.6米高的青銅立像,3.95米高的神樹,還有其他數十件青銅器,是1980年代才出土的三星堆古文物首次出國展覽,應該會造成另一次轟動。

寶爾博物館的訪客亞裔華裔只佔5%,最近獲 James-Irvine 基金會120萬美元捐助,用來推廣多元文化,其中一項計劃是培訓華語的解說員,她希望更多華裔加入義工陣容。目前董事會三十名華裔有七名,每次新的特展開始前,董事跟義工都得受訓研習。 董事長最大責任是募
款,每年經费是450萬美元,Santa Ana市政府補助150萬,門票收入約75萬,其餘就要靠董事們去結緣,和每年的募款餐會。例如博物館的警衛人員分三班,總共是65名,薪資可觀。有時晚間博物館廳堂出租,或每年邀請藝術家來創作,作品提交義賣。過去20年博物館特展58次,只有八次和中國有關,可是每次秀枝都有辦法,募集一百甚至兩百萬元資金去籌備。幸運的是,有多位企業家夫人慷慨捐助,分別在博物館各角落留下紀念。

施劉秀枝的心得是,展覽是一時的,友誼才是長久。她像一塊强力的磁鐵,跟她一起工作的助理或義工,都被她的精神感召,跟她交朋友,兩三回就把家裡珍藏拿出來義賣。從她的談吐,打扮,姿態都看不出年近古稀,而且是乳癌後復健的女勇士。過了五點我們準備告辭,她也說要回家煮晚餐與隆盛分享,她喜愛下廚料理,自信手藝不錯。(鄭炳全記)

————————

註一:台灣有位林明華學者,懂讀古埃及文,認為東南亞沿海和台灣民間信仰,跟古埃及人信仰有關。並認為八卦,易經,道德經,甚至四書論語大部為埃及文譯作。河洛話可能就是法老
Pharaoh話。

註二:三年多前住豐原的同學,帶我去台中郊區中興嶺,參觀 [明月居茶花山莊] 是茶花協會理事長黃春隆先生經營,竟意外獲准參觀他收藏的 [三星堆文物],大開眼界,最特殊的是一輛青銅馬車和銅牛燈。有學者認為三星堆王國,可能是五千年前中東猶太人,遷徙到四川成都一帶建立的文明遺址。

081 082 083 084 090 091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