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澹苦志士 —昆布勞憶初到FAPA的歲月(下) ◎ 楊遠薰 2017-11-27

慘澹苦志士

 
踴躍常人情,慘澹苦士志。昆布勞近影。

慘澹苦志士

—昆布勞憶初到FAPA的歲月(下)

楊遠薰

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昆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他感到臉部發熱,一種被羞辱的感覺自心坎直往上衝,隨後禁不住地想著:此人係位居要津的國民黨高官,亦是資深的外交官員,何以待人處事如此傲慢無禮?

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就這麼悶悶不樂地回到FAPA總部,然後難以釋懷地敘述這事。FAPA的同仁十分同情他的遭遇,但反應卻有些司空見慣。他們說:「那些人就是這樣,官僚,看不起台灣人!」

接著,他們向昆分析道,丁代表的行為其實一方面反映中國官場逢上威下的文化,另方面則是在台灣的大陸人素以統治階層自居、自覺高台灣人一等的心態的表現。昆長得金髮碧眼,原是那些官員取悅的對象,然他們一旦發現他為台灣人做事,便覺昆「自甘作賤」,無需對他假以辭色。

昆一時無法消化這麼多理論,但對「台灣人被外來政權統治」的說法印象深刻。此時,他益發感到必須幫台灣人擺脫外來的統治,藉以爭取基本的人權、平等與尊嚴。

7
1989年12月2日,台灣舉行縣市長、省市議員暨第一屆立法委員第六次增額立委的選舉,島內外的台灣人都對之寄予相當期待。因為這是台灣解嚴後首次舉辦的大選,也是民進黨成立後首次投入的選戰,不僅多位民進黨菁英紛紛參選,連海外的異議人士亦藉機闖關回台。

那年十月,許信良首開先鋒,在搭漁船偷渡返台,旋即被捕。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博士則成功潛回台灣。十一月,FAPA中常委羅益世亦安抵台灣,然不久即因被誤認為郭倍宏而入獄。

在華府的FAPA總部一方面忙著救援,另方面更得籲請美國國會議員關注台灣的黑名單與年底的大選。在眾人努力下,美國眾議院亞太小組於11月15日舉辦「台灣選舉聽證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裴爾議員亦在11月16日提出「參議院第210號決議案」,關切台灣的大選與黑名單等問題。

此外,眾議院亞太小組主席索拉茲及菲恩(Edward Feighan) 、峰田(Norman Mineta) 、波特(John Porter)與魯肯士(Donald Lukens)等五位議員更組「國會議員台灣選舉觀察團」,於11月30日赴台灣觀察選舉,首開美國國會議員組團觀察台灣大選的先河。

昆布勞除穿梭在各議員地辦公室外,亦為自己安排了生平第一回的台灣行。因為他不諳華文、華語與台語,FAPA幫他找了一個名叫 Frank Yang的年輕人,在台灣接待他。

就這樣,在選前五天,昆不老(布勞)單槍匹馬地抵達台北,展開一星期的震撼之旅。他感到震撼,是因為他雖然生長在西方的民主國家,卻畢生不曾見過氣氛如此緊張熾烈的選舉。

他所到的每一場造勢會,皆鑼鼓喧天,萬頭鑽動。但見台上的人拿著麥克風,喊得聲嘶力竭,台下的群眾跟著亢奮地鼓掌叫讚!那種氣氛真令人血脈賁張,情緒高昂。

 
1989年12月,台灣大選造勢會熱烈現況

「這真是人民的力量!」他在心裡感嘆著。他的行程包括有一天到彰化,拜會彰化縣長候選人周清玉,有一天到台南,造訪立法委員候選人洪奇昌。還有一天,他參加美國基督徒組成的觀選團,到各候選人的競選總部參訪,也參加他們的造勢會。因為整團都是外國人,頗引人矚目。他們所到之處,皆有許多記者頻頻拍照,鎂光燈閃個不停。

另有兩天,他在 Frank的帶領下,在北台灣到處參訪競選活動,結果在台北市的信義區,目擊到一樁藍綠衝突的事件。

昆說,有一個國民黨候選人搭乘一部白色的廂型車,本要宣傳政見,卻不知何故地與民眾起了衝突。然後,群眾越聚越多,將白色的廂型車團團圍住,並叫著要那人出來。那人見狀不妙,趕緊躲進車裡,不敢出來。

Frank這時對昆說:「你是老外,人家不會打你,你去排解吧。」昆便擠進人叢,但旋即發覺自己無能為力,一時卻又退不出來。在場的一些記者便對他頻頻猛拍照。

 
1989年12月,台灣大選時發生的一樁衝突景象

就這麼帶著振奮的心,昆完成這趟印象深刻的觀選之旅。他感受到台灣民眾對民主的渴求與對改變的期待,相信長此以往,台灣一定會翻轉!

他也天真地認為因在 FAPA工作,他此後會有許多機會到台灣,如同他年少時經常到日本一樣。但事實上,他錯了。因為爾後六年,他屢次申請到台灣,都無法得到簽證,這才明白原來他已被列入黑名單!

他為此生氣,卻也申訴無門,從而深深體會那些被列入黑名單的台灣人的心情,因此加入他們陣營,共同在國會山莊為「廢除黑名單」而奔波、努力。

8
自1989年至1992年,FAPA即使內部財務困難,在美國國會山莊卻一連推動「台灣前途決議案」、「取消黑名單案」、「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台美人護照出生地由 China改為 Taiwan」等幾個非常重要的議案。此外,他們在全美各大城市發起舉辦|舊金山和約四十周年紀念會」,藉此教育民眾,表達台灣地位懸而未決,應由島上住民自行決定的理念。

直到1993年,陳榮儒二度任總會長時,FAPA才有餘力聘請第二位與第三位的專職人員。也在那時,陳榮儒亦將昆的中文名字由「昆不老」改為「昆布勞」。

有一天,John 對昆說:「沒想到不知不覺地,你在FAPA竟已工作了這麼多年。猶記當年你初到FAPA,看來確實像個不會老的快樂王子。但如今你不再年輕,看來更像勞苦的布衣之士,所以我要將你的名字改為『昆布勞』。」

John 繼續對他解釋說,「布」是布衣,「勞」是勞苦。為FAPA與苦難的台灣長期做事,會落得兩袖清風,成為慘澹的苦志士。而這就是昆布勞的人生寫照。

昆想了想,頗覺有道理,此後乃以「昆布勞」自稱。

「在國會山莊推展台灣的議題,」昆說:「過程既冗長又緩慢。每個議案都得費上三、四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看到一些成果。這種過程著實考驗一個人的心志與毅力。但事後回首,每個步驟都很重要,每個議案後來都發揮了驚人的效力。」

從一個開朗樂天的荷蘭青年到一個在慘澹中行進的台灣運動從事者,昆布勞應證了唐朝杜甫詩:「踴躍常人情,慘澹苦士志。」的情境。

民主自由誠可貴,但不會自天而降,台灣的獨立建國亦非一蹴可及。在邁向目標的崎嶇路途上,昆布勞秉持毅力,在FAPA默默工作二十八年迄今,確實締造了一個慘澹苦志士的傳奇。(End)

******

註1:FAPA 全名為Formosa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中文名稱為「台灣人公共事務會」,1982年成立於美國加州。

註2:「北美事務協調會(The 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North American Affairs,簡稱CCNAA)」係1979年美、中建交後,台灣政府駐在美國的外交機構名稱,其對口單位為「美國在台協會(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簡稱AIT)」。1994年,「北美事務協調會」正式更名為「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e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he U.S.,簡稱TECRO)」。

原載網址:https://overseas-tw.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html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