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許永華兄 ◎ 王秋森

許永華兄

作者 王秋森

許永華兄於2015年2月15日在故鄉台灣過世。憶起曾經長期與他一起為台灣前途做了不少努力,對他有無限的懷念。

永華兄1936年生於台南縣佳里興。1955年從台南師範學校畢業後,曾先後在仙草國校及佳里興國校服務。因為我對台南一帶的地名較不熟悉,他曾詳細向我說明:佳里興位於佳里市(今台南市佳里區)的北面,仙草是進入關子嶺的前一站。在履行國校服務義務期滿後,永華兄於1959年考上政治大學財稅系。1963年修完學業即順利通過銀行員特考到交通銀行服務。

具有敏銳觀察力的永華兄,在初中時期已洞悉國民黨政權以三等國民對待台灣人的殖民政策本質,1966年負笈赴美後即積極投入台灣人追求獨立建國的政治運動。在猶他州立大學攻讀會計碩士學位時,曾邀請就讀於政治系的廖光生(廖文毅的姪子)共同籌組台灣同學會。

1966年6月全美台灣獨立聯盟成立時,我剛從加州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留在學校繼續從事研究工作。聯盟成立初期的組織與海外聯絡等任務分別由旅居於洛杉磯地區的創始盟員負責,我擔任的是美國西部的組織工作。但一年後我因忙於編輯聯盟發行的刊物《FORMOSAgram》,美國西部的組織任務實際上都是由組織部負責人賴文雄執行。賴文雄曾向我提及猶他州立大學有多位熱心的台灣同學,永華兄是其中的一位。他們主動協助聯盟按期郵寄《FORMOSAgram》給同校的其他台灣同學。可惜我因忙於編輯工作,未能抽空去與他們見面。

永華兄於1969年從猶他州東遷密西根州,先在座落於底特律市的維恩州立大學附近住下,取得該校的經濟碩士學位;1974年移居安雅堡後在一家公司服務,同時積極參與台灣人的政治活動。在密西根州將近20年期間,永華兄曾擔任安雅堡台灣同鄉會會長,籌設美國中西部台灣人夏令營基金,成立台灣同鄉聯合行動會,聲援美麗島事件受害者,出任世界台灣同鄉會秘書長,以及起草全美台灣同鄉會組織章程。

發生於1981年7月的陳文成教授回台遇害事件,在永華兄的心中產生極大的震撼。陳文成於1975年進入位於安雅堡的密西根大學就讀,1978年取得博士學位後即應聘到座落於匹茲堡的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任教。永華兄與陳文成結識多年,曾一起參與台灣人的各項政治活動,深悉陳文成豪放的性格與熱愛台灣的情操。獲知陳文成遇害後,永華兄不勝悲憤,曾撰寫數篇評述,參與籌設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並主編《陳文成教授紀念專集》。

1979年12月高雄事件發生後,當時在紐約的陳婉真積極推動辦報計畫。1980年夏,她與張維嘉、許信良從紐約遷往南加州成立週報社,經過幾個月的籌備,《美麗島週報》於1980年8月問世。週報社創立初期所需的資金主要是由我和陳昭南捐出的。但創社後不久就出現嚴重的人事問題。我於1982年夏辭去雪城大學 (Syracuse University) 教職舉家遷往南加州。本來計畫到週報社幫忙,但在我抵達南加州之前許信良已叫陳婉真與張維嘉離開週報社。我因無法參與週報社內部事務,乃以筆名王建生在週報上闢一「再思集」專欄,每週針對時事寫一篇短評。

為了繼續從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我於1983年3月與陳婉真、陳進財、李賢群合作在南加州創設台灣文化事業公司,出版有關台灣的書籍和發行《台灣新社會》月刊。在這段期間,我經常前往各地參加台灣人的政治活動。1983年美國中西部台灣人夏令會在俄亥俄州奧柏林學院(Oberlin College)舉行,我在會中第一次與永華兄見面。之前我曾讀過不少他發表於台灣人刊物的論述與短評,他的獨特見解已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夏令會聽他以洪亮的聲音對諸多議題闡述觀點,更感受到他剖析問題的力道。

永華兄與夫人蘇惠美於1988年從安雅堡遷到南加州,定居於洛杉磯市東方約30英里的鑽石吧市(Diamond Bar),一方面發展會計師事務所的業務,一方面繼續參與台灣人的政治活動。當時《台灣新社會》月刊社每個月舉辦一次聚會,大家針對發生於台灣及其他國家的重大事件交換意見,同時討論月刊內容。永華兄不辭辛勞,每個月都會遠從鑽石吧市開車到設於西卡森市(West Carson)的月刊社來參加聚會。他曾在《台灣新社會》月刊以一系列的文章論述台灣意識的形成,強調獨立建國運動應築基於台灣民族意識,方能避免將運動停止在只爭取民主自由的層次。

1989年11月,用於阻擋東德人民投奔西柏林長達28年的柏林圍牆被民眾擊垮了;翌年2月,被監禁27年的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被釋放了。當時永華兄有感於我已離開台灣28年還不能獲得返台訪問的簽證,與我寫了一篇讀者投書〈柏林圍牆、曼德拉與一個被放逐的台灣人〉,以他為投書人於1990年3月投寄美國《新聞週刊》的每期專欄「輪到我」(MY TURN)。投書中以我為例,指陳國民黨專制政權長期剝奪海外台灣獨立建國運動人士返鄉權利的事實,可惜未獲刊登。該刊編輯於退稿時解釋:「本專欄的篇幅有限,僅能刊登重要而且富有時效的東西」。後來我透過盧修一和葉菊蘭兩位民進黨籍立法委員的協助,於1990年9月獲得簽證返台做短期訪問。我利用回台訪問的機會開始尋覓教職;雖然遇到重重困難,幸有多位友人鼎力相助,於1991年秋應聘到台灣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任教。

1988年元月台灣人李登輝繼任「中華民國」總統後,永華兄認為新的政權仍然是國民黨專制政權的產物,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目標不能改變,僅需在宣傳策略上做調整。有鑑於此,他於1992年在南加州成立台灣主體協會,藉以宣導台灣主體的觀念與台灣主體意識。兩年後永華兄回到故鄉台灣貢獻他的專長,先在高雄縣旗山鎮的和春工商專科學校任教;1997年應聘為台北銀行駐行常務董事,直至陳水扁未連任市長後才離職返美。那幾年永華兄與我都住在台灣,常常晤面暢談。他曾提起在台北銀行股東會上發生的一件事情:有一位老阿伯站起來質問,沒講幾句主席就叫老阿伯停止發言;他看不下去,立刻指示應讓老阿伯講完。從永華兄衛護小股東發言權的用心即可窺知他一生堅持原則、不懼人言的行事作風。

自1966年赴美之後,永華兄雖然大部分時間在美國,但心只想台灣。他曾埋首寫了甚多關於台灣的論述與短評,發表於台灣人的刊物。永華兄文筆清晰,對各項事件都有獨特的見解,對於敏感的議題都能仗義直言。1996年他從已發表的許多文章中選出一部分集成一書,以《剪不斷台灣情結》為書名出版。之後永華兄繼續對台灣政情發表評論,於2009年將一篇自傳、兩篇小說、加上54篇曾於1995-1996年間及2002-2007年間發表的評論集成《從美國看台灣》一書刊印。

2003年初我從台大退休後遷回南加州,繼續與永華兄保持聯繫。而自2008年10月開始,透過前《台灣新社會》月刊社老同志李賢群的熱心聯絡,旅居洛杉磯地區的老朋友每三個月相聚敘舊一次,兼對時事交換意見。約於6年前永華兄輕微中風,之後又有幾次較重的中風,記憶力及語言反應力逐漸衰退,幸有夫人惠美的悉心照顧,讓他仍能維持自由行動。去(2014)年6月,惠美決定帶永華兄返台,李賢群、李堅與我到洛杉磯國際機場送行;他看到我門幾個老朋友時仍然有說有笑。回到台灣後永華兄住進座落於新北市三峽區的清福養老院,不幸又一再中風。我於去年10月初利用回台訪問的機會,與余榮昌去清福養老院看他。雖然比上次見面時清瘦了許多,行動也較遲緩了,但他還能說出余榮昌與我的名字。今年2 月14日下午(洛杉磯時間),我趕在除夕之前寄了一個簡短的電子郵件向惠美與永華兄祝福,未料接到惠美的回音竟是永華兄已於台北時間15日下午1點46分過世。

永華兄為人慷慨豪邁,敢說敢做,一生為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奉獻。他的言行已立下典範,為正在蓬勃發展的台灣公民運動指出一個正確的方向。在懷念永華兄的同時,冀望年輕的一輩中有更多像他這樣敢說敢做的運動志士,繼續為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打拚。

憶許永華兄

                         圖說:2002年初攝於台北市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右起許永華、張文祺、王秋森。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