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蔡同榮 ── 一位堅守原則,一生愛台的好朋友 ◎ 黃美惠

蔡同榮

第一次接觸到蔡同榮是1972年我們住在Atlanta,富文拿到博士學位,繼續在Georgia Tech做研究。同榮打電話來自我介紹,商請富文替他辦個演講會。當時還是白色恐怖時代,為了辦這場演講,受到國民黨職業學生百般阻擋。演講當天,同榮與陳南天二人由紐約開車,一路趕來。來不及休息就上台演講。現場職業學生還伺機挑釁。但他們二人平和、理性的講說,化解了有可能爆發的衝突,使我印象深刻。

1981年初,我們由賓州搬到紐澤西。7月2曰我們在匹茲堡的朋友陳文成攜帶妻兒回台省親,被國民黨謀殺,引起海外極大的震憾。為了援助他的妻兒日後的生活,我由幕後走出,與富文共同向全美各地同鄉募款。後來陳文成遺嬬陳素貞找到工作,希望把剩下的款項成立基金來紀念陳文成。我們接受她的託付,與幾位同志共同成立陳文成基金會。因為我拋頭露面活動,結果被紐澤西同鄉選為1983年會長。

FAPA於1982年2月成立,蔡同榮擔任創會會長。第一屆41位全國性委員都是男性。他對於委員性別結構非常不滿意。因此到全國各地尋找女性。我與已故的前台大護校陳翠玉校長是FAPA 1983年唯一的二位女性委員。後來由於蔡同榮的努力,女性參與的比例才逐漸提昇。他不愧是政治系的教授,注意到兩性平等的重要性,也有遠見看到台灣女性潛在的力量。1988年在洛杉磯成立的北美洲台灣婦女會早期的幾屆會長都曾擔任FAPA委員,因此同榮與已故的王桂榮會長都曾很得意的說,FAPA是婦女領袖的培養所。

對於陳文成事件,蔡同榮也出力很多。同榮在FAPA成立之前就與多位國會議員相熟。為了替陳文成討回公道,他拜託時任眾議院亞太小組主席索拉茲舉辦一個「陳文成命案」聽證會。結果辦了二場。7月30日第一次,計有陳唐山、蔡正隆、賽爾特校長及李奇眾議員出席作證。10月6日第二次由陳素貞出席。同榮回台當選立委後,特地在1993年召開2次「陳文成命案」公聽會。同榮獲悉我那年10月要回台,就拜託我代遊說陳素貞回台作證。雖然時過12年,但她對台灣這個傷心地還是心有餘悸。10月6日的公聽會我陪陳素貞一起到立法院出庭。雖然陳文成命案未破,但同榮所辦的聽證會加速台灣的民主自由是不可否認的。

雖有教授終身職,但同榮一直想回到台灣,他於1988年花了二年時間寫了「我要回去」一書就是最好的證明。1990年6月同榮的岳父突然去世,經由幾位國會議員甘迺迪、索拉茲、斐爾等幫忙,他終於在六月底回到離開30年的故鄉。同年7月富文的父親在台南車禍身亡。被列入黑名單的我們也尋很多管道以單程簽證進入台灣。在葬禮時收到同榮送來的一個大花圈,寫著「台灣獨立聯盟首屆主席蔡同榮敬悼」,引起台南縣佳里鎮民圍觀。在台獨的禁地公開宣揚台獨,我們實在很佩服他的創意與突破。

他與阿扁總統的關係並不太好應該是公開的秘密。2000年就職典禮後的僑宴,同榮公開批評扁不應該說「四不一沒有」,可能招惹阿扁吧。但在阿扁被關入獄,許多人在責備阿扁,與他劃清界線時,同榮卻是第一個去探望他的。只因為「司法不公」、「沒有人權」,並不是民主國家應該有的現象。經過同榮的安排,我也曾二次去探獄。

同榮是個物質慾望很低的人,由台灣來美國他可以只帶個小小的公事包,連小皮箱也不需帶。我們常常跟他說,如果可以把他替台灣前途努力的精力來打拼自己的事業,他應該可以成為億萬富翁的。

我欣賞同榮的是他疼太太,麗蓉感受到他的愛,無怨無悔一人持家,讓同榮無後顧之憂去拼。1990年他回台之後,麗蓉回美繼續工作幾年才回台。在美期間她得乳癌,自己一個人接受治療,同榮為此非常內疚。同榮怕他如果回美,再要回台灣時,國民黨會不准他入境。但這也是他愛太太,但更愛台灣的例子。但同榮也曾表示,如果沒有麗蓉,就沒有今日的蔡同榮。

去年十二月一日,我們的小兒子訂婚,女方家長台北宴客,我們也邀請同榮夫婦來。將近兩年不見,看到麗蓉坐輪椅,己需要長期醫療照顧,心裡很難過。但見同榮對麗蓉的溫柔照顧就比較釋然。我們請同榮致詞,他竟然提起我是FAPA最早的女性委員,三十年前的舊事,使我汗顏,但這也許是他很得意的一件事吧。

與同榮在八十年代相熟,三十多年來他對我們夫婦的影響無法算計。1972年他來Atlanta演講,在我們家打地舖。第二天一早就招募富文加入台灣獨立聯盟。之後,富文先後創立Atlanta同鄉會,陳文成基金會、紐約上州FAPA分會等等,而我由FAPA委員之後,於1991年擔任NATWA第4屆會長,也成為一個成功的職業婦女,這些都起因於他的啟發與感召。固然陳文成事件使我勇敢走出來,但如果沒有FAPA委員4年的訓練,我應該就不敢接NATWA總會長的責任。他對台灣無私的奉獻,簡單不重物質享受的生活,愛家庭、愛朋友,堅守原則,就事論事的精神,是我們的好榜樣。他驚人的體力與活動力使我們很難接受他驟逝的消息。

如果有時間去讀他最後寫的一本書「顧台灣」,你就會驚歎他所完成的事項,實在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雖然他有很多事項待完成,但也許是老天的慈悲,將他召回天國去休息,就讓我們這些朋友來繼續他未竟之業吧!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