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亡兄黃森元,一位對洛杉磯台灣人社團無私奉獻和熱忱服務的人 ◎ 黃森榮 03/14/2016

右起陳惠亭、黃森元、吳陳信愛、楊豐明。(太平洋時報檔案照)

▲右起陳惠亭、黃森元、吳陳信愛、楊豐明。(太平洋時報檔案照)

故黃森元先生於1933年10月5日出生在台灣嘉義,嘉義商職初中部和嘉農高中部畢業後進入台大法律系,畢業於司法組。軍法預官服役期間,面對當時那些無知與顢頇無理的軍頭老粗們,有時不得不在無可奈何之情況下,只能作岀輕判或以拖延方式至其退伍為止(教授之指點)。

經由教授之推薦,在服完兵役即進入當時之新光紡織公司服務。故吳火獅董事長在家兄就職之日,給他一句業界名言:「我請你來,不是萬事都用法律來解決,法律千條萬條,不如金條一條!」。未久升至總務課長,年紀輕輕,也是公司主要幹部之一。然而,不滿足於當時人所羨慕的厚職的現狀,加上基於上進心之驅使和身為長子對家庭的責任和期許,不顧其他親戚的規勸,幸而有二位長輩親戚的鼎立支持,不用操心家庭事務,乃毅然決然於1962年赴日深造!

沒有特殊的外國學生入學優待,和日本人同樣的標準和競爭考入大阪帝國大學(日本九所國立帝國大學之一)法律研究院深造,主修行政法。求學期間,教授經常只要求他同行參加各種層次的中央和地方法律學術和實務的研討會,藉以瞭解和認識中央和地方、學、官、產界的關係和法規的制定,深得教授們的特意栽培。同時,在留日期間,尤其透過故吳火獅先生在大阪的關係和人脈,讓家兄獲得許多貴人相助,非常感謝吳氏家族的照顧。

礙於當時大阪帝大的學規,無法授予首位法學博士學位給外國學生(事後與教授書信之來往也皆以Dr. Huang相稱),和日本女子結婚當時也無法取日本之居留權,所學之行政法專長也必不見容於昔日台灣專制和霸道的蔣氏政權。回台省親時曾拜訪其恩師故洪遜欣大法官,談及其所學和日本法學思想之先進,台灣至少落伍五十年,洪教授隨即提醒「明哲保身,今日所言僅止於此室內」!

想轉來美國,教育部又不批准,只給一句好聽的話「回國服務」。幸經新光吳故董事長親自至美國大使館宣誓才取得三個月的短期商務簽證,於1967年來美。又適逢其時美新移民法之初行,始得以自己的學歷保證自己而取得美國綠卡定居洛杉磯。據說當時洛杉磯台灣人大約有二百戶左右,大多數是專業人士和留學生,從事貿易包括家兄在內只有二人。

在生活和身份安定後,漸漸地對來自故鄉台灣事務關懷的情結也愈濃厚,畢竟血濃於水,也為了類似的原因,或為了追求更理想的生存方式,不得不離鄉背井遠渡重洋(昔日大多數台灣人的心境)。1971年,一些UCLA台灣留學生體認到台灣人實有必要提高人與人之溝通,領導統御之能力和演講技巧之訓練,之後,遂由部分台灣同鄉會會員如陳慶霖、許和瑞、李木通、蘇德、劉天良、黃森元、李英男等諸位先生熱心籌組類似「生活座談會」定期聚會自我訓練和交誼。

1974至1975年間,李成奎先生取得美國Toastmasters International英文版章程,藉此想正式成立永久組織。黃森元先生即以其法學背景和眾人意見,為此花費一番心血,經過多次討論終於制定章程和細則,同時大多數會員同意定名為「生活座談會」,此時又有林正德和陳惠亭兩位醫生加入。生活座談會組織也由原先之南區和西區,逐漸擴展出幾個分區,如南灣區、輕鬆區、罔市區、北嶺區和聖東區。劉天良先生是「生活座談會」的強有力行銷推手之一。

由「生活座談會」訓練出來的一些同鄉,日後成為不少南加州台灣社團的負責人,直接、間接地對台灣民主運動多少都有貢獻,堪足欣慰。怪不得有人曾說過:「生活座談會」是訓練台灣人社團領導人的搖籃!

太平洋時報是一份為海外台灣人發聲的報紙。草創之初,備極艱辛,面對有限的財力和人力,實非易事,家兄也是董事之一。1987年6月初刊,由鄭炳全博士任首任社長,確實集一時之人選,如胡忠信、孫慶餘、謝聰敏、王福東、蔡滄波、王維綱、蘇育德、江昭儀諸位先生,和一些義工,留學生如江順庭兄弟、陳真慈、陳淑慧、黃秀華諸位女士的義務幫忙,業務日漸上軌,訂戶已有二千。

1988年6月,創刊一年後,家兄接任社長,每天得來回開車二小時的路程,加上原就有之高血壓,為了報紙的理想,真可謂既勞心又勞力了。其所秉持的辦報之原則乃是「一切都要遵守美國法律」,「公正、中立」的原則,不為私人或黨派服務!然而過度的操勞,5個月之後,心臟病突發,需住院治療。療養期間,又得回報社處理一些必須處理的人事問題。

靜養兩年後,創辦人吳西面再度敦請家兄接社長,為擴展成為日報而籌備。在此之前,家兄曾回台至高雄和台北尋求友人奧援,有某財團和個人答應樂捐,但沒想到一回美國,發現美國方面先前之決策發生了變化,加上心臟需再度手術,遵醫囑必須長期休養,因此對太平洋時報持續發展的熱忱和期許,只能望「身」而嘆了!

人生境遇雖如此,仍然持續關心台灣的事務,也發表多篇文章,闡釋其法律上獨到的見解,如「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間的國際關係論」。1977年,初來美國,我就像一隻長期被國民黨關過的菜鳥,經家兄一點破,有如醉生夢醒。前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唐樹備曾對家兄說過他也瞭解此一觀點,也知道法國盧梭的民權論,就是要求家兄不要公開發表!

家兄一生中,待人處世公平,處處給人溫暖的感覺,行事低調,即使偶遇委屈,也都抱持最大包容和隱忍的胸懷,絕不道人是非,如此高尚的人格情操,實足以讓家族引以為榮,安息吧!敬愛的Ni-San!

黃森榮
美國洛杉磯
03/14/2016

(附註:感謝劉天良,鄭炳全,林正德先生提供資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