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臺灣關係法的貢獻》 自序 ◎ 王能祥 2018-02-05

 

初次在產床待產女人的痛苦和焦慮,是一個男人不可能充分領會也不可能有足夠同理心的。然而,我從跟前妻的一段對話裡,可以感受一二。那段對話發生在1963年高雄一家醫院的產房裡。當時淑惠在產床已經躺了超過十個鐘頭,懷裡的長子唯仁卻始終生不出來。經歷許久挫折感之後,突然間,淑惠請一位護士叫我進入產房裡。一進產房,淑惠即語氣凶狠地對著我說:「答應不再懷孕,否則我就不讓小孩生下來!」我若有所失,對正在待產會客室的另一位訪客,就是岳母,說:「淑惠逼我答應不再懷孕,不然不讓小孩生下。」「傻男人!」 岳母繼續說下去:「淑惠傻,你也半斤八兩。去吧!答應不再懷孕。」 唯仁因此順利生出,淑惠也從極度絕望變成無比喜樂,把痛苦和焦慮忘得一乾二淨。

四十年前(1978) 我經驗過極度的痛苦,其痛苦程度大慨不輸給淑惠在產床那一次。 我所以選擇來華府定居(1972),一直是,現在也是,為台灣尋得安全的未來。 定居六年後,我傷心至極,因為無法阻止台灣不沉下太平洋。卡特 (美國總統)宣布單方面斷絕跟位於台灣的國府,一切外交關係 (1978)。這一政策的劇變,可以想像的,就是減少或切斷對台灣各方面經濟、國防、軍事等的支持。從那一時刻起,台灣有可能沉下太平洋。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詩人這句名作,充分對照爬山者極度的絕望與無上的喜樂。頃刻間,美國國會山莊裡出現兩位超大貴人。貝爾參議員和李奇眾議員。貝爾參議員從參議院發動台灣議題聽證會;李奇眾議員從眾議院發動類似聽證會。這兩位超大貴人穿梭引針,其結果,就是1979年 4月經過卡特總統簽署,溯及該年元旦生效,為台灣催生民主、確保安全、協助經濟起飛、走上美國化的台灣關係法。上述台灣關係法,其懷胎過程以及最後誕生,其極度焦慮和無上喜樂跟淑惠懷胎生下唯仁,孰高孰低? 我回答不出。

我一生之中遇到四位超大貴人。第一位是柯旗化先生。柯旗化的《英文法》是1970年代,特別是1980年代以後,國中、高中必讀的經典級課本。這本書是他在綠島服有期徒刑最高級期間在監獄裡日夜被關,度日如年小室中默默完成的。他所以在綠島服刑,只不過是書生造反,意識上不服從蔣介石政權強行軍事佔領並以差別待遇殖民壓榨台灣。1952年 (或更早。我記性可能有誤),我一家人(包括我的父母在內) 被邀參加她大姊的婚禮。柯旗化走過來,低聲告訴我:「我將去天國旅行。」我大吃一驚。在那時期,「去天國旅行」是被蔣介石政權槍殺死亡的同義詞。1990年間,他和太太來美國旅行。這是他們僅有的一次國外旅行,該次旅行,是來參加在紐約女兒的婚禮。他從紐約掛電話給我,說, 他夫妻將轉來華府看我。 兩人在我家過一夜,天南地北長談許多。我問他來美國打算看幾個人? 他回答:「兩個。女兒和你。」這讓 我受寵若驚。 又問:「不少人有好奇心想知道,你那本經典級《英文法》在那裡寫、又在那裡完成的?」 他說他關在監獄裡,甚麼書都不准看,因為怕犯人,特別是政治犯-柯旗化就是最大號政治犯,受到反政府思想的毒素。後來討價還價結果,獄方認為外國出版文法一類的書籍不會涉及壞思想,勉強可以接受。因此,他請太太每次面會,順便帶幾本文法書來。就這樣,天天蹲在牢裡小室默默寫作,不久完成那本台灣暢銷書第一名《英文法》。 天天蹲在牢裡小室寫作?  這是什麼狀態? 我的腦力有限,無法去領會,更沒有同理心。再說,天天埋首執筆之苦和後來書本完成之樂,其強烈程度和厚度, 跟淑惠在產床掙扎過程,終於生下唯仁,孰高孰低? 我也不敢去做比較。

第二位是郭雨新先生。1970年代以至於 1980上半年代,郭雨新是台灣反政府圈子裡,公認的第一大號領袖。1977年 4 月,他由張燦洪金博士和嚴文亮博士陪同來我的辦公室(在華府)初次看我。 張博士擔任台灣獨立聯盟(又稱,獨盟,或台獨) 主席;嚴文亮博士是郭雨新的女婿。那時候,我是台獨副主席兼外交部長。兩個月後,他單獨又回來。 這次邀我為他服務,擔任兩個職務: 他私人的首席助理,及台灣民主運動海外同盟秘書長 (擔任該組織主席的是郭雨新,第一副主席的是黃彰輝,第二副主席的是彭明敏)。 我擔任這兩個職務以迄他仙逝 (1985年 8月 2日郭雨新仙逝華府),前後八年之久。這期間,兩人為台灣國是,幾乎天天相處。是故,我敢直言,我對郭雨新,其人(人品)、其事 (對愛台灣的無上情操) 高度認識。郭雨新仙逝過後,我最後正式頭銜是「 郭雨新博士治殤及追思委員會總幹事」。以我角度觀察,郭雨新博士生前最大成就,應推在最關鍵時刻 (1978 年年末到1979年年初),積極參與催生「台灣關係法」。此苦勞及功勞不可埋沒!

第三位及第四位,分別是貝爾參議員和李奇眾議員。從參議院,貝爾參議員不屈不撓地推動台灣聽證會,終於完成「台灣關係法」,實至名歸贏得「參議院台灣關係法之父」的尊稱。從眾議院,李奇眾議員不屈不撓地推動台灣聽證會,終於完成 「台灣關係法」,實至名歸贏得「眾議院台灣關係法之父」的尊稱。此外,李奇對台灣一向毫無私心。他又不休止地,為台灣奉獻一切,在國會山莊有口皆碑。因此,又贏得第二個極寶貴的尊稱「台灣地區選出的眾議員」。每次思起念及這四位超大貴人,柯旗化、郭雨新、貝爾、李奇的時候,我渾身感激不盡他們在極關鍵時刻給我的栽培、影響、和塑造。

當台灣關係法催生下來,我蒙蒙地自我安慰,從此台灣不會沉下太平洋,可是萬萬沒領會,也沒有同理心,幾十年來,此法對台灣各界,民間及政府,其影響如此超大正面又超大深刻。我誠摯呼籲台灣及美國雙方,珍惜此法制定的初衷,包括精神、基礎、和價值,繼續追求兩國間共同的利益,以及人民的互信跟互動。  台灣需要繼續努力推動美國化。這努力必須多方面同時進行: 經濟上互助互大;國防軍事 政治上,台灣努力進入美國全球防衛網中;文化上,台灣又注入美國傳統禮俗裡,這一環節的確保,可以全面通過雙語教育方式去促成 – 美國式英語及台灣式漢語並重的教學方法。 最後,可以預期的,台美社區將不斷壯大 (壯大原因之一是,每年兩萬名移民配額),因此,台灣終必能夠擠進美國的經濟繁榮,安全保護,及國際上的肯定。 這是四十年前我選擇定居華府的初衷。

在本書裡,除了收集歷史學者,張文隆先生,對我一生刻苦求生訪談節錄外,我把重心放在介紹催生台灣關係法的前前後後上面。我深信,勇氣、辛勞、刻苦是新一代學子成功最需要、最基本三要素。為此,我要藉本書篇幅向新一代學子們介紹一些世界級大英雄奇蹟成功的故事。這包括林肯總統一生刻苦終於奇蹟式地成功,及兩千年來猶太人從不斷臨界死亡邊緣中求生存的故事。巴不得他們的奇蹟成功歷史,能鼓勵新一代的學子們刻苦上進,以至於有朝一日成為完人「完美的人之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