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恩魁醫師(林美里女士尊翁)的口述自傳(Biography of En-kuei Lin (English Ver.)-video)

林恩魁口述歷史 (English Ver.)

Uploaded by 景美人權 on 2015-08-09.

林恩魁醫師大事紀

引述自︰本土信徒網站,網址︰

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c/Lim/Lim,Ukhoe/interview/Chhoa,S.htm

1922 出生於高雄縣茄萣鄉

1928 與家人移居印尼

1933 獨自返回台灣繼續升學,寄宿於父親友人家

1939 畢業於台南二中(今台南一中)

1943-1948 東京大學醫科、台大醫學院畢業

1950 任旗山醫院外科醫生,於10/30被捕入獄

1957 出獄。任高雄蔡外科副院長

1961 於岡山開業「林外科醫院」

1985-1991 將巴克禮「羅馬拼音台語聖經」譯成120萬字「台語漢字聖經」,右眼因而喪失視力

※創作台語歌曲「覺醒台灣」

序曲

記得,那天是個陰雨濛濛的天氣。一早,我們三個人就騎著兩台機車,從陽明大學往三芝的雙連療養院出發,準備去訪問住在那兒的林恩魁醫師。由於事前已先做了功課,發現林恩魁醫師與他的夫人曾於2004年8月接受電視訪問。這麼一位80多歲、視力因翻譯台語聖經而受損、甚至曾經遭白色恐怖迫害而在綠島待過七年的老先生,會是什麼模樣?他是如何一路走來的?會不會很嚴肅?願不願意和我們談談白色恐怖時期的那段回憶?迎著寒風,我們默默猜想著。 一個小時後,我們來到了依山傍海的雙連療養院。一位正在服務台處理事情的老爺爺自告奮勇地表示要帶我們去找林醫師,在這短短幾分鐘的路程上,老爺爺熱心的告訴我們,林醫師在這裡可是很有名的!而且還當過大家的台語老師呢!

成長背景

見到了林醫師後,感覺他就像是個和藹可親的老爺爺,親切的和我們閒話家常。當我們請問他的家庭背景時,林醫師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兩大本厚厚的相片簿,如數家珍的向我們一一介紹他的「傳家寶」。

林恩魁醫師於1922年出生於高雄縣茄萣鄉,家中共有七個兄弟姐妹,父親從商,母親曾經在當時的台南醫院接受助產士的訓練。在得知蔡承憲是他的同鄉人之後,還熱切的問了學弟好多問題!自然流露出對這片土地的深愛之情。

由於早年父親在印尼經商,所以在林醫師6歲時,便與家人一同移居印尼。家中的其他兄弟姐妹也陸續在印尼出生。而在林醫師11歲 時,由於印尼當地並沒有辦法繼續提供他升學的管道,於是林醫師的父親便委託一位友人,將林醫師帶回台灣繼續升學。回到台灣後,林醫師就單獨住在該友人家中。自此,年紀輕輕的林醫師便與印尼的家人分離,獨自在台灣就學。從當時的國民小學四年級開始唸起,後來考上當時的台南一中繼續升學。

雖然很早就與家人分離,但林醫師並未就此與家中斷了聯繫。他保有許多家人的照片,並表示:「這是我的家書。」。訪談過程中,聆聽著林醫師如數家珍的介紹每一張照片背後的小故事,像是兄弟姐妹的合照、父母年輕時的相片、一路上成長的紀錄……等等,我們也深刻感受到他對家人們無比深厚的情感。

信教的影響

林醫師從小離家在外求學,因此在他的心中,非常渴望能享有家的溫暖。由於外婆家就住在茄定鄉,加上外婆對他特別疼惜,所以只要一放假, 林醫師就會往外婆家跑。在初二時,有一次當林醫師與同校的表弟回外婆家的途中,無意間發現了一家小小的佈道所。在幾次路途經過之下,引發了林醫師的好奇心,他決定前往佈道所一探究竟。慢慢的,與佈道所的人員接觸後,他們發現林醫師的家遠在印尼,平時放假的時候並不像其他的孩子一樣回家;所以,他們告訴林醫師:「若是你放假沒有其他地方可去,可以到這佈道所來住。」而林醫師也接受佈道所的好意,到佈道所住了一陣子。 在這段期間,林醫師也參加了佈道所舉辦的一些活動,如唱詩班、禱告等。慢慢的,林醫師在這兒找到了歸屬感,佈道所就像是他生命中的另一個家,後來更隨著他們到台南的教會受洗。

林醫師自敘說:「信教對我的一生有很大的影響!受洗前後,有很大的不同;受洗後的自己,有一種煥然一新、再世為人重生的感覺。受洗前,因為父母不在身邊,少了管束,行為比較隨心所欲、任性而為。簡單的說:『就像野孩子一樣。』但是,受洗之後,會意識到:『現在自己不能像過去一樣。因為天父在看著我,所以言行舉止要比以往自制。』同時,離家後心靈上的那份空虛也終於找到寄託了。從今以後,雖然身邊沒有家人作伴;但是,有了天父的守護,將不再是孤單一人。」

憶及此,林醫師便覺得勇氣倍增,以致在往後雖然面臨白色恐怖的壓迫,或是出獄後的種種困難挑戰,卻仍堅信著:「自己為熱情、為台灣所做的一切並沒有錯。」,即便是遭遇到如此不平對待,他仍是不屈不撓、堅持自己的立場。

民族意識的形成

林醫師在大學時,就已經有反日思想了,因為成績再怎麼優異,台灣畢竟是日本的殖民地,台灣人和日本人所受到的待遇是不同的。當聽聞台灣光復時,林醫師非常興奮,立即自日本返回台灣,林醫師說:「我想拿到的是台灣大學的畢業證書,不是東京帝國大學的畢業證書。」又說:「終於從被日本統治的次等公民,變成世界三大強國(中、美、蘇聯)之一的一等公民了!我多麼希望好好的為台灣的未來打拼!」

可是二二八事件前後一連串的演變,讓林醫師甚感失志。身為台灣大學學生自治會的常務理事,他開始和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讀書會,彼此討論、交流意見,誰知卻也因此被政府列入黑名單中。並於1950年10月30日,也就是二二八事件後的第三年,被警方拘留,歷經鳳山、內湖,最後被送往當時俗稱「火燒島」的綠島,展開長達七年多的牢中生活。

當提及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那段時光時,林醫師不減當年勇,將滿腔熱情和年輕時的理念,濤濤不絕的講述給我們聽。林醫師對自己理念的堅持、對宗教的虔誠、以及來自妻女的情感支持,讓我們稍稍理解了為何在他的事業正要起步之際,突然遭受如此不平的牢獄之災,卻仍能安然處之。甚至還發揮他身為外科醫師的本色,和其他的醫師一同向獄方申請基本器具藥品,為獄友們完成開盲腸等簡單手術!

林醫師常常是孤單一個人,可是又熱血的執著於他所謂的「正確的事」。無論是少年時一個人從印尼回台灣求學,之後又獨自一個人遠赴日本,還是回到台灣所歷經的白色恐怖,都不能改變他的堅定信念,這真的令我們深感敬佩。儘管已屆80高齡,但林醫師仍是如此的充滿著生命力與理想,拚命地盡其所能,希望為這片土地多盡一份心力。過去曾有的打壓未曾使他怯步,歲月的消磨也不能澆熄他的熱情。「堅持」,是這看似平凡中最了不起的力量!

翻譯台語漢字聖經

林醫師出獄後,就返回高雄岡山開業。在這段期間,林醫師仍關心著這塊土地上的種種事物。在林醫師60多歲退休的時候,做了一件偉大、讓人稱頌的事情。當時的傳教士是使用「台語羅馬拼音」的聖經佈道,但後來信徒日漸增多,林醫師心想:「我能否為天父做些什麼?」、「為什麼我們沒有一本用我們自己的語言與文字所翻譯出來的聖經呢?」

於是,林醫師花了6年的時間,親手一筆一劃的翻譯撰寫了120萬字的「台語漢字聖經」;並在聖經完成後,無條件的把版權交給聖經公會去印刷發行,以期待造福更多的人群。林醫師房中那數十本厚重的手寫稿,在在顯示他對這塊土地始終如一的熱愛之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