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悅 @ 鄭炳全  

歡悅

鄭炳全

她要入座時,有一位金色長髮的男士幫她扶著座椅,然後很熟練的往前一推,讓她剛好坐在正餐桌前,長髮的男士,大概是她的男朋友,對著她也入座了,讓我想起前幾年美國電視劇 “The 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 中的男女主角,男主角也是金色長髮,女的金髮碧眼美如天仙,眼神經常流露悲天憫人的情懷。

眼前的她,面對著長髮高瘦的男友,展現出絕然不群的造型,恰如大溪地群島特產的黑珍珠,烏亮中帶點神秘的虹彩,光艷奪目,她的身材高大,約是五呎五吋,身穿黑色有花樣的長袖毛線衣,包裹著豐滿健美的上身,胸前露出雪白的V字型,仔細看有一條細細的項鍊垂著,黑色的長褲,再加上兩吋的黑色高跟鞋,不是尖跟而是較平實的高跟,大概這樣站起來她的頭頂勉強可達男友的肩頭。現在很少看到這樣又高又瘦的年輕人了,經常看到的不是又高又胖就是又高又壯的男人.。

她的頭髮是屬於二十三、四歲應有的亮麗,比她的毛線衣還黑,不知道是自然的卷曲,還是燙出來的,不長不短,剛把頸子蓋住一半,同時也蓋住了眉毛,甚至眼睛的一半,有時會令人擔心髮尖是否會刺傷那一對美麗的眼睛,她的眼睛看起來像芭比娃娃那樣超出平常的大眼,有可能是她畫上眼圈又加重睫毛吧,看起來每隻眼睛跟那塗紅的嘴巴一樣大,她講話時,黑眼珠和眼白經常有規律的跳動,應該是說她的眼睛也會講話。

大概他倆在等候入座時已經在酒吧桌喝了飲料,所以侍者才只端來兩杯杯上掛一片檸檬的冰水,一坐下來,她就像小學教師說故事那樣,歡歡喜喜的講個不停,潔白的牙齒之間不時傳出愉悅的笑聲,在講解的時候,也偶然伸出手臂比東比西,來渲染聲音的效果,說不定她真的是剛上任的小學老師,整個餐廳的食客應該靜下來,聽他講好像是很有趣的故事。

她的臉不僅是白而且幾乎沒有黑斑或青春痘,不施脂粉而有青春的艷麗,在東方人的眼光中是天生麗質水噹噹的美女,或許,美是有一定的標準,俗語說:一白遮三醜,好像白表示無瑕疵,白就是聖潔,鼻目嘴的比例與彼此之間的距離也要恰當,每個民族的五官都有某些特徵,要生得剛剛好實在不容易,很明顯的,她有著印地安人東方的血統再加上西班牙人西方的血流,生得不對,就有雙方的缺點,生得對,就是天生的美人胚,譬如說她的鼻子,端端正正不長不短,鼻樑像刀背那般的挺直,簡潔有力,如果是香港影星,可能要經過三兩次整形才能顯出這般優美的鼻樑。

這家叫紅龍蝦﹝Red Lobster﹞餐廳的侍者,穿著有點滑稽的紅色制服,從廚房端出兩盤主食來,她訂的是蝦和炒飯,侍者弄錯了,盤中沒有炒飯,後來又補送一大碗加上番紅花的黃色炒飯和一小碟沾蝦醬,她的男友訂的是一大盤海鮮麵條。她一邊吃一邊繼續講那可能永遠講不完的故事,她也用心聽對方的回應,趁機叉一隻紅蝦,沾點醬,往嘴裡送,動作很輕巧,好像她十分欣賞每一隻蝦仁,今天她有足夠蛋白質了,炒飯她只動了幾次,剩下的應該夠她明天帶便當。

今晚的餐廳裡,除了剛才五、六位侍者圍來齊唱生日快樂的九十歲壽星外,可能就屬黑珍珠她最快樂了,難道今天是她男友向她求婚的好日子?還是有什麼特別的喜事令她如此這般歡悅。如果你認為人生充滿悲歡,那麼實在無法想像這麼一張令人喜歡的臉也會呈現悲傷離捨的表情模樣,即使有也更加使人憐愛與同情,說不定比歡笑的她更令人難忘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