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德安德森 民主路上的朋友 ◎ 林蓮華 + Ted Anderson與台灣人的半生緣一世情

Gmail

Gmail is email that’s intuitive, efficient, and useful. 15 GB of storage, less spam, and mobile access.

泰迪‧安德森(Ted Anderson)與台灣人的半生緣一世情

美洲台灣日報董事賴英慧專訪「台灣之友會」會長 Ted Anderson

(本報記者黃樹人報導)在洛杉磯的台美人活動中,常常看見一位「美國人」的身影,即便是沒能聽懂台美人講的台語或華語,他都靜靜地、專注地全程參與每一個 活動,令與會的台美人都極為感動,他就是「台灣之友會」(Friends of Taiwan)會長泰迪‧安德森(Ted Anderson)先生。3月1日,在參加於台會會館舉辦的228紀念會之前,安德森特別接受了美洲台灣日報董事賴英慧女士的獨家專訪。

剛過生日 高齡90

2月24日才過生日的安德森先生,今年高齡90歲,他幽默地說,安德森太太的叔叔好幾次都告訴他要「活得長長久久,但不要變老」。3月1日來台灣會館參加228紀念會,安德森先生是自己開車與夫人一起來到會場的,當天正值南加州難得的下雨天,傾盆大雨一點也沒困擾他。

和台灣人結緣

安德森先生於2000年擔任了一屆「台灣之友會」會長的職務,去年大家又請他再擔任會長。他為甚麼和台灣、台灣人結下了緣份呢?

安 德森先生說,他是獅子會(Lions Club)成員,由於協助聖蓋博台灣人獅子會(San Gabriel Taiwanese Lions Club)的成立,他認識了許多擇善固執的台灣人,也瞭解了台灣人與中國人的不同。他說,當時有三位熱心的台灣人朋友,協助他了解台灣人以及台灣人的處境 和想法,並於2000年3月邀請安德森夫婦到台灣觀看總統大選。

安德森說,他們夫婦到台北參加了陳水扁在體育場的造勢大會,見識到 全場爆滿的空前盛況,他們夫婦在水洩不通的看台上,熱情的台灣人甚至協助把安德森夫人「抱」上台階,群眾在擁擠當中還特別為他們騰出座位。安德森先生說, 那樣一個人潮洶湧的擠爆場地,他很驚訝竟看不到軍警,而是群眾和主辦單位自動維持秩序,他驚嘆說︰「就算在美國也看不到這樣的場景!」

安德森夫婦那一趟台灣之旅,還遍遊台灣各地,像是台南、高雄、日月潭等地,認識很多台灣當地的民眾。他說,到花蓮時,還告訴安德森夫人說,他可以在那樣整潔的小鎮上安身立命呢!

也就是十幾年前透過獅子會台灣朋友而經歷的這些奇遇,他和台灣、台灣人結下不解之緣,也認識很多努力要讓美國人了解台灣的台美人,讓他也攘臂相助起來。

安德森說,他在台灣搭計程車時,感受到開車的運將那種熱情以及對台灣的熱愛之心。他說,他是一個堅信公理正義、人權、自由、民主的人,也堅信選民藉投票來實行民主,而不是只由一個人做決定。

理解台灣人要甚麼

安 德森先生說,他從事過許多國際關係的事務,也很理解台灣人要的是甚麼,但是對目前台灣領導人的作為感到很惱怒。他說他是民主的信徒,民主就是要創造最大多 數人的福。他說他很感嘆台灣的民主還沒有在公平的基礎上運作;而且他也很驚訝,台灣只有兩千三百萬人,卻有五個院,但這五個院卻沒有真正的獨立運作權力。

安德森先生說,他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絕不耍嘴皮,和他相處的人經過一陣子的磨合之後,都了解他的個性和為人,但民主、自由、人權是他心中的最高價值。

寫信給馬英九

安 德森先生見證了台灣政權輪替的歷史時刻,也看到國民黨重新奪回政權之後的情況。他透露說,他曾寫信給現任總統馬英九,呼籲馬英九給予前總統陳水扁適當的醫 療照顧。安德森先生說,馬英九當然沒有親自回信,而是由幕僚寫信回覆他。不過他說,寫這封信的人簡直把他當個高中學生看待,讓他極為惱怒。他說,政治的世 界他很了解,但絕不是像這樣!

嘗試探望陳水扁

安德森先生說,除了2000年那一次之外,2004以及2009年他還分別再訪台灣(2009年搭機飛台灣時,還在飛機上遇到賴英慧女士,提及此事,訪問者和受訪者不禁相視大笑)。2009年訪台那一次,安德森先生還嘗試要去獄中探望陳水扁總統。

安德森先生的三次台灣之行,台灣人的教育水準高,讓他印象深刻;而他因為有許多朋友幫助,所以能夠廣泛認識台灣,體會台灣人的獨特文化與性格。他說,他絕不會搞錯,因為台灣人就是台灣人,和中國人是不一樣的!

賴英慧女士說,對於台灣如何提高在國際社會,尤其是在美國的「能見度」,這是一項頗為艱辛的工作,「台灣之友會」在這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賴英慧問安德森先生,「台灣之友會」有甚麼未來的計劃?

台灣人社團應合作

安 德森先生在談及此事時,一臉嚴肅的說,「台灣之友會」的理事會應該fire up,將愛台灣的熱情付諸行動,踏實規劃,他這個會長就有揮灑的空間和力量。安德森先生也指出,台灣人社區有很多的社團,但是卻很計較誰當老大。他說,台 灣人社團應該合作,不計名利,為同一個目標而共同努力。他強調,Credit誰要他都可以給誰,他只要求達到目標,其他都是微不足道的事。

在談到年輕一代台美人應該接棒為台灣而努力時,賴英慧女士感慨的說,第二代台美人因為沒有像父輩那樣與台灣有著深刻的感情,年輕的一代在美國成長時,民主、自由、平等、公義等等都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們比較難以體會台灣人以及他們上一代心中對這些議題的焦慮和急迫感。

不過,賴英慧也指出,年輕一代的台美人其實已經有很多人投身於為台灣發聲以及自我認同的耕耘工作。她說,像www.taiwaneseamerican.org就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許多第二代台美人都在這塊園地上努力耕耘,也有很好的成果。

賴 英慧提到,日裔美國人在二次大戰期間受到不公平待遇,所以促成日裔美國人在美國更有凝聚力;對於這一點,安德森先生也頗有同感,他說當年的日裔美國人真的 是受到迫害;被偷、被搶的事常發生,他的父親當年還幫助過一些受害的日裔鄰居。他說,他父親曾質疑,為甚麼只針對日裔?為甚麼對德裔、義裔的美國人就不這 麼對待?

賴英慧女士說,身為台美人一分子,她很感謝安德森先生為台美人社區這些年來所做的努力和貢獻,也希望安德森先生在台美人第二代能接棒之前,「活得長長久久,但不變老」,繼續幫台美人向美國社會發聲。

安德森先生則說,壯志仍未酬,心願還未了,他會以「老驥伏櫪」的精神繼續和台美人一起努力!(2014年3月1)

 

泰德安德森 民主路上的朋友

林蓮華

在許多台美社團舉辦活動的場合中,常會看到一位精神奕奕的長者,高大的身影,聲若洪鐘,他就是南加台灣之友會會長泰德安德森。身為長期獅友,他偶爾稱一位獅友為中國人,沒想到對方反彈地說:「我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難道中國與台灣有不同?經過這位獅友的點醒,他認真地去研究台灣政治、歷史、文化,自我教育之後,他決定出手幫助台美人,發揮他的社區人際網絡,協助台美人建立與其它族裔的關係,忠實地守護台美人。他是正港咱的台灣朋友。

他邊指著照片說,一趟台灣民主之旅,貼切真實地觸動台灣人民的脈動,方能深入了解台灣了不起的生命力。「堅韌的毅力和對台灣長期的支持,這位台灣民主路上的朋友,贏得我的感激和尊敬。」這是中華民國副總統呂秀蓮寫給泰德安德森的字語。

呂前副總統曾大力提倡在世界各地成立”台灣之友”,推動民間草根力量。但早在1997年,在美國洛杉磯就已創立「台灣之友社」,期望加強美國人民與台灣僑民的民間交流,及支持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自由,因此台灣之友會一向不遺餘力,常與其它台美社團合作舉辦一些有關台灣公共事務及文化推展的活動。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前總統李登輝伉儷抵洛杉磯訪問,「美國台灣之友會」會長泰德.安德森(Ted Anderson)(左)與「李登輝日本之友會」的兩位日籍代表白井真由美(中)與馬場信浩(右),也加入歡迎的陣容。中央社

安德森生於1924年,現在已經高齡82歲, 土生土長在洛杉磯, 1943服役海軍陸戰隊擔任包括爆破等危險工作,雖然曾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尤其是後期日本偷襲珍珠港,戰爭對他影響甚深,因為他在美國本地有很多日本朋友,尤其日本移民的第二代, 他們被日本的拖累,生活過很辛苦。他認為,日本是訓練有素重紀律的國家,日本是非常聰明的民族,日本是非常聰明的民族,所以爸爸還要他去讀日本學校,學習尊師重道,禮義的精神。 這讓他體會到尊重亞裔並容易與弱勢族群為伍。

從小就是基督徒,虔信美國長老教派,安德森非常喜歡長老教會的特質,就是爭取正義,不懼惡勢力,他一直秉持「你不論做什麼,都不可污我的姓。」要求自己後來也成為家訓教育孩子;

與太太帕妮絲(Bernice Anderson)結縭超過半世紀,回想起50多年前的相戀,她仍笑靨如花,回想著說,安德森與她的堂哥是高中同學,也是最要好的朋友,記得是他就讀惠提爾大學二年級,去參加她的高中畢業派對,結果是媽媽看得十分中意,所以就這樣一見鍾情,1952年12月, 步向禮堂結婚至今逾54年,現有兒女1男1女,孫子輩則有1孫及2孫女。兩人至今仍是相依相伴,鰜鰈情深。

Ted Anderson_b

Friends of Taiwan(台灣之友會)會長Ted Anderson頒獎給盧主義先生

1950年,自惠提爾大學畢業後,曾經從事公職多年。他喜歡關懷弱勢,所以決定去加州少年觀護所2年,表現優異在 DOWNEY 少年監獄的LOSPADRINOS擔任副校長,當時經濟不景氣之際,他轉向向參加一項大型聯邦計劃,”向飢餓挑戰”(WAR ON POVERTY, NEIGHBORHOOD YOUTH CORPS)後來升為1800萬計畫負責人,1965年開始,他一邊讀書,一邊工作,安德森主修公共政策和管理的碩士學位,完成雙碩士學位。

剛正不阿的脾性,也得失不少人士,不過,有一件令他十分光榮的事件,就是他參與聯邦HEADSTAR的計劃時,他後來擔任聯邦証人,把貪污瀆職的8個人員判刑;他說,此一事件,讓他明暸所有文件都要檔案化,因為在聯邦政府的計劃金額都十分龐大,有很多機會可以貪,但都被拒絕了,他一心想要做孩子的榜樣。

1976年,他參加聖蓋博獅子會,成為獅友,後來,有一群獅友,擬於聖蓋博成立一個名為”台灣人獅子會俱樂部”,其實所有分社都是以會員所在地名稱為多,以一個族群”台灣人”為名稱,在獅子會組織,是相當罕見的。泰德安得森幫助他們之外,最後還以資深獅子會員參加活動,實在是夠意思。

但他與台灣結緣,卻是一位獅友說「我不是中國人, 我是台灣人。」當時心理想:有什麼不一樣嗎?從此,他開始到圖書館翻書,研究台灣與中國,ROC 及CHINA有差嗎?

1998年,軟式網球創辦人劉明憲介紹台灣之友社,並詢問他是否願意加入,他不以為意,但劉明憲不放棄,講了很多蔣介石故事,使得他憐愛弱勢的心又被召喚,因而在了解組織目的,及對民主的議題十分關注後,他終於決定參加台灣之友社。當時他是唯一一個不是台灣籍的會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台灣之友會會長安德森(左)邀請第一位畢業於西點軍校的旅美台灣女性、目前官拜美國陸軍少校的許秀聰(右)談军旅生涯。

1999年,秘書長王德明教授還特別把它的心路歷程「為什麼我要加入台灣之友社」還翻譯成中文廣泛介紹。

2000年,泰德‧安德森成為台灣之友會副會長,他有個機會與夫人決定參加「台灣民主之旅」觀察總統選戰,在台灣,創造政權和平轉移,歷史關鍵的那一天,他深深感受到台灣人民的熱情,好個漂亮的國家,他學會說多謝,他當時短暫環島民主之旅,一路地多謝,也一路地祝禱,讓台灣永遠和平民主,因為她坎坷的背景值得珍愛疼惜。

安德森當時就像台灣政務官員及人民宣導,他表示,一般美國人民並不太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差異,也不了解台灣的選舉文化及不同政黨間對台灣人民生活品質的影響如此鉅大,相信台灣之友會可以協助美國人民對台灣選舉和民主成就有更進一步的了解。他對台灣人民民主政治的表現十分肯定,並表示將會持續協助台灣友人推動民主自由。

2002年,他成為會長至今,當時榮任會長的一席話,他說,「在美國有很多人比台灣人更了解,台灣是美國應幫助與支持的朋友。」2005年3月,當全美台僑都在抗議中國制定「反分裂法」,他不惜頂著高齡的身子骨,一起抗議示威,並大聲疾呼維護台灣正義,譴責中國的鴨霸。

當安德森說到台灣時,總是正面地看待台灣,他賣力地為台灣發聲,很多人還以為他拿了台灣的錢,讓他很受傷,完完全全地義工,不追求名利,追求的是行動,只因為台灣令人感動,他認為,台灣早已是個獨立國家, 只是礙於國際形勢,變得很不正常,現在他希望能夠團結,發現更多朋友支持台灣。

「我不在乎你是哪個政黨的,國民黨或是民進黨,藍營或綠營,只要你深信民主自由、人權、民族自決等普世價值的可貴,就知道什麼才是對台灣最好。而台灣之友社也熱誠地歡迎你加入。」(本文摘自美洲台灣日報台美人物誌)

Ted Anderson_d

台灣之友會會長安德森(右)於阿罕布拉市舉行「台灣新焦點的基礎」演講餐會﹐邀請前美駐聯合國大使波頓﹙左﹚﹑前美在台協會理事主席長夏馨﹙中﹚主講﹐強調提昇台美雙方關係層次的重要及宣揚重視台對世界各方面之貢獻。﹙攝影︰袁玫/大紀元﹚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