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文儒雅的長者–鄭彰茂醫師 ◎鄭炳全專訪

在將近三十年的社區藥局服務中,八十歲以上還自已駕車來拿藥的不多,點收藥品時能說出每樣藥名的顧客更少見,鄭彰茂先生是比較特殊的一位,而且每回他都帶夫人一起來,他的英文姓 Tay 好像是日語鄭姓的叫法,同是姓鄭,口音因地而異英文的拼音就有六七种之多。

更特別的是彰茂嫂的英文名 Usa,是她春梅的泰國名,因跟美國同名字,所以藥局裡每一個人都有印象,知道鄭彰茂夫婦是一對謙恭有禮又有學問的好顧客。

大約是七八年前有一天北醫的同窗鄭美惠偕夫婿從芝加哥來十全藥局看我,領路的是她的叔父鄭彰茂先生,讓我驚喜萬分,她另一位叔父鄭彰澤藥師曾任台灣藥物食品檢驗局局長,在北醫兼課時教過我們,又是我大兄鄭炳東在嘉義中學的同窗。這大千世界說大也實在很小。

鄭彰茂先生於1931年考入嘉義中學算是第8屆,讀到四年級時與張有忠(後來進東京帝大法學部,返台執業成為名律師,曾代表政府處理京都光華學寮案。)及蔡深河(後來讀台北帝大醫學部,回北港開業,專治肝膽著名於世,曾獲醫療奉獻獎。)三人同時去考台北高校(師大前身) ,1938年畢業後他以優秀成績考上京都帝大醫學部,醫院實習時值太平洋日美開戰,日籍同學紛紛被徵召去戰場當軍醫,他因台灣籍得以留在大學附設醫院工作,學習許多醫學新診斷及新療法。京都很幸運地沒被美機轟炸,但是食物管制配給短缺,居民營養普遍不良,有些母親就央求醫生,開0.5公斤的蔗糖處方給瘦弱的小孩。

終戰後留日學生們亟待返台奉獻所學,等到1946年5月 才登上一艘美國軍艦,載運數百名台灣人離開日本,鄭醫師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船上聚會時,郭馬西牧師演講呼籲大家,回去將台灣建設成東洋的珍珠。數日後軍艦停 泊基隆海港,適逢台灣霍亂瘟疫,旅客要在船上待留一禮拜檢疫,確定沒人發燒瀉肚才可下船。看到岸上荷槍的阿兵哥用大家聽不懂的話吆喝,每一個人內心怛怛, 返家鄉打拼建設台灣此路遙遙難行了。(註)郭馬西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神學博士,他的兒子郭惠二教授,做北醫助教時,帶過我們這一班的化學實驗,曾去西非9年推廣營養,獲第6屆醫療奉獻獎1996,郭惠二和林媽利血液科名醫遲了39年的婚禮,是人間美談。

鄭醫師的兄哥鄭彰義(即為鄭美惠藥師的爸爸)先 留日學醫,早五六年返嘉義協助父親看診,戰前被徵召到南洋當軍醫,終戰一年後尚未回台,家人憂心忡忡只有認真禱告。有一日一位背著包袱面黃肌瘦留長鬍的男 子,走進嘉義火車站前的診所,說要找萬德舅,盧萬德醫師出面詳端男子,才認出原來是失蹤的彰義,趕快扶進屋內,請藥局生跑去一公里外的「英和診所」報喜。 他是從 New Guinea 辛苦輾轉回台灣,因感染Malaria服用奎寧無效,半途幾乎喪命。幸好台灣已有合成的新藥 Artane,治療數個月後才不再忽冷忽熱,漸漸恢復健康血色。

當時國民黨接收嘉義市的市長會說日語,不久任命鄭彰茂為市民病院(後改為衛生局)主任,他每天忙於天花和霍亂等傳染病的控制和預防,社會普遍感受行政長官陳儀對待台灣人不公平,外省人霸佔日本人留下的房地產,並空降擔任大小政府機關和工廠的主管,同職位待遇也明顯差別,讓台灣民眾歡呼回歸祖國的熱誠破滅,導致1947年228事變的爆發。

終戰後第一年台灣局勢相當平靜,得力於各城鎮的自治委員會的協力,228事 件之後台灣各地有志之士紛紛起來反抗再度被殖民,民兵四起與軍隊對峙,嘉義市尤其激烈,市民病院擠滿民兵傷患,護士們及醫生認真急救,過幾天市長指示要呈 交傷患名單,鄭醫師基於人權的保護拒絕了上面的要求,心裡也有隨時辭職的準備。看到九位嘉義市民意代表及鄉賢潘木枝、陳澄波、陳復志、盧炳欽、柯麟等被反 綁在軍車上遊街,三月廿五日在嘉義市火車站前廣場當眾槍斃,曝屍示眾數日,鄭醫師對野蠻的國民黨心生畏憚並且澈底的失望,如有機會離開台灣應是最佳選擇。

適時婚姻終身大事經郭馬西牧師提親,在父母親商量主意下已定,對象是苗栗卓蘭聞人張基全劉勤夫婦的女兒張春梅,春梅於台南第二高女卒業後到東京女子齒科攻讀,卒業時接近終戰,曾在日本鄉村服務短期再搭船回台。張基全先生係1920年九州大學化工系畢業,返台後在淡江中學教數學,化學和物理,南加州名人陳夢蘭曾是他的學生,終戰後被 Mitsubishi日本三菱聘請到泰國曼谷當技師。因此鄭醫師於1947年6月27日結婚後辭去市民病院,暫時先在家幫父親的「英和診所」看診,11月才偕夫人坐飛機去香港,訪問好友遊十數日再轉到泰國曼谷,當時出入台灣仍不需護照簽証。

泰國的現代化採用英國系統,鄭醫師夫婦到曼谷先住丈人家,取得居民証後,準備一段時日就通過泰國醫師執照考試,在市內開業診所,起初由於語言尚未通,大半患者是日本人或台灣人,漸漸才有潮州人看診,他們從事碾米及稻米加工出口,泰國香米Jasmin Rice名聲好口感特殊,甚受東南亞及世界各地歡迎。

曼谷 屬熱帶地區,居民易感染熱帶病,在診所內附設基本的病理檢驗,驗血驗尿雖然費工費時,卻有助於正確的診斷及治療,不久信譽日增,遠近患者介紹而來,鄭醫師 最小的姨母陳全美是東京女子醫專畢業,專門婦產科,隻身在台灣,鄭醫師就邀請她到曼谷一起開業,聯合診所病患很多,因收費便宜,醫師所得不高,卻享受自由 的生活,四個孩子一一出生後都會講台灣話,也沒人禁止你講日語或台語,由於當地會講日語的人不多,歷任日本駐泰國大使很自然地成為鄭家的朋友。

執業醫師三十年,最值得安慰的是成為當地人和患者們的好朋友,目前診所是由長子宏正醫師主持,已經有第四代的患者,他們有時還會問及老先生在美國有勇健平安麼?鄭醫師55歲時患尿酸結石,看診時曾突發劇痛,幸好降尿酸特效藥allopurinol剛問世,每日服用一粒,到現在36年了還繼續服用。過幾年長子醫學院畢業了,鄭醫師心情較輕鬆,1976年夫妻一起來美國遊覽,在Baltimore市拜訪妹妹琴溱及妹婿賴英澤先生,日後妹婿幫忙申請家屬移民,才於1982年正式和母親一起移民到南加州。

當地 華僑以潮州人為主,其他福建,廣東,及海南人也有,鄭醫師一家參加潮州人基督教會做禮拜,融入當地僑社,泰國雖然佛教興盛,居民享有充分的宗教自由。幸而 有外公外婆的教示,幾個孩子都保存台灣人的多種美德,尊敬父母師長,與人相敬愛。寒暑假帶孩子們去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遊覽,也曾帶他們到泰北金三 角地區去体會窮困地區的生活。

鄭夫人生育四個子女,長子宏正學醫繼承父業,二子宏泰習商在曼谷經營貿易,三子宏恩讀工程後來美國修碩士,在火箭公司工作,女兒愛珠學牙醫來南加大進修,目前在洛杉磯執業,接續母親沒完成的任務,孩子們都會講台灣話,泰國話。

泰國大學教授都是去英國留學回來的,學生考中學或考大學不像日治時代的台灣人那樣受限制,不過在大學預科或大學裡,華僑子弟還是佔多數,泰國在地人生性樂天容易滿足,一日賺5$ 就很快樂了。

談到鄭醫師的家世可說是基督世家和醫師世家,他的外公陳老英生於1859年,其父陳媽枝原是富商,熱衷於迎神拜佛,因患怪病,遍訪名醫都無效,後被安彼得醫師 Dr. Peter Anderson 治癒,全家因而改信基督教,日後讓長子陳老英隨安醫師學醫,學成後在嘉義市設「英安堂」診所救世濟人。

陳老 英是嘉義的傳奇人物,長期擔任嘉義教會長老,除了資助興建數家禮拜堂外也慷慨捐建長榮中學及台中一中,賑救地震災民,收養數位孤兒並大力栽培成才,如台北 帝大第一位博士盧萬德醫師及後來成為三女婿的林朝乾醫師等。結婚兩次皆娶寡婦為妻,不僅視前夫的孤兒如己出,加上其弟早逝,其姪也都與陳老英住一起,所有 子姪皆以兄弟姊妹相稱,按年歲一排行,將近二十位皆受良好教育,大半成為醫師或嫁給醫師。

有一回陳老英患病住院,見到一位實習醫師有愛心又誠懇,雖然家境貧困,日後將有出息,於是安排將他的長女陳全有嫁給鄭德和。鄭德和也就是鄭彰茂醫師的父親,從1910年開始跟蘭大衛醫師(Dr. David Landsborough St .)在彰化基督教醫院接受信仰及醫學訓練,1916年結婚,於1922年才回到嘉義市開業「英和診所」,從小鄭醫師的兄弟姊妹都不曾受到打罰,母親以祈禱感恩的方式教育孩子。鄭德和的長女琴徽嫁給嘉義名律師張英哲,大外孫張俊雄台大法律系畢業後奉獻台灣民主運動,曾二度擔任行政院長。  ( 鄭炳全專訪)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