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梅心怡祈禱 ◎鍾延威/想想台灣/05-23- 2015

30年前台灣黑名單時代積極投入搶救政治犯而被驅逐出境,卻仍在日本架起台灣政治犯搶救網的梅心怡(Lynn Miles) ,因罹癌已走入生命盡頭。Lynn先在石碇靜養,現已轉入安寧病房,靜靜等待上帝賜予他的最後寧靜時光。沙漏將盡,他所關心的台灣人權依舊見不到光明。

Lynn以一個外國留台學生,在國民黨實施高壓統治的禁錮年代,眼見黨國惡靈肆虐,毅然決然加入營救台灣良心犯,成為他一生日志業。有良心的台灣人─不管識與不識,都應該為他祈福;當年的加暴者、共犯、鄉愿者(亦即那些現在正在檯面上,當年拒絕改革、阻卻民主,現在卻享受民主果實的國民黨高官顯要,一群可鄙者),慚愧一生吧!

17日獲悉Lynn住進安寧病房,18日下午,我便帶父親自龍潭驅車趕往新店慈濟醫院探視。抵達醫院時蔡英文等人剛走,等待電梯上六樓時,碰到正好下樓的范巽綠,上樓後見了楊長鎮、艾琳達等人及盧孝治夫婦。孝治兄立即引導我們到病房。

Lynn躺在病床上,削瘦的身體整個深深陷入床裡。清瞿的臉龐,因蒼白而失去顏色,病魔對他肉體侵蝕之快速令人悚然。見父親來到,他眼裡現出一抹驚喜,無法起身,只能虛弱地伸出右手,與父親緊緊相握。

父親一進入病房便哭了,佝僂著幾乎無法站立。一直在此照顧Lynn的盧孝治夫婦幫父親找了一張椅子。父親坐定後問Lynn「會疼嗎?」「哪裡痛?」來回輕撫著Lynn乾瘦的手臂。「我幫你禱告好嗎?」Lynn點點頭。父親便以日語開始禱告。Lynn閉上雙眼,面帶微笑,接受父親的祝禱、期待上帝的指引。

鍾老為Lynn禱告禱告完,父親以沙啞的聲音吟唱聖詩。也是用日文唱,我雖聽不懂,但曲調熟悉,是以前祖父過逝後,父親每星期帶領我們到祖父墳前唱的聖詩。我依悉記得歌詞前半段是「脆弱的我  也得到您的力量   來吧來吧的聲音也聽到了  主呵   現在我將去就您  乞求以十字架的血   洗清我 …..」

鍾老為Lynn吟唱聖詩,數度哀痛不能自己父親唱到後來已泣不成聲,Lynn則似乎在吟唱聲中睡著了,過了一陣子才再睜開眼睛,但已顯得相當虛弱。我與父親為免他太過勞累,於是結束這次探視。

前大溪鎮長林熺達Lynn與是舊識,整個下午都守在病房。他於父親要離去時,幫梅打氣說「你守護了台灣的人權 ,上帝必也守護你。」

上帝垂憐,懇求我主聽到我們的聲音。保佑梅心怡、保佑台灣!

今年二月19日、舊曆年初一,Lynn才到龍潭參加我們家辦的文友例會。

幾位父親文友每年舊曆年年初一的聚會,今年擴大舉辦,因為多了幾位新面孔。包括靜宜大學彭瑞金教授長年留學日本、英國的女兒,帶著洋夫婿及不滿足歲的女兒首度來拜年;台大邱榮舉教授也是第一次參加;東華大學魏貽君、楊翠教授夫婦不但照舊帶著魏揚來,還帶來了漂亮的女兒魏微。至於年年遲到的家族老友Lynn,依舊快散席時趕到。

Lynn與鍾老相談甚歡Lynn今年身體、心情都欠佳。先是因罹癌,不得不向任教的輔大請假,住院療養;養病期間,又因太陽花學運的323占領行政院案被起訴。今天看到他來,大家都很驚喜。他穿著比往年正式,但看起來虛弱、蒼白。他入席在父親身旁坐定,正好坐在魏揚對面,先是怔了一下,接著手指著魏揚說「起訴囉…」。沒錯,兩人同案,同遭追殺。

Lynn對魏揚當不陌生。每年年初一的聚會,魏貽君、楊翠夫婦都會帶魏揚來,大家看著這小伙子從高中而大學、研究所;魏揚對Lynn這個大鬍子老外伯伯也不會陌生。只是,怎麼也沒想到一場學運,將兩人命運綁在一起。

魏揚與Lynn,一老一少兩名「要犯」做出戰鬥姿勢

Lynn於1962年來台灣學中文,因緣際會竟成為人權救援者。在1960年代國民黨黑暗的統治時間,他以個人之力建構撐起主要的「地下」情報聯絡網,在台灣與海外各團體間建立聯繫管道,營救無數台灣政治犯。他後來遭台灣當局驅逐出境,名列黑名單25年,直到1996年才解禁,並於阿扁時代獲得「平反」,得到永久居留權。

Lynn生活簡樸,有很長一陣子住在龍潭,在八張犁的美國學校教書。常見他騎著破舊車在龍潭街道穿梭,沒事就到家裡找家父聊天。他話不多,看看老人家,喝杯茶,坐不多時便走人。近年他得到輔大教職,較少在龍潭出現,但每年例會一定參加。 今天他到場後,父親特地要Lynn的老戰友、盧孝治兄介紹梅為台灣所做的事蹟,父親還把在餐廳外玩手機的孫子隆一、孫女荷衣叫進來, 「來上一堂民主課吧!」

來來來,大家來上一堂民主課。孝治兄大談Lynn(梅心怡)的豐功偉業,Lynn不好意思,一再制止,大家聽得津津有味

Lynn可以說是台灣黑暗人權紀錄的見證者。1971年,李敖、謝聰敏、魏廷朝被逮捕。他正要採取營救行動,卻也隨即被台灣當局驅逐出境。流放海外的前十年,他匿居日本大阪,竭盡所能把台灣被逮捕監禁的政治犯資料,交到國外媒體及國際特赦組織等人權團體手中。在他積極穿梭下,海外關心政治犯救援的圈子逐漸擴大,形成一個救援網路,他也成為台灣地下聯絡網及海外協助網的主要窗口。

台灣的人權紀錄,1960年以前當然是不堪的。國民黨政府極力掩飾,在國際間營造「自由中國」的假象。但 1980年的美麗島大審,使國民黨政府營造的人權形象在國外媒體前露了餡;到1980年代中期,民智大開、人民覺醒,國民黨連自己國民都騙不過了,終於現出原形。及至李、扁執政,台灣人權才大幅改善。

馬英九執政後,雖簽了國際兩公約,不時拿來說嘴,洋洋得意。但兩公約簽了又如何?集遊法被大法官認定違憲,照樣被司法機關拿來起訴學運學生;修法即便只修半套,也仍被占多數的國民黨立委擋下,而323學運後的大起訴、大追殺,更證明台灣的人權在馬執政七年多以來的大倒退。

馬政府起訴學運學生,最幸運的是下台未久的偽自由主義學者江宜樺。他有過名言:「如果一個體系宣稱自己是民主體制,但是它對成員的訴求沒有認真回應,那麼抗議是有正當性的,哪怕是暴力的抗議。那個抗議的正當性的多寡,就與體系麻木不仁的多寡成正比。」 若是江老師還在閣揆位子上,他要如何面對自己在課堂上的這番慷慨壯烈的論述?真是可恥而又諷刺之極致。

今年例會,老友見面的喜悅、彭教授洋娃娃般外孫女帶來的歡愉;魏揚、Lynn Miles兩大甫遭起訴的學運「要犯」共聚一堂,不時交換案情、打聽律師;加上盧孝治兄介紹Lynn Miles與戒嚴時期國民黨爭鬥、奔走營救台灣良心犯、多次被國民黨政府驅逐出境的壯烈故事,使得這次聚會氣氛詭異。溫馨芳香,間雜著沉重陳腐。

梅心怡與鍾老媳婦蔣絜安

台灣不論民主、人權都還有漫漫長的路要走,老戰士逐漸凋零,所幸年輕一代終於覺醒,而且更為生猛,他們所帶動的公民力量匯聚而成的改革洪流,正在改變台灣。更重要的是,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改變了台灣的公共論述,敲打普羅大眾及政客、官員的怠惰和麻痺,這是台灣七年多來深陷泥淖的脫身機會。關切這塊土地的命運的人們 ,不要缺席。

大合照(前排右起魏貽君教授、邱榮舉教授、Lynn Miles、鍾老、瑞金教授夫婦、盧孝治;後排右起鍾老孫女荷衣、孫子隆一、兒子鍾延威、媳婦蔣絜安、魏揚、魏微、楊翠教授、彭瑞金教授女兒、外孫女、女婿)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