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對我的影響 ◎ 林元清

父親對我的影響

林元清

父親自小是孤兒,因此做事情很勤奮,對於機會來的時侯很珍惜,待人處世也非常和藹。記得小的時候,在集集,他常騎著腳踏車,將出診的皮包夾在前面的橫竿,回來時,有時會帶些青菜蘿蔔或雞蛋回來。在台北信義路開業時,在他的診所有時病人多了,等著拿藥,藥局生及母親又忙不過來,他們總會叫我去樓下幫忙包藥給病人、即使是我功課繁忙就將考試,也是要下去幫忙。常常看到他把今天的病歴分為兩大疊、其中一疊是可以免費來看病的窮苦人家,另外一邊則是可以有收費的病人。常常見有病人不只沒有錢來看病,有時看他們還有一餐沒一餐的,父親也會另外紿錢讓他們去買米買菜吃。父親常常對我說:他們生活困苦,我們是應該多幫助他們才對。他有時候會出去往診,到病人家裡去看病,如果他看到病人家裡很窮,就分文不收的回來了,有時也會貼補他們一些錢。他常常說的” “人在做,天在看””. 又常常說 ” 人在做,不抵天的一撇”” 可能因為父親一直的樂善好施,照顧許多窮苦的人,也養成我日後也對窮苦人不收分文或意思意思的只收很少一點點費用, 經常到災區救災,也是受到父親經常濟助窮苦人的愛心的影響吧。

老照片_5

每次我們跟他回集集去掃墓,他常帶我們到我們的祖母也是他的母親陳鳳的墳墓掃墓上香,我們稍走遠時,他總是會在祖母的墳前哭上一陣子,走下來時總還是眼睛紅紅的擦著淚水,心志堅強的父親,也會落淚,我也知道他是在思念他早逝的母親,可能也有想起他當年失去了母親時,成為孤兒所受的辛酸苦楚。也是知道這麼多年了,還有那一片思念母親的孝心

記得父親在信安醫院開業時,幾乎是全年無休。只有中午吃飯後休息半小時就繼續看病。晚上看到九點多十點才休息。一年可能會偶爾有一次,帶我們全家去西門町的美觀園吃飯,吃著日本料理及生魚片,對我來說是無上的美食,去年回台北,我特地帶玉珠去那西門町美觀園的老店,吃著日本料理,也回憶著父親那時,由無到有,養育我們家人,辛勤奮鬥的情景。他從來不看電影,有一次我們勉強要他去看一部卡通片,我記得他入座就睡著了,電影放映完才醒起來。

父親在台灣最大的娛樂是栽培蘭花,看他很用心的替蘭花擦葉子,把蘭花分盆分根,開花時,他總是會把盛開的蘭花放在桌畔或放在牀旁,他很喜歡這蘭花的香味。

老照片_4

當1982年父母親退休來美時,我怕他們會不習慣,因此我休假三個禮拜,每天帶他們出做公車,父親腦筋清楚得很、很快的就熟悉了公車的時刻與路缐,除了每週固定去日本城與朋友吃午餐,到花市為慈濟佛堂買花,也可以坐公車去機場接朋友,及坐公車帶朋友去迪斯耐樂園玩,他們最喜歡的是每年跟我們及兒孫一起出遊 ,他們看著兒孫長大,兒孫也受他們的影響甚深。

父親一直説他要活到一百歲,2006年的十二月初,他常笑著跟我説,要常常看看他,不然以後就恐怕看不到了。我自已休假了三個禮拜,每天陪伴著他,帶他到公園走走、聞聞那棵他最喜歡的玉蘭花,十二月底時,他肺部又有積水,十二月三十日我帶他到嘉惠爾急診室請桂懷瑞醫師幫他抽了三千西西的水出來,我們覺得可能留在加護病房比較保襝,但還是在一月一日凌晨兩點鐘心臓停止而離開了我們,台灣人的算法,他過了年,剛剛好滿百歲.就像他所想的一様,大家都不捨得父親的離開,他傳奇而奮鬥的一生,也留給了子孫們很好的記念和榜樣。

林元清父親老照片

前排右一是父親林智煉中間在曾祖毌右手邊的是二伯林智旭、、後排中間是祖父林俊祖母陳鳳在坐在曾祖母的左手旁,二叔公林正壹在祖父林俊的左手旁。

林家阿公 part 1

林家阿公 part2

父母親的追思

林元清醫師談族譜

這是由二叔公林正壹所寫的,祖父林俊早逝,因此在集集的林家都是由二叔公掌理,二叔公有讀過書,文筆很好,但常常自認為沒有把家產管理好,在他寫的祖譜上,自已謙稱目光如豆,家境清寒困頓。但由聚集街的小村,從鄉下看那時天下的戰亂及變化,也是很無奈的。

那時日本戰敗投降,撤出台灣,二叔公正壹為了想讓三房在集集鎮上能各有一住處,就在民國三十幾年時,變賣了林家在山上所有的幾塊小地,拿了幾萬元的舊台幣在家?,還沒有買一二棟房子的時候,政府的政策改變,那時好像將三四萬元的舊台幣只可以兌換一元的新台幣,他那幾萬元的舊台幤想要買房子給大家住,頓時只剩兩三元新台幣,二叔公心裏很難過,懊惱自悔的又不想讓族人知道,家道更是中落。父親智煉也一直以為二叔公正壹一直沒有把大房應該有的家產分給大房的兄弟們,但父親少年時他父母往生,愛護他的祖母也過逝了。就支身到廈門去做雜工,麵攤洗碗,礦坑挖煤,地攤賣水貨(走私品)只能求溫飽,也不敢問他二叔,只曾與他堂弟提起,兩年前我回去祖墳掃墓,叔叔智韙是二叔公的四子才將此事告知,他說二叔公晚年時智韙叔叔曾問二叔公説” 煉仔( 我的父親智煉)曾問我説你怎麼沒有把大房的家產分回給他們?” 二叔公才道出這段他不堪回首又懊悔的往事,但是父親在離開前也不知道這一件事情。在我們現在看這段陳年的封塵往事,可能不值得一提,當事的先人都已經離開,但在他們的那個世代,我是可以體會到他們遇到戰亂及變遷的辛酸與無奈。

林氏家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