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陳家榮醫師為行醫與藝術兩全之奮鬥史 @ 黄春英

畫家陳家榮醫師為行醫與藝術兩全之奮鬥史

黄春英

陳家榮生於1940年三月,2015年九月逝世,享年七十五歲,屬龍。祖藉澎湖,出生及成長於雲林縣斗六市及斗南市。1958年由台中一中保送台大醫科,1965年台大醫學院畢業。1967年至美國紐約深造,後執醫,入美籍。

從小到大他特有的舉止、觀察力,和表現,常常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小時候開始就戴一幅深度眼鏡,左眼嚴重的弱視,一生都無法應用。右眼也是高度近視。不戴眼鏡等於完全看不見。他功課一直很強,斗南國小畢業,只有他一人考進台中一中,初中直升高中,高中畢業,保送台大醫科 。既已進入好大學好科系,便放心享受大學生活,參加許多活動,也當家教,好像沒認真讀書,不過他從來也沒有補考過,成績還在十名內。

懸壷濟世

1967年到紐約進入Kings County Hospital 當實習醫生,兩天輪一次班,後來做一年小兒科住院醫師,一年内科住院醫師,三年腦神精科住院醫師。雖然去的醫院不是很好的教學醫院,但他也寫過兩三篇論文被登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尤其一篇有關 paget disease 的論文引起國際關注,從日本、法國等都有學者來信詢問。他還有一大堆資料郤没有寫成論文。當他參加腦神經科院士口試時,一位著名的考官教授很欣賞他,邀他去Rochester, 可是他捨不得離開紐約。1973年專科訓練完成,進入布魯克林退役軍人醫院當主治醫師直至2010 退休。在工作時看病人總比同事看得快而且多,故頗得同事好感。病人叫他菩薩,因為曾經把一個雙腿全被切除,昏迷不醒的病人叫醒。又因為他說話風趣,病人寫信到電視台推荐他去做客串說笑明星。1987 年開始,在台美人社區開私人診所,每週三個晚上,加上禮拜六。每週看病時間將近六十小時。此後他與社區打成一片,病人常變成朋友,從賓州、康州也遠道而來。當地的義診、醫學講座、醫學硏討會等都熱心參與。

生命之喜悦

他來美國第二年就结婚,有三個小孩。1973年 ,當主治醫師以後,工作安定,我也停止工作。生活上了軌道,他每天下班後吃過飯,洗過澡,便到畫室作畫直至清晨兩、三點鐘為止。他常說上帝造人很公平,每個人每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他只有延長工作時間。他畫得很開心,色彩繽紛,造型優美,畫初舞的情人  ,畫雲中漂浮的維納斯,畫餵奶的母親與嬰兒,畫和天馬遨遊的 小女孩, 畫取名"生命的喜悅"的全家照。那時我們很想知道紐約客對家榮的畫旳看法。先參加華盛頓廣場的春秋兩季户外展,把畫擺出來,有人喜歡便趕緊收起來不賣。當時有位遊客,建議 他到新開幕的曼哈頓藝術與古董中心舉行畫展。我們去見主辨人,便被接受。這藝術中心規模不小,做許多宣傳,引起許多人潮,專業畫廊及收藏家旳注意。家榮的畫也受到注目,有多家畫廊和我們聯絡,普普藝術著名的收藏家羅勃、斯考爾(Robert Scull)在簽名薄上留下連絡地址。不少臺灣畫家因好奇心而來和我們認識。那是1975年的事。雖然有畫廊積極地和我們連絡,但是家榮自覺手中只有三、四十幅畫,份量不夠,沒有立即行動。他一面積極畫畫,一面參加畫會的公開比賽以建立資歷,成績不錯。

藝壇奇葩

1984年家榮拿出55幅旳全新作品,有粉彩、水彩及兩幅大油畫,"生命"和"故鄉台灣",在紐約聖約翰大學舉行個展,獲得美術系系主任馬内達先生(Edward Manetta)極高的贊賞,書法大師張隆延先生也寫下一篇讚賞的文章,形容他的作品可媲美巴黎近百年各畫派的創作、構圖、筆觸和色彩。展期延長三個月。  當時台大醫學院整建工程開始,整建委員會到世界各地參觀,結論是世界所有著名的建築物都有藝術品作装飾。紐約台大醫學院校友會創會會長黄錦棠學長,帶領委員們包括李鎮源教授、楊思標前院長、林國勝前院長等一行人,一齊去參觀家榮的畫展。觀後所有委員一致同意 要爭取家榮提供藝術品 去裝飾醫學院新建築。家榮得到這種重託,非常興奮。剛好那年九月他也在台北著名專業畫廊阿波羅畫廊擧行首次回台個展,而且作品全部賣完,引起台灣畫界注意。他趁機到台大整建工地,戴上鐵盔帽,去決定及測量作品位置及尺寸。這便是"疾病"和"疾病之征服"的誕生。從那時起他開始思索生命的意義,個人的,全人類旳,以及宇宙萬物,繪畫創作不再是隨興揮灑,畫身邊的人與物,而是深思熟慮,集一生觀察體驗的結晶。

行醫哲學昇華為藝術

在繪作"疾病"一畫時,他把畫布釘在車庫牆上,由左至右,上帝創造亞當夏娃,人類誕生,生命開始。此後受到疾病的折磨,從嬰兒先天性遺傳病,感冒發燒開始,但是母親的臉一直在関照。成年後經歷各種疾病,如乳癌、心臟病、骨折、精神病、癌症、愛滋病等。這期間上帝的使者,天馬,每每下凡垂顧。畫到最右邊濱臨死亡時,如何做結局呢?時正黃昏,一線夕陽照在畫布上,引來靈感。在畫布的右下角,他讓母親抱著死者回歸源頭,正和左上角,神創造人的鏡頭,互相呼應。"疾病之征服"則表示人的疾病只能以神光去洗清。

生於二十世紀和二十一世紀的交點,他如何把人類歷史累積的共識和經驗表達在畫面上呢?這是他思考的主題。看過華格納(Wagna)的名歌劇,Ring Cycle,他决定畫一套壁畫似的大畫稱為"生命系列"。由台大醫學院大摟開始.在全台灣各大醫院和醫學院繞一圈再回到台大醫院。這是一小圈。若可能的話,可以到國外繞一大圈再回来。他希望長庚醫學院能對癌症的治療有所貢献,而贈與"癌症之征服"一畫,寬三十英尺,高二十英尺,以回報王永慶先生為他開畫展及為台大醫學院的兩幅大畫裝框。他又認為創辨高雄醫學院的杜聰明醫學前輩,對熱帶醫學有深入研究的貢獻,故贈送二十一英尺寬六英尺高的"熱帶醫學"給高雄醫學院。他也贈送"追求理想"給好友黃明和醫師在彰化的秀傳醫院。此外,更贈送台灣衛生署三幅"再生"系列作品。在美國也贈送紐約愛姆斯特醫院(Emhurst Hospital)一幅六英尺高十八英尺寛的油畫,稱為"新生命"。所有這些大型作品都在台北市立美術舘及台中國立美術館展出過,並獲得肯定。這中間他還繼續尋找合適的地點去懸掛他的作品,尤其在美國。他已經畫好一幅"哲學的硏究",希望有合適的地方。最後一幅是要回到台大醫院的大型作品,他早在1988年,在他的壯年時期,已 經着手作畫。那就是目前掛在台大醫院大廳展示的"生之源"。

學長蔡青陽醫師是十分虔誠的基督徒,曾對家榮說:"你能不能在看聖經之前畫一幅,然後在看聖經之後再畫一幅"。"生之源",英文為"Creation",就是他的回答,家榮喜歡接受挑戰。家榮畫畫全憑自己硏究。大學以前的畫沒有留下任何一張。大學時代參加台大美術社及醫學院的綠野社,台大美術社每年的會員展,三、四十幅中總有一半是他的,大都是水彩寫生,融合藍䕃鼎的水彩畫法,和法國印象派作品風格。綠野社時期可能開始硏究如何脫離寫實風格,但只留下一幅作品。初到紐約,他參觀紐約各大美術館,也遠至費城、華府、及波士頓。他吸收立體派和超寫實派的精神而創立自己獨有的風格。"生之源"就是最好的代表。

歌頌生命

"生之源",不再描繪疾病,而是歌頌生命,讚美生命。請大家想像,那些深藍色的部分是極深或極遠的地方,如大海或天空,所以畫面是以大宇宙為背景。正中央有個戴皇冠的人型。皇冠又是一個天窗,展開來,造物主放出天馬,載著人類幼苖,也灑出四項生之泉源,科技創造、分子成長、胚胎孕育、文明累積。他把人類歷史所累積的共同記憶、共同意識,整體地表達出來。他在銅版上寫道:“人生過程,有生方有死,而死為生之源,必須以尊嚴與喜悅面對,積極態度安置"。這幅畫,氣勢磅礴,筆觸則細腻優雅,美麗愉悅一如他的其他作品。金黄和淡藍是聖母的顔色,為畫面的主調。人類文明以台灣為代表,高貴美麗的大地之母,長服上織綉台灣的水田和水牛,廟宇和農家。天馬與 音樂一直陪伴着人,直到最後,或以信仰,或以意念,或以太空梭乘載,去㝷求永生與歸宿。

陳家榮醫師把造物主賜給他的天賦盡情發揮,為我們留下一個豐沃的繪畫世界。他以醫術醫病,以藝術醫心。他說他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之一,没錯,他一生遇上許多良師益友,使他能够完成他設想的使命,但是他的努力是最大的因素,他活得淋漓盡致,多彩多姿。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