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番劉邦蓉創造的「藝術世界」⋯神仙伴侶「愛相隨」

紅番劉邦蓉創造的「藝術世界」⋯神仙伴侶「愛相隨」

從台灣新聞工作者到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伸縮喇叭手,轉到庭院設計師,再到生活藝術大師,是由天賦、勤奮、音樂和勃發的藝術細胞,自自然然堆砌而成屬於劉邦蓉夫婦的「藝術世界」。

對劉邦蓉而言,工作的職稱是外在的,是隨著歲月的足跡,展現天賦和志氣的媒介;走進擁抱大自然的庭院設計領域,是跨入一個生活藝術深層思維的界面,以天地為畫布,以花草、樹木、石頭、噴泉為素材,劉邦蓉如魚得水悠遊自在,不論「柔似蜜藝術花園」還是「逸韻山莊」,或是他曾經設計過的上千座庭院,處處皆能讓人驚羨贊嘆。

在南加州,提到才華洋溢、質樸真性的劉邦蓉就自然會為他冠上「庭院設計藝術大師」的號稱。同時必然會聯想起她美麗大方的賢內助葉美麗,她永遠是劉邦蓉強而有力的後盾,最懂劉邦蓉洋溢的藝術才華,四十多年來是全力支持照顧他,更是生活中相互扶持的好伴侶。

三十三年前小家庭移居美國,到異地做異客,為了謀生胼手胝足辛苦開創「柔似蜜藝術花園」劉邦蓉以彈鋼琴

吹薩克斯風的雙手來搬石頭,挖泥土,從設計到施工一肩挑,在20世紀後期,美國尚未有華裔庭院設計師的年代逐漸闖出名號,隨著加州房地產業的蓬勃發展劉邦蓉成為了東西方家庭爭相邀約的庭院設計師,自己精益求精的努力加上大時代的需求,日積月累促使他在這個行業認定?奠定了藝術大師的地位。

如今創業有成遠近馳名他們有三個貼心優秀的孩子,六個可愛的孫兒女承歡膝下。依然年富力強的外公外婆,懂得珍惜一切的葉美麗說:「人們說過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濃,真正生活過方知珍惜!我珍惜親情、友情、愛情、珍惜四代同堂的溫馨,尤其是珍惜為全家人燒飯做菜的每一個時刻。」時時懷著「感恩的心」面對兒孫,面對事業,面對人生。葉美麗從生活中體悟良多:「現在的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滿足,滿足生命?的每一天。」一直保持浪漫情懷的劉邦蓉和葉美麗,是南加州有名的「藝術夫妻」和「神仙伴侶」。

以「柔似蜜藝術花園」接引社會大眾,以庭院設計廣會東西方家庭,以音樂藝術廣交天下知音,以「逸韻山莊」親切招待親朋好友,劉邦蓉生活藝術大師的風範廣受推崇,和葉美麗四十多年來相互扶持的「愛」相隨的故事,在朋友間傳為佳話。望著自己早巳不再細緻的雙手,葉美麗微笑著說:「路是人走出來的,一家人心連心,關愛呵護著彼此,「愛」是一切的泉源和力量,既然來到美國打拼,不論多苦我們都要創出一番事業,我瞭解他、當然支持他,四十多年甘苦與共,這條人生之路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紅番_6A

 

尋夢園

﹏﹏女兒友茵眼中的藝術家父親﹏﹏

什麼是父親的尋夢園?

是一個日升日落五彩繽紛美得令人難以想像的世界?

是一個擁抱大自然的唯美創作園地?

是一個歡樂、生動、詩情畫意的花園?

以上統統都是,然而父親的藝術世界,不僅僅如此而已。

我的父親劉邦蓉,天生是位藝術家,在他曾經擔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伸縮喇叭手時,他已經開始利用大自然中「美的事物」來創造理想的生活空間,開創了一個以花草樹木服務大眾的《快哉園》苗圃,後來移民美國在南加州聖蓋博谷市開設了《柔似蜜花園》,兩項家庭事業至今都在經營並且都很成功。

在他跨入庭院設計業的四十年歲月裡,他是以天賦的藝術才華,成為這個行業界的箇中翹楚,因為設計庭院是他的最愛(我美麗的媽媽,當然是他的最最愛)。他用他所有的時間、全部的心思全心投入,每天清晨起床,習慣直接到院子去和花草樹木為伴,澆水、施肥、培育花卉樹苗,東敲敲西打打,沉思、觀想、規劃、製圖,爬上爬下一手一腳地將設計理念創作出來,天天忙得不亦樂乎!我的父親劉邦蓉,就是這樣自然而然親力親為地創造了他的藝術世界。

我的童年是在父親創造的《尋夢園》裡渡過的,父親的《尋夢園》有抽象的,也有具象的。具象的《尋夢園》在南加州的艾爾蒙地市,細數園裡的一草一木一景,如紫藤綠柳下的假山涼亭、小橋流水有著四季爭艷的花朵陪襯,都是由父親的巧思和巧手,把大自然優美的景觀融匯在庭院中的傑作。
從小父親教導我們姊弟三人要靜心體會生活,在懂得欣賞具象的《尋夢園》時,更要學會欣賞抽象的《尋夢園》,正如懂得「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身在福中要知福」「感恩大自然的賜予」的真實涵義,讓我們懂得尊重萬事萬物的特性,懂得欣賞大自然神奇的生命力,因為天下沒有一蹴可就的事,創作本身需要時間,正如花草樹木的成長,奇岩異石的蘊育……,”過程”很重要。受到父親的耳濡目染,我們學會了放慢生活的腳步,去欣賞身旁的人事物,懂得感恩我們週遭的世界,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分鐘…。

我們歡迎您,走進劉邦蓉和大自然相融相和的藝術世界,大家一起來觀賞他打造的「尋夢園」。

同時,我也要在此感謝我的父親劉邦蓉——親愛的爹地,謝謝您教會我如何去欣賞我身邊的一切美好事物。

愛你的女兒
友茵 敬上

What is Richard’s Dreamland?

Is it a world of breathtaking sunsets, brilliant color, and unimaginable beauty?

Is it a place where creativity meets nature?

Is it a garden of light, life, and fantasy?

Richard’s Dreamland is all of that and so much more.

My father, Richard Liu, has always been an artist. Even while he was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Taiwan Symphony Orchestra, he still managed to cultivate his love of nature and all things beautiful. He is the creative force behind our successful family businesses, Kuai Tzai Yuan, in Taiwan and Rosemead Gardens, in San Gabriel, California. Even after nearly four decades as an architect landscaper, my father’s first love (after my beautiful mother, of course) still commands his time. From the first sunburst each morning, my dad is out in our backyard watering, planting, pulling, pruning, and nurturing his plants. He does it because he loves it. My father has truly created a dreamland of his own.

As a child, I would spend time in a garden my father built called “Shin Mong Yuan” or “Dreamland.” It was the manifestation of all things natural and exquisite, yet often forgotten by this restless world of instant gratification. My dad has taught me that the things in life that are truly worthwhile are the things which take time; like the strength of age-old trees or the character of mother nature’s rocks. My father believes that we should all take time to slow down, be still, and appreciate the world around us… even for a minute.

We welcome you to the world of Richard’s Dreamland so that you can take this journey with us and enjoy the wonders of nature. Thank you, Dad, for teaching me how to really see the beauty that is all around me.

With love,
Your daughter, Nina Liu

 

紅番_2


紅番_11

                        2014年在台灣,接受蕭邦音樂基金會的邀請,薩克斯風及豎笛獨奏會的節目單

 

樹 屋

﹏﹏鳥語花香與孩子嬉笑聲相應和﹏﹏

橡樹,是加州的州樹,生長緩慢,相當珍貴;能長得枝葉繁茂粗壯碩大的橡樹,必然歷經上百年、甚至三五百年的時光。「逸韻軒」後院的橡樹,就是一棵有三百年以上樹齡的大橡樹。

劉邦蓉和葉美麗於2003年遷入「逸韻山莊」後,面對雄踞後院的大橡樹,他們怎麼看都看不到美感,粗枝大幹盤根錯節、枝葉橫生密密實實,如何美化這大而無當的「東西」?設計細胞在劉邦蓉腦中跳躍了幾個方案,大橡樹必須自然而然的與家人的日常生活相結合,左邊觀察、右邊思量,他決定給當時四歲的孫女奧斯本,一個可以玩耍、可以扮「家家酒」的小天地 — 樹屋。

一個暖洋洋的週六早上,劉邦蓉拿起電鋸開始修剪枝椏,電鋸聲吸引了逸韻山莊前後左右鄰居的目光,大家不約而同地走到路旁來觀看, 並且有禮貌地詢問劉邦蓉在做什麼?眼看他鋸完樹,拿著事先設計好的木板和木條,左釘釘右釘釘,小孫女高高興興地隨著外公爬上爬下,鄰居們在觀望之中看出了興趣,駐足在旁目不轉睛。劉邦蓉花了半天的功夫,大橡樹上的小樹屋就建造完工,鄰居太太和孫女奧斯本一起拍手叫好,奧斯本告訴大家,小樹屋將是她的睡房,坐在裡面捨不得下來。葉美麗和女兒女婿從「柔似蜜花園」下班回來,看到改觀後的大橡樹驚喜不已。

第二天早上十點鐘, 兩位警察來按他家的門鈴, 理由是鄰居舉報他們砍伐橡樹。 警察很有禮貌的說明來意:「我們是來告訴你們,住在加州不可以任意砍伐樹木,更何況是生長緩慢的橡樹,一年也長不到一公分,十分珍貴!所以才被訂為我們的州樹,需要所有民眾加倍愛護它。像你們這樣自行修剪改善的做法是違法的,不過,鄰居們都說你們的小樹屋搭得非常可愛、好看, 又有創意,叫警方網開一面。 因此,我們不打算給你們開罰單,只作口頭警告,下次千萬別隨意砍伐或修剪橡樹。」看來警察通情達理,蠻有人情味的,執法並不死腦筋,懂得欣賞美好的東西。

警察走後,葉美麗驚惶甫定的打電話告知親友:「在加州不可以隨便砍大樹,即使是長在妳家院子裡的,都不可以。至於砍伐橡樹,更是違法的。好在警察和左鄰右舍都很欣賞劉邦蓉的傑作,放了我們一馬,沒有開罰單。」好奇的親朋好友聽完葉美麗的形容,紛紛驅車前往逸韻山莊,雖然砍橡樹引來警察上門,前所未聞十分特別,然而大橡樹上的小樹屋,連警察都很讚賞,不看怎麼行?大伙兒趕來好好欣賞了一翻。

自此,凡是劉家的聚會,大橡樹成了戶外中心,庭院中另一個大客廳,賓客們情不自禁地都會走來樹下坐坐,樹上坐坐,小樹屋裡也坐上一坐。希望賓主盡歡的葉美麗,觀察到賓客朋友們聚集到大橡樹下時,不論三五成群、或是三三兩兩拿著飲料杯盤,會隨意的邊吃、邊飲、邊交談、邊欣賞風景。甚至在夜幕低垂時,把山腳下一望無垠的燈海當成大自然表演的舞台劇,靜靜地坐在那裡觀賞。

喜愛音樂的朋友來訪,會以樹下為小型管弦樂團的表演舞台,一會兒藝術歌曲、一會兒流行歌曲,大家酒酣耳熱引頸高歌,小樹屋變成了聽眾們的包廂,大樹幹成了聽眾席。

在遵守愛護橡樹的前提下、為了讓樹上樹下有更多賞心悅目的空間和角落,隨著大橡樹生長的樹形和枝葉生長的方向,劉邦蓉利用木板和木條作區格、階梯、休息椅和亭台,把大橡樹上上下下做了一些調整和更動,樹上再以燈飾和盆栽點綴,由下而上有五層休息平台的「樹屋」方告設計完成,它是劉邦蓉為逸韻山莊創造的第三件作品,也是屬於全家人的一個戶外休憩室。

來訪相聚的朋友,不論大人小孩,「樹屋」是他們最喜歡逗留的地方。音樂家好友們,對樹屋的設計總是讚不絕口。以下是作曲家孫弦和聲樂家邵聖容有感而發的話︰

劉邦蓉的樹屋,是我見過唯一一個既掌握樹的形態又陪著樹生長的設計。

————鋼琴家 孫弦

Tree house is a dreamy realization of life,it seems like a part of the nature even though man-made。

————聲樂家Rosa Shao Whipkey 邵聖容

紅番_3

 

紅番_5

愛情故事

﹏﹏詩情畫意飲酒品茶相伴人生﹏﹏

劉邦蓉和葉美麗的愛情故事,就像瓊瑤筆下描述的人物與換畫的場景,符合所有的浪漫元素。

人如其名的葉美麗二八年華時,有一次搭乘火車,恰巧月下老人巧扮的大方青年站到她身旁,在無聊的旅途中男孩主動攀談,雙方天南地北的閒談起來,愈談愈投契,男孩見她170公分的身高和深遂有致的五官、靈巧秀美的模樣非常可人,下車時主動問她姓名、地址,男孩雖然健談但看起來正直樸實,她不疑有它的寫給對方通訊地址,這個男孩即是劉邦蓉的表弟。

兩個星期之後,葉美麗收到一封筆跡挺拔俊逸的來信,有禮的問候和坦誠的自我介紹,就這樣展開了鳳求凰的書信往來。「我想,你總還有一些我們華人的血統吧!」從表弟的形容中,劉邦蓉以為葉美麗是個高挑的混血兒,第一次來信便這樣問道。

從此他倆成為無話不談的筆友,在信中他倆談生活、談工作、談人生,更談琴棋書畫,談讀書心得,談時事見解。從書信中葉美麗得知劉邦蓉是個大忙人,忙著工作、忙著練琴、忙著開拓他的未來;他常常以不同的詩句來形容心境、來表達他對開設苗圃,設計庭院的興趣。劉邦蓉更以金聖嘆的詩「不亦快哉」來將自己的苗圃取名為「快哉園」。

由於金聖嘆是明末清初有名的才子,文學造詣高超,將《莊子》、《離騷》、《史記》、《杜詩》、《水滸傳》、《西廂記》逐一點評,世人稱之為「六才子書」。民國初年時,胡適也曾經形容金聖嘆是「十七世紀的一個大怪傑」,對他那三十三則《不亦快哉》的妙文讚不絕口。劉邦蓉告訴葉美麗當他看到《不亦快哉》生活化的語句妙趣橫生,讓他情不自禁拍案叫絕,比如「夏日於朱紅盤中,自拔快刀,切綠沉西瓜。不亦快哉!」「於書齋前,拔去垂絲海棠紫荆等樹,多種芭蕉一二十本,不亦快哉!」「冬夜飲酒,轉復寒甚,推窗試看,雪大如手,已積三四寸矣。不亦快哉!」甚至連生活小節也能有快哉的神來之筆,比如「存得三四癩瘡於私處,時呼熱湯,關門澡之。不亦快哉!」「子弟背誦書爛熟,如瓶中瀉水。不亦快哉!」等等不勝枚舉,因此在開設苗圃時,劉邦蓉就毫不考慮的取名「快哉園」,最美的文學即是最貼近生活的感動!

通信一年之後,兩情相悅的他倆決定見面,劉邦蓉早已聽表弟形容過美貌的葉美麗,但是葉美麗卻從不知他是啥模樣?含蓄內斂的劉邦蓉寄來一張有四個男士合影的照片,好像打啞謎般似要她猜猜看,三位青年一位中年人,是哪一位呢?她自忖一個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對時事能透徹剖析的人,一定是個有年紀的人,有年紀的人才會有豐富的生活體驗,該不會是個「老頭子」吧?難道見面就是幻滅?希望不是!那心心相印的感覺多麼地真實。

葉美麗抱著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前往約會的地點,一路上心中的吊桶七上八下的,她默默地祈禱著,月下老人似乎聽到了她的祈禱。終於碰面了,有驚喜沒有失望,劉邦蓉是最年輕英挺的那一個,葉美麗開開心心地將心中的吊桶放下。

歡歡喜喜的相見,跨越了筆友的隔閡,自此浪漫多情的劉邦蓉常常帶詩書散文給葉美麗欣賞,除了古代的詩詞歌賦外,還有近代的文人像胡適、徐志摩、蘇曼殊的文學小品等等,並且常常帶著葉美麗去聽音樂會、看畫展、逛書展、看表演,同時只要有時間就會騎著大型摩托車載著她出外兜風欣賞大自然。不知不覺中雙方走進了彼此的生命,劉邦蓉欣賞她聰敏好學善體人意,以真情打動了她的芳心,她愛屋及烏地開始對花草樹木的特性愈來愈能掌握,對他的藝術才華也愈來愈欣賞。

在劉邦蓉的引領之下,葉美麗不但能了解唐詩宋詞的涵義,透過詩句的意境和詩人的風格,對劉邦蓉創作的思維也愈來愈能體會。至今她依然能隨口朗誦一些與劉邦蓉過往心路歷程相似的詩句。 比如唐朝孟浩然的「過故人莊」——-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比如宋朝陶淵明的「飲酒詩」——-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葉美麗十八歲時,他們訂婚,十九歲時結婚,二十歲時大女兒友湄出生,雖然初為人妻、初為人母,確實讓她手忙腳亂了好一陣子,然而因為有「愛」,為「愛」相守、為「愛」相隨,屬於他倆的藝術世界,就這樣自然而然的拉開序幕,相互扶持中創造出「柔似密花園」。如今在花間樹下飲酒品茶,已經融入他夫妻倆的生活之中,劉邦蓉隨心所欲打造的「逸韻山莊」,套用他自己的形容詞「好東西自己創造,自己住在其中,真是不亦快哉!」。而詩人王維的「桃源行」,正是劉邦蓉當年帶領妻小勇闖美國,移民他鄉創造屬於他倆「藝術世界」的心境和原動力。

當時只記入山深,

清溪幾度到雲林;

春來遍是桃花水,

不辨仙源何處尋。

紅番_9

 

逸 韻 山 莊

﹏﹏集劉邦蓉30年庭院設計之大成﹏﹏

循著蜿蜒的山坡車道往上開,繞了好幾個彎,在山上斜坡處,轉進一條小弄巷,迎面即是一座類似中古時期維多利亞建築的房屋,前院兩旁果樹整齊花葉扶疏,在大門口歡迎賓客的是七隻或站或臥鐵製的梅花鹿,這裡是劉邦蓉精心打造充滿音樂、充滿歡笑的「家」— 「逸韻山莊」。

葉美麗形容「逸韻山莊」是「全家人的天堂」,是工作之後,全家人可以舒舒服服、溫馨聚在一起的「窩」。這個「家」、這個「窩」,屋裡的格局、屋外的空間,屋裡空間的調整、屋外空間的塑造,屋裡玄關的壁畫鏡雕,屋外後院的斜坡花道、狀元紅,怪石堆砌而成的錦鯉池,樸實自然的日本和室,潺潺流水的木雕…等等,無處不是劉邦蓉的創作和巧思。

從2003年遷居進來,劉邦蓉就開始改造這個新「窩」,一刻也沒有休息,充分展現出藝術家豐沛的創作生命力,葉美麗開玩笑地說:「劉邦蓉是個完美主義者,具有為藝術創作全力以赴,力求完美的臭脾氣和執著,不論對室內設計還是庭院設計,只要idea來了,什麼都可以放下,立刻付諸行動把創意用他的雙手表現出來。一旦創作不如預期,他會一再重來,直到作品滿意為止。有時idea不全是為藝術或美觀考量,大部分他的設計是從生活舒適、實用又省錢的角度來思考,當然如果不美觀,他是不會滿意、不會停手的。」

逸韻山莊可以說是劉邦蓉愛家人、愛藝術且力求完美的「實品創作」,或者說是展現他藝術才華的「樣品屋」,只是這個經他雙手打造的「樣品屋」,是個非賣品。每個房間、每個角落,樓上樓下的活動空間,前後院的土地面積,都經過他逐一的細思量,盡可能發揮最大的使用功效;「美觀」「實用」「方便」「舒適」是思考的大前提,比如將二樓主臥室裡的一個狹小儲物室,改造成一間有景觀、有洋台的寬敞樓台書齋,即是發揮上述考量的另一佳作。

後院一覽無遺的開揚美景,是大自然給予逸韻山莊的禮物,劉邦蓉珍惜這份禮物,因此將落地窗、玻璃和鏡子巧妙地交互運用,錯落有致的室內設計,將整個住宅的視野無限延伸,每個房間包括廚房、主臥室、浴室在內,皆有180度的空間,可遠眺和台北觀音山神似的Azusa山、欣賞得到山腳下一望無垠的萬家燈火。

「日日深杯飲滿,朝朝小圃花開,自歌自舞自開懷,領取而今現在。」這是一幅高高掛在「逸韻山莊」餐廳牆壁上的書法,正是劉邦蓉葉美麗夫婦的生活寫照。書法寫在竹簾上,毛筆字瀟灑勾勒,文字中盡顯生活情趣,襯托男主人飄逸雍容、創意勃勃又自成一格的「大師」風範。

後院裡一棵三百年的老橡樹,劉邦蓉依著樹形用心修剪,為外孫女們搭建了一座有五層空間的「樹屋」,層層扶拾而上,景致都不同。不論任何年齡的訪客一走上「樹屋」,都興奮得嘆為觀止,這邊坐坐、那邊躺躺,彷彿走進了童年的時光隧道,捨不得走下樹來。

劉邦蓉葉美麗熱情好客,經常邀請朋友來「逸韻軒」小聚,把酒言歡、彈琴唱歌,有時外地的文人雅士慕名而來,甚至住上好幾天不願離去。有時在酒酣耳熱之時,劉邦蓉一時技癢,拿出薩克斯風就在樹下吹奏起來,仰望繁星點點、俯瞰萬家燈火,耳聽優美旋律,不知是否是紅酒產生催化作用,賓主一同引頸高歌,其樂融融!比如於2008年8月10日,多位音樂家再度到訪,音樂人相聚「逸韻山莊」溫馨和諧,琴韻歌聲、美酒美食配上無垠夜景,使得劉邦蓉夫婦的「逸韻山莊」更加掌聲不斷、名不虛傳。

「吾齋之中,不尚虛禮,凡入此齋,均為知己。隨分款留,忘形笑語,不言是非,不侈榮利;閒談古今,靜玩山水,清茶好酒,以適幽趣;臭味之交,如斯而已!」每當面對樂韻裊裊、清雅和氣的氛圍,劉邦蓉總會聯想起這段由明朝名士陸紹珩所作的詞 。當他脫口而出這段話來歡迎到訪者時,賓客們自然拿起酒杯互敬,真是凡入此齋,均為知己,清茶好酒,以適幽趣,賓主盡歡,如斯而已!

以下是來訪的音樂家們對「逸韻山莊」真情流露的有感而發:

高興來到Richard & Mary’s nice house

————鋼琴家 盧能榮 / 賴玉芳

這是一個天堂、這是一個樂園、這是一個藝術、這是一個令人“忘不了”的「人間聖堂」。

————作曲家  林岑陵 / 合唱團指揮  李小玎

每次來LA到都必來此。

————作曲家  沈錦堂

假如有酒,我會常常來欣賞這裡的夜景。

————作曲家  鄭煥璧

這是人間的世外桃源,品味人生、流連忘返

————小提琴家  曹恩菱

Unbelievable Palace、Incredible People、Unspeakable Picture of Memory。

————聲樂家Rosa Shao Whipkey 邵聖容

紅番_1

 

Richard Liu Saxophone & 洛杉磯愛之聲合唱團 葉上雨滴 VOLC 2013 Concert

Richard Liu Saxophone & 洛杉磯愛之聲合唱團 葉上雨滴 VOLC 2013 Concert

紅番薩克斯風─ 台灣鄉情音樂會(4) Richard Liu in Concert #4

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n L.A.

Richard Liu 紅番薩克斯風─鄭煥壁曾淑吟金婚慶典演奏之二:台灣民謠組曲

Richard Liu 紅番薩克斯風─鄭煥壁曾淑吟金婚慶典演奏之二:台灣民謠組曲

Richard Liu 紅番薩克斯風─鄭煥壁曾淑吟金婚慶典演奏之安可曲:Besame Mucho

Richard Liu 紅番薩克斯風─鄭煥壁曾淑吟金婚慶典演奏之安可曲:Besame Mucho

Richard Liu薩克斯風音樂演奏會 黃昏的故鄉

Richard Liu 在謝禎群 的別野演奏 (同學會)

 

3 COMMENTS

  1. 非常欽佩故事的主人翁,多才多藝,琴瑟合諧,有點像現代的趙明誠李清照。
    故事也寫得不錯,只是稍有謬誤,最好改正:⋯⋯『宋朝』陶淵明的「飲酒詩」⋯⋯

    正確的寫應該是:⋯⋯『東晉』陶淵明「飲酒詩第五首」⋯。
    因為,陶淵明(公元365-427)字元亮,生值東晉哀帝末年,公元420年後南朝『劉宋』取代東晉,陶淵明改名為「陶潛」,自號「五柳先生」,7年後貧困而卒。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