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的旗子 @ 鄭炳全

綠色的旗子

鄭炳全

整理花園時,將雜草及修剪下來的花葉掃進綠色垃圾桶,有幾粒水泥塊和小磚塊就得丟進另外一桶,卻意外見桶內廢物堆裡有一小綑綠色的旗子,想是我的「差別」整理房間時順手丟掉的。趁尚未被染污悄悄地取出,放回書房,找個空回味一下每一支小旗子的來歷,倒不是說每支得來不易,至少二個小男孫禮拜天下午回來時,多個玩具陪他們玩。

兩年前大孫滿三歲時,托兒所教他打擊音樂,這些台灣選舉侯選人的小旗子給他敲敲打打正好,小旗竿是白色塑膠管,上頭粘一小粒黃色圓球,是理想的打擊著力點,他頸子揹個小鼓,腰帶左右邊押兩支小旗子,要我跟在他後面遊行,Forte! Forte! Piano! Piano! Hooray! Hooray! 他又喊又敲地開步走,讓我聯想起美國獨立戰爭的一幅名畫,一位男孩小鼓手額頭綁條絲巾,仰望高壯的華盛頓將軍,在樂聲中前進。

有一支是淡綠的底色,斜体深綠色的大Yes ! 那個驚嘆號是用台灣地形代用,旁邊相對位置有些小小點是金門、馬祖、澎湖、綠島、和蘭嶼等,中間印的是紅色字体的Taiwan,下邊是一行黑色字斜体標語:相信台灣、堅持改革。已經忘了是否2004年的選戰旗,我還從台灣帶回來一件胸前印有 Yes! Taiwan的稻色夾克,今年初才穿在身上冷天時取暖,仔細看它連龜山島都印上去。

唯一用白紙印的旗是:高雄市長侯選人 謝長廷,下面是綠底白色字:海洋首都,快樂出航。可能是他競選連任時的旗子吧,他在2008年代表民進黨出來選總統,情勢慘不忍睹,連大多數的高雄市選民都被買票而背棄這位辛苦耕犁的市長,希望他能拾回健康與快樂,我喜歡看他吹陶笛。

有兩支是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的旗幟,一支底下橘紅色印白字:希望的城市 快樂的市民,中間是白底寫 陳水扁 三個大毛筆字,上左快樂,上右希望,還加蓋一個印紅圓圈裡面是3號,應該是第一次競選市長,對手是黃大洲跟趙少康,那次阿扁當選了。四年後這位有魄力夠認真的陳市長,民調肯定率超過80%,市政府官員們都很客氣,市民進區公所或市政府頗有當家主人的感覺,這回競選連任的小旗子,底邊是綠色印一行白字: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可惜輸給馬英九而且輸得有夠難看,卻因此台灣人拱他出來競選總統。

2000年的台灣總統直選非常鬧熱,代表民進黨的陳水扁和呂秀蓮抽到第5號籤,大家原本看好連蕭配,沒料到宋張配搶獲三分之一的票,讓民進黨以39%的選票入主總統府。競選旗主要是正副兩人合照,左上大圓圈印上紅色5,最左上角很小的標語:年輕台灣 活力政府。團結的民進黨贏了分裂的國民黨,再一次獲得印証。選前的暑假,呂秀蓮託親信盧孝治(領隊桃園青少年管絃樂到洛杉磯訪問)來探台僑意見,我明確的分析給他,不久果然如我所料,秀蓮姐爭取到副座侯選人。

2000年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20周年年會移師台灣舉行,我也報名參加,見到多位回台服務的鄉賢好友,7月1日百多位會員及家眷拜訪總統府,會長吳和甫以台語祝賀並勉勵阿扁認真建設願景台灣,阿扁誠惶誠恐地(當時流傳軍人政變,府內都是他們的人員。)也以台語感謝教授會20年來對台灣的民主運動及人權的支持。

2004年2月下旬我特地請假一個月藥局請人代班,想要參加百萬人手護台灣,原因是一年多前台獨小將王文宏和我兩人閑談,對付中共飛彈瞄準台灣的問題,論及發動島上居民一萬人在濱海公路手牽手護台灣的活動,沒料到一年後阿扁競選總部真的推動手護台灣,先試台南縣相當成功,才決定228由南到北全島手牽手。本來我是想和五兄鄭炳川一家人同車南下屏東,結果一過中午公路就塞車,只好參加<高雄牽手護台灣>的熱鬧活動,旗子上印有「 百萬人 手護台灣」,實際在都市附近路旁兩邊都重疊排兩三排,總人數一定超過二百二十八萬人,「看大家用手 留下感動 寫進歷史」,「手牽手串成堅固的堡壘 守護寶島台灣」。三月投票前夕發生槍擊案,幸好陳呂只受輕傷,選後那晚我在嘉義陪百歲人瑞林崑泉醫師,我的二舅父,看電視唱票,連宋陣營勢如破竹一路領先,驚奇的是南部縣市陸續開票差距縮短,最後陳呂才贏兩萬多票而獲連任,聽說兩萬多人剛好是228受難者,也是海外台灣人回去投票的人數(海外阿扁之友會的旗子中英對照,左邊是一個卡通人像)。

最後一支旗是建國黨的,上半淡藍印建國黨三大黑色的字,下半是深綠有橘色的大三角形將深綠分半。我可能也有台聯的旗子,大概早就丟了。台灣的選舉法是國民黨訂的,不利小黨的生存,台灣聽說現時有二百多個政黨,台灣的民主之路雖是彎曲坎坷,任何政黨要走向專制獨裁也很難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