蠟炬成灰涙始乾─思念楊慶安教授 ◎蔡榮聰(外科醫生) /民報/2015-05-11

首場專題演講會的演講人:(自左向右)楊慶安、沙特、費雪、吉爾曼、布魯克。
▲紐約市立大學於2005年五月下旬於皇后區喜來登酒店舉辦學術研討會,邀請美國及台灣學者共同研討美中台三角關係在布什第二任期內的挑戰與機會。研討會由總統府顧問楊 慶安教授與美國前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吉爾曼(Benjamin A. Gilman) 擔任共同主席。主要贊助者是台灣民主基金會及中華發展基金會。台灣總統陳水扁、副總統呂秀蓮、外交部長陳唐山以及美國眾議院現任國際關係外交委員會主席亨利‧海德 (Henry Hyde) 和國會台灣連線主席謝博德(Steve Chabot)都發來賀詞。圖為首場專題演講會的演講人:(自左向右)楊慶安、沙特、費雪、吉爾曼、布魯克。(圖取自大紀元時報)
簡介:

認識楊教授起緣起於2003年末,當時和林淑麗女士、辣媽王淑芬女士有感於台美人的特定族群的意識形態,對家鄉的回憶和思念,對台灣前途的走向混沌,甚至在台灣人當總統的環境下,並沒有得到全民以及全世界應有的支持和鼓勵、尊重,而憂心忡忡。我們移植國外,但我們並沒有忘記從哪裡來和我們是誰?我們認為每一張臉孔後面一定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值得述說,寫下台灣人流浪丶掙扎、奮鬥的故事,推上國際舞台。

—————————–

在緊急的手術過程中,由於患者是身體超重的哥大教授而且夫人是曼哈頓的律師,在手術困難中也絕不能出仼何狀況的壓力下,突然有手機呼叫聲。護士耳邊告知是太座來電,問何時回電?牽手一向都是留話或text。我回說半小時。護士輕聲細語說您的朋友走了。我心神一下受到嚴重撞擊,一時間整個開刀房的空氣也靜極的凍結,手術幾乎不能完成。楊教授,「一場美好的仗己打完,」我知道是神的恩賜帶您回天家了。

四天前,我們剛通過電話,因為由於心臟衰退、經由您外地回家的兒女傳過電話。您一向沙啞低沈卻肯定的話語仍然在耳邊環繞,我們建議一些注意事項,並請您多多保重,來日方長。未料再沒有機會請安請敎了。

認識楊教授起緣起於2003年末,當時和林淑麗女士、辣媽王淑芬女士有感於台美人的特定族群的意識形態,對家鄉的回憶和思念,對台灣前途的走向混沌,甚至在台灣人當總統的環境下,並沒有得到全民以及全世界應有的支持和鼓勵、尊重,而憂心忡忡。我們移植國外,但我們並沒有忘記從哪裡來和我們是誰?我們認為每一張臉孔後面一定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值得述說,寫下台灣人流浪丶掙扎、奮鬥的故事,推上國際舞台。我們對自己和小孩充滿信心,有一天會像猶太人一樣在一片天。為了強調提昇台灣人的尊嚴、價值、驕傲與藝文水準。並鼓勵台灣人勇敢提筆寫作的小小心願,決議成立大紐約地區海外台灣人筆會。我們邀請德髙望重、學官兩棲的紐約州立大學教授楊慶安一起做為我們的指導steering committee。十一月二十九日星期六,外有強勁的冷風,一共來了七十多人,子孫三代,把新州Livingston 佳壇基督教長老教會,擠得水洩不通,令人感動。蕭清芬牧師、廖登豐,Kin Ko,林資深, 王柏農,杜新茂,涂劉石連,林景福,李正三,李惠仁,林興隆,楊涵珺,林武忠,王政卿、鄭國寶,黃正雅,郭正昭, 彭良治,以及佳壇教會兄弟姊妹的掖注。 感謝台美人意見領袖,知識份子及社區菁英的參與灌溉。十年來筆會的成長和功効,大家有目共睹。

楊教授出生於臺南市 ,父親楊士養牧師參與巴克禮博士,兩人補翻出版臺語聖經 ,並曾留學普林斯神學院一年。楊教授台灣大學法學院畢業後,跟隨父親的足跡,於1950年代後期,是第一位榮獲普林斯頓神學院博士的台灣人。之後,到哥倫比亞大學研讀「國際關係法」博士學位,畢業後仼哥大講師、研究會會員。爾後,仼教於紐約州立大學「國際關係法」達長三十年。為了記念父親,於2002年,在普林斯頓神學院設立「楊士養牧師獎學基金」,期盼能對台灣的神學研究與發展栽培,略盡棉薄。

楊教授著作等身,學術研究精嚴,並以研究美、日關係及跨國  企業揚名國際社會。1982年,美國國會根據楊教授的論文著作,通過「The US Export Trading Company Act of 1982」,由雷根總統簽名生効。1992年日本政府以「勳三等瑞寳章」的勳章,表彰他對美日經濟文化交流的貢獻。後來,深感李前總統與民進黨對台灣民主化、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的努力,逐漸把研究焦㸃從美日關係擴大至台灣的未來、安全、外交問題上。李前總統於1997年讀到日本的「世界周報」發表的「從內外戰略情勢論析臺灣安全保障議題」一文,印象深刻,指示翻譯成中文逐日刊登於中央日報。社論並為文發表「挑戰一種虛構的國際秩序」說明提升國際地位幾乎是所有臺灣人民的心聲,也是臺灣理所當然的權利。當時,凝聚了不管藍綠台灣大多數人的向心力,也為了台灣人作總統舖路。2005年,在紐約Hilton 與前國際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Gillman共同舉辦「美、日、中三角架下的台灣」為題的三天國際會議,台灣的議題,再次引起國際關注。筆者有幸列為講員,說明「Why Taiwnese Pen Club Matter?」,為筆會推上國際講台。

2007年底,筆者請託國策顧問的楊教授於返台面會陳前總統之時,帶了兩封公文信,一封代表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會長,一封代表羅伯屋強森醫學大學分部外科主任 ,當面邀請任期將屆滿的陳水扁前來美國訪問。他一口氣就答允。日期地點都決定了。可惜下台後被無理的禁止出境。法官更指責辦䕶照來美國是逃亡的懷疑。聼蔡同榮說,本人的兩封公文信,在法院的攻防中,成為有利的證據。後來,蔡英文接手谷㡳的民進黨主席,代替前來美國演講募捐,以謙卑傾聽的心情,終於士氣回昇。這段歷史,我們一起走過,再次感謝。

2008年選舉前,筆會邀請藍、綠、代表性二位敎授主任級同台,由黄再添先生主持,新州西東大學中文系主任楊立宇和紐約州榮譽教授楊慶安各自表述及交叉比對,Young to Young ‘s Debate 內容豐富激盪,非常轟動,聼眾意罷不能 。祗記得楊教授分析李前總統支持馬競選台北市市長的當時的狀況,而此時,時空背景下已經不同,選擇馬會是台灣的大災難。七年來 、台灣經濟蕭條、外交修兵、辱國喪權、軍人無魄、文人無格、食品不安、官員無擔担、沒有遠景,台灣夢不再。台灣大災難不幸被他言中。去年,在台北會議場合,碰見已經退休的楊立宇,他也搖頭說”好學位不一定是好領導者,祗在鏡子裏找人,我們也無能為力”。可惜,慶安兄已等不到2016年了。

在書寫本文中,打開車屜竟然一整桌都是楊教授的文章、書信、書册。他一直都是很努力的以愛台灣的心情做研究報告,在所有日本、美國、台灣的媒體都會出現他的文章,因為立論正確、言之有物、英、日、中文筆流暢、也總是在歷史正確的一方。更因學術的地位與多位美國眾議員交流頻繁,友誼深厚,站在美國和日本國的立場,能有份量的遊說。在他手寫的書信和在電話中,他從來不悋惜地鼓勵、感謝、稱讚,令人後輩的筆者感動也汗顏。楊教授是我們的戰友,我們何幸能夠與巨人同伴。他的去世不僅是台美社區的重大損失也是全台灣人的悲哀,我們實在無法瀰補這麼好的人材損失。台灣没有您之後,海內外大家更應該同心協力合作加快腳步,為我們共同的命運和家園重生再造努力。他也說過中國的歴代領導人也都說愛台灣,但他們不是以台灣本土、家園、前景為思考的著力點。聖哉斯言!

美國開國元勳也是第四屆總統 James Madison曾寫信給他的妻子說” 我必須學習政治、軍事,所以我的兒女才能有機會去學習算術、科學、教育 ,而他們的兒女才能有榮幸去學習美術、建築、詩詞、音樂、戲劇” 。楊教授有能力去學醫做律師,卻學習政治,為我們打先鋒。身為亞細亞孤兒、苦悶的台灣人,我們感激他勞苦功高、一生的奉獻。也請他的家人尤其是夫人日美人Setsuko San節哀。

“Death leaves a Heartache that no one can heal ,

  Love leaves a memory that no one can steal 。”    ——Irish Proverb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