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過死蔭幽谷 圖/文楊遠薰

白鴒鷥:行過死蔭幽谷/楊遠薰(2013-08-15)

行過死蔭幽谷     /文楊遠薰


蕭老師伉儷聆聽陳麗嬋演唱。

七月中旬,我到南加州拜訪林衡哲醫師夫婦,隨他倆去聽了場感人的音樂會。

行前兩天,林醫師打電話給我,說女高音陳麗嬋專程自美東飛到南加州探望蕭泰然老師,陳隆為她辦了一場音樂會,請她演唱蕭老師的曲子,時間正是我去的7月14日晚上,所以請我一道去聽音樂會。

林醫師與蕭泰然是文化老夥伴。九十年代,他們一起在南加州辦過許多場盛大的音樂會,轟動一時。1993年,他們邀請當時在歐洲歌劇界走紅的聲樂家陳麗嬋前來演唱,非常成功。林醫師為此撰文,盛讚陳麗嬋的歌聲是「人間不可多得的天籟之音」。

「我已經五年沒聽陳麗嬋演唱了,」林醫師在電話中說:「她是詮釋蕭老師作品的最佳人選。」

因此,我們14日晚上提早到哈崗(Hacienda Heights)的一家餐廳吃飯,隨後便前往牧谷教會。

進場時,主持人陳隆已在台上侃侃而談。坐定後一聽,方知蕭泰然老師在前一天又緊急入院,幸又走出死蔭幽谷,此刻正在家人陪同下自醫院駛往教會途中。我環顧周遭,發現這是一場教會式的音樂會,會堂已坐滿聽眾,氣氛輕鬆溫馨。

音樂會隨後在陳麗嬋美如天籟的歌聲中展開。她穿著一襲寶藍色的洋裝,身材適中,儀態嫻雅,面容依舊年輕。她首先唱一首蕭老師寫的宗教歌曲:《主啊,我情願》,歌聲圓潤嘹亮如昔。

接著,她又唱了《上美的花》、《嘸通嫌台灣》、《點心擔》、《We Will Sing a New Song》等歌曲。她每唱完一首歌,陳隆便詮釋一段蕭老師的作品。上半場結束前,那晚擔任錄影師的男高音楊子清亦上台,高歌了一首蕭老師的幽默歌曲:〈美國西裝─大輸〉。

因為等待蕭老師的蒞臨,陳隆乃邀請林衡哲醫師與望春風出版社董事長陳秀麗上台致詞。我趁這當兒出去洗手,亦到外頭探探風景。外面夜色已沉,如眉的下弦月含蓄地高掛在天際,寂靜的夜空下,我想起多年前林醫師寫過的一段故事:

1993年聖誕夜,他去探望蕭老師,赫然發現其時獨居的蕭老師癱倒在地,奄奄一息,趕緊送醫。待檢查後,醫生發現蕭老師大動脈血管破裂,生命難保。他急忙代繳入院保證金,並為之尋找手術名醫,方將蕭老師從鬼門關口前拉了回來。

走過死蔭幽谷的蕭老師爾後活出了生命最精彩的二十年。他陸續寫出《小提琴協奏曲》、《大提琴協奏曲》、《1947年序曲》…等大河作品,亦寫了許多旋律優美又富台灣味的歌曲,成為台灣的音樂國寶。他的作品在國內外許多音樂廳與音樂會公演,然身體卻始終不硬朗,最近幾年更頻頻進出醫院。

暗夜裡,有人輕喊一聲:「他來了!」

果然,朦朧的月色下,一部車駛進教會的車道。

另一個聲音說:「他從醫院直接來,不知有沒穿外套?」

車道上的燈自動亮了起來,坐著輪椅的蕭泰然在家人簇擁下,正走向會堂。

「有,他穿西裝。」原先的那個聲音說:「啊,他穿著那件他最喜愛的白色西裝。快到門口了,趕快開門。」

會堂的大門很快地打開,蕭老師一行人魚貫進場,整個會場響起如雷的掌聲與歡呼聲。


作者與蕭老師伉儷、林衡哲(後排中立者)醫師伉儷合影。

輪椅上的蕭老師看來很孱弱,臉上亦添增不少歲月的痕跡。猶記八十年代,我初次在美東夏令會上見到蕭老師時,很訝異他是一個長得十分好看的男人。他身材高大,五官端正,挺直的鼻樑上架上一幅黑框眼鏡,溫文儒雅。我當時忍不住心想:他若及早在台灣成名,相信粉絲早已一大團,繽紛的故事也恐怕糾纏不清,可惜他流落美國,貧病交加,既沒傳出什麼緋聞,待人更謙和如君子。

音樂會在陳隆代表大家向蕭老師致敬後,便又繼續。陳麗嬋再度出場,重唱一次《主啊,我情願》。

當她啟開金嗓,開始唱:「主啊,我情願獻上一切所有,拒絕妥協生活,為要得著祢…」輪椅上的蕭老師緩緩站起來,巍巍向前挪兩步,在陳麗嬋面前約五公尺處站住,他的夫人亦站到他身旁。

陳麗嬋繼續唱:「主啊,我情願順服祢的旨意,撇下應得享受,甘心跟隨祢…」

蕭老師伉儷凝神注視演唱者,直至她唱完最後一句:「親愛主,是祢,我就都情願,阿門。」才坐回他的輪椅。這種場面讓人看了,都有說不出的感動。

蕭老師伉儷看來是牧谷教會的教友,教會為他倆準備一個蛋糕,慶祝金婚。

在蕭老師夫婦行切蛋糕儀式後,陳麗嬋再度出場,演唱壓軸歌曲:《行過死蔭幽谷》(詩篇第23章):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在青草地,領我至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甦醒,引導我走正義路。

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害怕,因為你與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拐,都安慰著我…」

陳麗嬋的歌聲很溫柔,音質十分優美,聽來確實餘音繞樑。音樂會結束後,會眾走到前頭,或與蕭老師拍照,或邊吃蛋糕邊寒暄。陳麗嬋則改站到鋼琴邊,繼續為大家輕快地唱著歌,

我原以為以林醫師與蕭老師的交情,他會多留一些時候、多講一些話,但他卻在邀我們與蕭老師夫婦合照一張相後,便送我們回家。歸途,他的神情頗為愉悅,想必蕭老師再度無恙,而他又聽到陳麗嬋天籟般的歌聲,讓他的「靈魂又飛上天」 (林醫師的口頭禪) 。

而我則在想:蕭老師一生孜孜不息地發揮上帝所賜予的才能,而且無論順境或逆境,皆走正直的路,顯然已為我們立下最好的典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