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鴻源藥學博士 & 順天美術館 + 永遠的長老娘 紀念許林碖女士 ◎ 閻周麗峰

許鴻源博士

1917年台灣出生,彰化和美人

1941年明治藥科大學畢業東京大學藥學部生藥選科畢業

1944年創立「科學中藥」設立順天堂藥廠

1951年台灣省衛生試驗所所長

中國藥學會台灣省分會理事長

I955年台灣大學台北醫學院 高雄醫學院一一醫藥學系教授

中國文化大學植物系

1959年京都大學藥學博士

1971年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第一任)

1971年台北基督教青年會會長

1979年開始收集台灣畫壇名家作品

 

這是一個收藏家的故事

他說「我長眠了,但我還在繼續作夢」

他是一個平凡人,但有一個不平凡故事

許鴻源博士的一生與兩件東西結了不可分割的緣份.

一個是他一生奉獻在漢方醫療上研究的成果,他的理念為傳統的中藥開創了

一條大道 —-「科學中藥」

他一生對中葯科學化的貢獻,使他擁有「科學中葯之父」的稱謂。

另一個就是他秉持的一個理想, 藝術也是醫療最好的處方.從單純的關懷,到扶持在艱困時代仍然勇敢投入藝術創作的台灣畫家.他有一個心願就是為台灣後代種下根, 留下一份屬於台灣人的文化遺產.

這份「順天收藏」背後的收藏理念和關懷精神,以及幾乎涵蓋一個國家藝術運動的歷史,使他成為收藏界少見的收藏典範.

許博士與藝術結緣是從信仰開怡,他是位虔誠的基督徒,他和台灣前輩畫家廖繼春同屬台北基督和平教會, 他的第一張收藏.就是廖繼春的畫作, 廖繼春鼓勵許博士, 扶持當時在困難環境下能堅持從事藝術創作的畫家.

許博士對收藏畫的與趣,除了廖繼春的鼓勵和推薦,也因為那時候他的經濟狀況開始有了改善,但最重要的是他對自已文化族群的關懷,對這塊土地文化的認同,想作出一些奉獻才開始茁長。

陳永森是許博士收藏畫作的第二個藝術家,他就是許夫人林碖長榮女中的同學,除了收藏陳永森的畫作, 許博士也實質地支助陳永森留日習畫.

台灣前畫家李梅樹家境好,不必賣畫維生,他的畫是不賣的,許博士想向他買,他不賣,有一次,他得了胃潰瘍出血,吃了許博士送去的藥材痊愈,雖仍不想賣畫,礙在人情只好建議替許博士夫婦畫肖像,後來又經不起許博士要求,選了三幅50號畫作,原意是要許博士選一張,那知許博士不知是誤解,還是太高與,全部拿回去,將錯就錯,意外收藏到三張好作品。

還有在那時代,許多藝術家不是不太活動就是沒有展覽機會,許博士經由美術雜誌的報導,知道有蕭如松這個畫家,要雜誌社的人介紹,他們說這是不可能的,此人是不見人的,但告訴許博士在台北武昌街某咖啡館有幾張他的畫,許博士買到的晝就是掛在咖啡館牆壁上的。

台灣著名的礦工畫家洪瑞麟移居美國,住在Redondo Beach,許博士常去拜訪他。洪瑞麟長子鈞雄說:「我父親和許博士很熟,許博士收藏老爸的畫,都是老爸精心挑選出來的,老爸說這個人很了不起。」

後來許博士讀到謝里法寫的台灣畫史──日據時代台灣美術運動史,就決心盡一切能力來收集早期台灣畫家的畫作,開始了由家族有系統的收集各時代比較具有代表性的畫家作品,許博士個人對寫實的喜歡,並未完全侷限他們的收藏,收藏範圍由前輩畫家延伸到年輕一輩的畫家作品,許多畫作開始透過畫廊、畫展、藝術家介紹,以及時候他的經濟狀況也在困難環境下能堅持從事藝術創作的畫家,的直接由畫家子女手中購得。

後來許博士因惦記著保留這些台灣的文化寶藏,乃委託謝里法與雄獅美術雜誌社將收藏編輯製作出版了「台灣畫壇名家作品集」第一、二兩冊,並期許將來夠能繼續去。

一九八九年因看到正在加大長堤大學辨個展的年輕雕塑家陳飛龍的作品資料,想收藏他一件闡示一個苦難時代的作品「黎明時刻」與陳飛龍認識。

一九九一年許博士過世後,陳飛號開始協助許家整理這份收藏。

一九九三年八月陳飛龍依照許博士臨終囑咐,以及許夫人的交託,在許家子女的全力支持下,並得到成大歷史系教授蕭瓊瑞和張愛倫小姐的大力協助,由該收藏整理出一個與台灣歷史結合的展覽—美麗島上的新藝術運動,致力介紹台灣的藝術運動史和推薦台灣藝術家於西方社會。

許鴻源博士紀念美術館(簡稱順天美術館)在許博士夫人林碖女士全力支持下,許多有心人自願成了推動的手,而許氏子女也成了推動手裡的血, 一九九七年終於在美國爾灣市正式成立, 許博士夫人林碖女士,不但是許博士事業成就背後偉大的女人,也是把許博士遺願一一完成的人.

順天美術館以台灣礦工畫家「台灣另一個奇蹟─矮肥仔」作為開館第一個展覽.

一九九八年開始策劃推動將此收藏移回台灣展覽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十二月, 順天美術館配合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

── 回到自己土地上的「順天收藏」─ 這是一個收藏家美夢.

「我長眠了,但我還在繼續作夢」

同時美國順天美術館從這份收藏配合台北市立美術館的諮詢顧問,以及提供館內珍貴典藏背斜,整理出一個從藝術角度來看台灣的歷史的紀念性珍藏殘版CD ”90 degree +1”,來配合這個收藏展的展出。

這個收藏的重要性.除了它幾乎涵蓋了一個國家的藝術運動史, 在私人收藏亦是個奇蹟.但其背後的精神和期許才是收藏家的最好典範:我們希望從這個台北市立美術館策劃的順天收藏展以及順天美術館製作的CD—從藝術角度來看台灣的歷史.讓我們能体會到一個收藏家從扶持自己土地上的藝術家的愛心,到保留這塊土地上新生文化孕育過程的藝術史蹟的精神。

從一個藝術的角度來看台灣歷史的演進,從其中我們學習到, 我們正處在一個創造歷史的大環境和多元文化的融合過程,讓我們有機會孕育出一個新生的台灣本土文化。

我們的藝術家的作品

告訴我們在那裡

我們是什麼

我們又能作什麼

他們在找尋出路

路已開,但路還長

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曰至六月十六

順天美術館策劃”台灣版畫之父”

廖修平版畫展–門裡 門 門外

廖修平說人生到處是門, 門裡是他創作的原始動機,鄉土情感的記憶, 門外是他透過藝術手法表現出來的作品, 要欣賞廖修平的藝術,得先平心靜氣, 才得進得了他的門.

他的”門裡 門 門外”版畫系列,是一扇扇的門. 當我們站在他的門外,如果我們是心亂如麻, 我們只能過門而不入,當個門外漢, 但當我們懷著朝聖般的安祥, 他的門就從遠處親近到你的眼前, 歡迎你進入他的門內.

你恍惚了一下,人己在門內, 你發現那是一個有東方天人和諧的悟性世界, 你不想再出來,但人已門外.

二零零三年順天美術館進入另一個里程埤,

開始與台灣文建會合作,協助台灣在海外推動藝文活動,為配合中國農曆癸未羊年,同時讓美國民眾及僑胞認識台灣工藝之美,首度由紐約經濟文化辦事處台北文化中心、洛杉磯經濟文化辦事處及加州爾灣順天美術館共同主辦、台灣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及美國萬通銀行贊助, 於2003年三月二十二日至六月二十一日假順天美術館展出「十二生肖.羊年特展」

順天美術館除了定期更換順天收藏展覽, 每年策劃大型的主題展外, 現正積極籌備成立–台灣藝術家資訊中心及台灣藝術家作品借調中心

許鴻源博士伉儷

永遠的長老娘  紀念許林碖女士

閻周麗峰口述

閻秉樞記錄整理

在我的生命中,除了我的父母以外,在長輩中,我印象最深刻也最尊敬的,就是許林碖長老娘了。時光匆匆,告別許長老娘也已經整五年了。可是,她好像依然活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她那瘦弱的身影,慈祥的眼神時時浮現在我的腦際。

 優雅的氣質

那是一九九四年夏末,一天,吳來好長輩和簡碧霞長輩相偕來找我。她們對我說,有一位極虔誠的基督徒因為身體弱,需要有人幫忙,那時,我正在政府部門擔任一項半時工作,不是很忙,卻佔了我不少時間,因此,我有些猶豫。在兩位長輩不停地勸導下,我終於增加了自信,欣然應允。

我當時心裡有些緊張,想像中,一位富有的大家族長輩一定是板起面孔,嚴肅得令人不敢直視。按門鈴後,出來開門的是一位穿著日式睡袍、中等身材略顯瘦弱,稍嫌蒼白的臉上帶著慈祥溫和微笑的女士。她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高貴優雅的氣質,予人深刻的印象,那時是我第一次認識了許林碖長老娘,也從此結下了一段難忘的緣份。

更巧的是,我們同是長榮女中畢業的校友,雖然前後相差二三十年,是母親輩的校友,但是,憑這點淵源更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我的心更踏實了。簡單地寒暄後,大家便無拘束地談話,許長老娘更是忙著招呼大家喝茶吃水果。她顯得很高興,也很親切,精神很好,她希望我每天下班後來陪她,順便幫她整理一下屋子內外。

仁慈的胸懷

許長老娘的房子環境幽靜屬高尚區,房子後院相當寬廣,除了有一個游泳池外,還有空地種植了不少的果樹花草,此外,還有一間雞捨養著幾隻雞和一對鴨。在我到來之前,不知道有沒有發生過「雞同鴨講」的情況,現在我知道那幾隻雞和鴨的確讓許長老娘傷透腦筋。

原來她就像愛護孩子般地愛護那幾隻雞鴨,怕牠們受到一點點的傷害,所以,雞鴨們擁有充份的自由,不單任意四處亂跑,那對鴨子更是優哉遊哉地到泳池去游水。我從來沒有養雞鴨的經驗,去對付那群扁毛動物確實讓我花了不少氣力。後來,大概是受了許長老娘仁慈胸懷的薰陶,我對牠們也漸漸地有了愛心和耐心,不到一年後,許長老娘身體情況退步,醫生囑咐必須洗腎治療,由於再也沒有人力及時間照顧,就把雞鴨都送人了。

堅強忍病痛

許長老娘需要每週洗腎兩到三次。每次由我一大早就載她去醫院,陪她去洗腎室。每次當我看到護士們,用那又長又粗像錐子般的針刺入許長老娘那瘦弱的手臂,我心裡就非常害怕難過,令我坐立難安。許長老娘卻看起來面帶微笑,一付三國關羽正在「刮骨療毒」毫不在意的樣子。有時,她反而要來安慰我,雖然我感覺到她一直在堅強忍耐著,從不向人訴苦。

一般的病人,尤其是東方人,進了醫院都會接受醫生或護士們百分之百的「擺弄」,不敢有問題或怨言。但是,許長老娘卻不一樣,她有豐富的經驗和廣泛的醫藥常識,常常在洗腎過程中向醫生或護士提出許多問題。有一些問題往往太專門也太意外,使得醫生護士們張口結舌難於作答。

體貼的心意

從許鴻源博士長老在世時起,他們就對教會和鄉里社區作出很多很大的奉獻,其中也包括南加州長輩會。許鴻源博士長老過世後,許長老娘依然持續不斷地忠誠奉獻教會和社區,更由於他們夫婦對藝術的喜愛以及對鄉土的懷念,許林碖長輩慷慨捐出在南加州爾灣的部份產業做為鴻源藝術館,收藏了許多台灣藝術家的作品。可是,他們從沒想到為自己謀求任何福利或回報。談到她的兒女們,許長老娘雖在病中仍時時掛念著他們的生活起居及身家事業。在一位母親的內心深處,子女們不論年歲多大多老,仍像襁褓中的嬰兒,這就是母性的偉大之處吧。

有時,洗腎回來已近中午,許長老娘會叫我載她去附近商場吃午餐,順便逛逛商店,非常愉快。偶而,還帶一些食物或紀念品回去給她的孫輩們,她也要我帶東西回去給我的家人。許長老娘常用半開玩笑的口吻對我說,她很對不起我的先生,因為,她幾乎佔用了我全部的時間。我請她不要操心,因為我先生非常瞭解並且感謝她對我的關心和照顧。

永遠的長輩

一九九八年三月四日我載著許長老娘到蒙特利公園市嘉惠爾醫院做身體檢查。聽醫生說要馬上住院作進一步的檢驗,我突然有某種預感使我一時不知所措。清醒過來以後,我所能做的只是在心中不斷地為她默默祈禱。

同年四月十三日上午,我在許長老娘的家人中環伺著她,一齊為她祈禱。她在眾人的祈禱中,平靜地到天國去。我與許長老娘在塵世的緣也終止了。可是,她永遠活在我和眾多熟識她的人的心中。她永遠是大家的長輩和模範。(摘自台福傳播協會─傳揚雜誌)

順天美術館

suntenmuseum.org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