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謙君子,俯仰無愧–王照光先生 ◎翠屏

幾天前再次瀏覽Houston 台風壘球隊全體隊員的合照。拍攝日期應是1976或1977年前後之間。照片中人那時大都是三十歲上下的翩翩少年家。

1970年代中、晚期,休士頓經濟起飛,市場興旺。大型企業、石油公司求才若渴。為數不少剛在美國大學研究所完成學業,拿到碩士、博士學位的台灣留學生,追雲逐月,從不同的州郡紛紛應聘南下,在休士頓各自的專業領域中大顯身手,力展宏圖。其中,熱愛球類運動的同鄉,基於共同的興趣,組成「台風壘球隊」。

每逢假日週末,隊員到鄰近公園的球場練球或比賽。太太們也「相招」前往「湊鬧熱」。這些年輕的女士當中,有人新婚不久故膝下猶虛,有人手抱「紅嬰仔」肩掛大布袋(內放奶瓶與尿布),有人牽拉著一鬆手就會到處亂跑搗蛋的幼小兒女,熙熙攘攘大群人到公園去享受一段悠閒的午後時光。男士們揮棒、跑壘,汗如雨下;小朋友遛滑梯、捉迷藏,歡呼雀躍;女士們談八卦、純聊天,奇聞共分享。人人興高彩烈,不知天色已向晚,日落近黃昏。

如今,已經不再年輕的這群人每逢聚會談起當年事,無不承認那是一段曾經擁有,卻已無法回頭的單純歲月中,快樂滿點的日子。由於那些年的壘球因緣,我們與王照光先生及其夫人淑惠女士,還有部分球友,持續了四十年至今不渝的友情。

王老夫人與照光夫妻以及三個孩子同住。照光事母至孝,晨昏定省,噓寒問暖,對母親的照顧無微不至。我們朋友群結伴出國遊歷~~或夏威夷椰林迎風;或愛琴海碧波蕩漾,照光內心欣羨,但因遵循「父母在,不遠遊」的古訓,每次邀他同行,他總以母親年歲已大,自己應隨時在旁伺候為由而婉拒。

淑惠有全職的工作,辛苦持家,照光全力支持,夫妻兩人感情深厚。對於三個兒女的教養與呵護也盡了最大心力。孩子遺傳到父親喜愛運動的基因,在初高中時代,網球技藝都已有傑出的表現。每有比賽,無論遠近,照光總是百忙抽空,親自接送,陪伴兒女南征北討,十數年如一日。

照光是性情中人。對於台灣原鄉的關懷,特別對於宜蘭故鄉的摯愛,可以從他言談之中感受到。冬山河、礁溪溫泉,東北角美麗的陽光海岸,照光每次談起總是滔滔不絕,語猶未盡。談到台灣政治局勢,對於執政的國民黨提出評論時,他從未惡言攻擊,但舉證歷歷,言之有物。每逢台灣決定命運的選舉(如總統大選),照光一定返鄉為多災多難的故鄉投下真情的一票。

一位因job transfer搬離休士頓的舊識,幾年前透過電腦傳來一張照片,我們看到在宜蘭掃街助選的照光,雙手扶持大尺寸的橫幅(banner),走在人群最前方,抬頭微笑,氣概軒昂。如果不是有圖為證,我們一群老朋友根本無法相信,一向低調到幾乎靦腆的照光,為了原鄉的命運而甘願拋頭露面,義無反顧地「潦落去」。他是一個貨真價實「正港e台灣人」。

1985年,住在休士頓一群具有台灣鄉土共識的同鄉朋友籌備成立「休士頓台灣語言文化學校」。學校每週六上課,課程專注於台語、中文,以及台灣傳統文化的傳承。招生對象是台灣同鄉小學與初高中的學齡兒女。由於我的專業是中文教學,義不容辭擔負起編寫中文教材的責任。

講義文本定稿之後,因為繁、簡體字型與漢語拼音及四聲符號同時並存,當年周遭所能reach的眾人當中無人能以電腦技術處理。正在傷透腦筋之際,有熟人跟我提起,王照光先生會寫工程字體,何不請他幫忙?我一聽心中大喜。匆忙趕到他家去請求支援。他那時正好離開服務的職場,與同事營造屬於兩人的科技工程公司。除了是合夥人,他還身兼副總裁之職,夙興夜寐,創業維艱。照光聽完我的付託,二話不說,接過我手中的稿件,只問了一句話~「當時欲愛?」我說:「真歹勢!兩個禮拜後就開學,還要送到外面去make copy, 一個禮拜能完成嗎?」他笑笑說:「我來試試看。」

數日之後的黃昏,門外doorbell 鈴聲響起,開門一看,照光手捧一個牛皮紙信封站在我面前。我內心暗叫一聲「害也!代誌大條啦!」。他可能碰上無法解決的困難,特來把講義完璧歸趙。事實是,照光「無瞑無日」三天內完成了我的付託,親自把完稿送到我家來。我翻開一看,每個字體的筆畫端正大方,規格尺寸整整齊齊,如同從一個模子印刷出來那樣。我建議把他的名字納入編輯組,印在書裡最末頁。但是照光一再懇辭。他說只想幫忙,不想留名。

他對於台灣人社區服務還不止於此。有一次與當年壘球隊的老朋友聚會時,有隊友提到,1976年他當「休士頓台灣同鄉會」會長,經由他收集、編撰有數十頁之厚的「同鄉人名通訊錄」,其中有關漢字部分的謄寫,也全出之照光的手筆。甘願服務,歡喜付出,不求聞名或回饋,正是他為人行事的風格。

照光珍惜友誼,更樂於幫助朋友。自從發現身患直腸癌後,經由化學治療,病情得到相當程度的控制,體內積水消除,精神顯見好轉。朋友們都覺欣慰,以為假以時日調養,當會有康復的機會。有一天適逢每月一次,由當年「台風隊」五個家庭組成,戲稱Perfect Ten(十全十美)的餐會在我家舉行。

我家起居間置放一部體積龐大的按摩椅。因為搬動碰撞且受到不當使用而受創,失去按摩震動的作用。照光不顧身體虛弱,彎下腰身立刻動手,憑藉他機械工程博士的專業知識,把按摩椅底部機件一陣拉扯、扭轉、移位之後,按摩椅又開始發揮正常的功效。此時他臉上很快出現了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註冊商標~讓親友永誌難忘的璀璨笑容。

2010年感恩節前數日,照光因病情惡化與世長辭。他過世前一天我們前往醫院探視,雖然躺臥病榻,臉盤明顯消瘦,但他那笑容絲毫未變,依然光璨溫和如初春的朝陽。他的驟然離去令人難以接受,悲痛不捨之餘,朋友們內心無不留下深刻的印記~~認識照光,一路走來與他擁有共同的記憶,是終生的幸運和福氣。同時我也確信,「謙謙君子,伏仰無愧」是他行事為人最佳的寫照。

〈寫於2011年2月;2015年11月修訂〉

王照光先生生平事略~~

1943年出生於台灣宜蘭殷實家庭,身為長子。

1961年宜蘭高中畢業,同年考入台南成功大學機械系。

1965年自成大畢業。

1966年前往屏東服預備軍官役。

1967年退伍,特考及格入經濟部商品檢驗局工作。

1968年留學美國,在University of Missouri at Rolla 機械研究所就讀。

1970年獲機械碩士學位。

1975年在原校獲機械博士學位並與李淑惠女士結婚。婚後移居休士頓,入Brown & Root公司服務。

1979加入Kalsi Engineering 任公司副總裁,對於該公司的產品改進與業務推廣貢獻良多。

2010年11月,因直腸癌辭世,享年67歲。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