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一位身在海外心存台灣的楊慶安教授 ◎ 周鉅原(Peter Chow)教授 05-10-2015

首場專題演講會的演講人:(自左向右)楊慶安、沙特、費雪、吉爾曼、布魯克。

▲紐約市立大學於2005年五月下旬於皇后區喜來登酒店舉辦學術研討會,邀請美國及台灣學者共同研討美中台三角關係在布什第二任期內的挑戰與機會。研討會由總統府顧問楊 慶安教授與美國前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吉爾曼(Benjamin A. Gilman) 擔任共同主席。主要贊助者是台灣民主基金會及中華發展基金會。台灣總統陳水扁、副總統呂秀蓮、外交部長陳唐山以及美國眾議院現任國際關係外交委員會主席亨利‧海德 (Henry Hyde) 和國會台灣連線主席謝博德(Steve Chabot)都發來賀詞。圖為首場專題演講會的演講人:(自左向右)楊慶安、沙特、費雪、吉爾曼、布魯克。(圖取自大紀元時報)

楊慶安教授不幸於二○一五年五月六日仙逝,消息傳來不勝悲痛。

楊教授於一九二八年出生台南,台大法學院畢業,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專攻國際關係。他任職紐約州立大學(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New Paltz)教授直到退休。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著述頗多,以國際關係為主。

楊教授精通中、日、英文,長期在日本報章雜誌撰寫有關日本、台灣與中國三角關係的文章,深受李前總統欣賞。他每次返台,均蒙李前總統召見,垂詢台灣的國際形勢。但楊教授淡泊明志,在李前總統任內,始終婉拒擔任任何政府公職,直到二○○二年始由陳水扁總統聘為國策顧問,以其專長提供貢獻,提昇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回饋台灣。

認識楊教授之後,始有相知恨晚的遺憾。他早在一九八○年代,卽以其著作協助美國國際貿易法在國會通過,並由雷根總統簽署成為法律。日本政府以罕有的天皇勳章頒發給他,以酬謝他對日本外交政策分析與研究的貢獻。

由於台灣的國際地位受到中共不斷的打壓,而美國自九一一事件之後,無暇顧及亞洲局勢,除了北韓核武之外,對於台灣華府始終只給Lips Service。兩岸之間只要不給美國加添麻煩,華府已心滿意足。而國內不少親中媚共之士,又營造和平假像,以為只要經貿交流順暢,就是兩岸和平發展,使他十分憂心。

楊教授在其著作中,不斷評論與台灣安全有深切關係的日本,其外交政策不夠積極抗共。他認為日本對中共過於軟弱將自食其果。他甚至以他在日本政界的人脈,親赴東京與日本政府官員為台灣嗆聲,真正是人在海外,心存台灣。

二○○五年前後,他不斷向筆者提議,應該籌開一個大型學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聚集一堂,為美、中、台三角關係把脈,並提供建議供華府與臺北執政當局參考採納。國際關係非筆者的領域, 但楊教授對於台灣的熱誠使筆者無法回絕。

在楊教授的奔走之下,紐約僑界響應熱烈。由筆者申請研討會補助款不足之數額,很快達到研討會所需的全部費用。所以這個以美、中、台三角關係為主題的學術會議,能順利邀請到國際知名學者專家就台灣民主化、兩岸經濟與國安安全議題充分討論,會後由筆者編輯成”Economic Integration, Democratization and National Security in East Asia”一書,由Edward Elgar於二○○七年順利出版。由曾任倫敦政經學院教授葉胡達教授(Michael Yahuda)作序,增光不少。

無獨有偶的是在筆者與前述出版商簽約之後,另一頗有知名度的出版商遲遲來信,表示這個題目吸引很多美國讀者,希望筆者與其簽約出版。當時我靈機一動,回函表示因情勢變遷,若干章節必須改寫,應出版一本以”The ‘one China’ Dilemma”為名的新書,想不到這家出版商要求筆者盡快提出修正計劃,隨即簽約。

於是筆者再度邀請一批份量夠重的專家,就台灣國家地位(Statehood) 從歷史、政治、國際法角色分析”一個中國”政策所造成美中台三方面的Dilemma。尤其在台灣內部日益升高的國家意識與認同,中國崛起之後對亞太均勢的挑釁,均詳為解說。這本書由Palgrave MicMillan於二○○八年出版,並蒙中國問題專家加州大學施伯樂教授(Robert Scalapino)為文導言,頗感榮幸!已故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創會會長芝加哥大學廖述宗教授聞知,隨即訂購十冊,分別贈送當時民主與共和兩黨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希圖加深他們對台灣的瞭解與支持,其中歐巴馬與拜登兩人均回函向廖教授致謝。日後凱利(John Kerry)接任國務卿時,筆者也透過波士頓的朋友將該書寄贈給國務卿,以增加台灣的能見度。

這兩本書都涉及政治、歷史、國際法,國際關係與國防安全。編撰這種科際整合的書,對筆者的Credential並無幫助, 反而因不務正業,而耽擱的本行的研究工作,甚或被人認為撈過界,而遭人非議。然而對楊教授以垂老之年,尚不忘回饋祖國。對國際逆流,力挽狂瀾而奮鬥不懈的精神,個人少許犧牲,又何足掛齒?尤其筆者更不敢以自己本身工作忙碌而對楊教授的交代有所怠慢!

楊教授當年對中國策略之研究,仍具時代意義。如果美國執政當局體會他那篇“推倒美國,不用一兵一卒”(China’s Strategy Licking the U.S. Without Firing a Shot) 一文而採取對台灣更明確支持的態度; 如果日本外交政策能挺起肩膀起來,今天台灣的局勢一定比目前更明朗,而目前紛擾不斷但並無新意的兩岸關係論著或不至於像目前一樣涇渭不分。或許重度楊教授的遺著,國人同胞更容易分清敵我情勢而對自由民主的前景更有信心。

楊教授本人在報章雜誌所撰寫的中、日、英文之大作,已集成“美中日角力下的台灣”一書。當他的新書發表會於紐約舉行時,日本駐紐約領事,曾親自參加還與紐約台僑聚餐,充分發展國民外交之功力。楊教授並將李前總統與前東京外語大學校長中島領雄合寫的“亞細亞之知略”由日文翻譯成英文,以擴展對日本、美國政界的影響。

近年來,楊教授體力衰弱,但每次打電話向他問安請教,他經常垂詢台灣近況,他一再交代台灣人要團結,對惡鄰虎視眈眈不可輕忽。
台灣人現在可以享受自由民主,不再受警總約談監視,不必出境證可以隨時出國,可以隨意批評政府,民主得來不易,務必珍惜,千萬不可引狼入室,自毀前程。

楊教授語重心長地告誡未來台灣國家的領導人物應銘記在心,身體力行帶領台灣邁向自由民主的康莊大道,而非與虎謀皮,自投羅網。

兩三個禮拜以前,筆者因在電話留言後未見楊教授回音,電子郵件也沒回覆,再度馳電,其時他的女公子由芝加哥趕回陪伴她父母並告知楊教授足部受傷正在康復中,只是某些器官老化衰退。正思等學期結束後馳車前往探望其夫婦。不意楊教授已於五月六日往生,天人永隔,內心悲痛難以筆墨。楊教授內心最大的遺憾莫非告誡台灣人對中共吞併的警覺. 尚未被更多台灣人民徹底瞭解。而一般政客以媚共親中為榮,以挾共自大,更是令人不齒。痛失楊教授或出於私情,哀傷台灣民眾尚未普遍接受楊教授的春風化雨的潤澤,傷心豈止我一人。
周鉅原
紐約市大學經濟學教授
二○一五年五月十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