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黃群雁 護弱女英雄 ◎ 林蓮華陳黃群雁演講 : 青年雙手,人類希望 ◎ 詹莉荺

陳黃群雁 護弱女英雄

林蓮華

總是掛著心滿意足的笑容,時時懷著感恩的心,當一個時時覺得自己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生活圓滿幸福,但工作卻是天天接觸「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嚴重的家暴婦女,陳黃群雁認為女人的幸福要自己掌握,在最壞的環境也要勇於突破。她笑著說:「爸媽最希望我當律師,但我覺得能無私不計酬勞地幫助弱勢者,人生會更有意義。」

野ㄚ頭吹小喇叭 展現音樂才華

「我是個野丫頭,從小就把爸爸的六法全書給分解掉,把法令一條條地撕下來當貼紙玩。唯一堅持地是要跟爸爸一樣,出國讀書。」陳黃群雁提到小時候,情不自禁地告白;出生自傑出的法律家庭,生於1970年的台北, 父親是早年留學到日本早稻田大學的高材生,住在司法新村,從小到大的環境都以司法有關,家中還有2個姐姐,因為是老么,所以幸運地比兩個姐姐多一份選擇自主權。

因為經濟能力很可以,從小就學鋼琴考入音樂班,不過比起每個女生彈鋼琴,吹小嗽叭比較炫,所以陳黃群雁選擇女生不愛的小喇叭,然後一路吹出寬廣的音樂之路,從小學到高中,她都是一枝獨秀,參加比賽,與其它男生較量,還是有本事拿冠軍,從小活潑又好動膽子大,陳黃群雁認識男同學的好哥兒們,養成她不服輸的個性,女人只要努力就有機會。

她最得意的戰事就是考入中山女高時,因為吹著一口嘹亮的喇叭絕技,學校樂儀隊有史以來第一次擊敗建中、北一女,代表去夏威夷比賽,不但又得金牌獎, 還得到個人honor band的獎項。

想做台大人,使她沒有選擇父親苦口婆心再三叮嚀的法律系,她放棄上其它學校的法律系,考上台大公共行政系,越讀越有趣;她認為,公共行政各國制度不一樣, 要觀察民情和政策分析,比法律條文要有趣多了,當她大三考過托福, 大四畢業就出國去實現小時夢想,去讀在美公共行政系前五名的紐約州立奧本尼大學攻讀碩士。

陳黃群雁_a

入選菁英計劃  深入紐約州政府核心

雖然是外國留學生在多項競爭條件不足下,陳黃群雁還是憑著藝高人膽大,以先聲奪人之勢,處處得到伯樂賞識;陳黃群雁展現強盛學習能力,由於政府很多方案都是學校老師擔任,被派到汽車監理處實習,當初連 EXCELL根本不會,後來竟成為全DMV最厲害的電腦高手, 為了融入主流交誼,天天都去買報紙學英文,抱著不計較與不比較的心態, 在眾多同屆畢業生中,獲選成為傑出實習生獎,第一個以外國學生又是唯一華裔女性得到的榮譽, 學校並代為指導爭取到州政府給獎學金,3年就讀完資格考,成為公共行政博士。

紐約州政府為裁培行政菁英,推出「管理公共實習生計劃」(PMA),教授推薦她,當時這場菁英計劃就400多人來自不同州參加,先初選出1百人,複選45個後, 決選是25個,監考官出的政策題目非常活絡,讓她印象深刻,經過9個月特考全程,她以一個外國學生沒想到能連闖五關成功,最後被紐約州政府中央預算局錄用,她是唯一外國女性,掌控上億預算並制定政策。

所謂PMA就是紐約州政府利用兩年訓練計劃培訓人才,擬以菁英方式栽培2年,提供快速升遷管道,是政府未來的高級主管。原本這一切美好成為紐約菁英的計劃,完全符合她熱愛挑戰的個性,卻因為一件阿美族山地服裝,人生時運機轉,嫁作洛城婦。

打扮成阿美族姑娘 巧遇好姻緣

雖然有一堆美國人再追,但爸媽不喜歡外國人,台灣921地震後,熱血沸騰想要為自己故鄉出點力,經學姐介紹去華盛頓的台灣同鄉會想要透過聯合國組織募款,她去借了一套阿美族服裝,穿著就去介紹台灣,此時婆婆媽媽紛紛打聽,當時成為幫忙找”夫家”大會,就這樣被介紹給洛城陳威宏律師,陳黃群雁從小就見到許多律師並不稀奇,能吸引她的竟是陳威宏喜歡跳各種國際標準舞,陳威宏能滿場飛跳,但人卻正派正直,勤奮又不奢華,就在自己也愛跳舞下,找到了好舞伴,兩人一年之內就結婚。

2001年是她生命另一個轉捩點,台大校友會理事一個都不認識下,只因為實在太太年輕,被大家抬愛選上2001年選台大校友會副會長, 亞太婦女中心又正在找管理非營利機構的執行長,當時預算還不到10萬,難以維持,急需找一個知道怎麼政府要錢的管理人,以她過去掌管上億元預算的能力,她很快地上任,現在該中心已有50萬美金,正式工作人員, 共有10個不同國家的語言,她要確保社工人員有最佳的服務品質和資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一向致力照顧婦女權益的非營利組織亞太婦女中心於阿罕布拉市開設聖蓋博谷區辦事處,執行長陳黃群雁﹙右三﹚表示,為有需要的民眾服務,防止家暴。

對亞太婦女中心多關心

當初是剛好是華裔,才有機會碰到第一個案子,永遠忘不了那位受家暴的婦人說:「終於,好像走在沙漠裡找到第一口水。」這使得陳黃雁對亞太婦女中心多了一份感情。

可是住進亞太婦女中心者,都是決心要離開暴力婚姻者,「家庭暴力有兩種,一種是打了讓人走,不要你了,但是打了又不讓人走才是最危險,這種婦女最需要錢也最走投無路。我們保護的對象就是後者居多,為了保護措施完善,丈夫無法找到,外人很難想像申請的複雜度要保護人身安全規定很多。」

有些個案她聽了之後就幫忙介紹律師,轉介社福利機構,或幫助找911;她說,從 2001年起到第5年,這4年半的成長,中心是隨時住滿,將近200多個家庭申請,但中心只能容納28個家庭 。她建議,遇到家庭暴力, 要懂得保護自己, 找適當時機求援。

陳黃群雁執著公共政策開花結果,被主流社會肯定,除了公共電視台KCET頒發「年度社區英雄獎」,也曾在2004年5月趙美心亞太裔傳統月獲頒「傑出婦女獎」,2004年國際獅子會公民獎,亞太裔傳統服務獎等多項獎座。她開心著說,「爸媽當時覺得夭壽噢,為什麼是在勸人離婚,後來經過多項獎座肯定後,父母欣然了解我一心要做為遭家庭暴力者的守護者的背後,其實是因為我希望每個女人都能像我一樣,擁有幸福。」(本文摘自美洲台灣日報台美人物誌)

陳黃群雁_家暴婦女

「亞太婦女覺醒月」,亞太婦女中心執行長陳黃群雁(右)呼吁,華裔受暴婦女勇敢站出,脫離黑暗,左為受暴人經中心協助脫離苦海。(攝影:袁玫/大紀元)

陳黃群雁演講 : 青年雙手,人類希望
由十大傑出青年的選拔類別來看公共行政對社會的影響力

詹莉荺

很高興有機會這個機會可以回台大跟學弟妹們聊一聊。當時出國念書,其實並沒有抱著在國外長期居留的打算。畢業後留下來工作、甚至在國外結了婚、定居,都是我當初始料未及的。

大膽爭取機會、努力表現

我在國外念MPA的時候,系上要求所有學生都要去實習,開了一個實習單位的名單,要求我們appeal。我那時候心裡想「我們外國學生完蛋了!畢竟我們是外國人,英文再好也一定比不上外國人,誰要用我?」但我還是硬著頭皮去了,面試的時候主管問我們說:「你會不會這個、會不會那個?」我當然不會,但我就說我會。後來我應徵到了預算局,同學都沒上。因為我們是同學,我不會的他們也不會。我硬著頭皮跟面試官說我會,結果他就offer我這個job。

陳黃群雁_台大

我記得我去上班第一天,他要我做甚麼呢?他要我用電腦的excel去做很多預算的程式跟報表。想當初我在台大念書的時候,我們所有的報告都是手寫的,我根本不會,頂多只會打字。一面試上,我馬上找出書來看。第一天上班我就埋在conner裡開始玩那個電腦,一年後結束時,我拿到了傑出實習生獎。當初我甚麼都不會,但我就是拼命的自己想辦法學。

如果說這些年來我學到了甚麼,我會告訴你一件事:「人跟人之間的相處,來自於你願意付出、願意學習」。我的老闆跟我說,我的熱忱跟我想要作的心態,那是他覺得最好的。我也沒拿他多少錢,一個小時才十塊美金。雖然我是外國人,但他當初面試我、看著我的眼睛,在裡面看到了熱忱。他希望給我這個機會。

找到自己的位置,作個開放胸懷的人

我現在站在這裡,學生在下面做甚麼我都知道。想當初我們自己在念書的時候,遲到早退,能作的我都作了。但我現在覺得那份尊重來自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念MPA討論報告的時候,我一定會先把書念完,確定人家要討論的東西我都知道。我是外國人,英文沒有他們好,但我永遠都預先準備好,I am well prepared!討論的時候我永遠第一個到現場,選最核心的位置。你一定要找一個位子,讓你可以當他們的focus。以後你去interview也一樣。一個圓桌,一定有一個位置會成為討論的中心。如果你今天準備好了,那你一定要第一個到現場,去坐那個位置,讓大家看到你的努力。我不是說大家一定要當第一名,但你應該在團體中找到一個讓你覺得舒服、而且受人重視的角色。

到美國念書最大的不一樣是,美國同學非常的直接。他不會客氣、也不會謙虛,老師問甚麼他就直來直往。我還記得我的美國老師曾經跟我說,我知道你是外國學生,英文一定不好。但你不要一來就坐在circle的外面,自己把自己排除在外。一旦要出去,就要放膽,不要怕自己是新來的,open-minded,永遠作個開放胸懷的人。公共行政最重要的就是溝通。如果別人看不到你的特點、如果你跟別人之間沒有很好的默契、別人不知道你是個能作事的人,當機會來臨時別人也就不可能找你。

現在坐在這裡的是大二的學生吧?我不知道各位同學到大三大四的時候,是不是會想要出國念書。但重要的是,對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永遠要全力以赴!什麼東西都只是中間而以,人家對你的印象不夠深刻。當你不管做甚麼事情都很認真的時候,很自然的你就會發光、就會發亮。我後來在紐約州政府,幫州長作預算。那段時間我覺得很風光,我手上很多錢,每到一個地方大家都巴著我,因為我手上有很多錢,我決定了他們資源的分配。你可以想像,他們第一次聽到我的名字的時候都不會念。通常華人在國外都會另外取英文名字,但我沒有,我的英文名字就叫群燕。可是因為我很有錢啊,我掌握你的生殺大權,每個人打到我的辦公室第一句都是說:「抱歉,我不確定我是否念對你的名字」。我鼓勵大家不要看輕自己。你在你的職位上表現很好的時候,人家就會尊重你。

不要限縮自己的未來

我還記得我當初去辦美國預算的案子的時候,其實我很少跟我主管業務的這些人見面。後來我去視察一個醫院,我到的時候大家都嚇呆了,因為我那時候才二十八歲,對他們來說很年輕。我覺得公共行政的一個優點,當然,在美國,有一個叫公共管理實習生的方案。只要你是公共行政碩士以上,就可以參加這個特別的考試,考上的人有特別快速升遷的機會。我當年去考的時候,幾千個人競爭,全美最後取了二十五人,兩年的時間就可以直接升到主管階級。這個考試的目標是希望美國公共管理的學生願意進入政府機關。因為在美國,學公共行政除了進入政府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工作機會,例如非營利組織,並不是學公共行政就非進入公部門不可。在台灣,我們考上高考時都很年輕,在機關裡面慢慢爬;但美國不希望這些年輕有才的人,因為不願意待在政府機關裡慢慢爬,而拒絕到政府工作。我們這些人通過公共管理實習生考試的人彷彿天之驕子。當我來做主管業務時,你會發現,當你在那個職位,周遭的人都會接近你、跟你溝通、希望得到你的賞識。講這個是告訴你們說,公共行政不是只有考高考這條路。

公共行政不只是公部門的事業、不只是書本上的教條

公共行政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管人的事,非營利管理在台灣大家可能常常開玩笑「都是社工人員在作,沒有錢的」。你們都知道慈濟吧?慈濟也是非營利組織。非營利組織的錢來自於哪裡?人家的捐獻,還有政府補助。政府補助怎麼來的?去立法院敲門!你要了解政府的預算時間、了解預算編列的過程、知道怎麼寫補助申請,才能拿到政府的資源。我覺得台灣的非營利組織接受政府補助款的方式,不夠制度化。如果你了解的話你就會知道,很多非營利組織在拿政府的錢的時候,整個過程都不夠透明化。在美國,非營利組織要爭取政府的補助,我要寫聯邦的計畫書、要寫到市政府的計畫書,去跟他們證明說:「如果你拿這筆錢給我,我可以讓他發揮甚麼樣的效力」。非營利的管理就像一個公司的管理。你知道美國有多少非營利組織嗎?多到數不完。但是政府願意補助給非營利組織的錢是一定的。誰可以拿到錢?公共行政其實就是管理一個公司,但我們不是為私利而營,而是為公利。

我鼓勵大家實際深入去參與非營利組織。街頭勸募你知道嗎?你們通常會給嗎?不會嘛,因為事不關己,你也不知道他的來歷是甚麼。在洛杉磯這樣的事情是很不被鼓勵的,因為你應該拿出你的績效來爭取別人的支持。那時候我跟勵馨基金會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覺得台灣沒有一個很好的制度,來鼓勵企業對非營利組織捐款。社會捐助是可以省稅的,像比爾蓋茲,他也有一個基金會來專門處理這件事情。我覺得公共行政的目標,就是引導每個人要如何來使用這些資源。人事行政其實也是個架構。你怎麼確定整府機關裡面的每個人,都像螺絲一樣緊緊的卡在政府機關這個機器裡面呢?雖然現在的你們可能會覺得,背這些東西東西很無聊,但其實公共行政是一門很活用的學問。

迎向挑戰,始料未及的人生發展

我自己都覺得「我現在在倚老賣老」,因為今天這個機會,我比較希望的是可以跟你們有一些互動。我可以先跟你們分享一些個人的小插曲,讓你知道人生中總有一些不可預期的事情。我1993年大學畢業去美國念書,跟我媽說:「我念完就回來」,後來又覺得,工作完再回來也不錯,有個鍍金的經歷。

當年九二一地震發生的時候,台灣同鄉會舉辦了募款活動,我也參加了。我就站在conner一整天,為九二一地震募款。那時候,我是台灣同鄉會惟一沒有結婚、低於三十歲以下的女性,你猜會發生甚麼事?所有婆婆媽媽都來幫我相親!那時候我就想想這些都不可能,我人在紐約這麼遠,我就不把他當一回事。當年我服務的加州州政府在一個很鄉下的地方。你知道,在熱鬧的大城市總是各種族群聚集,經常可以看到非白人的臉孔。但在我服務的那個地方,如果我走下飛機,我是那裏唯一的一個亞洲人。台灣的首府最熱鬧,但是美國的首府都在最冷僻的地方。他們希望把行政中心分散,藉此平衡各地區的資源。我們那裏只有兩種人,不是公家機關(公務員)就是政客。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學姐跟我說,有一個人的兒子在洛杉磯當律師,蠻不錯的。我說,好吧,那你就把我的e-mail拿去。

後來那個律師寫了一個非常粗魯的信給我。他給我他的電話號碼,然後說他很忙所以都不在家。我想這人這麼臭屁,不給他一點教訓不行,我就回信說:「我聽說你了,這是我的電話。不過我也很忙都不在家。」他在紐約、我在加州,我們有三個小時的時差,或許是我的回信引起他的興趣,他後來就寫信跟我約時間,說要跟我用電話聊一聊。結果那天剛好有人打電話給我聊到十一點。他後來寫信給我說他有打,但我一直佔線中。因為這位律師從小在美國長大,他跟他媽媽說:「這個女孩子從台灣來,英文一定很差」。他寫e-mail的時候都是用律師用的字,又臭又長,但三個月後我們就訂婚了,六個月後就結婚了。現在那個很臭屁的律師就坐在這裡(指台下)。

他是史丹佛大學畢業的,這輩子應該沒想過會娶一個母語不是英文的人。台大人也很優秀嘛,我們是冤家路窄。我只能告訴你一件事情,身為台大人我也很自傲,當別人要挑戰我的時候,就會激起我的興趣。他作的最對的一件事情就是挑戰我。千萬不要逃避挑戰!他挑戰你,是因為他不了解你、不知道你的實力在哪裡。你為什麼不正面迎接他、去了解挑戰在哪裡?我當時單純覺得不能讓洛杉磯的律師瞧不起我,沒想到最後卻嫁給這個律師。

在美面試趣談

我常常覺得,如果我沒有出國念書,我大概也考不上高考,因為我從來沒考過。當初在美國考的那個公共管理實習生計畫,考的是口試、還有邏輯推理。他那天早上叫我十點到,我到了發現三四個人也一起到,有一個監考官要坐在角落,我們三個要解決謀殺案。我們每個人有三張卡片,寫著謀殺案的線索,每張內容都不同,我們不能直接告訴對方自己卡片的資訊,但最後必須協力拼湊出案情。我們三個人都不認識,必須先認識彼此。監考官就坐在角落,考完之後他叫我等一下,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問我說:「如果今天高速公路要裝設攝影機,你要如何說服民眾?利弊如何?」美國的高速公路是不可以有攝影機的,那侵犯隱私。我考完之後覺得好好玩喔!我根本就沒有念書,也不知道答案是甚麼。因而等我考上之後,我對這個機關很崇敬。

為未知的人事際遇作好準備

公共行政真的是很活的東西,當你很有興趣的時候,你會覺得這更好玩。我先生常常開玩笑說:「你就這張嘴而已。」我先生是律師,他也是靠他那張嘴,不過是不同的嘴;律師一開口就要charge,他講話是要錢的,我講話是不要錢的。 公共行政不是一個很僵化的東西,它是可以變通的、因地而置的、因人而置的。這十幾年下來,不管我作什麼,總歸一句話,如果你無法統合眾人的能力,你作甚麼都很困難。我記得我在作非營利執行長的時候,我每天都要raise很多錢。有天我先生在外面澆水,我鄰居的韓國人進來跟我聊天。我問他說:「你是韓國人,那你有去教會嗎?」因為在美國的韓國人熱中教會是很有名的。他就說:「你不知道啦,那是韓國人的教會。」後來他還是說了一個名字,我就說:「我知道,因為我有去要過錢。」我曾經在那個教會募得五千塊美金,所以有印象。

隔一個月,我又拿到這個教會的補助,我就去問我的鄰居說有個晚會,要頒這個補助,問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他拒絕了,因此我就一個人去赴宴。那天晚上整個都是用韓文講的,我完全聽不懂,只知道我可以拿到錢。那天晚上過後,你猜發生了甚麼事情?第二天我的鄰居開了一張三千塊美金的支票給我,那天晚宴其實他有到,只是比較晚到坐在後面。他說:「那天晚宴在頒獎之前,解釋了為什麼要有這個補助。既然教會會補助你的單位,而我每年都會捐獻給教會,我何不直接給你就好。」你如果經營過非營利組織,你就會知道勸募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更何況我從來沒跟他開過口。從此以後,每過一段固定時間他就會放一張三千塊美金的支票在我的信箱裡。

同樣的又是來自那個點。當初我也可以不要問他是哪個教會、也可以不要邀請他去參加那個典禮,而現在我跟他是好朋友。人生中有很多事情你本來沒有計劃,但它發生了。如果你希望它有一個好的結果,你要有好的規劃、好的準備。你的準備會讓你驚訝,在未來竟然成就了這樣的事情。

活用知識

除了當過執行長,我還教過書。我在碩士一年級的時候,我的公共行政的教授對我特別好。等到我考上州政府作預算分析師的時候,他問我:「要不要學以致用,來教政府預算?我讓你去教一群警察好不好?」後來我去了才發現,這真的是一個龍潭虎穴。這三十幾個警察是紐約州政府的警官,他們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作警察,因此當他想要升遷時,就遭遇到學歷上的困境。當時,紐約州為此專門開了一個在職專班。我當然覺得政府預算很好教,但他還問我可不可以教另外一門課「應用統計」。這些警官因為很多年沒算數學了,連線性規劃都寫不出來,我怎麼教他們都聽不懂。年紀都四、五十歲了,一群人每個人荷槍實彈、開跑車來上課。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讓他們對這個有興趣,後來我想到美國人最瘋的足球。我就叫兩個警官給我他們最喜歡的兩個隊伍,然後問他們一個隊伍要獲勝的因素有哪些。後來我們進展到可以玩賭局、作預測,從那天開始他們非常認真上課。我發現其實人是要懂得變化的,我想要讓他們了解那些數字,沒有人寫的出來,我也不怪他們。學生都四五十歲了,學校也跟我說這堂課很難教。那時候我還算是受歡迎的老師,我到加州之後還用網路教學繼續教了兩年。我很感謝我的老師,他們都給我很多機會。

一封來自多年前主管的推薦函

我本來覺得十大傑出青年很簡單,後來看完它的選拔過程之後,我才發現很困難。它的申請表很厚、又要找人推薦,我人又不住在台灣,家庭背景也很普通,為什麼它會選我呢?當你看到一個機會的時候,你要抓住他。當時十大傑出青年的徵選訊息公布,我看到了,我沒有把它當作一個很難的事情。我們的市議員跟我說:「這個申請表格是甚麼?你還四十歲以下嗎?你符合嗎?你把表格填一填,我幫你推薦」。我想說,我沒當選也沒人知道,市議員幫我寫了推薦表之後我就忘了這件事,結果到了雙十國慶的時候,他打電話跟我說你進入複選了。在徵選的過程中共有十八位委員,包括前司法院大法官,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過程中花了十六個月身家調查,還要去作訪問。

我跟這個推薦我的市議員已經非常久沒聯絡了。當初念MPA時應徵上實習的工作後,我就開始自己take on這個job,他看到我做這件事情認真的程度,就把我這個人給記住了。我怎麼知道,十年前我作的那件事會讓這個人記住?你人生中的每一個點,不管當初的原因是什麼,這些人在你未來的生命中,都可能會成為你未來的阻力或助力,你怎麼會知道?現在你可能會覺得「我才20歲,想這麼遠幹嘛?」念書的時候我去工讀、去當義工,認識了很多人,而你敢不敢寫上那些人的名字作為你的reference?我覺得公共行政來自對人的trust。每一件事情都是由人來完成的,當人與人間的信任很強的時候,事情就會比較容易往前走。獲選十大傑出青年後,我曾經去查我獲獎的這個公共行政組,過去都由哪些人獲得。這裡面有很多都不是學公共行政出身的。我希望,以後每一年的十大傑出青年獎,都是由我們台灣大學政治系的來拿。真的是本科系的人,而且得到本科系的認可。

期許學弟妹們:「拿到未來的十大傑出青年獎」

我也希望在你們中間有人可以拿到未來的十大傑出青年獎。因為我們不是一個系(指公共行政系),所以你更加的自由。你可以學很多跨組的課,重點在你要自己有機會去學很多東西,那個跨組給你很多的自由。我很高興可以有機會跟大家分享,我一直跟很多學弟妹講說,你出國的時候可以問很多學長姐,去知道美國有很多管道可以拿獎學金。你永遠都希望自己是那個願意多作的人,當你願意多作的時候,你能夠拿到的回饋是你無法想像的。我這輩子其實很幸運,我從來沒有找過工作。我這輩子沒有自己找過工作過,我相信是因為很多人看到我作了什麼,當你準備好的時候,別人就會看到你。所以,真的要給自己機會,去讓別人看見,我也希望我未來可以有機會可以看到你們。我今天回台灣來拿這個獎,我父母非常高興。他們終於make sense我在做甚麼了!現在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就當過、張惠妹也當過、成龍也當過,我覺得行行出狀元,你真的要準備好。回首當初,人生真的是走了很遠的路。當年我不想去南加大念書,但我後來還是去了加州。人生很難預測,但也會發生好的事情。

同學發問:什麼契機讓你想要踏入非營利組織?

九二一大地震時,我幫台灣募款,認識了很臭屁的律師。他說他在洛杉磯執業了十幾年,不可能搬到紐約去。我把工作辭了、房子賣了,就搬到加州去。我在加州一個人也不認識,有天他有個朋友問說,你太太到加州來之前在做甚麼?這個律師在亞太婦女中心董事會中服務。他就問說你太太要不要appeal?我後來知道,這是一個幫助受虐婦女的機構。他叫我appeal我就appeal,那個律師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想說,至少有個愉快的下午茶時間。

我從來沒想過要踏入非營利組織,但我在那裏作了八年的執行長,我們的預算成長了十倍。我當初想說,我可以到加州政府去服務。我都還沒有機會去想這些事情,非營利執行長的工作就到我面前。我覺得非營利比公家機關來得有挑戰 ,非營利既要deal公部門、也要deal私部門。我不知道非營利現在在台大是哪位老師在教,當年在台大比較沒有這方面的課程,一直到我自己作執行長,才知道,它裡面牽涉的東西比管一個公司更困難。非營利組織要有品格、要有高的道德操守、要能夠說服政府作政策,最重要的是,你要讓你的服務對象覺得這個是他們要的服務。我們不是在賺錢,我們是在賺人心!(本文摘自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系友聯誼會)(2010年11月25日)

陳黃群雁_獎學金

臺美人獎學金基金會為培養優秀下一代,提供獎學金予清寒臺美學子。8月1日舉行首次頒獎典禮,18名獲獎學生各得2500美元。前排左起周正烜、江俊輝、餘崇孝、陳黃群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