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日記 ◎ 翠屏(蔡淑媛)

青春日記

翠屏(蔡淑媛)                                    

《前言》日前偶翻舊書冊,從中掉落幾頁格子紙,泛黃的頁面上,斑斑點點是半個世紀前自己手寫的散文稿。伏案閱讀,當時人物、心情以及時空環境,剎那間湧上心頭。不知覺間走回從前,與久別的青春意外相逢。

本文連綴的三則短篇,完全是我醉心於當「文藝少女」時代最經典的範文~稚嫩、淺薄,甚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劃刻痕跡也能辨識。但是,總觀全文洋溢的迷惘、夢幻與對感情患得患失、不知何去何從的慌亂心情,卻是一目了然。幼稚也罷!夢囈也不差,懷著追憶曾經擁有的那份青春的印記,忍不住打開電腦,重新編排處理。心有所感,因以為記。

之一~窗外

伊並不是一個很定性的人。晴天,伊嚮往雨絲飄搖;雨天,則懷念日頭高照。仔細思索,伊自覺偏愛微雨薄煙的天氣。淡淡的迷惘中帶點蜜味的甘甜。

那是一個輕風細雨的日午,伊與同窗好友斜依在窗前,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我也比較喜歡下雨天氣。」好友輕聲細語。她生得清秀柔美,是大學校園裡男生爭相呵護的女孩。

「如果妳是牛,就不會喜歡下雨天了。」伊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

「牛?妳在說什麼?」好友輕鎖眉頭。

「看!那不是?」隨著伊舉起的手臂,好友凝視窗外的田野。一頭水牛正在辛苦地犁田,背後一個身穿蓑衣的農夫,不時揚起手中的長鞭驅策,不讓水牛有片刻的休息。

「牛一定很悲哀。」好友憐惜地說。

「妳不是牛,怎麼知道牛的悲哀?」伊問她。

「妳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牛的悲哀?」一向柔順的好友竟然興起了鬥嘴鼓的興致。伊一時啞口無言。兩人站在吸滿水氣的窗前,默默注視窗外的風景。

「我慶幸自己沒有被生成一頭牛。」不知過了多久,好友又說話了。

「妳嫌它長得醜,沒有苗條的身段?」伊半帶著玩笑。

「有那麼一點意思啦!但並非最主要的原因。」好友說。

「人與牛各有不同的眼光與視野。從人的眼光看牛,它既笨且粗,但是我們這些細臂短腿的人類從牛的眼光看來,怕也高明不到哪兒去吧!」

好友微笑不語。略帶清瘦卻不損俊美的瓜子臉猶如雨後園林,獨自綻放的一朵白茶花。

「妳知道我為什麼不願做牛嗎?」好友不等伊回答,馬上接下去說~因為我不喜歡背後有人拿著鞭子跟著。如果我是牛,一定用角頂他。

「也許,牛並不情願做牛,但今生的命運既然這樣安排,它就只好扛起木架努力耕田,完成一生的宿業。」伊想起了佛經描述的六道輪迴。

「牛真的好可憐。終日勞累,吃的只是粗硬的乾草,住的也只是僅能稍避風雨的草寮。」好友替水牛不平起來。

「因為妳不是牛,覺得吃乾草太可憐,但人間的山珍海味,牛是絕對無法吞嚥的。其實,牛的生活比人類安定多了。它隨遇而安,不必苦心積慮、患得患失。一天的工作過後,返回草寮,主人已為它準備足夠的草料。週而復始的作息,無非是努力耕耘水田、造就綠禾青青。它在乎的,只是生命今夕的存在。它不必擔心今宵過後,明日的世界將以何種面貌出現;人類世界的殺戮征戰,人心的狡詐險惡,完全與它無關。」說完,伊竟然有點羨慕牛隻單純穩定的生活了。

「但是,我仍然不願做牛。我無法忘記農夫手裡那條鞭子。」好友依然堅持她的論點。

「妳確知我們背後就沒有鞭子的逼迫嗎?為了兒女,有人終生勞累。生活的鞭塗上親情的密汁,他們拼出全副精力,犁耕人生的艱土。有人為了鏡花水月的愛情,中宵不寐苦嚼相思。一旦愛情幻滅,身遭背叛,上吊投水,自求滅亡。遭到諸種痛苦的折磨,無非是那條命運之鞭的傑作。妳看!人類承受的負荷之痛,不是比水牛身後那條長鞭更可怕麼?妳可曾見過牛因為受不了痛苦而自殺?」伊說著,隱隱感受到一份無名的沈重壓上了心頭。

「說來說去,妳還是覺得做牛比做人好?奇怪耶!妳來世就變做牛好啦!」

「我也不是說牛比人的命好。既然,命運的安排讓我們生而為人,就應該盡力而為,享受快樂也承受悲哀。在命運之鞭尚未打得頭破血流之前,趕緊起步,開墾生命的園地,追尋幸福的泉源。」

學業完成,驪歌響起。好友終於走得很遠了。感情受到極大的創傷,讓她決心背起行囊,走向異國遙遠的征途。風雨日暮,伊總會想起與她在窗下談牛的往事。人、牛與鞭在伊內心交錯迴轉。牛的悲哀會比人生「不由自己」的悲哀更深刻麼?伊的心思落入窗外迷茫的煙雨中了。

 

之二~深藍小雨傘

向晚時份,微雨如絲。放學後,伊打開手中藍色小雨傘,走在通往校門的石砌路,忽然聽到從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正想回頭,兩個男生匆匆從伊身旁掠過。

「老師再見!要不要我幫妳撐傘?」其中一人大聲呼喝。

「趕快來躲在雨傘下。看!兩人都淋成落湯雞,會感冒喔!」伊大學畢業後,來到這所市郊偏遠的中學執教,因為師生的年齡只有單位數字的距離,伊對待學生的態度,沒有嚴師的架勢,只有長姐一般的關懷。

「不用,您會被我們擠出傘外,而且我們更喜歡淋雨耶!」兩人小步慢跑,頃刻間消失於煙雨中。

「我也曾經喜歡,也淋過雨喔!」伊在內心無聲地回答。久違了,年少輕狂的日子。那時,手中分明有傘,卻寧願讓細雨潤濕垂肩的髪絲。何處無微雨的黃昏?記得當日,年華正好,大學園裡,兩情相悅,往事歷歷,猶在眼前。…‥

「口口聲聲說自己已經長大,其實還是一個愛作夢的小女生啊!真想一把捉住妳,裝入口袋帶在身上,永遠不分離。」細雨斜風的四月天,筆直潔淨的椰林道,他撐著深藍小雨傘,讓伊全身置入,而讓半個自己攤開在傘外。

「你把我看成Peter Pan兒童夢幻仙境裡的小精靈啊?嫌我小就別來找我。」伊抬頭看他,他臉上笑意盈滿。

「我哪敢嫌妳,喜歡都來不及喔!但願能這樣永遠走下去,走到天涯海角的盡頭。」 伊無言,只把纖細身子輕輕靠向他肩膀。

如今,相似的微雨天氣,同一支深藍小雨傘,而他在何方?一場碎心的誤解,幾許天性的懦弱,更多的是現實名利的誘惑,扼殺了天荒地老的承諾。伊用手抹去眼角的朦朧,是雨或淚無法辨認,也無須識別。…‥  漫步走到校園外小溪旁,潺潺流水清脆如歌。溪邊小草在風中隨性翻弄翠綠的衣裙,表演一曲輕快的圓舞曲。小草們真易知足啊!伊不禁微微嘆了一口氣。只要一灘溪水,一場好雨,它們就顯出了欣欣向榮,滿足喜悅的歡顏。

要滿足一顆空虛的心靈,不像一泓清水就足於餵飽小草那樣簡單了。伊常想,人生除了追求豐衣足食,還必得要有愛情的滋潤與夢想的追求。愛情必要經得起歲月的考驗~細水長流,從炫麗的青春直至白髮的暮年。然而,生死相隨,終生不逾的愛情何處追尋?自從撐傘的男孩留下一封訣別的信函悄然離開,伊受創的心靈從此靜如止水,漣漪不起。

椰林大道

之三~秘密花園

暮雨瀟瀟,溫柔綿長。伊獨坐窗下,展讀一份久盼的遠方的來鴻。他在信裡這樣寫著~~

還記得我實驗室窗外那塊荒蕪的小園麼?在完全隱密的角落只有野草叢生。妳曾說過,也許有那麼一天,妳會來鬆土除草,引水灌溉,把貧瘠荒地變成只屬妳我的「秘密花園」。

今年開春以來,有個女學生下課後經常留下,跟我討論實驗問題或研習功課。兩個月前,她搬來一盆含苞待放的玫瑰,種在園裡對著實驗室的窗口。問她花從何處來,說是男友贈送的禮物,我說那應該放在自己租居的房舍獨自欣賞。她含著眼淚哽咽地說,男友到美國留學後已經變心,這段感情早已結束。

小女生風雨無阻每天來此,有時澆水有時做功課,進進出出忙個沒完,大概以此治療情傷吧!也因為這樣,廢棄小園被她整理得有模有樣。…‥近日裡,耳邊飄過某些閒言語,說那女孩已把感情轉移到我身上,我聽了只是笑笑,她只不過是我帶領做實驗的班裡一個小小的、並不顯眼的女孩罷了。別擔心喔!我的雙臂依舊為妳開展。何時北上前來與我共享秘密花園玫瑰的豔麗?夕陽樓頭並肩追憶共度的好時光?」 伊把信箋輕按在胸前。啊!天涯盡處芳草綠,伊一縷心思已飛越關山,飄向魂牽夢縈的地方。

為了給他一份意外的驚喜,伊並未告訴他即將前往相會的消息。一個微雲薄霧的清晨,伊坐在北上的第一班快車裡,不停地盤算著該如何完美運用這短暫相聚的時光。火車進站後,快步走出車站大門,伊招來一部計程車,往學校的方向疾駛前去。…‥  別後經年,景物依舊~~杜鵑花色映然奪目,大王椰子玉樹臨風。環顧四周來來往往的學子,不但全然陌生,卻都顯得年輕稚氣,這才驚覺,放不下的是感情的重擔,回不去的是似水的華年。

走上他試驗室外的長廊,伊的心跳驟然加速,不告而來,不知道他將會用何種熱情的反應來接待?門扉緊閉,正欲舉手敲門,忽然想起「秘密花園」,先到那邊看看吧!於是拐彎轉角,走到了那方幽閉的院落。然而,伊看到了什麼?~~背對著伊,他把她環肩攬抱,她把頭依偎在他胸前,他輕聲細語,她淺笑回應,兩人全神貫注,低頭欣賞那株開成滿樹繁華的玫瑰花。

「別擔心啊!她只是個貌相平凡的小女孩,我的雙臂將只為妳而開展。」他信裡這樣寫著,而我呢?已經成熟得有能力承擔遭到背叛的創痛麼?伊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連續滴落。沒有比被騙驚悟的痛楚更深的痛楚;沒有比真情終極的幻滅更深的幻滅。親愛的上帝,為何讓我親眼目睹眼前這一幕,難道是您刻意的安排?伊驚訝於自己未老的青春已響起殞落的輓歌。…‥黃昏悄悄降臨,雨絲隨後飄起。伊含著熱淚轉身離去,懷滿腔淒楚,伊膽怯於夜車的歸返。

長夜過盡,必有黎明。當旭日重回大地,請攤開心房,讓璀璨的陽光駐入,消除陰晦,療癒徬徨。樂觀進取,善待自己,那時必將有另一段情緣繼起,真心實意,同甘共苦,從此人生無憾,圓滿充足。

(1964/2016七月修訂)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