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當局的「台灣歷史課綱」必須被反轉 ◎台美人歷史協會會長楊嘉猷

台灣歷史課綱

關於歷史,歷史上有一些名人曾說了一些很有智慧及膾炙人口的名言:

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說:「控制現在者,控制過去;控制過去者,控制未來」(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義大利哲學家柯羅奇(Benedetto Croce)說: 「所有的歷史都是現代史」(All history is contemporary history.)。

拿破崙說: 「歷史是一套被同意的謊言」(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法國哲學家與大文豪伏爾泰(Voltaire)說: 「歷史是我們開死者玩笑的一組謊言」(History is a pack of lies we play on the dead.)。

德國大文豪哥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說: 「寫歷史乃是擺脫過去的方法」(The writing of history is a method of getting rid of the past.)。

上面那些名言正確地說明了在人類史上,包括在蔣家及其餘孽統治的台灣,史料、歷史、史書、歷史教科書似乎都無法擺脫編造、偽造、變造、扭曲、偏頗或刻意選材、歪曲解釋的宿命,這些已成為普遍或常態的反動與病態作為都會造成歷史真相隱晦或「被呈現的歷史」與「歷史的真相」出現巨大的反差。

終戰後,以蔣介石為首的中國國民黨政權被以美國這個「主要佔領國」(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此為「舊金山和約」的正式用語)為首的盟國賦與了對台灣的「施政權」(但沒有給予台灣的主權),為了統治原為日本國民的台灣本土人及其後裔,這個政權必須愚弄與欺騙台灣人,它於是必須進行史料的竄改與湮滅、史料的選擇、歷史教科書的胡亂編寫、歷史的歪曲解釋、歷史教育的操弄,以便對台灣人進行洗腦與統治。

中國國民黨統治當局為了建立它統治台灣與台灣人民的正當性與合法性,為了讓台灣人誤以為它對台灣與澎湖擁有主權,所以在歷史與公民教科書中,只提及或特別強調沒有法律效力、無法對台灣與澎湖進行領土處分與主權移轉的「開羅宣言」, 但對對其不利的「舊金山和約」卻隻字不提,企圖一手遮天。由於他們長期掌握台灣的政權,所以就掌控了教科書的編審權與歷史的解釋權,台灣人只得靠民間的學者與專家來對台灣人的子弟進行歷史教育與再教育。

當台灣本土政黨掌握政權之後 ,為了讓歷史回歸歷史,為了尋求歷史真相與歷史正義,所以在陳水扁執政的時期,成立了「高中新課程歷史科暫行綱要歷史綱要編纂小組」,它的召集人是逢甲大學歷史與文物管理研究所所長周樑楷教授,周教授現在是國立師範大學歷史學系教授,也是「台美人歷史協會」的學術顧問 。

民進黨執政後,台灣的高中歷史課綱加入「舊金山和約」、「日蔣台北和約」與「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讓台灣歷史的呈現更能反映史實 ,更呈現多元化。周樑楷教授說,「『中華民國接管台灣』相關多元史料的呈現,事實上與『台灣定位判定』還有一大段距離,如果學界對『開羅宣言』有不同的看法,就應讓學生了解,不是要對『台灣歸屬』下定論,而是要讓學生可以透過歷史文件,去探討當時的國際局勢,建立起以更宏觀的眼光看歷史及探討史實的能力」。這段話說明了有學術良心的、追求「有史料實證根據的歷史教育 」的台灣歷史學者對台灣的公民與歷史教育的正確認識與開放的胸襟,這與國民黨統治當局及其充滿「大中國意識」的御用文人迥然不同。

台灣的高中歷史課綱在2011年修訂,2012學年開始實施與使用,根據過去的慣例,教科書經過審定後,使用的期限是6年,但搞「化獨漸統」、「反獨促統」與「終極統一」的「馬英九統治當局」可不理這一套。在這些大中國主義者復辟之後,親北京的左翼學者王曉波就迫不及待地宣稱,要對台灣的高中歷史課綱進行翻案,他大言不慚地宣稱要「撥亂反正」,之後,這名大中國主義者就被馬英九當局任命為「高級中等學校及國民中小學社會及語文領域課綱檢核工作小組」召集人,他被委以扭曲台灣人的價值觀以及重新將「大中國史觀」植入無辜的台灣青少年學子大腦的重任。

「聯共制台」的中國國民黨班師回朝後,當然要對阿扁時代所留下的台灣高中歷史課綱加以清算或清洗,因為它反映了台灣人的史觀。這套正確的史觀與大中國主義者錯誤的「大中國史觀」南轅北轍,因此讓他們如芒刺在背,必欲除之而後快。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教育部的「十二年國教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於今(2014)年1月27日悍然通過了歷史、公民、國文與地理四科課程的調整,並準備在2015學年度供高一新生開始使用。為了將台灣史觀堵在台灣的學校門牆之外,所以對歷史課綱做了巨幅的調整(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在一項記者會中表示,「台灣史課綱」文字慘遭修改比例高達36.4%),如將「中國」擅改為「中國大陸」,「荷西治台」被擅改為「荷西入台」,「日本統治時期」被擅改為 「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大航海時代」被擅改為「漢人來台大航海時代」,「鄭氏政權」被擅改為「明鄭」等等,這些作為均充分顯示國民黨統治當局「去台灣化」的努力。

關於教科書的修訂,當年處於風暴中心的周樑楷教授在數年前說,「爭議是難免的,世界各國都在為教科書爭吵」。他又說,「美國的課程綱要爭議太大,所以全部開放民間自行編寫,但造成太多混亂,因此又回歸課程綱要。」

在台灣,這個爭議或問題會更嚴重,而且可能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無解,因為台灣有「台灣法律地位爭議」、「台灣前途解決爭議」以及「台灣人民國家認同的爭議」的宿疾與糾葛,在政權更替之後,就會產生歷史教科書重新編審與歷史重新解釋的問題。

所以,這個問題若要加以根本地解決,唯一的辦法是「反中國併吞與反中國國民黨賣台」的台灣住民要有能力拿回政權,且要有能力長久維繫政權,此外,被台灣人民授與治理台灣的天命的台灣本土政黨必須要能履行「清廉、勤政、愛鄉土」的承諾 。

如果台灣人無法拿回並鞏固政權,台灣人與台美人的抗議都是狗吠火車,所以歸結到最後,我們台美人必須體認盡全力協助台灣本土政黨拿回政權的絕對必要性,有了政權,台灣人才能重新掌握教科書編審權以及歷史解釋權,才能重新啟動、貫徹及完成「去中國化」及「建立台灣史觀」的未竟之業與偉大工程。

台美人歷史協會會長楊嘉猷
February 16, 2014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