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的呼喚:記NATMA 2007年瓜地馬拉行 ◎桃城虎

醫者之愛,本來就是無國境的(Without Borders)。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自1983年成立至今,英文名字仍是NATMA。可是漢文名字已逐漸出現類似「北美台灣人國際醫療團」的字眼。其目的也是想進一步發揮台灣人的愛心。本團的義診對象已經有數次涉足國際。除了台灣本國之外,去過的地方包括格蘭納達、哥斯達黎加、巴拿馬、海地、尼加拉瓜、多明尼加共和國、貝里斯及緬甸。2007年的瓜地馬拉義診行可能是規模最大的一次。

位於中美洲中部的瓜地馬拉國總人口約一千二百萬。其中竟有六百萬是貧苦無助的馬雅原住民(Mayans)。他們忍受了長達三百年西班牙人強權統治,至今仍然代代窮困。這些古老文明世界的善良遺民,不正是我們這群台灣醫者佈施愛心最恰當的對象嗎?

經過本團透過台灣外交部、駐瓜歐鴻鍊大使和瓜國總統府的密切聯絡與策劃,我們這一行,包括家醫科、內兒科、婦外科、牙科、麻醉科、中醫針炙科、理療科、藥劑師、護士,加上家眷權充助理,總共六十五人左右,於2月9日凌晨自洛杉磯出發,經過四點半鐘久的直航,在美麗的晨曦中降落瓜京機場。

馬雅的呼喚Px 01 歐大使攝於瓜京機場Feb-17-08▲馬雅的呼喚Px 01 歐大使攝於瓜京機場Feb-17-08

從2月10日到12日,連續三天,我們在三處窮鄉僻壤的小學進行愛心的義診。每天都有瓜國社工部衛生官員、當地市長、學校師長、義工以及台灣駐瓜歐大使夫婦、使館秘書、組長當地護理人員及義務翻譯的參與。翻譯須從馬雅族的方言譯成西班牙語,再轉譯成英語。瓜京各醫院會講英語的醫師和醫學生也都自動來參與翻譯和醫療工作。

義診當天,學校的教室被佈置成診療室和藥局。校園則排滿了課桌椅充當掛號處和候診處。整個學校人山人海,據譯者透露,很多求診者都是翻山越嶺而來。本團的團旗、台灣國旗和瓜國國旗在學校大門口到整個校園到處飄揚。

每天我們在三個學校開診前都有開幕儀式,包括唱兩國國歌、瓜國社工部和當地要員致詞歡迎本團到當地義診。全團每天早出晚歸,三天總共看了三千多個病人,其中以馬雅人佔絕大多數。他們來看病的原因很多,包括高血壓、糖尿病、心臟血管疾病、肝腎病、寄生蟲病、頭痛、脊椎關節炎、性病,皮膚病與蛀牙。他們多住在山丘、高地上、水源不足,每兩、三天才洗澡一次。全身膚色黑紅,似北美印地安人,但身材略小。

馬雅原住民有二十三種方言,瓜政府也在積極研究,設法來保留這些極具歷史價值的原住民方言。比起當年中國的蔣介石一到台灣,就禁止台灣人使用台語的愚蠢政策,實在令人扼腕。是以,雖然生活程度低,馬雅人仍然樂天知命,充分享受語言的自由。不過,目前他們有一個嚴重的問題:由於幾百年來,西班牙積極灌輸天主教,不能採用任何非自然的避孕方式,平均每個家庭從六個到十多個小孩的很常見。雖然政府設有公立學校施行義務教育,但政府不供應免費教科書。由於收入低微,幼兒眾多,多數家庭無法給每一個子女買紙筆書籍去上學,加上交通不便,校車缺乏,Car Pool更是天方夜譚。即使小孩入學,也常被迫輟學去幫工貼補家用。除非政府大力宣導自然避孕常識,除非原住民本身對於他們未來命運有高度的警覺,否則政府的義務教育勢難有效普及推廣,而原住民也將代代貧困。至今瓜國文盲達人口百分之四十,是以瓜國雖為民主國家,由於文盲太多,其民主選舉之落實可想而知。

儘管如此,瓜國在1967年到1992年間,仍能孕出兩位諾貝爾獎得主:一個是阿斯凸里亞斯(Miguel Angel Asturias),是196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在1899年出生於瓜京,1974年逝於馬德里。他是著名的小說家、詩人和外交家。他的著作很多,其鉅著之一「一個新紀元的見證」(Testimony of an Epoch),以敘事詩的體裁,介紹了神秘的馬雅史。書中,他不時以鏗鏘的語句,激勵馬雅族對當時統治社會階層的抗爭,並顯露出當時人民對社會道德的熱望。在另一名著「瓜地馬拉的傳奇」(Leyendas de Guatemala, 1930)一書中,他以生花妙筆傳神地描繪西班牙入侵前的馬雅文化與精神。獲得了全球一致的推崇與讚賞。1940年,他以憤慨激昂的文章公開指責瓜國統治者Manuel Estrada Cabrera是一個獨裁者。1949年,他又寫了一部膾炙人口的鉅作「麥堆裡的人」(Men of Maize),描述印第安人無可逃避的悲劇。其後他又在1950年到1960年十年間完成了三書合一的「馬雅三部曲」,吐露了印地安人因幫忙白人開墾香蕉農場而帶來的哀怨噩運。這些作品陸續引發了全世界對馬雅原住民人權的關注,而且,無可否認地也引爆了瓜國1960年到1996年的內戰。

就在瓜國內戰爆發的一年前,1959年,馬雅原住民一個貧農家中,誕生了一位女性社運家Rigoberta Menchu (在此暫譯「門丘」)。門丘女士的父親是當地村落印第安農民聯盟委員會的成員,母親是一位產婆。小時候她只在天主教的寄宿學校念過小學,十五歲時,她已成為反對瓜政府軍違反人權運動的活躍份子。在那段少女時期,她除了參與全家的農作外,也到大農場參加採收咖啡。在教堂裡,她是女權運動的主要份子;她也是社會改革運動的主要份子。她也加入了父親所屬的農聯委員會。十七歲時,她才開始自修西班牙語文,此後西班牙文成為她從事抗爭、演說的主要利器。二十一歲時,她已是印第安農聯罷工的主導人物。她也積極參與推動在瓜京的大型示威運動。她也獻身於培訓印地安農民如何對抗政府軍的壓迫。1983年,她才廿四歲,一位委內瑞拉籍的法國作家對她做了採訪錄音並改編成書,書名叫:「我的名字叫蕾格勃妲‧門丘,我的良知如何被壓迫」。書中敘述她二十多年生命的經驗。此書馬上被譯成英文版,書名叫「我,蕾格勃妲‧門丘」(I, Rigoberta Menchu)。此書一出版,馬上將門丘女士推上了國際舞台。1991年,蕾氏三十二歲,她被選為聯合國保護原住民人權組織的策劃委員,旋又被任命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親善大使。

1992年,門丘女士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年僅三十三歲。1996年,瓜國內戰結束後,她開始多次到西班牙控告瓜國政府軍在內戰期間對原住民施行集體屠殺、活埋、姦淫、拷刑等違反原住民人權的暴行。最後,西班牙最高法庭於2006年十二月間引渡七名瓜國前政府與內戰暴行有關的主要人犯予以起訴。法庭並裁定即使疑犯不是西班牙公民,也會被引渡判刑。

我之所以提到上述兩位瓜國諾貝爾獎得主及其簡介,乃因2007年9月瓜國有五年一次的總統大選。而就在2月12日,當我們義診團在瓜國進行第三天義診的同時,門丘女士正式宣佈成立原住民政黨,並宣佈她將代表原住民(佔瓜國總人口三分之二)參加9月瓜國總統大選。

門丘女士的宣佈參選代表瓜國有史以來第一位馬雅原住民的總統候選人。她是幾百年來馬雅原住民的最大希望。如果她當選總統,整個中美洲將產生劇烈的政經大地震,也是人類史上一個重要記事。她是瓜國引以為榮的人物;但她也是最使瓜國政府頭痛的人物。很不幸在9月大選中, 她僅得到百分之三的選票。以馬雅原住民佔瓜國人口三分之二的比例來看, 這種結果真是瓜國民主選舉的一大諷刺!

話說2月12日,當門丘女士宣佈參選瓜國總統的同日,我們的義診團也在當天下午結束了三天的義診工作。在那夕陽斜照的校園,本團全部團員、瓜國總統夫人辦公室社工部長麗達特麗莎(Licda Teresa)、台灣歐大使、當地市長、校長和義工都到場參加義診閉幕式。大家合唱兩國國歌,社工部長代表瓜國政府與人民致謝詞,向我們獻花。每位團員都被唱名上台,受頒一張瓜國政府的感謝狀。感謝狀印著每位團員的名字,除了象徵台灣與瓜國的友情之外,更洋溢著我們醫者無國境,不求報答的大愛。當我從社工部長手中接過那紙謝狀時,我的心血在全身沸騰!我真希望,我們這群醫者的大愛,能散佈到全世界的每一角落。在那一剎那,我放眼一看,四周站滿了那些剛被我們診療過的馬雅人,也正在看著我們。在他們善良純樸的臉孔上,露出了依依不捨的表情,眼神充滿了迷茫和期待,好像在問我們:「台灣人,馬雅人的好朋友,你們何時再回來?」那絲微弱的希望,就在巴士車門關上之後,很快就消失在滾滾的黃沙背後了!

親愛的朋友,當我寫到這裡時,又想起在瓜國的馬雅人,我的視線再次被淚水擋住,我已無法再寫下去。在此,就讓我的淚滴充當本文的最後一個句點吧。

隨文附短詩三首:

[詩一]    貧富懸殊各國同,瓜國馬雅更困窮;台灣旅美醫療團;愛心萬里滿蒼穹。

[詩二]    廿五富豪掌瓜國, 萬千貧農無奈何; 勸君一家兩小孩, 學成將相耀天河!

[詩三]    提卡雨林廟塔藏, 馬雅帝民最哀傷; 善良難敵西班牙, 豹吼千年說商湯。

馬雅的呼喚Px 02 提卡雨林廟塔藏Tikal Feb-16-07

▲馬雅的呼喚Px 02 提卡雨林廟塔藏Tikal Feb-16-07

馬雅的呼喚P× 03 馬雅帝國行政中心之遺跡

▲馬雅的呼喚P× 03 馬雅帝國行政中心之遺跡

馬雅的呼喚P× 04 馬雅帝國金字塔

▲馬雅的呼喚P× 04 馬雅帝國金字塔

馬雅的呼喚Px 05 不去上課幫家計Mayan girl Feb-16-07

▲馬雅的呼喚Px 05 不去上課幫家計Mayan girl Feb-16-07

馬雅的呼喚Px 06 參觀瓜國總統府

▲馬雅的呼喚Px 06 參觀瓜國總統府

馬雅的呼喚Px 07 入境隨俗

▲馬雅的呼喚Px 07 入境隨俗

馬雅的呼喚Px 08 瓜國是天主教的國家

▲馬雅的呼喚Px 08 瓜國是天主教的國家

馬雅的呼喚P× 10 真歡喜妳也參加來了!

▲馬雅的呼喚P× 10 真歡喜妳也參加來了!

馬雅的呼喚Px 11 歐鴻鍊大使、歐鴻仁、歐鴻康、林瑞光與筆者整裝待發

▲馬雅的呼喚Px 11 歐鴻鍊大使、歐鴻仁、歐鴻康、林瑞光與筆者整裝待發

馬雅的呼喚Px 12 台灣的先生娘兒們也出動了

▲馬雅的呼喚Px 12 台灣的先生娘兒們也出動了

馬雅的呼喚Px 13 候診的人潮

▲馬雅的呼喚Px 13 候診的人潮

馬雅的呼喚P×14 用這枝筆畫隻可愛的Gato (貓) 吧 !

▲馬雅的呼喚P×14 用這枝筆畫隻可愛的Gato (貓) 吧 !

馬雅的呼喚P× 16 候診的馬雅全家

▲馬雅的呼喚P× 16 候診的馬雅全家

馬雅的呼喚P× 17 手工織布裹鮮花代表最溫馨的感謝

▲馬雅的呼喚P× 17 手工織布裹鮮花代表最溫馨的感謝

馬雅的呼喚Px 18 義診為樂的佳藕黃哲陽夫婦 (1)

▲馬雅的呼喚Px 18 義診為樂的佳藕黃哲陽夫婦 (1)

馬雅的呼喚P× 20 瓜國村莊的改良式驕車

▲馬雅的呼喚P× 20 瓜國村莊的改良式驕車

馬雅的呼喚P× 21 市長感謝歐大使帶來台灣的良醫

▲馬雅的呼喚P× 21 市長感謝歐大使帶來台灣的良醫

1 COMMENT

  1. 寅雄兄;
    這篇大作寫的真是圖文並茂,精彩至極。讓我反反覆覆的讀了好多遍都不厭倦。

    其中有張圖像,因為你並沒有詳細的說明和介紹,根據我在年幼時對你的記憶印象,我猜,你的手應該是只會搭在你 “ 家後” 的肩膀上,而也應該只有具有是你的“ 牽手的 ”資格,你才敢如此的“ 厚愛 ”吧 ?

    如果;我沒有猜錯,大嫂跟你還真 “ 適配 ”的,她看起來比你還更 “ 台 ”!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