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根深教授二三事 @  鄭炳全

黃根深教授二三事

鄭炳全

1978年在密西西比大學藥學研究中心任職時,我知道有位黃教授在Memphis 大學藝術系,雖然只離一百哩,却沒能去拜訪。直到他退休搬來南加州Murrieta 後,我載謝慶雲和陳松楨的弟弟Yoshi一起去拜會。

2013年夏邀有意成立台美人歷史協會的楊嘉猷,再向住在郊鄉的黃根深請益,他認同歷史協會成立的必要,接著幾個月他參與籌備會、當理事、宗旨的草擬和Logo的設計等。他參加早期同鄉會的歷史座談會,也接受採訪錄影。

有一回我特地為木彫的研習造訪,他認為剛開始模仿希臘的彫像,可以學習很多,他也取出幾張2011年10月在社區學院的人体寫生鉛筆畫,還要送給我一張(見附圖) 留念。

黃太太Yvette的母親1980年代是我十全藥局的老顧客,王夫人臨終前住進Alhambra醫院,我去探望時老人家在睡,遇見從田納西州來照顧的Yvette 坐在窗口看書,聊了幾句我就離開了。沒料到他們搬來南加州後,Yvette 和我太太Elaine成為形同姊妹的好友。

黃根深擔任南加州教授協會會長時,有一回邀請我去聖地牙哥台灣中心開講養生養老,我緊張之餘,忽然想到大我22歲的堂哥鄭錦海來洛住兒子家,他90幾了身體比我硬朗,懂得自己搭飛機,坐巴士趴趴走,有他加持,現場活絡多了。

根深兄日常生活的節儉成性是有名的,最顯著的是那台從Memphis一起退休,開來南加州的Toyota 老爺車,他細心照顧,來回聖地牙哥或洛杉磯一次就要200哩,朋友常擔心地勸他換新車,他都捨不得離棄舊車,兩年多前聽說他買了一台好車,原來是他唯一的兒子在Boston,生了第四個孩子,阿公感念之餘,贈送一部Van. 自己還是老車相隨。今年初他考慮再三,終於選買跟太太一樣的Lexus minivan,本想可以開很多年,可惜天不從人願。

2011年美西夏令會我沒參加,我看到那本手册,跟黃教授說2012年編印手册之前,我希望幫先校對一次,那年在風景優美的 UC Santa Barbara 校園舉行,還是我和内人首次參加夏令會。

根深兄和他的弟弟們都身材勇壯,他學的是美術,教的是美術設計,可是一點都沒藝術家浪漫的氣息,甚至木訥不苟言笑,凡事認真看待,不像我天生樂觀主義,他對台灣獨立的政治前途憂心忡忡,對台美人第二代是否還有台灣意識或美德常懷疑。

熟議久了,他會邀我飲杯啤酒,我則應許每次他倆風塵僕僕來洛杉磯參加活動時,力盡地主之誼,不讓他回程中去買漢堡吃。三年前力邀他倆參加教授協會朋友們一起,四夜五日太平洋沿岸的遊輪,那回是他難得的一次旅遊,我因皮膚過敏身體不適,他還多次關切,誰會料到我要送他上天堂先走一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