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受難者家屬王克雄、王克紹:只求政府給我祭拜父親的忌日 ◎民報 2017-01-31

林冠妙/台北報導 2017-01-31

王育霖的大兒子王克雄說,父親被抓後,母親擔心國民黨構陷罪名,把父親所有的書信全部燒掉,整整燒了三天三夜。圖/林冠妙

王育霖的大兒子王克雄說,父親被抓後,母親擔心國民黨構陷罪名,把父親所有的書信全部燒掉,整整燒了三天三夜。圖/林冠妙

「只求政府給我父親確切的就義日子及地點,好讓為人子女盡點孝心,有個祭拜的忌日」,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表示,當他讀到二二八受難者王育霖的兒子王克紹這段話時,忍不住潸然淚下……

王育霖,1919年11月15日生於台南市,出身望族,台北高等學校文科第一名畢業。秉著「台灣人受日本欺負,想念法律保護人民」的信念,於1941年考上東京帝國大學法律科,大三即考取日本司法官;除了讀書外,也勤練空手道,一方面鍛鍊身體,又可保護自己。

日本第一位台籍檢察官  立志帶給所有人幸福

但當時日本人不准台灣人當檢察官,因檢察官可以指揮警察。王育霖經東大法學部長穗積重遠男爵大力推薦,才得以擔任檢察官,且被派往當時日本第二大法院「京都地方裁判所」,成為在日本的第一位台灣人檢察官,他立志「正義、堅強、帶給所有人幸福」!

1945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隔年,王育霖帶著妻子和2歲多的兒子回到故鄉台灣,並到台北地院擔任檢察官。後來被轉派到新竹地院檢察處,接辦了幾個大案,包括新竹船頭行(進出口商)案、新竹鐵路警察貪瀆案及新竹市長郭紹宗陸軍少將瀆職案,嚴懲官商勾結、查辦糖、米走私至中國案件、起訴貪汙警察。但調查郭紹宗貪瀆案,反遭郭調來的大批警察包圍,搶走搜查令及卷宗,憤而罷官辭職。

228遭配槍軍人逮走年僅27歲  迄今下落不明

1947年爆發二二八事件,3月14日下午,王育霖在家中,被六位穿著中山裝的配槍軍人抓走,當時他年僅27歲,迄今下落不明……………….


王育霖,第一位台籍檢察官,穿戴日本檢察官法袍及帽子。圖/翻攝自《期待明天的人》

王育霖的大兒子王克雄說,父親被抓後,有人好意提醒母親,家中若有共產主義的書、和日本人來往的書信,都可能被國民黨以「通匪」等罪名構陷,於是她把所有的書信全部燒掉,整整燒了三天三夜。

背著嬰孩四處尋人認屍  國民黨連後代也不放過

王克雄指出,父親受到中國國民黨軍人及特務酷刑,後來可能被槍斃,雖然備受折磨痛苦不堪,但父親受的苦是短暫的;而他母親所受的煎熬卻是一生一世。她原本是位大家閨秀,擁有良好門風,卻背著3個月大的嬰兒、一手牽著2歲大的男孩,在人生地不熟的台北,「聽到哪裡有屍體,就趕著去看」,在腐臭的屍體中尋人認屍,令人心酸難忍。

「寡婦活下去的唯一動力,就是要照顧她的孩子」,王克雄說,但她知道張七郎醫師連同他的兩個兒子也被國民黨害死,意味著連後代都不放過,害怕她的兩個兒子也會被國民黨殺害,常常夢到有鬼要來抓她的兒子,緊緊抱著孩子不敢睡,因為一睡就會夢到要抓人的鬼。

5位重慶回來的半山  列了一份200多人黑名單 

台灣菁英,究竟為何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害死?王克雄說,從中國來的軍人根本不認識台灣人,「半山才知道誰是台灣人領袖」。據吳濁流在《台灣連翹》記載,1973年底,國民黨新竹黨部主委彭德向他透露:「(二二八)被捕的黑名單上台灣人二百多名….是從重慶回來的半山幹的,他們是劉啟光、林頂立、游彌堅、連震東、黃朝琴等人」。

「只因這份黑名單,悲劇的歷史上演了,美麗的福爾摩沙為此流血」,吳濁流還如此備註。王克雄說,他的父親被連戰的父親連震東等五人所害,這些人要為二二八被害的台灣菁英負責。


王育霖與陳仙槎訂婚照。圖/翻攝自《期待明天的人: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乘時消滅歹徒」  國民黨藉二二八謀殺台灣菁英

王克雄進一步表示,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設有調查統計室(調統室),大溪檔案中有份情報,1947年3月12日中統局報給蔣介石內容:「9、10兩日國軍陸續開到,警察及警備部軍士即施行報復手段,毆打及拘捕暴徒,台民恐慌異常。台省黨部調統室曾建議警備部,應乘時消滅歹徒,並將名冊送去。警備部十日晚起開始行動,肅清市內奸徒」。

王克雄強調,這份情報證明,援軍抵達台灣後,就對台灣人採取報復性的屠殺,而且是照名冊抓人、謀殺台灣菁英,「乘時消滅歹徒」更說明了國民黨是藉二二八動亂,趁機謀殺無辜的台灣菁英,很多被殺害的菁英根本和二二八沒有關係,二二八只是一個趁機殺害的藉口。

名冊從台灣省部黨部送警備總部「直接向蔣主席負責」 

「名冊是從台灣省部黨部,送到警備總部」,王克雄說,因為這是非常重要而嚴重的事,所以一定要由最高的對口單位省黨部主委,交給警備總司令陳儀;陳儀收到這份名單後,就發給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負責,警總調查室、軍統局台北站協助,「緝捕為首陰謀份子」,上述內容見於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達芬的口述記錄。


中統局報蔣介石情報:「應乘時消滅歹徒,並將名冊送去」圖/取自《期待明天的人: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記錄還提到,「逮捕人犯係由軍統局林頂立成立特別行動隊及張慕陶憲兵團成立特高組,會商後立即進行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動」。王克雄指出,憲兵不會說台灣話,而特務多為會說台灣話的半山、台灣人,「陳長官將逮捕名單交與張慕陶,囑其不可告知上述單位以外人員,而由陳長官直接向蔣主席負責」,代表這是蔣介石指示的,不然叫人去殺人,誰要負責?

此外,王克雄指出,受難者施江南醫師的長女在1947年5月13日,寫了一封信給蔣介石,問她父親的下落。蔣回覆,時過境遷,經派人多方偵查,毫無結果,「復查本部案卷內,並無受理施江南案件;所屬各綏靖區及憲警機關查報拘捕暴亂人犯,亦無施江南其人」。

蔣介石是元凶!釐清二二八大謀殺案真相  是轉型正義首要工作

「蔣介石在說謊!」王克雄說,陳儀從3月10日開始抓台灣菁英,隔天立刻上報蔣介石;陳儀在3月11、13日送給蔣介石的人犯名冊上,都有施江南的名字,但蔣介石卻回信說沒有這個人,蔣介石在遮掩謀殺台灣菁英的事實,蔣介石是共謀,是謀殺台灣菁英的元凶。

王克雄重申,根據彭德提供的訊息,二二八事件時,連震東、黃朝琴、游彌堅、劉啟光、林頂立等五人,擬了一份200多名台灣菁英的黑名單,是國民黨進行逮捕台籍菁英的重要依據。由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提交的名冊,交台灣省行政長官及警備總司令陳儀執行;陳再交憲兵團長張慕陶及保密局台灣站長林頂立進行逮捕、殺害、滅屍工作,「將這場世紀大謀殺案釐清真相,是轉型正義的首要工作」。


王育霖的兒子王克紹表示,「只求政府給我父親確切的就義日子及地點,好讓為人子女盡點孝心,有個祭拜的忌日」。圖/林冠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