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tanding TA 2nd Generation__Sam Chang 張善良 旅館開發大王

Sam Chang 張善良 旅館開發大王

新紀元週刊      文、攝影 ◎ 衛君宇

 

直到兩年多前,人們可能只會注意到曼哈頓新酒店大樓一家接著一家地立了起來,但是誰建的並沒有多少人知道或注意。隨著二零零六年《富比世》雜誌的一篇採訪問世,紐約地產界響起了一個華裔的名字——張善良。

八月二十八日,《富比世》雜誌發表特別報導,張善良被列為「二十五位引人矚目的美籍華人」之一,之前,該雜誌稱其為「紐約市最忙碌的亞裔開發商」,張善良曾被希爾頓酒店集團與洲際酒店集團評為「年度最佳開發商」,二零零八年,《紐約觀察家》則評其為「紐約地產界百大最有權勢人物」,與鐵獅門集團總裁斯貝爾(Jerry Speyer)、紐約市長彭博、地產大亨川普等重量級人士共分秋色。

現年四十八歲的張善良(Sam Chang)生於台北,長於日本,後入籍美國,居於紐約長島,現為McSam酒店集團創始人兼總裁,目前旗下財產初估逾二十三億美元(約新台幣七百三十億元)。

初秋的一個下午,張善良先生與其公司執行主任Margaret Ling女士,一道接受了筆者的專訪。

從一無所有重回到百萬金主

張善良八歲移民到了日本,讀完中學後,十七歲西渡來美,在其他人家孩子還在按部就班的青春少年時,他已經換了三個國家,學了三種語言,也許是學得太辛苦,他決定直接從高中進入社會這所最大的大學。做過五年餐館工作後,二十四歲進入酒店地產投資業,一九八四年,他在馬里蘭買下了第一家旅館Quality Inn(優質旅館)。

幾年的工夫下來,正當事業頗具規模時,張善良經歷了他人生中最大的起伏,從高峰跌入谷底,變得一無所有。

回憶那段經歷,張善良說:「那是一九九三年,事業做得很好,但是在中部密西西比投資賭場時,由於政府執照審批沒拿到,從而造成投資不利,一九九五年宣布破產。」

從有專職司機、出入有人陪,到山窮水盡,張善良痛定思痛,隻身南下,到佛羅里達朋友家借住,閉門靜思。一年之後,他重整精神,懷揣七百美金回到紐約,當時他的想法是:「人生百年,我才走過了三分之一,還可以從頭開始。」

張善良說:「我到甘迺迪機場附近,找到一片地,售價六十萬美金。當時我已經沒有錢,但以我在這行業的經驗和個人信用,我開始四處找人投資。」

「九七年八月買進那塊地,九九年一月賣掉,賺了一百萬。」一片土地上只是加上了一張開發藍圖,半年不到,就賺進了張善良東山再起後的第一桶百萬美金。

買賣的不止是一塊地

有人將張善良的快速決定,買進賣出看作是運氣,有時甚至近乎草率,其實,地產投資,動輒百萬千萬,若非深思熟慮,誰也不敢貿然出擊。看似一瞬間的決定,來源於張善良持續的知識資訊累積和快速計算後做出反應。張善良買賣的不僅僅是一塊地,而是這塊地開發後的藍圖與遠景所帶來的投資回報,是他的智慧產權

「買一塊地,如果你不曉得它有什麼用途,如果沒有這方面的開發設想,那等於是廢地。」張善良說設計拿出來,拿到批准後,就會有人知道它的價值,而且「開發商要懂,土地將用作什麼用途,是商業還是民用住宅,這地區的區劃法(Zoning Law)是如何規定的,別人需要五百平方尺的空間,我如何能在三百二十五平方尺就滿足需要和功用。」

Margaret說張善良對整個行業事無論鉅細都了然於胸:「很有眼光,設計方案,房間大小。有時建築師都會說,不行啊,這個太小,那個不合規矩,怎麼辦,這個時候,Sam會馬上對這圖紙說,在這裏移一下,那裏動一下,就弄出來一些空間,一個設計也就可以通過了。」

張善良說自己喜歡不停的思考,不停的學習:「所有相關新聞,我是每日必看,油價漲了多少,股票行情,美金匯兌率,每天都讀關於酒店設計的雜誌書籍,從美國酒店的房價走勢、專家評估、建材行情,到門鎖、門卡的設計與價格,我都很清楚。」

洞燭先機 眼光獨到

世界知名的華爾街索金地產投資銀行(Sonnenblick-Goldman Company)主管Mark Gordon折服於張善良的獨到眼光:「他有遠見,知道哪塊地當市場將來好轉之時,當初他所投資的不被看好的地段的行情就會自然看漲。一旦認定自己的商業計畫,他有足夠的膽識和堅信去堅持下去。」

住宿投資顧問(Lodging Investment Advisors)公司總裁Sean Hennessey表示:「(前些年)人們一直認為,在高地價的地段建造低價格的發電是賠錢買賣。但如今人們都在跟他有樣學樣。」

有點像他的為人一樣,踏實、高效,不事張揚,他所建的酒店也是這般特色:沒有奢華,中等規模,價格適中,有限服務。而且他都是與全國乃至世界型的名牌連鎖酒店的合作,這樣,那些品牌的本身與他們自己的宣傳就可以為酒店帶來半數的顧客。他有能力將一個項目從頭看到底,去選擇最理想的合作夥伴,他看出人們對中檔旅館的需求巨大,就因應這樣的需求。

博聞強記 該出手時便出手

雖十幾年來一直跟隨張善良,Margaret仍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Sam絕對是個風雲人物。看了他這麼多年,只覺得他很神奇。他不但聰明,而且眼光很厲害。他自信心很強,不會猶豫不決。」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筆曼哈頓東八街五百萬的交易,張善良只是從電話中聽個大概,人都沒有到現場,在電話裏十分鐘內就拍板決定。Margaret 說:「前幾年房地產競爭很厲害,需要眼快手快,Sam決定能力很快,馬上一看,不到十分鐘,就知道會不會賺錢,知道以後,馬上告訴你可不可以出價,然後我就給對方一個提價。」

「Sam學得很快,像是一個天才來的,記性超人。你問他所蓋過的每一家酒店賣掉時的價錢,他都會一一告訴你。甚至那家酒店有多少個房間,他都可以講得出來。在決定一塊地時候,別人可能會看了以後,將資訊帶回去,慢慢算出來,Sam可以馬上做過計算,五分鐘內就決定了。」

大方重信義匯聚長期合作夥伴

回顧當年東山再起的一桶金,張善良表示:「以我當時的境遇,肯借錢給我的是與我合作八年的律師,他私人籌集幾十萬,是因為他了解我,信任我。」作為親歷者之一的Margaret,她也是深有同感,說是他的信用和經驗之結合,令人放心:

「他對人很真誠,就拿和他合夥的這個律師來說,他會告訴人家為什麼買到這片土地會成功,負責任地解釋給人家聽後,別人會信服:對呀,這是可以的。事實上,當時他的合夥人也沒有多少錢,但就因為對他有信心,所以想辦法從親戚朋友那裏,到處為他借錢。」

Margaret從九三年開始為張善良工作,一直沒有離開過,說到為什麼,她認為,張善良不是一個只會做生意賺錢的人:「他這個人不太會計較。對每一個一起走的,都會提攜。『有錢大家一起賺,錢是賺不完的』,常常有人這樣講,可Sam是這樣做到的。」

「從零一年開始,他的合夥人中,都沒有走的。他很大方,給合夥人分的利潤很好,不會計較,不是小小錢都要算得很清。」Margaret說,張善良與人交往,不會一下子就熟熱起來,交往久了,熟悉認定後,他才會同他們一直合作下去。

「Sam沒有架子,對員工上上下下都是一樣,與他工作的,都很高興,沒有員工是自己要求離開的,可以說每個人都喜歡與他做事。所以當他需要趕事情時,多留到幾點,大夥都很願意。」

「他不只是給你一個薪水。員工只要努力將事情做好,他會大方回報,這一點不是每一個老闆都可以做得到的。」

「他一旦答應經經紀人或賣主後,不會反悔。有幾次,他都是(為了守信)賠錢買過來,但奇怪的是Sam的運氣很好,即便是這樣買過來的,過陣子再賣的時候,行情卻有見漲,最終竟是沒賠或反賺。」Margaret說這樣多年的信用下來,經紀人都知道了Sam,都願意幫忙,只要他願意買,一般都還是買得到的。

永遠的追夢人

本來是一位很低調的人,自己也樂於這樣的生活方式,張善良過去一直是避開媒體和鎂光燈的,在以傳奇般令人目眩的速度與範圍,在擴展著他的酒店建築帝國版圖時,再想從前那樣低調,已經成為不可能。但他還是喜歡過去的生活。

張善良和川普(Donald Trump)是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有人將他比作華人的川普,張善良則認為:「(這個比較)並不恰當。」因為川普是典型的西方人風格,有什麼說什麼,展示出來,而他則更傾向於華人特有的內斂低調。

說到成功的訣竅,張善良承認自己骨子裏是有種經商的天份,再就是他特殊的成長過程,他常常講:「我一半是中國人,四分之一是日本人,四分之一是美國人。」所以他兼有中國人的勤奮、日本人的寸土寸金最有效利用空間,以及美國人的經商精神。

Margaret則認為他是個不停追夢的人:「有一次和他坐在車裏,他說過一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Margaret,我常常會去做夢,做上幾個夢,只要有一個成功,就成功了。』」

在紐約張善良開發過的房地產項目已經有三十多個,正在開發中的二十多個,剩下十幾個正在藍圖之中,他的目標是在紐約建造一百個酒店。以未來十五年為展望,張善良準備拿出前十年來為自己做,後五年為公司員工做。話語間他流露出:做完之後,也就是功成身退的時候了。

按地產專家們的說法,張善良這樣的酒店開發速度在紐約市,是前無古人;在曼哈頓中國城最繁華的堅尼街上,建造三百七十間客房的喜來登酒店;在時代廣場附近的同一街區同時建造六家酒店;未來三年紐約將有一萬間新旅館客房建成,其中一半將出自張善良之手……在世界之都紐約,張善良在創造著一個個紀錄。

二零零六年的時候,他說自己的目標是在紐約建五十個酒店。今天,他的目標已經翻倍。對於一個永遠的追夢人,也許只有張善良自己知道:明天,他的目標是否還會超越百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