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Blog Page 3

NFL地圖把台灣列為中國,FAPA洛杉磯分會副會長吳兆峯抗議

0

2021/12/18

(中央社記者林宏翰洛杉磯17日專電)職業美式足球聯盟NFL近日發表全球行銷布局,貼出的世界地圖把台灣列為中國一部分,引發在美台灣人社團抗議;美國媒體將之與唐鳳在民主峰會上的地圖進行對比。

NFL在15日發布新聞稿,宣布聯盟總數32支隊伍當中,有18支球隊獲得授權,將在全世界包括中國、德國、西班牙、澳洲、英國、巴西、墨西哥、加拿大等國家,劃分「國際主場行銷區」(International Home Marketing Areas)。

新聞稿指出,這項計畫是NFL開拓國際市場的長期戰略。透過球隊劃分責任區的方式,培養海外的美式足球觀眾,規劃未來8個球季中,32支隊伍至少參加一場海外比賽。

引發美國媒體關注的是NFL在官網及社群網站上發表的地圖,地圖標示中國市場由洛杉磯公羊隊(Los Angeles Rams)負責,但台灣與中國一樣都用紅色標示。

台美人社團「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洛杉磯分會副會長吳兆峯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對於NFL這樣的作法表示抗議:「台灣2300萬人的存在不能這樣被忽視,我們要求NFL更正並道歉。」

吳兆峯呼籲:「NFL硬起來,不要向中共磕頭。」他自認是西雅圖海鷹(Seattle Seahawks)25年的球迷,樂見美式足球拓展海外市場,也歡迎NFL到台灣行銷,讓更多台灣人一起看超級盃,但希望NFL官方瞭解「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吳兆峯指出,美式足球是全世界最複雜的運動之一,也是美國人最引以為傲的代表性運動,很多居住在美國的台灣移民、留學生都愛看美式足球,呼籲NFL不要讓數十萬的台裔球迷失望。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10日線上出席美國民主峰會,發言時簡報的一張地圖將中國與台灣標示不同顏色,畫面遭到切換,只剩下聲音,雖事後美方說明是技術問題,仍引發媒體關注。

新聞網站The National Desk將唐鳳與NFL的地圖進行對比,指出無論是把中國與台灣分開標示,或台灣標示成中國的一部分,兩者同樣引發了爭議。

福斯新聞Fox News網站以「NFL把台灣標示為中國一部分引人驚訝」為題報導,稱台灣是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家主席意圖拿下的目標。在介紹NFL地圖的爭議時,提到唐鳳在民主峰會上的地圖,引述路透社消息來源說,唐鳳地圖畫面被切換是出於政策考量的過度反應。(編輯:周永捷)1101218

蕭美琴悼父親蕭清芬牧師:一生守護台灣本土意識

0

2021/12/8

駐美代表蕭美琴12月8日發文表示,父親蕭清芬牧師(圖)於11月26日於紐澤西州辭世。感念父親一生以神學教育為使命,有強烈的台灣本土意識。(圖取自facebook.com/Bikhim)
駐美代表蕭美琴12月8日發文表示,父親蕭清芬牧師(圖)於11月26日於紐澤西州辭世。感念父親一生以神學教育為使命,有強烈的台灣本土意識。(圖取自facebook.com/Bikhim)

(中央社台北8日電)駐美代表蕭美琴今天在臉書po文表示,父親蕭清芬牧師於11月26日於紐澤西州辭世。她感念父親一生以神學教育為使命,有強烈的台灣本土意識,並在戒嚴時期,與政權周旋,守護台南神學院及師生們的安全。

蕭美琴在臉書po文指出,父親從事神學教育,成為他的使命。他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後,回到台南神學院任教、擔任台南神學院院長、至後來到美國也在教會宣教機構中任職、積極推廣國際教會學校教育、退休後繼續在台灣人教會中牧會。

對於父親的本土意識,蕭美琴說,父親的人生很國際化,但也有強烈的台灣本土意識。她的美籍母親學的是台語而非當時的官方「國語」,而台語文羅馬字譯名成為孩子們的英文名字,在當時的台灣社會極為少見。

蕭美琴提到,父親從來都不是政治活動的檯面人物,但美麗島事件前後,為了要讓台南神學院這個台灣本土意識和思想的溫床能維持營運,以及守護學校師生們的安全,要跟當時的政權周旋往來,成為他在台灣戒嚴黑暗時期沈重的壓力。

蕭美琴表示,即便父親後來到美國任職,晚年還是不忘與其他退休牧者一起積極投入現代台語文版「全民台語聖經」的編撰和出版,始終以他的方式,走台灣主體的路。

對於父親的後事,蕭美琴說,疫情期間不便舉辦多人聚會,經家人親族討論,擬在紐澤西的禮拜堂舉辦小型追思禮拜,懇辭花圈奠儀;日後能回台的時候,再邀集在台灣的親族好友們共同追思懷念。感謝這段期間有許多他人生各階段的朋友們傳來懷念與悼念文,讓兒女們繼續感受他生命的溫暖,在主的懷抱中終能安息。

蕭清芬於美東時間11月26日晚上8時(台灣時間11月27日上午)於美國紐澤西州安詳辭世,享壽86歲。(編輯:周永捷)1101208

李遠哲捐諾貝爾獎章 即起展出於台史博常設展

0

2021/12/3

前中研院長李遠哲(右)2日將其在西元1986年所獲諾貝爾化學獎證書及獎章捐贈給台灣歷史博物館,由館長張隆志(左)代表受贈,即日起於常設展中展出。(台灣歷史博物館提供)中央社記者王寶兒傳真 110年12月3日

(中央社記者王寶兒台北3日電)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為第一個在台灣出身及成長的諾貝爾獎得主,他在昨天將其1986年所獲得的諾貝爾化學獎證書及獎章,捐贈給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即日起於常設展中展出。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台史博)發布新聞稿表示,捐贈儀式溫馨且獨特,由台南一中及台南女中學生熱烈參與觀禮,象徵台灣科學教育精神傳承。

李遠哲說,他從年輕時的2個夢想,除了希望成為一名優秀的科學家、與志同道合的人一同讓世界變得更好,也期待為台灣這座島嶼留下有人曾經努力、奮鬥的痕跡,他非常開心自己捐贈的物件能與常民文物在一起。

李遠哲捐贈文物包含「學術獎章」共51組、「學位證書袍服」共41組。其中諾貝爾獎章及證書即起於台史博2樓「斯土斯民:台灣的故事」常設展出,除珍貴的諾貝爾獎章外,諾貝爾獎證書為瑞典藝術家為年度得獎者創作的專屬畫作,證書本身就是獨特藝術創作。

台史博館長張隆志說,感謝李遠哲捐贈研究成就的重要文物給台史博,象徵台史博努力完備國際關係連結與合作的能力,此外,台史博新落成的湖畔圖書館訂於明年正式對外開放,屆時將舉辦李遠哲文物特展開幕活動。

這次李遠哲和年輕學子也展開交流活動,他對學生的問題有問必答,也表示當年輕人能夠向前輩提出挑戰,並證明自己的論點,科學才會進步,更鼓勵同學一定要「敢與別人不一樣」,挑戰現有的知識才能走入新的領域,通過專業研究與世界對話,且別忘記回饋家鄉。

張隆志說,邀請年輕學子前來參與捐贈儀式,不僅是文物入藏,更有世代交替與宣示的意涵。(編輯:張芷瑄)1101203

蕭美琴父親蕭清芬牧師在美過世 享壽86歲

0

2021/11/27 自由時報

蕭美琴父親蕭清芬(中間舉手者)過去曾替女兒助選。(資料照)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駐美代表蕭美琴的父親蕭清芬日前被媒體報導於美國紐澤西州(New Jersey)家宅中風,今(27日)天傳出逝世消息,享壽86歲;前立委賴坤成也在臉書發文哀悼,「悼蕭清芬牧師…..美琴節哀」。

蕭清芬是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曾任台南神學院院長,長年來居住在美國。長老教會總會傳福會平安基金會執行長林恩增今下午也在臉書表示,前台南神學院第5任院長蕭清芬牧師於美東時間11月26日晚上8時安息主懷,享壽86歲,將於火化後再擇期舉行追思禮拜。

蕭清芬在2016年時曾特別搭機回台替當時競選花蓮縣立委的蕭美琴助選,當時他陪著蕭美琴走完全程2公里路程,他說,飛機長途旅程,這大概是他最後一次返台參加選舉,這些年來,女兒相當有毅力的替花蓮做許多事,包含對外交通、有機農業、偏鄉教育等,讓身為父親的他感到非常光榮。

前台南神學院院長蕭清芬牧師安息主懷

2021年11月27日 台灣教會公報

2013年10月蕭清芬牧師偕師母邱碧玉(Peggy Cooley)回國探親,10月24日至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事務所探訪老朋友、慰問同工。(相片提供/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網站

【記者林宜瑩採訪報導】台南神學院第五任院長蕭清芬牧師於美東時間11月26日晚上8點(台灣時間11月27上午9點)蒙主恩召,享壽86歲(1936年7月22日~2021年11月27日)。在醫生告知家屬要做好心理準備後,近幾日蕭清芬女兒、台灣駐美大使蕭美琴已偕同弟妹蕭美瑟、蕭啟仁前往醫院隨侍在側。經台灣牧者與蕭家親人查證,家人決定先將故人火化後再擇期舉行追思禮拜。

根據賴永祥長老史料庫,蕭清芬曾撰寫見證指出,他的母親不到30歲就離世,當時他只8個月大,身體日漸衰弱,性命垂危。幸而一位英籍宣教師委託加拿大籍烈以利(Isabel Elliot)護理長將他帶去彰化基督教醫院照顧,才逐漸恢復健康,而在兩歲時被收養。

蕭清芬出生於台南,曾在彰化、台中住過,他曾為文表示,自己是在台中中會柳原教會奠定信仰基礎。後來他就讀台南神學院,畢業後曾到東海大學服務,又前往美國普林斯頓神學院深造,回台灣後曾擔任台南神學院教務長、院長(任期1973-1986)。戒嚴時期,他因常被跟蹤,刻意蓄留鬍子以便變裝脫身。

蕭清芬在今年8月29日於美國住家中風,緊急送醫後取出血栓,暫時脫離險境,住院三個月後安息主懷。

追思李應元,陳菊鄭文燦讚他一生精彩

0

2021/11/22

前駐泰代表李應元罹癌病逝,監察院長陳菊(右2)22日與監委陳景峻(右3)、蘇麗瓊(右)前往法鼓山中華佛教文化館弔唁,向家屬致意。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0年11月22日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22日電)前駐泰代表李應元罹癌病逝,監察院長陳菊、桃園市長鄭文燦等人今天前往法鼓山中華佛教文化館追思。陳菊說,李應元的離開讓大家很難過,但他的精神跟大家同在。鄭文燦則說,李應元一生都很精彩,對台灣永遠正面、樂觀、積極。

陳菊、鄭文燦、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監委田秋堇、陳景峻、蘇麗瓊、范巽綠、趙永清、考試委員吳新興等人今天陸續到場追思。

陳菊到場時,先與李應元遺孀黃月桂擁抱致意。追思結束後,陳菊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指出,自己與李應元認識超過30年,李應元這一代的台灣留學生在國外做了許多努力,讓當時很多學生關心台灣黨外民主運動。

陳菊說,李應元後來用自己的方式,翻牆回到台灣,這段期間,大家都很關心他的狀況;之後,兩人都在行政團隊,彼此有很多互動。

陳菊指出,李應元永遠樂觀,對台灣永遠保持熱情,不管過程中有多少挫折,永遠不放棄,李應元的離開讓大家很難過,但他的精神跟大家同在。

鄭文燦則對中央社記者指出,李應元一生都很精彩,人生充滿許多驚嘆號。鄭文燦回憶,他和李應元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共事很久,二二八牽手護台灣活動是由李應元主導,他幫忙做活動設計,那次也寫下了台灣非常重要的紀錄,百萬人站出來牽手護台灣,奠定總統連任、台灣意識扎根的基礎。

鄭文燦說,李應元留給大家的是,對台灣永遠正面、樂觀、積極的態度,這是李應元的人生態度,也是對台灣的感情,這份資產會永遠留在大家心中。

顧立雄受訪時則說,李應元溫暖、爽朗的笑聲,一直在自己的腦海裡。

法鼓山位於北投區的中華佛教文化館17日起到29日止,每日上午9時30分至11時30分開放民眾追思李應元。(編輯:郭無患)1101122

前駐泰代表李應元罹癌病逝,桃園市長鄭文燦(前左)22日前往法鼓山中華佛教文化館弔唁追思,並向家屬致意。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0年11月22日
前駐泰代表李應元罹癌病逝,桃園市長鄭文燦(前左)22日前往法鼓山中華佛教文化館弔唁追思,並向家屬致意。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0年11月22日

Interview with Dr. Walter Dunn 陳梧水博士專訪 談精神醫學及治療

0
陳梧水醫學博士(左)和父親陳媽及、母親合影。(黃樹人攝)

Walter Dunn, MD, Assistant Clinical Professor, Semel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 and Human Behavior, UCLA

Dr. Walter Dunn is an Assistant Clinical Professor at the Semel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 and Human Behavior at UCLA.

He is an attending physician in the UCLA Psychosis Clinic and psychiatrist for the UCLA Operation Mend Program.

He is the director of the Mood Clinic and Interventional Psychiatry Service at the Greater Los Angeles VA Medical Center.

Prior to his medical training, he completed his PhD and post-doctoral work in molecular virology. 

He also served in the United States Marines and has found that experience to be invaluable in working with veterans.

陳梧水醫學博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塞梅爾神經科學與人類行為研究所助理臨床教授

陳梧水博士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塞梅爾神經科學和人類行為研究所的助理臨床教授。

他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精神病診所的主治醫生,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門德行動專案的精神病醫生。

他是大洛杉磯退伍軍人醫療中心情緒診所和介入精神病學服務主任。

在接受醫學培訓之前,他完成了分子病毒學的博士學位和博士後工作。

他還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役過,並發現這種經驗在與退伍軍人討論病情方面是無價之寶。

愛永不止息–祝福梁煥源、黃麗淑全家 ◎ 鄭炳全

0

在變種武漢肺炎侵襲下的初夏,洛福恩典小組二十幾位弟兄姐妹,於六月十二日借洛郡Arcadia Park樹蔭下,舉辦籌備多時的歡送會,送別 Fon梁煥源與Ruth黃麗淑夫婦將遠遷德州Dallas,以便在該地行醫的三子梁華賢就近照顧養老。

今年2021滿八十七歲的煥源兄體高清瘦尙常打高爾夫,每天都開車跟Ruth一起去探望在Live Oak長照中心的次子Kent華建,他不幸1996年任職Mass Blue Cross Blue Shield 當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時患腦癌,經及時開刀切除癌瘤,也服用巴西菇抑制腦瘤再生,神蹟似地存活二十幾年,可惜生活不能自理需人照料,也考驗了父母永不放棄的愛心,恩典小組在長照中心例行的禮拜中,認識這一對愛永不止息的移民留學生。這次的遷居三子華賢詳細計劃,為雙親買一座寬適的住宅,其中-間房給Kent住,照護員也聘請了,他將同一天搭醫療專機,從洛杉磯住處直接被送進Dallas 居的臥房。

煥源兄於1950年代從馬來西亞來 University of Oregan 留學,專攻建築,1956遇到驚為天人的台灣留學生Ruth,互相愛慕終成眷屬,婚後回馬來西亞服務,Ruth在中學教數理,並連續生育三個男孩。Fon 的父親Leong Sin Nam 梁燊南(1880-1940) 是馬來僑領,從事錫礦、房地產、金融業等投資,熱心公益慈善,協助興建多所中文學校及英語學校,並贊助孫中山革命,榮獲無數獎章。

1969年馬來西亞發生政變開始排華,倆人決定移民美國,1974先送三個孩子到 South Pasadena外嬷二舅家寄讀,讓成長中的男孩接受管教,養成紀律、責任、分享、互助、獨立、自尊等良好個性,隔四年兩人1978終於移民到美國,一家團圓也定居在 S. Pasadena.

如今老大定居St. Louis 執教於Washington University 醫學院,本來也想接父母去養老,老人家考慮後選了老三住的 Dallas,聽說冬天沒那麼冷。當年因為搶救二哥的腦瘤,他也決定專攻腦部醫學,後來在德州執業。

麗淑出生名門,喜愛音樂的母親高巧女士(1912-1999)1930年畢業於台北第三高女,兩年後與鹿港黃玉堃先生結婚,十餘年生育三女三男,家裡有兩部Grand Piano供孩子們練琴,出門有Pontiac轎車司機,麗淑是次女,天之嬌子,1956年雙親決定移民海外,孩子們全部送來美國受教育深造。這次惜別會的貴賓Ruth的妹妹麗錦從空服員退休,早來三星期幫姐姐清理衣物協助遷移。

此回惜別會恩典小組主持葉敏明長老最用心,長老夫人淑姿則細心安排節目及餐點,肉羹,粽子,水果,蛋糕等,聽名曲吟詩歌,那天剛好是阿Fon跟Ruth兩人結婚六十周年紀念日,淑姿替Ruth配帶上巧手姐妹精心創作的十字架項鍊。退休藥師黃重明兄代表大家致感謝詞,希望倆老蒙神祝福,平安順利常懷喜樂。(2021年8月鄭炳全整理報導)

照片:

2019恩典小組在洛福
左起阿Fon,Ruth,淑姿,敏明
梁煥源夫婦享受園藝之樂 2021於洛杉磯

【人文講堂】島嶼DNA – 臺灣人祖先的親海性格 – 陳耀昌

0

你有沒有百越、平埔、白人或阿拉伯血緣?臺灣人為什麼特別容易罹患鼻咽癌?周杰倫的僵直性脊椎炎又透露了什麼訊息?基因專家陳耀昌醫師將探索臺灣各個族群遷徙演變的足跡。

【人文講堂】20161023 – 島嶼DNA – 臺灣人祖先的親海性格 – 陳耀昌

你有沒有百越、平埔、白人或阿拉伯血緣?臺灣人為什麼特別容易罹患鼻咽癌?周杰倫的僵直性脊椎炎又透露了什麼訊息?基因專家陳耀昌醫師將探索臺灣各個族群遷徙演變的足跡。 《從醫療看天下系列》改變人類歷史的傳染病-陳建仁(中研院副院長) https://goo.gl/JhUnyz愛無國界-馬拉威的那堂人生課-余廣亮(醫療奉…

如夢令 ◎ 翠屏

0

之一~~

     靜靜的秋窗下,一燭熒熒。淡黃的燈輝,映照出一圈小小的光暈。有風自窗外來。搖閃,搖閃,燭光頑強地掙扎,明明滅滅,銀淚如傾。燭亮著,在風中,光如青豆,慘澹微淒。可是秋夜的孤星,難消受高處的苦寒而悄然滴落于塵寰,只欲尋求人間一夕漠漠的溫暖?

     「溶溶秋水楊花夢,紅燭淚欄杆。」燭哭泣了,難抑被遺忘的辛酸。回溯到那些屬於前世的古老歲月,在人生舞臺上,燭扮演過著多麼重要的角色:「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燭照過來多少人世的離合與悲歡。無數個寂寥長夜,它替人點燃起求知的燈蕊與相思的心焰。懷古,懷古,嚮往燭影搖紅,羅帳生春的綺豔。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故人相見,鬢髮已蒼,幽幽燭光下,把臂言歡,細數舊時光。多麼感人肺腑的意境呵!點燃起記憶的心燭吧!擦拭被塵封的往事的燭臺。舊夢前塵,歡樂攪拌著悲哀~一縷縷,一絲絲~如同溫溫微暖的燭光,永遠在心中閃亮。

     工業革命催生了新世代全新的熱源。燭的氣數已盡,被埋沒在過往的歲月之暗流中了。如今,一燈高懸,滿室生春,人們早已習慣于燈光如畫,日夜不分。「銀燭秋光」﹑「燭影搖紅」的溫婉,已成了古老的故事中久遠滄桑的一頁。

     當新世紀物質的文明並不能使你感到一份匆忙虛無之外的安詳,或者日光燈與人造的霓虹昏花了你的眼睛。於是,關掉電源,燃起一支心靈的燭火吧!讓它亮在靜夜的窗前。那溫婉和暖的微光,將展翅滑向你的舊夢之最深處,隨行的將有那秋月的小舟與可愛的星帆點點。

之二~~

     「平生不曾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當你懂得了相思之苦,便算嘗到了愛情的滋味。令人終身難忘的初戀,清淡有如春山流泉,不沾一絲人間塵埃,卻常如曇花一現,稍綻即逝。

     生命中第一度情愛的激揚,多半出自于自己的幻想或是從小說與電影場景中借來的靈感。幻想無法持久,年少的心猶如雲霧多變。往往,昨夜月下花前,信誓旦旦。今朝卻已「轉燭飄蓬一夢歸,欲尋舊跡悵人非」。

     愛情是一杯甜中又帶點兒苦味的醇酒。初沾濃郁,如醉如癡。而眼淚與歡笑也從此帶著酒味而發酵。愛情總不離一些虛虛實實,悲欣交集的滋味。飽和著一腔清淚的愛情雖嫌悲苦,沒有眼淚潤澤心胸的情愛或更覺乏味。適度的眼淚會滋長愛苗,使它快速增長。

你害怕含著眼淚的歡笑麼?真實的人生之悲喜劇,哪一幕不使人熱淚盈眶?認真去追尋值得你為他或她流淚的人吧!即使苦樂交伴,又何妨?說苦,倒真是苦,說樂,也不能昧著良心說從未得到著快樂。苦中尋樂,這就是人生的本質了。先苦後樂的情愛,才是一堆永燃不熄的靈火。至於那萍水相逢,一宿衾枕的交易,只是生理肉慾的釋放,與愛情的真諦可就相隔雲山幾萬重了。

因被愛而愛是人;為了奉獻而愛是神。愛與被愛總不可缺一顆真摯對待的心。相愛過,又失落過,總比不曾愛過的好。愛的種粒,落入心土,並不保證每一顆都能發芽茁壯~也許是季節過早或過遲,也許是種子落得太偏遠,園丁錯失了栽培。更可能是一場無預警乍起的風暴,摧毀了感情的嫩苗。不管隨風逝去的愛情是多麼令人扼腕,最值得珍藏的記憶,是在人生最美好的歲月裡,遇見了彼此。

     在愛的苦海中磨練,使人在一夕之間成長。然後,以更深沉堅毅的腳步,走得遠,登得高,智慧的桂冠,已在前頭閃亮。不信麼?蚌蛤當初並無心生珠。一旦沙粒闖入,它只好迸出全部血肉,去包覆那刺心的激痛,一顆璀璨的明珠,由此出生。放開胸懷,大膽去追尋你所愛吧!讓心中烈焰燃起,掀起求知﹑創業或寫作的靈潮。

之三~ ~

     那一季的北風,搭上了日漸單薄的日曆的尾班車匆匆趕來。嘩啦!嘩啦!來遲了竟然惱羞成怒,張牙舞爪地在所到之處大搞破壞。於是,鳳凰木失去了翡翠的衣裝,風箏破碎了飛上青天的美夢,相思樹繁華落盡,只剩一攤暗灰的斑駁。百花凋零,千樹憔悴,寂寥大地在寒風裡垂首沉潛,癡癡地追憶著春榮夏繁的美妙時光。

那是一個清冷的早晨,濃霧彌漫中,竹籬邊的菊花閃爍著一片醒眼的濃黃。霧漸疏,迎著逐漸顯現的旭日,黃菊花神彩飛揚地面對著漸老的秋色。它不同於春花的嬌媚,也特異于紅葉的濃豔。它顯示的是一份沉穩的風華,遇橫逆而不屈的堅貞。她剪下數枝黃菊,插入青花瓷瓶,供奉于書齋案頭。幽寂的書房因而顯出了生氣盎然。

     好些個晨昏悠然逝去。瓶中清水已經歷了幾度更換。而黃花依然容光煥發,似乎不知凋殘為何事。寂寂冬夜,窗外有寒風凜冽,窗內則燈映花影,滿室溫馨。黃花案前,她展書夜讀,桌旁相伴有他。

「妳有點像黃菊花哦!知道嗎?」他放下書籍,看了她一眼 ,開口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什麼意思? 你是說我臉色發黃,已成了黃臉婆一個?」她一時猜不透他語中的含意。

「豈敢?」他笑了笑接著說下去:「乍看黃菊花,無甚特色,看久了才覺出它精緻雅潔的神韻。」

「這與我什麼相干啊?」她問他。

「初看妳,無異于別人。再看時,方覺出與眾不同的風範。終於…」他欲說還休,一股令人心跳加速的波光在眼眶中流蕩。

「厚臉皮!」她輕輕呼叫了一聲,卻有甜蜜的滋味湧上了心頭。

「還有,自識你至今,悠悠八個年頭已過,你還像是個娃娃,幾乎忘了長大。這與菊花的不知衰殘,差不多是”共款e 代誌啊!」

     她真不願長大。感謝上蒼賜予一張人人誇讚的娃娃臉。即使有一天「綠葉成蔭子滿枝」,她希望依然能保有長青的外表與不老的心境。願菊花不殘,永伴人間溫情綿綿。願她與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如菊花晚節幽香。為它歌一曲不朽之頌吧!莫負菊花今日十分黃。                                         (2021年六月修訂)

回首來時路 ◎ 翠屏

0

我原是一個平生無大志的凡間女子。

大學最後一年開學不久,置身於杜鵑花城椰林大道同窗共讀的學友們,十之八九都在忙著補習”托福”(TOEFL)考留學,申請美國的大學研究所。我卻沒有這番「揚帆西去,奔向萬里前程」的打算。平生所願,就是返回故鄉高雄,在學校當一個文科的老師,課餘閒暇,就「心有所感,提筆為記」,寫幾篇素素淨淨的散文,當作自己或身邊人物共同的回憶。畢業返鄉從事教職兩年之後,與相識八年的他走入了婚姻的禮堂。初為人妻,復為人母,以為生命的軌道從此就會平順安然地運轉。

哪裡能想到,命運之神的安排,並不全然按照我們的心願。1969年懷著萬般不捨的心情,辭別父母與故鄉,帶著兩個年幼的稚孩,飛越千里關山,前來美洲大陸與先生團聚。美國初來,為了讓先生專心攻讀博士學位,也為了守住「自己生的孩子自己帶」的心願,甘心當一個全職的家庭「煮」婦,全天候在家陪伴孩子的成長。除了照顧兩個兒子,同時也兼做鄰居孩子的褓姆(babysitter)。記得那些年我們寄居的大學宿舍園區,褓姆的薪水是一小時美金五毛錢。

我們在密西根州立大學(MSU)」的學生宿舍(Spartan Village)一待四年多。母親第一次從台灣去看我們的時候,正逢上冰雪紛飛的寒冬。她驚訝地對我說:「原來你們跑到這個冰天雪地的所在來學蘇武牧羊。」我們經歷了濃霜酷雪的挑戰,但也飽覽了五湖漣灩,楓紅遍野的北國風情。

先生學業完成,順利找到德州醫學中心M.D.Anderson Hospital and Cancer Research Center 博士後研究員的工作。1973年我們追風逐日,迢迢千里直奔美南大城Houston。隔年當母親再度來美到達休士頓,我們去機場接機返家歸途中,她透過車窗不時東張西望。問她看什麼?她嘆了一口氣問:「那會攏看嘸大油井,紅番和千里黃沙?」

我們都大笑起來。原來母親當時對德克薩斯州(Texas) 的印象還停留在西部影片〈巨人〉(Giant)的蠻荒時代。母親接著告訴我們,一聽到我們決定搬到德州來,她心中暗暗「著驚」,她認為我們當夠了蘇武牧羊還嫌「無夠氣」,要換一下胃口,專程跑到遙遠的南方來「王昭君和番」。

我做了兩年電腦打卡員(key puncher)存夠了旅費,一九七五年暑假,一家四口歡歡喜喜踏上第一次返鄉的歸途。原來的計劃是和父母一起環遊全島,探訪故鄉美麗的山水。孰料父親病重遽逝,天倫夢乍斷,美事頓成空。那年夏天前後近三個月,我留在高雄舊居,陪伴因消瘦而突顯蒼老,其實才只有五十六歲的母親。就在那些與母親涔然相對的日子裡,有一天接到了先生自休士頓打回去的電話。

「回來的時候,要帶幾本中文教科書。」他在天之涯沒頭沒腦地迸出了這麼一句話。

「帶中文教科書”欲做啥”?」我在地之角也沒頭沒腦地回了這麼一句話。

「Be…High School的校長打電話來,希望你去跟他約談,商談有關教中文的事。」

「什麼學校?」遠隔重洋,接聽不順,我又緊張,連校名也沒聽清楚。

「Bellaire High School.」他重複了一次,「聽說是一所公立高中名校,好像就在我們的公寓附近。」

「美國的學校要用英文教中文,是不是?我怎麼敢去教?」我「無膽」的「症頭」一路從腳底昇到頭殼頂。一想到要面對一群金髮碧眼高大壯碩的學生,而且用英文來應付,當時三十出頭,勇氣尚未十分飽滿的我覺得是非常困難的「代誌」。

「是校長自己找上來的,又不是我們去求他。去跟他談談,了不起就對他說:『失禮啦!我無興趣』然後轉頭回家『吃自己』,怕什麼?」他隔著太平洋幫我打氣。

「但是,他怎麼會有我們的電話?怎麼知道我教過中文?」

「妳記得我的實驗室有一個助理,叫艾妮達嗎?」

「我記得,高高胖胖的一個中年白人太太。她的住家裡外擺滿五顏六色的盆花,那次去她家,我一見就歡喜得差點不想離開。」

「對!就是她。她有幾個打橋牌的死黨,每星期固定一次聚會。死黨中有一個是Bellaire High School的學生顧問,不久前在牌桌上談起,學校將要設立一門外語課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就是我們通稱的「中文」。校長正在尋找一個合格稱職的教員。艾妮達順手就給了這個牌友我們的電話和妳的名字。」

「艾妮達怎麼知道我來到美國前在台灣教過中文?」

「在實驗室裡,她曾問起妳,我向她提起妳以前是相當不錯的中文教師,且已出版過短篇小說與散文集。」

自從接到那通電話,我那初遭父喪,自責不孝的悲愴心情更多了一份負擔。教中文固然是自己之所愛,但那是站在吾鄉吾土的講台上,面對著髮型一致,校服整齊,全神專注的同膚色佳弟子而言。

那年八月中旬,告別形容憔悴的母親,再度踏上了去國離鄉的旅途。在機艙內座椅上,拿出了買到的唯一一本《中文會話》翻開看看。書是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版本。中英文對照,採用「耶魯羅馬音標」,加上滿篇不知所云的文法句型,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沒看完一頁,已經感到昏昏欲睡。

失父之痛,椎心刺骨,失眠加上暈機,腸胃幾乎吐翻出來,眼淚更是滴流不斷。折騰了十八、九個小時,總算回到了休士頓客居的租房。在床上躺了三、四天,頭暈腦漲、手腳乏力,猶如害了一場大病。有一天Bellaire High School的校長馬克羅先生(Mr. David Mclure,見下圖)打來了電話。

「明天走一趟吧!難得人家等了妳這麼多天。」先生開始催促。

「我暈機症,胃痛都還未好,還有時差,日夜顛倒,而且在服喪期間,那有心情去?」我搜破枯腸,找盡藉口。他不再對我的藉口與拖詞有任何反應,拿起電話,一通打進了校長辦公室。掛斷了電話之後,他閒閒地丟過來一句話:「明天下午三點,校長在辦公室等妳。」

隔天是星期五。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拿起先生為我準備好的公文信封(內裝大學成績單,畢業證書,履歷表),以及從塵封的壁櫥裡找出來我的小說/散文集《湖山一片雲》(1967年;台北小說創作社出版)。我獨自搭坐公共汽車前往Bellaire High School。下車後我腳程放得極慢,一路拖拖拉拉,東看西瞧地挨到約談的最後一分鐘,才進入校長室。

馬克勞先生矮矮胖胖,掛著一副銀框眼鏡,看起來不像一個教育家,倒像城郊鄉下賣雜貨的「店頭家」。後來才發現他特別偏愛東方古物,也早就開始收集,準備退休後返回故鄉小鎮開個東方古董店。馬克勞先生並沒有為難我,他只要我簡單地介紹自己的學歷、經歷和個人的興趣與家庭成員。我照他的意思敘述了一個大概。他聽完後隨手翻了翻我帶去的資料。又打開我那本散文集連翻好幾頁。我那時心情已趨鎮定,內心忍不住偷笑,心想:「你連一個中文字都”看嘸知”,還翻什麼呢?」

等了片刻,馬克勞先生開口說:「妳下禮拜一就來開始上課吧!」

「什麼?」我差點跳起來。「我手邊什麼講義和教材都沒有,你只給我兩天的時間準備,哪裡有辦法開始?你學校有現成的講義嗎?」

他看了看我,搖搖頭笑著說:「我們學校什麼中文資料都沒有,妳是拓荒者(pioneer),但是我知道妳能夠。」回家路上,心情比來時更緊張。一顆心幾乎要沉到腳底去。好不容易等到先生下班回家,對他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害也!校長真的叫我星期一去學校教課,怎麼辦?」

年華似水容易老,春花秋月轉輪過。屈指算算,Bellaire High School執教至今竟已經歷了二十三個寒暑。青春雖已逝,心境尚如舊。到了現在,每日清早,不管陽光普照或風雨滿天,我提起沈重的布包(內裝學生的作業簿)準時出門。心裡唯一的盤算是~~如何把文法句型與四聲發音講解清楚,該用什麼動聽的感人小故事去淨化學生的心靈。

早期教過的學生,如今皆已步入中年,若在公共場所不期而遇,除非他們自動前來招呼,有些我已相逢不識(因為他們的樣貌在我記憶的版頁上停格~永遠的18歲)。但是,這有什麼關係呢?相信每個學生一旦想起高中時代的悲歡往事,對這個不離不棄,陪伴他們走過四年成長歲月的「唯一」中文老師,總該留下些許印象吧!在內心深處,我堅信凡是曾經擁有,就不會全然消失,猶如故園青山,悄然入夢,半點不由人。回首來時路,得失寸心知。

〈後記〉~我在Bellaire High School 執教了32年之後,於2007年暑期退休。現在每逢想起那些與學生筆硯相親,朝夕相處的執教歲月,綿密往事就如蝶翼翩翩,紛紛飛到眼前來。

                                                                                                  (1998/2021年3月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