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湖畔 ◎ 翠屏(蔡淑媛)

圖作者提供

  有一季夏,她流連在湖邊,沐浴著明月清風與湖水漣漪蒸育的甘霖。

  夏日午後常見,匆匆來去的「西北雨」消歇之後,湖水共青空而沉碧。漣漣柔波絲絲縷縷,拌和著微風在湖面輕吟。側耳傾聽,彷佛是心儀的那人在耳邊悄悄細語,流入了她心園的軟泥,使花葉繁茂,欣欣向榮。

  不具名姓的鄉村湖泊,猶如淡薄人事的隱者,不論雨前風後,不論春榮秋瑟,它不變其一脈遺世獨立,孤芳自賞的本色。更似一頁天衣無縫的哲理,深入其中,令人心曠神怡,榮辱皆忘。

  曙光幽微,晨雞初啼的清早,漫步湖邊,偶然探視,蕩漾的水波橫紋間,似乎可見落入塵埃的星子。貪一時之快,趁夜色如墨,悄然下凡塵世,遊戲人間。經歷了幾度悲歡,倦旅思返,卻已遺失了飛往天路的翅膀。湖心深處,點點閃閃,是它們蒼白的珠淚。

  整整一季夏,她把自己完全奉獻給小湖。晨輝夕靄,全心感受小湖殷勤的款待。她不是高明的舟子,只爲了貪圖湖上烟波,她駕起一葉扁舟,剪水菱花深處。她更似一個不想長大,幼稚耍賴的孩子,獨享湖面如慈母般爲她全然解放的胸膛。

  能想到的,可憶及的一切悲歡,全淹沒在緩緩的有節凑的波動中了。漿板輕划,撩亂水面,櫓聲如歌,響起在空間。當此時刻,她不自覺忘卻了一些舊夢,一些前塵,一些患得患失的依戀。

  偶爾也放手讓櫓漿歇息。放舟蒼茫之中,消受“微波澄不動,冷浸一天星”的詩意與幽情。

  有時,不難在水面上發現幾片辭枝的花瓣,艷色依舊,只缺了一份生命的欣揚。比起環湖滋長的萋萋青草,那片片落紅更能令人感傷,因爲它們展示的是一則紅顔凋落﹑好景不長的凄婉。……

  雲絮説來就來。也許只是隨意路過,也許只是偶興的消遣,層層叠叠投影湖面,織成了水上的片片風帆。凝眸處,竟難分辨,是雲在水中或湖在天上。飄啊飄,雲帆隨風逝去,上演一齣浪跡天涯的凄愴。烟波蒼茫,何處是夜來投宿的港灣?

  與湖同在,心是一片柔草,一痕波紋,滿腔悠然的舒暢。不必祈求,無需渴望,蜜意柔情全在湖上淡忘。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全然忘我,天人合一,最單純無邪的稚子情懷了。那一個夏季駐足湖邊,她曾經滿足於無欲無憎的淡泊,榮辱皆忘。

  然而,有那麽一天,出於好奇,她登上了湖邊一處巍然聳立的山岩極目遠望。凝眸處,她看到了對岸一片青翠繁茂的樹林,在金色陽光照耀下,顯現出誘人的濃蔭。樹梢繁花,熙熙攘攘,堆積成簇。風起時落英繽紛猶如天女散花。那番絕美的情境幾乎迷濛了她的眼瞳。

圖作者提供

  多麽美好的遠方啊!她獨思著。内心忽然興起了一份久違的激動~~何不繞湖而過,去看個究竟呢?她竟然有些厭倦於身畔湖岸的平波緩流了。於是,她拍掉身上的微塵,挑起簡單行囊,滿懷憧憬地奔向了湖的彼岸。

  可是那片青翠耀目的樹林背面并不如想象中的美好。那裏隱藏著瘴氣充滿的污穢水潭,有成群吸血而肥的蚊蚋,更有寸步難行,讓人失足的滑溜青苔。意外的發現,在視力所及的遠處,似乎另有一方神秘﹑遼闊,光彩閃爍的世界。她懷著滿腔的期待,披星戴月,攀越關山,一步一步地漸行漸遠,終致迷失於流浪之汪洋。

  遠離了倘佯於湖上的歲月,她老夢著那片綠亮的湖水,閑適地蕩漾在蔚藍的晴空下。岸邊的柳梢迎風輕擺,水鳥穿插其中快意飛翔,盡情地享受著屬於它們的“歡樂嘉年華”。

  惆悵舊歡如夢。每當想起那段已屬前世的夏日湖畔的記憶,以及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她便有淚眼如星,不堪回首。

 (1963/2020修訂)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