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水泉口述史

0
1969

※※※※※※※※※※※※※※※※※※※※※※※※※※※※※※※※※※※※※※※※

出獄一:淒慘與真爽

我一直關到一九七七年出來(編按:1977.10.18出獄,見史明書p1119)。因為剛好那隻老猴死,那隻烏龜精死了,所以減刑三分之一,關了十年。我在火燒島住三年多,再回來清水(編按:指位於土城清水村的生教所)差不多兩年,所以五年(編按:林水泉在景美軍法看守所三年多,加上火燒島及土城五年,總共八年多,剩下的一年多關在哪裡?待問)。我離開火燒島之後,就不曾再去過。

實在說,人如果被抓,心情會稍微奇怪。像那時(送小琉球),火車要送我們去(屏東)時,當時還不是電車,都燒火炭;火車要走的時候,好像「悽慘,悽慘,悽慘,悽慘,悽慘,悽慘…」一直悽慘,悽慘到屏東就對了。等關了一年八個月要回來,火車過屏東橋,「真爽,真爽,真爽,真爽,真爽…」平平是同款聲音,聽起來感想就是不一樣。所以有時自己苦中作樂,自我解嘲也不錯。

※※※※※※※※※※※※※※※※※※※※※※※※※※※※※※※※※※※※※※※※※

出獄二:家庭破碎

人有時運氣也有問題。我雖然被抓去關那麼久,但我也還感謝說:我雖然那個,但我生活究竟還那個。雖然家庭破碎,但我究竟還不錯,比別人還那個。

家庭破碎是妻子走了。在坐監的時候,阮某就沒來給我看;結果我出來時,她就說要跟我離婚,我也蓋印章給她,沒多久我們就辦離婚。

阮某為了要掩蓋她的那個…因為我抓去關的時候,我最小的兒子才七個半月…她為了要報復,都一直給他教育說,我本身怎樣怎樣,給他灌輸思想,煽動他跟我分開。我跟她離婚之後,又煽動他跟我相鬥(唸ㄉㄚ˙)。直到三四年前,我才寫十三張的十行紙給我的孩子,我說:「我今天所講的話,我絕對負責任,你不知道可以去調查。我如果有半句嘷嘯話,我願意切腹自殺。」我那孩子最近才有改變。

(採訪者:每個政治犯背後,都有特別的家庭故事)是的。有的有爆發出來,有的沒爆發出來。我也沒有怨嘆別人,只怨嘆我們自己要插到(政治)。所以你不能常常想說:『我為台灣抓去關幾年、關幾年…』這也是咱自己喜歡,沒人強逼啊。而且老實說,老百姓對我也不錯,也選我做議員、做民意代表,我也是感恩。

※※※※※※※※※※※※※※※※※※※※※※※※※※※※※※※※※※※※※※※※※

第四次被抓:美麗島事件(1979)

回來後,大家電話都會加減通,像林中禮選舉時(編按:什麼選舉?哪一年?待問)我也會去投他;呂國民大家也是有聯絡,劉佳欽三不五時也通一個電話。

我回來後,有一陣子在起厝。當時日本一個朋友拿五百萬借我起厝,那時(生意)就不錯,才會賺錢買一間厝。那時剛好美麗島發生,我又被抓去關好幾天(編按:應補問什麼原因,是否在大逮捕時遭受波及,還是其他原因)。美麗島發生之後,剛好遇到要選舉,我就支持周清玉(編按:1980年底參加增額國代立委選舉);周清玉(選舉時)你給他看,聲聲句句就目屎流。

※※※※※※※※※※※※※※※※※※※※※※※※※※※※※※※※※※※※※※※※※

離台赴美(1982)

我回來差不多四年多才出國,因為回來之初申請出國,都不能出去。之後突然有一天…我也沒申請,警備總部卻自己來訪問我,問我生活好嗎,我說:「哪有好?反正不會餓死。」問說:「你最近可有什麼計劃?」我說計劃要出國,要出去走走。

我說:「今天換作我是統治階級,反對我的人要出去,我絕對讓他們出去。你也知道,海外台獨聯盟有那麼多台獨人士,林水泉多一個出去有什麼要緊?你們在這裡,反正大家以後還有機會,說不定會再衝啊,所以你們禁(止政治犯出國),對你們不一定有好處。」他就口袋拿一張(出境證)出來說:「政府也有意思要朝這方向去走,讓你們出國。」他準備好了就對了。

我就想,這到底什麼意思?是不是在這裡,你找不到抓我的證據,現在讓我出去外面,等我回來,再找一個藉口抓我?還是你要給我放逐,全家都給我出去?這事我和城仲模討論過,城仲模說:「這種事情很難去那個(判斷),到底有沒有(陰謀)不知道,就要試。」

我就在一九八二年出國,去日本,在那裡起厝。後來香港有人向我買厝,我又去香港,順便逛一逛,打電話給朋友。那時有限制,(從台灣)不可直接去香港,要經過(過境)才可以。所以我才在日本買單程機票,臨時要去卻臨時沒那個,我就從那裡去。結果我在香港買機票,被香港(機場人員)給我「裝瘋仔」,說(機票)要兩千塊港紙。

我問他:「我要回去日本,再回來台灣。」他說:「你到日本就要兩千塊。」我說:「我若要去美國呢?」他說美國也兩千塊。既然從日本回台灣要兩千塊,從美國回台灣也要兩千塊,我乾脆去美國就好了。我就打電話(到美國)給謝聰敏,謝聰敏叫一個羅慕義來接我。

到了美國,我就幫孩子找學校。因為我關在清水生教所時,他一個禮拜來面會一次,(常說)「哎喲,我們同學昨天什麼人去加拿大」,有的去澳洲、去美國等等。我想我過去對不起他們,欠他們太多,所以有機會就馬上給他們(彌補),給他們辦。學校找好了,才申請(讓孩子出國)。

申請結果,只有一個人可以出去。我那孩子十六歲了,那時年滿十五歲就不能出國,他們還是讓他出去。所以意圖很明顯,就是要把你們外放。孩子就來美國住。我又回來這裡(台灣)賣一些厝,得四、五十萬美金,去那裡(美國)花光光,做(開)超級市場賠光光。我做一間很大的超級市場,為了生存,養孩子讀書,吃過很多那種(虧)。

我(住加州?),我跑去紐約,每年都去住好幾次。我兩個兒子都住威斯康辛,讀Manson大學。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